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狐狸皇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换了往常,夜倾漓身边的护卫前后这样截然不同的武功水平,流鸢定然是立刻就会发现不对劲儿。但是此刻她满心都是怒火,倒是一时没有注意到那些情况,只直奔着夜倾漓而去,满身的凌然杀气!

而夜倾漓见此,却是未见丝毫的躲闪之意,只眼神微眯的望着流鸢向他走来。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随意激了她一下,竟是惹得她这般,真不知道慕青冉是怎么想,竟然会留这样一个不安分的人待在自己的身边。

今日这丫头只要是一掌劈下去,他就有本事闹得满城风雨,让整个靖安王府都不得安生!

便是父皇再如何护着夜倾辰,护着慕青冉,难道还会护着她一个小丫鬟不成!

只要拿捏住她的错处,那么便等于是在慕青冉的心口上插刀子,他也要让她尝尝这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然而就在夜倾漓做好了准备,接下流鸢那一掌的时候,却是见到旁边忽然闪出一抹墨色的身影,瞬间出手截住了流鸢的招式,随即将人扛起便飞身而走。

一旁的夜倾漓的几名护卫见此,刚要起身去追,却是被他扬手制止了。

看着瞬间消失了身影的两人,夜倾漓的唇边不觉泛起一抹阴险的笑意。他的目光慢慢扫过倒在地上的几人,细长的眼睛不觉微微眯起这下,他倒要看看慕青冉该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

更何况那小丫头不过就是他靖安王府的一个婢女罢了,真的要是将事情闹了出来,谁也保不住她!

而另外一边,墨潇一路扛着流鸢离开之后,确保后面的人不会追上来之后,方才将她放下仔细查看了一番。

虽然知道以流鸢的武功,凭着那些人的花拳绣腿,根本就伤不到她分毫,但墨潇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那群人耍阴招呢!

见她当真是没有什么大碍,墨潇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怎么会动起手来?”虽说是疑问,但是墨潇却隐隐觉得,定然是八皇子等人先来招惹流鸢的。

否则的话,她现在已经不先初时那般,一言不合就动武了!

“他们将风车弄坏了!”说着,流鸢像是还气不过一般,眼眸之间隐隐流动的杀意让墨潇不觉嘴角微抽。

不过与此同时,他却又觉得满心欢喜!

原来是因为他送她的风车被他们弄坏了,这是不是代表,流鸢很重视自己送她的东西。

“那可是花了银子的!”

墨潇:“”

是因为舍不得银子啊!

哎果然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被你打上的人,都是这城中的世家公子”说到这,墨潇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定然是八皇子故意激怒了流鸢,方才引得她动手,现在只怕是计划着利用此事来难为王爷和王妃吧!

听墨潇这样一说,流鸢的小脸却是不禁皱在了一起。

她方才就不该动手的!

“我好像惹祸了!”到底,还是给小姐惹了麻烦!

见流鸢好像是极为自责一般,墨潇见此也是有些不忍心,本就是那些人先惹到了她,难不成一味忍着不成!

“流鸢”

“嗯?”听墨潇唤了自己的名字,却是又欲言又止,流鸢不禁奇怪的望着他。

“你方才打得好!”便是打的不好又怎么样!左右都已经动手了,何苦让她心里纠结着,有什么事情,他揽到自己身上就是了。

闻言,流鸢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略有疑惑的望着墨潇,总觉得他是在哄自己。

“真的?”

“自然是真的!”说着,墨潇竟是还伸出手像是要起誓一般,“你看地宫的人,何时在外让别人欺负过!管他是什么王子皇孙,一概不放在眼中!”

听闻墨潇这样说,流鸢倒是相信了不少,凭着夜倾辰的行事风格,便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这也是正常。

“嗯我的糖人儿呢?”既是将话说开,流鸢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便也不再纠结此事,不过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他不是给她买糖人儿去了吗?

糖人儿!

经流鸢这么一提,墨潇方才想起,刚刚只顾着要扛着流鸢跑了,倒是将好不容易才买到的糖人儿都给扔了!

此刻听流鸢问起,墨潇整张脸难看的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好不容易才哄得流鸢开心,这下又要被打了。

“方才方才一时情急,被我”给扔了!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却是见到流鸢忽然朝着他灿然一笑,随后拉着他便往王府走去。

见状,墨潇却是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要“变天”了吗?

“流鸢,你怎么不打我呢?”若是换了以往,怕早就是劈面就是一掌了!

