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陈年往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知芸娘身死的事情之后,慕青冉只微微叹了口气,总觉得造化弄人,似是很多事情都难遂人心。

明明那女子豁出一切去爱,却是偏偏到最后落得这般结局,若然只有她自己倒也罢了,可她腹中的骨肉到底无辜,竟是也这般直接随她去了。

或许是因为每个人的想法和行事都是不同的,慕青冉觉得这事倘或是换成娟娘,必不会这般选择的。

“紫鸢,你去告诉墨锦,若是没有见到八皇子的出手,便不必顾忌我之前所言!”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眉头忽然微微蹙起,透着淡淡的忧伤。

“是!”听闻慕青冉的话,紫鸢先是一愣,随后方才赶忙出了浮风院去告知墨锦。

虽然一早慕青冉便已经猜到了夜倾漓会对柳远杀人灭口,但到底他要何时动手,她并不确定。如果芸娘没有离世的话,那她本来是不会再去理会柳远是死是活的,可是现在芸娘死了,那么就意味着柳远也必须死!

古语有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如今既是芸娘已经先去了,柳远合该要下去陪着的!

夜倾辰抱着夜安陌回到浮风院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神色淡淡的坐在窗下出神,明明与往常无异,可是他就是觉得她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之感。

将孩子抱给奶娘之后,他方才走到她身边坐下,轻轻的拉过她的手,方才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然而令夜倾辰感到意外的是,方才听到他的声音,慕青冉竟是忽然倾身抱住了他!

她的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都依偎在他的怀里,只莫名让他觉得整个心都要化了一般。

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夜倾辰可以确定的是,她的心情有些低落。

伸出手臂将她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中,夜倾辰的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她的背,手指偶尔滑过她的长发,轻轻的梳理着。

“多谢夫君”忽然,慕青冉的声音轻轻的从他的胸膛处传来,却是令夜倾辰不禁一愣。

“谢什么?”

“嗯很多!”说着,慕青冉竟是自己先微微笑了一下。

谢他许了她一段相安年华,谢他没有让她的相思无处可寄,谢他与她不弃亦不离!

“只是嘴上感激?”察觉到她声音中淡淡的笑意,夜倾辰也不免打趣她说道,“不身体力行?”

闻言,慕青冉却是忍不住轻轻捶了他的胸膛一下,却是唇边的笑意更甚,只静静的被他抱着,难得享受这样安逸的时光。

她何其有幸,得他这般相守相依,不会如其他女子一般,饱受这世间凉薄,寻寻觅觅,却是最终为情所伤。

慕青冉觉得,这世间难得有幸之事,想来便是一片痴心照玉湖,得遇良人不辜负!

或许是因为芸娘的事情,让慕青冉觉得有些感悟,是以方才会这般,若是换了往常,她倒是极少这样“伤春悲秋”。

见她神色无异,似是想明白了心中的事情,夜倾辰方才要亲近她一番,却是不想墨锦的声音忽然在外面响起。

“启禀王爷,王妃,府外有一位老妇人求见!”墨锦的声音中隐隐有着一丝颤抖之意,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尽管这位八面玲珑的管家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沉稳得体的,但是唯独在面对自家主子的时候,心脏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

特别是在王爷关起房门单独同王妃在一起的时候,那谁去打扰摆明了就是去送死嘛!

但是今日这样的情况,便是他冒死也要求见的,毕竟那嬷嬷所言,想来王爷会想要知道的。

而此刻的房中,慕青冉看着眸色愈暗的夜倾辰,却是不禁淡淡微笑。

也不知是墨锦太会挑时候了,还是该说这位王爷太会挑时候了!

轻轻的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算是作为安抚,慕青冉方才退出他的怀抱,吩咐墨锦进来。

“是何人?”想来若不是有些来历的话,墨锦应该不会特意禀告才是。

“启禀王妃,那妇人只言自己曾经是伺候云怡太妃的人!”

云怡太妃?!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倏然一凝,随后转头看向夜倾辰,却是果然见到他的眸中也似有怀疑之色。

“请她进来!”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总要先见见才是。

更何况既是能说出云怡太妃这四个字,便是她所言都是假的,那也定然不会对当年的事情一无所知。

那可是事关陛下和父王的生母呢!

