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皇子命格/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微凉,月华如水,云层偶尔会将天上的圆月遮住,空中星辰隐隐,不见往日闪烁。

楚轩仰躺在山洞口,目光悠远的望着临水的方向,心中一时无限感伤。

倘或临水如丰延一般强大,他如今也不如现在这般,要通过寄人篱下方才得以一时安生。

又或者当时父皇会将目光放到他的身上,不全然只器重楚沛和楚凌两人,那么或许临水在他的治理下,也不会走到灭亡的这一步!

他亲眼看着临水一步一步的走下衰亡,却是并未插手阻止,不是他不想阻止,而是无能为力。楚轩至今犹记得自己第一次向父皇进言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番见地会让父皇龙心大悦,进而赏识他的眼光和才华。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满心期待等来的,却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责骂!

从那时候开始,他才忽然发现,父皇不重视他,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行,也不是因为他的人品不佳,只是因为他的生母不得他宠爱,所以就注定了他与那个位子无缘。

当时虽是心下略有不服气,但是他并没有能力去质疑抑或是强求什么,是以他不过是一味的忍气吞声罢了。

后来时日愈久,楚凌和楚沛的争斗愈加的激烈,他方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只有一直保持那样碌碌无为的行事作风,他方才能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对抗中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他于军中无半点威望和声名,在朝中也是没有半点的人脉和品阶,不过是空挂着一个皇子的名头,却是半分作用都不起。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他有心要争要夺,却也不过就是空想罢了。

尽管如此,他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一番考量的,既是争那个位子争不到,那他总要好好保住自己的这条性命的!

但是依照当时的情况而言,不管将来楚沛和楚凌两人是谁继位,段或是没有他的好日子过的。所以他当时便一直在心中盘算着,要寻一个恰当的时机金山脱壳才是!

趁着当时他们二人的注意力还没有空闲集中在他的身上,不管以后的日子是如何,至少眼下是安全的。

而他苦苦等候的那个机会很快便来了!

宣德十年,丰延兵发临水,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祸事一桩,可是偏偏楚轩却认为,这一场战争,简直爆发的恰到好处!

他多年隐忍蛰伏,一直暗中窥探观察着所有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风,对于父皇和其他几位皇子,虽不说是了如指掌,但也是多有了解。

是以当两国交战的消息方才传回的时候,他当时便已经预料到了此后的结局。

因此当父皇身边的太监前来传召自己进宫的时候,他便早已想好了要如何应对。父皇根本不会御驾亲征,他召几位皇子进宫的目的再明显不过,楚凌他们知道,大臣们也知道,而他自然更加清楚!

随后,他一鸣惊人的直接应下了父皇的话外之音,一夜之间,“楚轩”这两个字便成为了临水百姓心目中的英雄!

他早便有意金山脱壳,不过却是一些较为隐秘的手段,倒是不如这般,一时间风光无量,便是连父皇也高看了他一眼。

是从那个时候,他的心中便已经隐隐有了计划,若要摆脱当时的困境,必要置之死地,方能重获新生。

在与丰延的几次交战当中,他已经觉察到,这场战争用不了多久就会结束,而他的计划自然也是要加快日程。

假借鼓舞将士气势的名头,他亲自挂帅出征,却是在交战之际故意受伤,而后利用一场大火,终于摆脱了所有人!

而代价便是他的身上至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处处皆是烧伤!

想到这,楚轩的手不禁慢慢抚上自己脸上的面具,从他清醒之后在镜中见到自己的第一眼起,这方面具,他便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因为那些狰狞的伤疤会提醒他,他究竟是舍弃了多少方才得到如今的一切,可是眼下却是又都归为尘土了。

忽然!

楚轩猛地坐起身,侧耳细细的聆听着周围的动静,他好像是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还未等他来得及反应,却是只见从天而降几名黑衣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而就在这时,方才他听到的脚步声也是由远及近,愈加清晰的传了来。

楚轩的视线透过围住他的黑衣人向前望去,夜色的掩映下,让他只隐隐瞧见了一个轮廓,并没有看的十分清楚。

直到那人走近,他才算是看清了他的长相和打扮,却是整个人都是一惊!

宋祁!

怎么会是他?!