难道是现在懂得心疼他了嘛!

这样一想,墨潇竟是忽然觉得有点小激动呢!

“方才打累了,打不动了!”

墨潇:“”

一次次的被伤害,可还是一次次的没记性!

不过听流鸢说自己累了,这话墨潇倒是上了心,直接背起她便往王府走去。而流鸢好像也习惯了他的偶尔的亲密之举,只驾轻就熟的将手换在他的脖子上,头歪歪的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周遭的事物慢慢向后退去。

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流鸢才是安安静静的任由墨潇背着,他口中絮絮叨叨的同流鸢说着话,唇边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笑意。偶尔流鸢被吵得烦了,便伸手在他的背上捶一下,墨潇便顿时没了声音,可是过不到一会儿,他就会继续开始啰啰嗦嗦的说着什么。

黄昏下,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墨潇的余光不经意间扫到,却是满眼皆是无法言说的笑意。感觉到流鸢靠在自己肩膀上均匀的呼吸着,他不禁走的更加的平稳,只让她在他的背上睡得更加的安稳。

直到二人回了王府的时候,恰好已经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墨音等人瞧着被墨潇背在背上的流鸢,一时间几人都笑的很是猥琐。

看来今日两人进展的不错嘛!

可是他们却是哪里知道,他们今日出去的这一趟,竟是险些闹出了人命!

让流鸢先去用膳之后,墨潇便一直候在浮风院的廊下,直到慕青冉同夜倾辰用完了晚膳,他方才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怕是这一去王爷非揭了他的皮不可!

慕青冉看着走时满脸喜庆的墨潇此刻满面愁云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禁有些奇怪。

竟是又踢了铁板?!

“属下前来请罪!”是他今日求了王妃带流鸢出去的,否则话,也不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

闻言,慕青冉眼中的疑惑之意却是不禁更加的浓郁。

请罪?

她不禁转头看向夜倾辰,却是只见对方神色清冷的望着墨潇,好像也并不清楚他所言为何。

“发生了何事?”

“方才在街上流鸢将城中几户世家公子给打伤了!”墨潇虽是准备将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但那并不代表他可以欺瞒王爷,事情的经过他必须原原本本的禀告上去。

至于最后的处罚,却是他可以带流鸢承受!

唯有如此,方能全了他作为下属的忠心,也能确保他对流鸢的呵护!

“还有呢?”夜倾辰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漆黑的眼睛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盯着墨潇。

如果只是打了人这么简单的话,墨潇不会说来“请罪”,想来是还有别的事情。

“当时八皇子也在场!”若然真的只是流鸢打了不寻常的人这也没什么,可怕就怕八皇子会利用此事做文章,进而给王爷和王妃找麻烦。

夜倾漓!

墨潇正说着当时的情况,却是不想流鸢忽然闯了进来!

“不关他的事!”方才进了门,便见到墨潇跪在了地上,流鸢只以为是夜倾辰要处罚他,便赶忙朝着他解释道。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她自己的责任,不需要他为她背黑锅!

“流鸢!”见是流鸢忽然进来,墨潇不禁心下一紧!

虽说是有王妃护着,但是王爷的这一关还是要过的。

“你打伤了人?”夜倾辰的声音很冷,似乎较之方才同墨潇说话的时候,更冷了一些。

而慕青冉闻声,却是并没有轻易的插嘴,只静静的坐在一边听着几人的对话,眸色显得愈加的温软。

“是!”既然敢做,就要敢当!

人是她打伤的,自然不会轻易连累别人,特别这个人还是墨潇!

“还打算杀了八皇子?”

“是!”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是她当时的确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杀意。

“那为何没有杀成?”

话落,却是只见墨潇一脸震惊的望着夜倾辰,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王爷的重点是不是有点跑偏了!

“他把我拦住了!”说着,流鸢还伸手指了一下墨潇。

闻言,夜倾辰顺着流鸢指的方向,冷冷的扫了墨潇一眼,却是顿时吓得墨潇遍体汗毛都炸了起来!

“既是已经动了手,下次便记得要斩草除根!”否则的话,只伤了一些杂碎有什么用!

听闻夜倾辰的话,莫要说是流鸢和墨潇,便是一旁的慕青冉也是不禁微微一怔。

合着他摆出这样吓人的一张脸,不是为了要怪罪流鸢同人家动手,而是怪她没有直接将夜倾漓杀了嘛!

