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议亲/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明白夜倾辰说的话之后,慕青冉的脑中一直不停的在想着,如果夜倾瑄打算再立大皇子妃,那他的目标是哪一家?

自从上一次陛下将他手中的权柄都交到夜倾昱的手上之后,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并没有做什么,可是事实上,那些大臣又岂是会轻易听从夜倾昱调派的!

定然是事事要在暗中捣鬼,给夜倾昱使绊子,届时陛下就会发现,六皇子根本不是一个堪为大用的人。如此一来,不仅是会拉低夜倾昱在陛下心中的形象,也会令其想起夜倾瑄的好,可谓是一举两得。

而对于这一点,夜倾昱似乎也有所觉察,是以他从接手开始,便一直不曾有何大的动作。想来也是看明白了这路数,若是“策反”那些人,怕是难上加难,而想要调遣他们,也是实属不易,索性先观望观望,到时候寻到良机,再逐个击破!

想到这,慕青冉的明亮似水的眼眸中,似有波光流动,虽然这些不过是她的猜测,但想来也是**不离十了。

因此在大权旁落的这段期间,夜倾瑄尽管不争不抢,但却是不代表他不会守!

自古以来拉拢权臣最好的办法就是结亲!

很明显夜倾瑄是深谙此道的,当初锦乡候府会不予余力的扶持他上位,便是因为袁玮琴是他的大皇子妃。

现在这个位置再次空了下来,这丰鄰城中但凡是想要巴高望上的女子,段或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如今,便端看夜倾瑄会如何选择了,不过在慕青冉看来,这事的悬念其实并不大,毕竟眼下丰鄰城中值得夜倾瑄好好把握住的势力,也剩下西宁侯夏家了。

想来,这大皇子妃的人选,多半是会出在夏府!

脑中想了这样一大圈,慕青冉方才想起,流鸢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回神间,便见到夜倾辰正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看来他也同样没有去考虑该如何应付这件事情。或者说,这在夜倾辰的眼中就不叫个事情,倘或是问他该怎么办的话,他或许会说,打了便打了,算他们倒霉!

但是他能这样做,慕青冉却是不会,至少不能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坏了靖安王府的名声。

是以她特意命人唤来了墨锦,吩咐他带着一些补品,去那些被打的公子所在的各府上去探望一番。不过这事情如何发展,却是要将面子的功夫做足,方才不会落了人口实。

而这件事情,由墨锦去办,却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一来,这事说到底是流鸢先动的手,倘或是靖安王府不拿出一个态度来,未免让人议论纷纷。而她和夜倾辰若是直接出面的话,未免有**份,也会不知不觉间助涨了他们的气焰。

但是由墨锦去不一样了,他的身份是王府的管家,既能代表靖安王府,又不会失了颜面,于两处都有益。

二来,墨锦为人稳妥,进退得宜,便是在那府上有人不明事理,他也是懂得先礼后兵,不会轻易落了下风。

墨锦领命离开之后,夜倾辰却是不禁朝着慕青冉微微一笑,将整个人周身的清冷之气都压下了不少。

可慕青冉看着他这样“明艳”的笑容,却是不禁有些奇怪。

“王爷笑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倾国倾城”吗?

“觉得自己娶到了一个宝!”说着,他似是忍不住的伸出手轻轻捏了慕青冉的脸颊一下,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宜室宜家”

好像怎么都喜欢不够似的,便是只看着她,就觉得心满意足。

闻言,慕青冉却是也不禁被他逗笑。

抬袖掩唇间,她微微低首,发丝顺着脸侧滑落到身前,微微遮住了她颈间优美的曲线。从夜倾辰那个角度望过去,却是只见青丝墨发垂落腰间,似水明眸美不胜收。

“青冉这般聪慧,怪道旁人要忌惮了!”也幸而她身为女子,若是男儿身,再不幸托付于帝王家,只怕也是难免要搅进那纷杂局势当中。

“是他们没有容人之量!”倘或不是一开始的时候,夜倾瑄几次三番的想要利用她对付夜倾昱,她也不会这般与他针尖对麦芒。

毕竟不管是谁当了皇帝,夜倾辰都依旧是臣,臣忠君,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只不过敢于全然相信这句话的人并不多。

当今陛下算是较为难得的一个!