楚轩的脸上满是惊疑之色,他的目光往那群黑衣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忽然有些不确定他到底是代表谁来的。

“看先生的脸色,好像并不希望在下前来!”宋祁的声音悠悠的响起,于此静谧空旷的山谷之中,显得尤为令人觉得冷寂。

“是殿下派你来的?”问出这话的时候,楚轩的心理下意识是否定的答案。

没有任何一个谋士是希望自己扶持的“主公”去重用另外一个人,对于楚轩而言,宋祁便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虽然他每每为夜倾瑄出谋划策,寻觅良才,但那都是在不威胁他本身地位的情况下。但是自从宋祁出现之后,大皇子对待他的态度便满是欣赏和迎合,楚轩虽然也帮着想法子拉拢宋祁,但是他的心中却是隐隐有些防备的。

是以他几次三番的撺掇着夜倾瑄去试探宋祁,一来是真的对此人有些不放心,二来便是因为他不愿意此人这般的顺利的成为大皇子的谋臣。

要知道,自己当年可是几经波折,方才最终留在了大皇子的府上!

宋祁他凭什么便这般好命!

“接到了先生的手书,殿下此刻不便前来会面,便派了我来。”

“会面?”说着,楚轩的目光慢慢扫过眼前的黑衣人,眸光中隐隐透露着不悦。

见状,宋祁却是不觉微微一笑,他略扬起手,便挥退了那些黑衣人。

“在下并无武艺傍身,未免被人察觉到踪迹,是以殿下方才派了几名暗卫前来。”明明宋祁的话听起来是在同楚轩解释,但是听在他的耳中,偏就是觉得满是讽刺之意。

还有便是大皇子竟是连暗卫都交给他调令,他不过是出事几日,宋祁便趁机这般得大皇子的重用和信任了吗?

“我要见殿下!”便是大皇子派了他前来又如何,有些话他根本就无法同他讲!

“殿下被陛下禁足在了皇子府,并不方便行动。”倘或是不曾有禁足这么一说的话,怕是也不会派他前来。

“哼”楚轩忽然上前走了一步,不知从何处映射的月光,投照在了他的身上,不过此刻的他却是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你以为你可以代表殿下吗?”

有些事情,只有亲口告诉大皇子才行,换作是任何一个人,他都是不放心的。

因为那事关他最终的成败,倘或是还没有看透这一步的话,怕是如今种种都不过是为了他人作嫁衣裳罢了!

“先生若是不放心宋某,大可以将心中之事告诉暗卫也可。”

闻言,楚轩倒是忽然一愣!

他的确是信不过宋祁,倒不全然是因为他未曾全部归顺大皇子,还有一层原因便是,他怕他将自己的话隐瞒大皇子,抑或是断章取义,那只怕就耽误了大事了!

见楚轩的眸光微微闪烁,似乎是在考虑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宋祁也不着急,只眸色冷然的站在一边候着。

对于楚轩而言,这件事情他一早便在思考,但是始终觉得差了一点什么。还是这几日他四处躲藏,偶尔想起曾经在临水的日子,他方才恍然大悟这丰鄰城中如今的局势。

眼下看着是大皇子与六皇子在明争暗夺,两人斗得风生水起,似是一方有何损伤,便是另一方占了上风。

可是实际上,却是根本不是这样!

宫中的几位皇子之中,即便七皇子和八皇子都是对大殿下忠心耿耿,可是那位素来不问朝政的三皇子呢?

外人看不到这一步棋,是因为他们没有身在其中,便轻易相信了夜倾桓营造出来的假象。

但是他不一样,他曾经的境地与夜倾桓很像!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同样的不受自己父皇的待见,同样手中没有一兵一卒,朝中没有半点人脉!但是事实上,楚轩知道自己不过是在隐忍罢了,如果不是因为临水气数已尽,那么他不会自断后路,放弃了皇子的身份。

他也会继续隐忍蛰伏,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待到楚凌和楚沛斗得两败俱伤之时,便是他大展宏图之日!