“八皇子可曾说过什么?”左右见夜倾辰也是不将这事放在心上,慕青冉便声音淡淡的开口问道。

闻言,墨潇想了想便直接转头看向了流鸢。

他赶到的时候,便见到流鸢满身杀气的朝着八皇子过去了,一时没有过多的顾忌便直接扛起流鸢就走了,是以也不知道八皇子说过什么。

而且,那种情况下,八皇子想来也是没有说话的,王妃大抵问的是之前。

“不曾!”流鸢皱眉想了想,却是实在没想起夜倾漓说过什么有用的话,左右不过一些戏言而已。

“那他身边的护卫呢?”总不会是在外出行,身边半个护卫都没带吧!

听慕青冉这样一问,流鸢却是顿时响起了什么一般,赶忙对慕青冉说道,“很奇怪!初时武艺很高,但是真正交起手来,却几下就被打倒了!”

这样一说,流鸢却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那几个人怎地竟像是故意输给她的一般!

而流鸢想到的事情,慕青冉和夜倾辰自然也想到了。

“嗯你们先出去吧!”略想了想,慕青冉觉得这事还是要好好思索一下,毕竟夜倾漓的行为有些奇怪。

听到慕青冉这样吩咐,墨潇整个人都是不禁放松了下来,他原本还以为王爷会处罚他呢!

可是还未等他高兴完,便听到夜倾辰清冷的声音响起,“月钱扣光!”

晴、天、霹、雳!

若说以前的话,墨潇还真的是不将银子放在心上,左右他是“孤家寡人”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但是当他得知墨刈娶紫鸢的时候,可是一出手就是一箱子的黄金,外加无数的银票,这样的一看,那他将来娶流鸢的时候,也是不能差太多啊!

但是说实在的,就他手中握着的那些银子,怕是连墨刈一半都不到,他近来拼命攒着还来不及呢,王爷竟是一开口便将他的月钱都扣光了,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想到这,墨潇可怜巴巴的望向慕青冉,期望她能说句话,却是没有想到,她竟只是微微歉然的朝他一笑,是以自己无能为力。

毕竟夜倾辰已经发了话,她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再则他管教地宫的人,她还是不轻易插手的好。

直到墨潇被流鸢拉出了房中,慕青冉蓦然听见院中响起了一阵痛哭声,似是墨潇在哭诉他被“克扣”的银钱。

闻声,慕青冉却是不禁摇头失笑,真是个活宝!

“王爷觉得八皇子想要做什么?”

“作死!”

慕青冉:“”

这人如今怎地竟是这般说话!

“倘或今日不是墨潇拦住了流鸢,你觉得夜倾漓赌的这一局,他还有命活吗?”想来夜倾漓是觉得,凭着流鸢的武功尚且不足以要他的性命,何况有几名护卫在身边,他便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可是事实上,外人也不过就是知晓那丫头会武艺,但是到底到什么程度,却是无人得知。

若说以前流鸢要对付那些护卫废些功夫,现在嘛却是根本不在话下!

他道他们地宫的人都是摆设嘛!这般一个接着一个的陪着她练武,普通高手在她手下已是走不过十招!

“那眼下即便流鸢没有伤到他,但还是有一些世家公子受了伤”若是夜倾漓有心以此做文章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伤了就伤了,和夜倾漓混在一起的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慕青冉:“”

虽然觉得他说的没什么错,但是就觉得哪里怪怪的。

即便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到底将人伤了,他就这般有恃无恐!

“若是夜倾瑄知道这事,想来肺都要气炸了!”说着,夜倾辰竟是忽然笑了一下,似是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一般。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想见见夜倾瑄被气炸的样子。

听他说到夜倾瑄,慕青冉却是不禁觉得,近来那人太过安静了些,倒是显得有些不对劲儿。

眼下他手上的势力都渐渐转到了夜倾昱的手上,虽说不好控制一些,但是到底是他吃着亏,怎么会一点举措都没有!

“夜倾昱想要‘大换血’没有那么容易,夜倾瑄现在打算的是,怎么将自己的势力更集中!”似乎是看出慕青冉的疑惑,夜倾辰只眸光愈亮的同她解释道。

集中?

“大皇子妃的位置可是空了许久了”

议亲!

听夜倾辰这样一说,慕青冉方才恍然大悟。

的确,这个位置有太多人想要,就是不知,最终会花落谁家!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