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追妻之路/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近来靖安王府仿似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虽是人较之从前多了一些,但是不知为何就是感觉少了一丝人气,墨音在府中转了半日,方才恍然大悟。

原是郡主随着老王爷出游去了,眼下并未在府中,是以方才会显得这般安静。

不过好在还有小世子在,众人都围着他转,倒是也显得极为热闹。

这一日,夜倾辰去上朝之后,墨潇便满脸祈求之色的“蹭”到了慕青冉的跟前,眼中那可怜的意味倒是让人不忍心直接忽视。

特别慕青冉素来对地宫中人少有要求,偶尔因为小事恐会被夜倾辰责怪,便会赶忙将她搬出来,百试百灵。

而她也从不计较这些,永远都只是淡淡一笑,由得他们去胡闹。

自从上一次流鸢同墨潇闹过之后,两人便一直很是和平的相处,倒是不曾再发生什么矛盾。

怎地今日墨潇又是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何事?”想来能让墨潇不顾脸面的求到自己跟前,必然是事关流鸢的事情。

“王妃属下有一事相求!”说着,墨潇竟是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一般,眸中隐隐有些纠结之意。

而事实上,慕青冉以为墨潇是害羞,可是实际上,他不过是担心王爷知道他拿这些小事来烦忧王妃的话,怕是少不了苦口吃!

“你说”

“流鸢她待在府中许久了”言外之意便是,他能不能带她出去玩玩!

其实这事,不过就是放在了靖安王府,若是换了任何一户人家,只怕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哪里有府中的丫鬟不伺候主子,反倒是有事没事嚷嚷着要出去玩的道理!

只不过流鸢的身份虽是慕青冉的丫鬟,但那不过是在外面权作主仆之称,但是实际上连同紫鸢在内,她们三人的感情却是情同姐妹。

加之以前慕青冉未出阁的时候,她们也是终日的不在府上,一直都是在外四处游玩,是以忽然间将流鸢一直“关在”府中,她自然是觉得憋闷的。

不过她如今也不似往日那般孩子心性了,便是觉得无聊,她也不会同人讲,免得为小姐惹来麻烦。

对于流鸢的想法,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墨潇素日围着她打转,时间久了自然便发现了。

他如今正是忙着讨好流鸢还来不及的时候,眼下见有办法可以讨她的欢心,他自然是不予余力的去做。

听墨潇这般一说,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一笑,泛着水光的眼眸中满是盈盈笑意。

“你带她出去玩吧”瞧着墨潇对流鸢这样上心,慕青冉心下也是极为高兴的,如今紫鸢同墨刈感情也是越来越好,倘或是他们俩也能快点修成正果的话,倒又是美事一桩。

“是!属下谢过王妃!”墨潇本也没指望自己心中的小九九能瞒的过王妃,见她直接答应了,墨潇却是高兴的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说完,便直接一阵风似的出了房中。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失笑,只觉得似是如墨潇同流鸢这般,每日打打闹闹,似乎也不错!

看来,用不了多久,她便又要着手准备一份嫁妆了!

而另一边,流鸢被墨潇一路拉着出了靖安王府,直奔丰鄰城主街之上,带着她好一番闲玩啊!

想来流鸢也是难得出来一趟,倒是不枉负墨潇冒着被夜倾辰发现的风险去求慕青冉,两人近乎是走了有小半个丰鄰城,最后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墨潇便趁机直接背着流鸢一路往回走。

流鸢难得乖巧的靠在墨潇的肩膀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滴溜溜的乱转,便是有些累了,但仍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忽然眸光扫到远处一个在卖糖人儿的,流鸢便赶忙拍着墨潇的肩膀,兴奋的嚷着要吃糖人儿。

见此,墨潇自然是不敢耽搁,将她放下之后,便直奔着那个挑着担子已经走远的小贩而去。

好在他出门之前特意去墨锦那取了些银子,为的便是给流鸢买些她喜欢的小玩意,看来这样准备果然是没错的。

流鸢百无聊赖的蹲坐在路边,手中拿着方才墨潇买给她的一个纸风车,兀自玩得高兴。却是浑然不觉不远处的几人,已经盯着她看了许久,不知在鬼鬼祟祟的讨论着什么。

夜倾漓从天香楼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沉默,他的双手负在身后,方才抬脚出了天香楼,却是没想到被一旁的几人“拦了”下来!

“参见八殿下!”说话的几人都是一身公子哥的打扮,想来均是这丰鄰城中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

“你们几位怎地竟是还未离开?”方才在天香楼喝完了酒,他们不是都已经离开了吗?

“殿下,您往那瞧!”说着,只见其中一人伸手一指,夜倾漓闻言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是只见街对面的地方蹲着一名女子。

她微微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纸风车,倒是让夜倾漓一时间没有瞧见她的长相。

“这女子有何奇怪?”看着穿着打扮倒是贵气的很,可若真的是个官家小姐,却又哪里会这般不顾及形象的蹲在大街上!