所以他敢断定,夜倾桓的心中也定然是在打着这个主意,什么寄心佛法,不理会朝中之事,根本就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野心而已。

表面上看起来,夜倾桓的确是从不曾拉拢朝中的朝臣,也不与他们过多的牵扯,所以不管是大皇子还是六皇子,都对他掉以轻心,不曾过多的去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但是现在想来,他却并非是从未没有行动,十二皇子会与靖安王妃走的那般相熟,这当中怎么可能会没有夜倾桓在其中推波助澜!

他倒是打的好算计,只要抱住了靖安王府的这棵大树,那么只要等大皇子和六皇子两人斗出了结果,他便可以“披甲上阵”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那两人中不管是哪一个获得了胜利,又岂有精力再去同夜倾桓斗上一斗!

这位三皇子殿下当真是不比常人,这么多年的隐忍,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是以,当楚轩终于理清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时,他觉得必须要通知大皇子一声,否则的话,他们此前计划的一切便都功亏一篑了。

看着楚轩的眉头越皱越紧,眸光也是闪烁不定,宋祁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却是可是确定,不管他想了什么,都是无用了。

“先生一生精于谋算,不知可曾为自己筹划一番?”忽然,宋祁的声音含笑的响起,语气中竟是隐隐带着一丝挑衅的意思。

闻言,楚轩的眉头却是不禁皱的更加的紧。

他这话是何意?!

“看在先生为殿下苦心谋划的份儿上,在下便同先生说实话吧!”神色悲悯的看了一眼楚轩之后,宋祁方才接着说道,“从禁军发现你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注定活不成了!”

话落,却是只见楚轩的眼睛豁然瞪大,一眨不眨的瞪着宋祁,好像根本不相信他说的一样。

“殿下命在下转告先生一句话,既是曾经已经‘身死’,便莫要逆改天命!”说完,宋祁便转身欲走,可是不料却被楚轩一把扯住了衣领,随后便是泛着寒光的匕首抵在了宋祁的脖子上。

“刀剑无眼,想要活命的话,便放我离开!”即便心中对宋祁说的很是震惊,但是他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还是要保命要紧。

见此,原本已经隐匿在暗处的暗卫却是纷纷现身,看着被楚轩挟持在手中的宋祁,一时间都没有轻举妄动。

“先生果然没有为自己谋划过”话音方落,宋祁便听到了耳边响起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随后便感觉到钳制自己的力道忽然消失不见。

宋祁微微转身,眸光冷寂的望着倒在地上的楚轩,他的喉咙处,却是正正好好的插着一支箭矢,鲜血从他的脖子缓缓流到地上,于黑夜中并不显得如何鲜艳。

楚轩的眼睛瞪得很大,似是昭示着他的死不瞑目!

一旁的暗卫见状,确保宋祁安然无恙之后,便依旧退回到了暗中守着。

从宋祁带着人来这里之前,夜倾瑄打算的便是没准备容楚轩继续活着!

是以从一开始,便有暗卫事先寻觅好了藏身之所,在宋祁接近楚轩的那一瞬间,便已经是箭满弦上!

宋祁的目光慢慢扫过楚轩的尸体,眸中并无过多的情绪,只微微整理衣冠,便直接带着人离开了。

依他而言,此人虽是有些心机手段,但若说事无失算,却是有些夸大其词。

或者说楚轩为人,有些太过急功近利了!

他或许不是没有猜到大皇子有些杀他灭口,他只是不甘心就这样自甘堕落下去,倘或是不能重回大皇子府,那么想来他于此生活的意义便也就付之东流了。

想来是打算赌一把吧!

若是大皇子还准备重用他,那么便自然有办法再接他回去,可是从今日自己出现在他面前开始,他便应该想到,如果不是打算将他处死的话,大皇子根本不会派自己前来!

一步一步的往回走去,宋祁的脑中忽然想起曾经听到的一段戏文“聪明累”,倒是觉得仿佛就在说楚轩一般。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直到回了大皇子府,将当时的情况大概说与夜倾瑄之后,宋祁方才神色恭敬的饮了一口茶。

他之所以没有说的很详细,并非是有意隐瞒什么,而是即便自己什么都不说,那群暗卫也是会将当时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与他听。

而夜倾瑄听闻宋祁的话后,却是不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似是有些遗憾一般。

可是到底他的心中作何想法,这却是不得而知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