“嗯,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话间,夜倾辰忽然伸手将她拥进了怀里,似是形成了一道保护屏障一般。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轻笑,他几时这般会哄人开心了!

“若然当真是贤德之辈,自然心胸开阔,又怎么气量如此狭小。”

“那青冉打算如何做?”对于夜倾辰而言,只要是慕青冉想做的,那便放手去做就是了,根本不需要有所顾虑。

他不知道别人家的夫妻都是如何相处,但是对他而言,便是只想好好的宠爱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便是连她身边的人,他也在不知不觉中爱屋及乌,为的也不过就是哄慕青冉开心罢了。

是以他今日同流鸢说起,质问她为何不直接杀了夜倾漓的时候,那本不是他的玩笑话,而正是他的心中所想。

非是他有意要杀人泄愤,而是夜倾漓找上流鸢,本就是他有心针对青冉而来。这样的情况,便是将他杀了,他也有办法周旋,实在不行他还有最后的下下策!

“八皇子想来不会善罢甘休!”他既是刻意激怒了流鸢,那自然是打算好了后招,想来也定然是在急于谋划的。

所以,她最好是赶在夜倾漓出招之前,现将其扼杀在摇篮中,万一等到闹出来再阻止,怕是就来不及了。

但是即便慕青冉已经是这样筹划,却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夜倾漓的反击,会来的那样的快!

要说起这件事情,其实还要从墨锦去各府上探望开始,虽是那些世家公子哥被流鸢一个小丫鬟给打了,心里都愤懑不平,便是连其家眷也是心有不甘。但是墨锦先是好言好语的安抚,随后又是话锋一转一顿威胁,倒是将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趟或若是别人家的丫鬟,那他们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可若是靖安王府,那这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已经平白的挨了一顿揍,难不成还要因此失了性命不成!

可若是不按照八皇子的吩咐行事的话,却是又得罪了另外一边,这却是实在不好办。

而就在众人都保持的缄默的时候,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夜倾漓竟然会直接跑到宫中向庆丰帝求了圣谕,只言要纳靖安王府的流鸢为侧室!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顿时便将沉寂不久的丰鄰城,再一次掀起了风波。

这事却是也怪不得众人要震惊,先不说这八皇子与靖安王府素来就是不对盘,单是两人的身份,便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夜倾漓贵为皇子,而流鸢只是王府中负责服侍的一名小丫鬟,便是勉强为八皇子做个侍妾都是抬举了她,更何况是侧妃之位!

再一则,流鸢是作为靖安王妃的陪嫁丫鬟进的靖安王府,那也就意味着除非是王爷或者王妃言明将她支配给何人,否则的话,她便只能一辈子待在王府中,根本不可随意婚配。

而夜倾漓的这个举动,很明显就是有些于理不合,可毕竟他是进宫同陛下去讨要,旁人便是觉得不对,也不敢随意评论什么。

更何况,夜倾漓素来是与大皇子一伙的,而大皇子府与靖安王府不睦已久,他此刻提出这样的请求,倒是一时间让人不免怀疑他是何居心!

但是这样的情况,也不过就是朝中的大臣们会在心中权衡一番,换作是丰鄰城中的百姓,却是只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人人都在说,不知这位流鸢姑娘是修了几世的好福气,竟然会引得八殿下不嫌弃她的身份卑贱也要纳她为妾。

消息传回靖安王府的时候,墨潇在得知的第一瞬间,却是恨不得直接剁了自己的一双手!

他昨日为何要拦着流鸢呢!

就该让她直接一掌劈死那个八皇子,看他如今还有没有命闹出这些幺蛾子。

不过想归想,墨潇却是知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解了这局面,否则的话,难不成真的要流鸢去嫁给那人嘛?

未免流鸢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脾气,是以王府中的人在墨潇的连番警告之下,均是闭口不提这事,纷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而另外一边,慕青冉也是正在为了此事而想着应对之策。

她虽然猜到了夜倾漓会有所行动,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她本以为他会扇动那群被流鸢打伤的公子,一起联合起来状告她纵奴行凶呢!

看来倒是她小瞧了这位八皇子!

他反其道而行,生生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虽说陛下眼下并没有直接下旨赐婚,但是一位皇子求娶一个丫鬟,这怎么看陛下都不会拒绝的。

就算靖安王府再是被陛下看重,可段或是不可能为了一个小丫鬟而伤了父子之情的道理。

更何况,夜倾漓的要求并不过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甚至是抬高了靖安王府的地位。但那是在外人的眼中,在她的心中,流鸢本就不是可以作为别人伤害她的理由!