“殿下,您瞧仔细,这女子可是靖安王妃身边伺候的人!”说话间,那人竟是低低的笑了起来,隐隐透着一丝阴谋的感觉在其中。

闻言,夜倾漓不禁微微眯眼,细长的眼睛显得满是算计,他再次注目打量对街那女子的时候,却是果然发现她有些面熟。

恰逢流鸢见墨潇一直没有回来,便不停的抬头张望着,倒是让夜倾漓瞧了个满眼。

果然是慕青冉身边的那名丫鬟!

好像叫流鸢?

她怎么会一个人在这?还是说慕青冉也在这?

想到这,夜倾漓美如琉璃的眼珠不禁一转,瞬间便否定了这个可能。

倘或是慕青冉在此的话,那她的丫鬟合该是与她寸步不离才对,绝不应该是独自一人在此处!

想到慕青冉,夜倾漓的眼中忽然闪现过一抹恨意,显得无比的强烈。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子,大皇兄怎么会到现在还被父皇禁足在府中!

越是这样想,夜倾漓的恨意就越是强烈,倘或不是七皇兄吩咐了不让他轻举妄动的话,他怎么可能如今还在这里闲逛!

虽说有夜倾辰护着,他暂且不能拿慕青冉怎么样,但是眼下既是瞧见了她的婢女,便只能算是她自己倒霉了。

“独留佳人在此可不是君子作风,你们还不快过去瞧瞧!”夜倾漓的细长犹如狐狸的眼睛微微眯起,视线中的流鸢依旧是不停的向某处张望着,不知是在等着谁。

一旁的几位公子听到夜倾漓的话,不禁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反应过来是何意。

最后还是一开始最先说话的那人忽然醒悟,他朝着夜倾漓微一拱手之后,方才抬脚走向了流鸢。

不过他心中倒是有些不解,八皇子是觉得一个丫鬟会玷污了他的身份吗?

否则的话,这样一个水灵灵的俏姑娘,倘或不是事先知道了她是靖安王妃身边的侍婢,便说是哪户人家的小姐也是使得的。

何况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他们便是言语戏弄一番而已,又不能真的将靖安王府的人如何,保不齐还会因此惹恼了王妃,进而给王爷吹吹枕边风,到时候岂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这般一想,此人竟是萌生了一分退意,可是既然已经得了八皇子的吩咐,段或是不能轻易退缩的。

他原本是想要看看八皇子为难这小丫鬟,大家瞧着一乐,可是谁知他竟是对她不感兴趣,反倒是自己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忽然感觉到旁边传来一道异常灼热的视线,流鸢猛地转头看过去,那一眼的凌厉竟是生生骇得那人脚步不禁一顿。

见是一个手无寸铁的世家公子哥,流鸢方才收敛了自己的满身杀气,不再理会那人,依旧是自顾自的把玩着手中的风车。

“姑娘怎地独自一人在此啊?”

听闻旁边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流鸢连头没有抬,直接起身欲走。

那人见此,却是赶忙快走几步,张开双手拦在了流鸢的身前,而原本一直站在夜倾漓身边看热闹的几人此刻也是凑了上来,竟是不着痕迹的将流鸢围堵在了中间。

突然被一群陌生男子给围在中间,流鸢的脸颊不可抑制的有些泛红,倒是显得更为俏皮可爱了些。

而那群人本来不过是抱着凑热闹的态度前来,此刻见到流鸢这般娇俏,竟是当真有些起了歹念。他们素日见惯了那些各色美人,或热情似火,或含羞带怯,却是乍见流鸢这般的天真女子,一时间倒是有些不自觉的被吸引了目光。

“让开!”流鸢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满满的不悦之意已经表明了她现在的心情极差!

等了许久都不见墨潇回来,她本就是有些着急了,偏偏眼下还被这群人缠住,她没直接动手就不错了!

“呦急了!哈哈”一见流鸢有些恼怒之意,那群人非但不怕,反倒是更加觉得新鲜的紧,一时间纷纷笑开。

未曾想到不过是个小丫鬟,脾气倒是大的很!

不远处,夜倾漓眼神阴险的望着这一处的闹剧,在随从诧异的目光中,竟是直接抬脚走向了流鸢这边。

这丫头是个武艺高强的人,单凭这几个“绣花枕头”根本降她不住!

听闻那几人满是讽刺和调戏的笑声,流鸢的眼神变得愈加的冷冽,只不过她一直微微低着头,在外人眼中瞧着是一副害羞状,可倘或这情景是放在靖安王府中,怕是墨潇他们都要躲着她远远的了。

那个时候的流鸢,可谓是“六亲不认”!