而待到墨锦领着那人进到浮风院的时候,慕青冉看着眼前的那名妇人,不觉心下一顿!

旁的倒也罢了,只是那嬷嬷的脸上罩着一方面巾,若然是个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子,这般打扮倒是没什么奇怪。

但是眼前的这位老妇人已经是年过半百,却仍旧是轻纱覆面,倒是令人觉得有些怪异。

“奴婢参见王爷、王妃!”

话落,却是只见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再次看向眼前的人时,不禁多了一丝审视的意味在里面。

不止是打扮有些奇怪,便是连她的声音也有些不对劲儿!

虽是上了一些年纪,但是慕青冉觉得她的声音也不该是这样嘶哑的嗓音,竟像是喉咙有什么问题一般。

“起身。”

“奴婢今次前来王府,原是为了求见老王爷!”从进门开始,那嬷嬷便一直微微低着头,不曾直视上首的两人,只自顾自哦说着自己的话,不管怎么看,都透露着一丝诡异的感觉。

听她这样一说,慕青冉倒是不禁一愣。

求见父王?!

“嬷嬷方才说,自己曾是伺候云怡太妃的老人”眼下尚不清楚她的来意,总不能她说要去见父王,便能让她见到的。

“回王妃的话,正是!”

“那不知今次来王府,却是与其何干?”

“奴婢是为了多年前的一桩秘辛而来!”说话间,那位名唤秦嬷嬷的老妇人慢慢的抬起头,对上了慕青冉略显温润的眸光。

秘辛!

闻言,慕青冉微微转头看向夜倾辰,见他神色清冷的望着秦嬷嬷,半晌都未曾说话,便心知他是在思考她所言是真是假。

“愿闻其详!”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神色不变,只微微抬手,示意秦嬷嬷继续说下去。

而她与夜倾辰只静静的听着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虽是未有什么过多的记忆,但却是仍然觉得好像历史一幕幕的浮现在自己的眼前,那样阴暗,锈迹斑斑的事情,再一次被人重新翻出。

直到秦嬷嬷将所有的一切都尽数讲完,慕青冉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

不过眼下尚且不好妄下定论,她只吩咐墨锦先为秦嬷嬷准备一处落脚之地,其余的事情,等父王回来再说。

直到秦嬷嬷离开之后,慕青冉方才朝着夜倾辰问道,“王爷如何看?”

“故事都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真的!

听他这样一说,慕青冉只微微点了点头,她也觉得秦嬷嬷说的有理有据,不像是在胡编乱造。只不过她这个身份还有待商榷,毕竟她和夜倾辰谁都不知道当年的事情,还是要等父王回来亲眼见了方才明了。

“陛下和父王是不是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慕青冉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不确定,以前她从来没有过多的去想这件事情,但是今日见到秦嬷嬷来访,她才忽然想到。

这么多年父王表面上看起来是在游山玩水,可是实际上,他应该也是在暗中查探此事吧!

“是!”事实上,便是连他,前几日也是奉陛下的命令再调查此事。

所以在得知秦嬷嬷的来意时,他心中才会那么怀疑。

哪里有那么凑巧的事情,他此前方才正在调查此事,现在便有人送上门来当证人!

“太后已经离世了!”如果秦嬷嬷所言的情况都是真的,那么只怕方才安宁了没多久的丰鄰城,就要再起风波了。

当年的那些事情,不仅仅是一人之力造成的。

但是太后已经一命呜呼了,陛下倘或是再要计较,那便只能是找西宁侯算账了!

“她的死根本无关大局!”夜倾辰的声音尽显清冷之意,说起太后的时候,他的眼中忽然寒光一闪,显得尤为冷冽。

听他这样一说,慕青冉却是忽然想起,好像之前太后去世的时候,她便怀疑过究竟是何人动的手。眼下这样来看,倒是只觉得西宁侯的嫌疑更大一些!

毕竟太后一死,当年的事情便算是被带进了棺材里,再也无人得知或是提起,他可以依旧风风光光的做他的侯爷。

还有一层原因便是太后这一死,便隐隐有一种给了陛下一个交代的感觉。西宁侯是想要利用太后的死,来向陛下靠拢,表明他并没有异心吗?还是仅仅只是为了洗白自己?!

可是有一点,慕青冉始终没有想明白,西宁侯府当年势头正盛,为何会忽然选择隐退呢?

