第二百七十四章 薄情寡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芸娘忽然问起他的这件事情,柳远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知道这件事!

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表现会让芸娘起疑,是以当她忽然直截了当的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并没有事先想好该如何回答。

看着柳远忽然惊变的神色,芸娘的心却是好像一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居然真的是你!”见柳远没有说话,芸娘只觉得心里都揪揪着发疼。

虽然昨日听闻娟娘说起这事的时候,她满口的否认不相信柳远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她的心里是有怀疑的。

今日有此一问,其实她更多的是希望柳远当着她的面否认这件事情,只要他说了,她就相信!

可是她方才一问,他便是脸色一变,整个人都不敢置信的望着她,分明就是已经说明了一切!

“芸娘,你在说什么?”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柳远赶忙收敛心神,语气略有疑惑的问着她。

闻言,芸娘却是不禁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去看他的面容。

事到如今,他还做出这样的嘴脸,是以为她还会轻易的相信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芸娘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极为的不解,她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眸光中满是失望之色,渐渐蓄满了泪水。

他知不知道,他将那幅画的事情说给别人知道,会害了她们玲珑坊上下所有人的性命!

“是不是娟娘同你说了什么?你别信她!”眼见芸娘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落,柳远心急的按住她的肩膀,像是急于要同她解释什么。

“柳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即便不是娟娘告诉了她什么,他以为他能瞒的住她一辈子吗?

更何况,从他利用她得知那幅画的消息时,他难道不是就已经将她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吗?

那现在又做出这副样子,急于继续欺骗她有什么用!

“是!是我说的!可是哪又怎么样!”他不过就是将那幅画藏得位置告诉了那人,其余的事情他并没有多言,何况这件事情也并没有为玲珑坊带来什么灾祸!

听着柳远蓦然拔高的声音,芸娘整个人都被吓得愣在了那里。

他们二人相识已久,她还从未见过他眼前这个样子,明明就是他的不是,偏偏给人的感觉,反倒是像他做了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一般。

柳远的神色看起来略显狰狞和狼狈,他的目光显得有些阴暗,让芸娘有一瞬间的恍惚,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芸娘我过够了穷日子,你也不想将来陪着我一起受苦的对不对?”看着芸娘似乎是被他的样子吓到,柳远像是忽然回神一般,赶忙伸手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明明还是一样温暖的怀抱,可是芸娘却总觉得,两人之间的心像是隔着几千里的距离一般,再也无法紧紧相连。

她慢慢的退出他的怀抱,目光满是陌生的望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最后的最后,二人之间还是不欢而散,看着柳远头也不回的背影,芸娘却是忽然觉得眼前一黑,便直接晕了过去。

待到芸娘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只见娟娘等人神色踌躇的望着她,竟像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醒了!可有哪里觉得不舒服?”见她终是醒来,一旁的慧娘等人也是赶忙围了过来。

闻言,芸娘只微微摇了摇头,红肿的眼睛令众人看得都有些于心不忍。

“好了,你们先去忙吧,这有我呢!”

听娟娘这样一说,慧娘心知她是想将众人都支走,想来是有什么话要单独与芸娘说。是以她便直接招呼着众人都先行离开了。

直到房中只剩下了她们两人,娟娘方才看了看芸娘的神色,语气略有些犹豫的说道,“你可知你自己有了身孕?”

话落,却是只见芸娘原本微微低着头忽然抬起,眸光震惊的看着她。

见状,娟娘便已经是心下清楚,她定然是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否则不该是这样的表情。

“你说什么?!”她有孕了?!

“大夫说已经将近两个月了!”说实在话,便是娟娘也没有想到,芸娘竟然会有孕,如此一来,她和柳远的事情就更加瞒不住了!

两个月!

听着娟娘的话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芸娘却是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脑子里面乱的好像是一团浆糊。

她竟然会有了身孕!那是她和柳郎的孩子!

明明两人方才才闹了别扭,眼下却是又被人得知她有了身孕,她要怎么办?