莫要说她如今已经与墨潇感情极好,便是她心无所属,她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夜倾漓。

想来那人打的便是这个主意!

夜倾漓心知自己看重紫鸢和流鸢,是以打击她最好的办法,就是伤害她们两人。他名为心仪流鸢,想要纳她为侧室,可是实际上,不过就是想要将流鸢带离靖安王府,少了这一层保护,他便可以尽可能折磨她了!

这样一想,慕青冉的眼中却是忍不住的划过了一抹冷光,似是眸中的水光都变成了寸寸寒冰,带着些微的冷意。

这件事情的症结,不在夜倾漓,而在陛下!

只要陛下不同意,那么即便是夜倾漓再如何折腾,也是无用的。

是以她要做的,并不是如何针对夜倾漓,而是要让庆丰帝,做出一个令她们皆大欢喜的决定。

紫鸢的眼眉间满是深深的忧色,可是偏偏她唯恐被流鸢瞧出什么端倪,已经掩饰了许久。此刻见她被墨潇缠在院中,她方才进到房中想要问问王妃的打算。

毕竟不可能真的让流鸢嫁给八皇子!

她也是方才听墨锦向王妃禀报此事的时候,方才得知,眼下丰鄰城中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王府中的人也大部分都已经知晓。

瞒着的,也不过就是流鸢一人而已!

她原本只以为大皇子处处与王妃对着干,总是让王府不得安生。现在好不容易他被陛下禁了足,本以为会暂时消停一段时间了,可是谁知这八皇子竟是又闹腾了起来,真真的气死人。

是到了这个时候,紫鸢方才明白了为何墨刈他们都是那般喜欢一言不合就杀人,因为那是最干脆利落的个办法。

死了才能一了百了,就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了。

而这件事情,就在靖安王府还未曾回应之际,却是没想到又接着传出了新的流言。

要说这八皇子想迎娶流鸢的事情,众人除了艳羡之余,却是也不禁奇怪,这八皇子怎么会忽然想到要纳一个丫鬟为妾呢?

这二人不管是身份、地位、阵营都是不同,缘何会有这样的一段缘?

这样一想,他们却是不禁奇怪,难不成,是这两人早就已经暗通款曲,早有私情?!

若是这样的消息传出来,那一般名声受损的,大多都是女子。毕竟对于像夜倾漓这样的皇子而言,便是他宠幸了何人,那都是那人的造化,但是流鸢身为女子就不一样了。

甚至传来传去,竟是渐渐演变成了,是靖安王妃命令流鸢去刻意勾引八皇子!这还不算,还有人说流鸢如今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因为八皇子宅心仁厚,不忍心子嗣流落在外,是以方才会答应迎娶她。

而这样的举动,便恰恰正中了靖安王妃的下怀!

只要流鸢嫁进了八皇子府,那岂非是等于牢牢掌控住了那府上的所有情况!

毕竟这丰鄰城中人人皆知,八皇子至今未曾迎娶正妃,如今既是打算将流鸢作为侧室迎进府中,那便也算是皇子府地位最高的女子了。

而当慕青冉听闻这样的传言之后,却是不禁紧紧的蹙着眉头,似是极为惆怅一般。

紫鸢以为她在为城中的流言不悦,可是实际上,慕青冉只不过是在思索着那些流言中的内容,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夜倾漓为何到如今还没有迎娶正妃?!

虽说他年岁并不如何大,但是想来若是议亲,也是使得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如夜倾辰这般可以不顾世俗的眼光我行我素。

丰延皇室中年纪稍长一些方才议亲的人,也不过就是夜倾辰和夜倾桓,前者是因为太过受宠,后者则是因为太过失宠!

因为不得陛下的重视,是以连他的婚事,陛下也不曾上心,而朝中的人也自然是无人提及。若不是后来夜倾桓自己进宫去请旨,想来到如今,他也仍旧是孑然一身。

但是夜倾漓却不是这两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

依照夜倾瑄事事周全谨慎的行事作风,不该是不利用夜倾漓的婚事来为自己拉拢人脉才是。

那到底是为何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