夜倾辰听闻慕青冉的疑问之后,却是神色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他想嘛!”

若是能够权倾朝野,那老东西怎么会舍得“大权旁落”!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觉得奇怪,这当中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云怡太妃是夏家旁系所出的小姐,而且是唯一的一名小姐!”虽然旁系这一支比不得主系枝繁叶茂,但是到底也算是大家,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在府上,自然是爱若珍宝。

听夜倾辰这样一说,慕青冉的脑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什么年头,但却是并没有抓住,再是去想的时候,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夏家闹起来了?”既是唯一的一位小姐,自然是在家中饱受宠爱才对,不料入宫之后竟是会身死,更何况还与西宁侯府有着说不清道不尽的关系,想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嗯,据闻当年那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云怡太妃的母族竟是不管不顾的处处与西宁侯对着干,虽是最后祸及全家,但是西宁侯府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波及。”想起之前查到的消息,夜倾辰虽然觉得那是一个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但是那番魄力和胆识,倒是令人钦佩!

话落,慕青冉却是只觉得内心隐隐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她从不知道这段隐情,如今忽然听夜倾辰说起,却是觉得很震惊。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家族为了一个女子的性命而愤然一战,与仇人不死不休。

忽然!

慕青冉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眼神略带疑惑的望着夜倾辰,声音微微压低问道,“这当中可有先帝的意思?”

闻言,夜倾辰原本还有些冷寂的眸光,却是忽然一亮,随后也不管两人在说着多么严肃的话题,直接倾身便朝着慕青冉吻了过来。

尽管从很早之前,他就知道青冉极为聪明,可是每次同她说起什么,她心领神会的猜出真实的情况,他总觉得很是敬佩。

愈发觉得自己的青冉聪慧可人,然后就更加的沉沦其中,不自觉的想要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

然后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突然被人咬住的唇瓣,令慕青冉尚且在飘离的思绪忽然回神,她的眸光淡淡泛着水光的望着眼前的人,却是不禁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为何,她今日总是想要格外的顺从他,一丝一毫都不想要拒绝他。

直到感觉自己的呼吸渐渐乱了频率,夜倾辰方才慢慢退开了身,可是见到慕青冉被他撕咬的仿若要滴血的红唇,他的眸光却是越来越暗。

“疼吗?”他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唇瓣,眸中隐隐有些纠结之色。

每一次他都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同她一再亲近,可偏偏越是压抑,结果**就越是强烈。他就像是被人下了剧毒,而唯一的解药,就是——青冉!

闻言,慕青冉脸色一红,却是慢慢的摇了摇头。

见状,夜倾辰却是忽然含笑的抱住了她,唇边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笑意。

越是同青冉在一起,便越是更深的沦陷同她的感情中,让人不可自拔。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要从中清醒!

宋府

宋祁面色沉沉的坐在书案之后,看着手中的一枚刻着“瑄”字的令牌,眼中忽然闪过了什么。

方才他暗中去大皇子府中,大殿下同他说的那些话,便是现在想来仍是有些心有余悸。

想起自己方才见到的那封书信,宋祁的手不觉紧紧的握住了那枚令牌。

大殿下将这样一个极大的把柄放在了自己的手中,想来也是有试探的意味在其中吧!

楚轩一旦被除了大皇子府以外的人抓到,想来即便是他什么都不说,旁人若是想要暗害,也会有办法将他同大皇子府扯上关系。

而他现在首先要做的,便是赶在别的人行动之前,先行解决掉楚轩这个麻烦!

他的藏身之所大皇子已经告诉他了,便是连人手,也为他准备好了。

眼下端看他是会作何决定了!

这样一想,宋祁忽然起身,将手中的令牌揣好之后,便神色匆匆的出了书房。

楚轩这几日一直在东躲西藏,丰鄰城中的搜捕越来越严密,他在此并不认识何人,能够帮助他的也是寥寥无几。

此前好不容易方才将消息送进了大皇子府,也不知夜倾瑄到底会作何决定?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他的人到来之前,他自己还是要先做好准备的。

他冒死联系夜倾瑄的这一步棋,不过就是一场豪赌,而赌注则是命!

------题外话------

要过年了都忙着吃、忙着喝、忙着浪!

木有人看文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