“娟娘”

“你放心,只有我和慧娘两人知道你的情况,其余的人均是不知内情的。”像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一般,娟娘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说道。

不过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待到她的肚子月份渐渐大了起来,到时候显了怀,便是她什么都不说,旁人也会一眼就看出来的。

“谢谢你娟娘!”倘或不是她和慧娘帮她遮掩的话,只怕现在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

真的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她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

“都是自己姐妹,说这些虚的做什么。”说着,娟娘却是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顿了顿方才接着说道,“那你眼下如何打算?”

既是已经有了身孕,若是照她来看,那她与柳远之间便该尽快完婚,唯有如此,方才能瞒天过海!

“我”见娟娘这样一问,芸娘却是忽然有些没了主意,她不想因此失了名声,可是到底该怎样做才是最好,她一时也是想不明白。

见芸娘有些拿不定主意,娟娘本是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却是最终只微微叹了一口气,并未多言。

有些事情是需要她自己去面对的,旁人能做到的,能帮她的,都是有限的。倘或是与柳远的这件事情,芸娘不能自己做出一个判断的话,那么便是将来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她依旧会这般茫然无措,事无决断。

想了半晌,芸娘方才目光坚定的望着娟娘说道,“我要去找柳郎!”

这是他们共同的孩子,他们既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么何苦还差一个名分!

倘或是换了从前,芸娘或许不会在乎这些,便是柳远说考取功名之后再娶她,那她便等着就是了。可是如今,她能等,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是等不得!

听芸娘这般一说,娟娘方才微微点了点头,若是柳远能够负起这个责任,直接娶了芸娘,这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芸娘在娟娘的陪伴下出了玲珑坊,一路往柳远的家中而去的时候,却是在路过天外仙时,见到了她正在寻着的人。

见状,芸娘的脚步顿时便是一顿,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不敢相信那个左拥右抱,行为流气的男子就是她的柳郎!

一时间,悲伤、愤怒都纷纷涌上了心头,她想要冲到他的面前大声的同他质问,他不是承诺过只守着她一人的吗?

那他如今这般行为是在做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柳远进了天外仙,芸娘方才要抬脚跟进去,却是忽然又停了下来。

进去之后她要说些什么呢?

她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妾室,甚至连个通房的丫头都不算,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呢!

不顾一旁娟娘的劝阻,芸娘只失魂落魄的走回了玲珑坊,她的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小腹,眸中一片死寂,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娟娘眼见发生这样的事情,却是不禁心下对柳远愈加的厌恶,她只轻言吩咐了一旁的小厮几句,便见他转身便跑进了天外仙中。

柳远方才点了一大桌子的菜,正与怀中的美人互引交杯酒,却是忽然见到此处的老鸨推门走了进来。

“打扰了公子的雅兴,奴先给公子赔礼了!”说话间,却是见到从门外走进一名风韵犹存的女子,声音娇媚,姿容上等,原是这天外仙的老鸨——艳娘!

据闻她已经年过三十,不知是用了什么样的保养之法,竟是水灵的如同二八芳华的姑娘一般,倒是一时间令柳远看呆了神思。

“有何事?”虽是自己前来逍遥快活的,但是这里的达官贵人多的是,这位艳娘也是颇有手腕,结识的人五湖四海的人都有,是以柳远说话的时候,也不敢太过冒犯。

“今日怕是不能做公子的生意了!”艳娘语带歉意朝着柳远说道,却是令后者不禁一愣。

“为何?”闻言,柳远却是隐隐有些不悦,他又没有差她们的银子,何以不做他的生意?

“奴不过是听人吩咐办事罢了,还望公子莫要与奴为难。”这却是也怪不得她,既是娟娘将话说到了她的跟前来,她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自然将这到手的买卖送出去了。

不过她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娟娘素来不近男子,何以会对此人这般“看管”?

“本公子可是付了银子的!”竟是就这般打算将他直接打发走不成!那他岂非是人财两空!