她心里忍耐着不同他们动手,不是因为怕了他们,而是不愿为小姐招惹是非!

左右墨潇还不回来,自己再等下去也无益,流鸢也不再去理会周围的人,只运起轻功便欲直接离开。

却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从天而降的几人将她再次逼了回去!

“话未说完,怎好先行离去!”夜倾漓的声音含笑的传来,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流鸢,倘或是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旧相识呢!

闻言,流鸢忽然转头看向说话之人,却是不禁一愣。

八皇子!

虽然她只见过他寥寥数面,但是已经足够让她记清楚这张脸了。

同大皇子一样,处处都要和她家对着干!

流鸢的目光慢慢扫过方才将自己拦回来的几名护卫,虽是做寻常小厮的打扮,但却是一身武艺了得,想来是他身边的护卫。

尽管只有四个人,但却是配合默契,出招的时候,配合的天衣无缝,让人很难寻到破绽攻克。

想到这,流鸢的眼神忽然变得更冷,倘或是硬闯出去也不是不行,就是会伤到眼前之人了!

她再是不懂事,也是明白谋害一国皇子的罪责是什么!

如果今日是慕青冉遇到这般情况,那流鸢必然是毫不犹豫的就出手杀了他们,但是换成她自己,她就会多有忌惮,恐自己的行为会为小姐带去麻烦。

而眼见流鸢迟迟不敢动作,夜倾漓的笑意却是愈加的张扬。

打蛇打七寸,伤人要诛心!

这小丫头心里念的,脑中想的都是慕青冉那个女子,倘或是只有眼前的这几人,她或许还不会太顾忌什么。但是自己身为一国皇子,这个身份她想来定然是会忌惮几分的。

便是不怕她自己如何,还要担心会慕青冉带去麻烦呢!

不得不说,依照夜倾漓的心机,想要拿捏流鸢的心思,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不想给你主子惹去麻烦的话,就乖乖听话!”说着,夜倾漓的眼神颇为挑衅的看着流鸢,似乎想要享受那种精神上压迫她的快感。

果然!

在听到“主子”两个字的时候,流鸢眼中的杀意便忽然淡了几分。

一旁的几人见状,却是纷纷来了精神,竟是都凑了上来耀武扬威。

“喂!八殿下在同你说话,你聋了吗?”见到夜倾漓的那一刻,流鸢竟是连问安都不曾,倒是被人当成了把柄。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说,说什么,流鸢都是目光冷然的瞪着夜倾漓,却就是一声都不吭!

“不懂礼数的奴才!”说话间,却是只见一人忽然伸手打掉了流鸢手中一直握着纸风车。

掉在地上的那一刻,那人看流鸢的目光忽然一变,竟是故意的直接一脚踩在了上面,瞬间便将其踩得破破烂烂。

见状,流鸢的眼中忽然迸发出一抹强烈的杀意,周身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她忽然出手,一掌便打向了那人的心口,毫无保留的一掌,直接将那人打的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径直“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撞倒了对面的一个摊位,滚落在地的时候,却是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其他围着流鸢的几人见此,却是不自觉的微微向后退了退,眼神惊惧的望着这个面容娇俏的女子,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你”夜倾漓见此,也是忍不住的震惊,明明方才已经见到了她态度的软化,怎地最后竟是真的不管不顾的动手了?

不再去理会夜倾漓究竟说了什么,流鸢手起掌落间,便瞬间将其他的几人也撂倒了。

眼瞧着她直接奔着走来,夜倾漓却是不禁微微眯眼,倘或是她真的动了手,这事情倒是好办了!

而原本护在夜倾漓身前的几名护卫,明明方才武功很高的样子,但是眼下竟也不知是被流鸢的气势吓到,还是当真没有能力,不过几招便也被收拾了。

是以当墨潇手中捧着各色糖人儿终于回来的时候,见到的景象便是流鸢的身边倒着一地的人,而她满身杀气的直奔八皇子而去!

------题外话------

大悦悦:我最喜欢青冉,然后是王爷!

大奇:那我呢

大悦悦:排名是,青冉,王爷,夜安陌,紫鸢,墨刈,楚鸾你!哈哈哈哈哈

大奇:您已经被对方删除,请重新添加好友。

大悦悦:阿奇你好可爱!

大奇:夸我也没用,依旧被删除中!

大悦悦:阿奇你好逗,阿奇你好萌,阿奇你好q。

大奇:正在考虑是否要重新启动好友模式

大悦悦:阿奇你好软,阿奇你手感好,阿奇你口感好。

大奇:您因用词涉黄,再次被对方删除,请重新添加好友!

大悦悦:阿奇你好热情,阿奇你是我的小妖精,阿奇你体力好。

大奇:您已被对方举报,请去公安局自首!

调戏过作者大大的人,请自己面壁思过去!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