“自然是不会让公子吃亏的”轻轻拍了下手掌,便有丫鬟捧着银子走了进来,直接呈到了柳远的面前。

“作为赔礼,奴先饮下这一杯,还望公子海涵。”说完,艳娘便干脆利落了饮下了一杯酒,动作爽快不拘泥,倒是有些令人刮目相看。

见此,柳远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人家就是赔了钱,那他直接换一处继续寻欢作乐就是了。

可是他方才说了天外仙的门,艳娘便直接吩咐一旁的下人道,“吩咐下去,以后不许再招待他进来!”

她虽是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利”字,但是要想长久的获利,便只有先付出“义”!

今日看似少了这一个客人,可是此后玲珑坊的娟娘可是要承她很大的恩情呢!

再说另外一边,柳远出了天外仙之后,接连走了几家的青楼,都是被人挡了出来。他便是再傻,此刻也是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儿!

但是他不过就是一个穷书生而已,谁会无缘无故的要和他为难,这事情倒是实在蹊跷的很。

本是好好的兴致打算放纵一下,却是生生被人打扰了,无奈之下,柳远也只好准备回家。可是就在他路过玲珑坊的时候,却是心下忽然一动,既是去青楼都没有顺了他的意,倒是不如去找芸娘。

这样一想,他便不再耽搁,直接奔着玲珑坊的大门而去。这若是换了往日,他必然是一路畅通无阻的就会进去,但是今日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邪,竟是不论走到哪都被人拦住!

去青楼也是,不想来到玲珑坊竟然也是!

娟娘方才带着人出来,还未等她开口说,却是听到一旁忽然传来了一道没有情绪的声音,“娟娘,我想见见他!”

方才才见到这人去青楼,娟娘心中恨他还来不及呢,自然是不想让他们见面,但是她也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到底还是要同柳远说个明白的。

吩咐拦着的小厮撤开之后,娟娘便先带着人离开了。

柳远看着眼前眼睛微肿的女子,一时间心下也是有些心疼,方才伸手准备抚过她的双眼,却是不想听到芸娘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有孕了!”

闻言,柳远的手便是一顿,随后呆愣在那里许久,方才眸光震惊的望着她说道,“有孕?!”

见他满脸的震惊和疑惑,却是唯独没有欢喜,芸娘不觉紧紧的闭起了双眼。

“芸娘,这孩子我们不能要!”想到什么,柳远大力的抓着芸娘的肩膀,声音急切的说道。

“你说什么?”看着柳远的唇瓣一张一合,芸娘觉得她明明听清了他说的所有话,可好像就是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芸娘,将孩子打掉吧!”

她本来还抱着幻想,觉得柳远会不会为了保全她的名声,而提前迎娶她,却是没想到

“你走吧!”说完,芸娘便不再理会他,直接返身回了绣楼。

只留下柳远再次被下人堵在了门外,神色略有焦急的朝里面张望着,不知芸娘到底会不会答应他的要求!

靖安王府

墨锦将玲珑坊的事情一字一句的说与慕青冉听的时候,还未曾见王妃有何反应,却是将一旁的流鸢气的不行,只嚷嚷着要直接去杀了那个柳远!

反倒是紫鸢的神色较为冷静一些,虽然她也感到十分的气愤,但是想到之前王妃曾经说起,柳远怕是也活不长了,她倒是觉得平衡了很多。

慕青冉眸光温软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书,思绪不觉渐渐飘远。

她很可怜芸娘这样的女子,痴情一片,却是看错了人,许错了终身。

想来她以为,待柳远功成名达,便可许她花前月下,却不曾想到,已是难辨君言真假。

仔细想了想墨锦方才说的情况,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凝,她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是以才会一直关注着玲珑坊的情况。原本是担心将她们无故牵扯进来,怕夜倾瑄回过神来去找她们的麻烦,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无意间得知这样的事情。

略微蹙眉思索了一会儿,慕青冉最终还是让墨锦派人去通知娟娘一声,多多注意芸娘的情况。

可是谁知竟还是慢了一步!

靖安王府的人赶到玲珑坊的时候,却是听闻里面传出阵阵的啼哭声,一番打听方才知晓,原是坊中的芸娘——上吊自缢了!

而消息传回到靖安王府的时候,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