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围魏救赵/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日丰鄰城中都不得消停,大街小巷议论纷纷,对于八皇子和流鸢的事情,传的神乎其神,似乎连带着整个靖安王府都被卷了进去。

而慕青冉每每听到这些的时候,她似乎并不是恨介意,只叮嘱务必要瞒住流鸢才是。

只要流鸢不知道这些事情,依旧是每天开开心心的同墨潇玩闹,那么她就有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应对八皇子。

没有人会凭空臆想出许多不切实际的事情,如果有,那么一定是有人刻意误导!

对于夜倾漓和流鸢的事情,慕青冉认为就是这样。

倘或不是有人暗中在散步各种谣言的话,这件事情即便是再闹,也不会闹成现在这般沸沸扬扬的景象。

甚至是牵扯出了许多子虚乌有的事情,抹黑整个靖安王府,攀扯出她和夜倾辰,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如果是一件事一件事的去解释,去证明那些谣言的真实性,未免有些太过顺着他们的意思了。夜倾漓既然能够反其道而行,她自然也可以,只要陛下不赐婚,那么不管他如何蹦跶,都是枉然罢了。

不过有一点,令慕青冉觉得有些奇怪,若她是夜倾漓的话,必然会悄无声息的,暗中进宫去向陛下请旨。待到圣旨到了手,那才是真的令他们毫无周旋的余地呢!

可是他却偏偏没有那样做,而是从刚刚进宫开始,便宣扬的满城风雨,虽是能够毁了流鸢的名声,但是他就不怕这中间会发生什么变故吗?

还是说他心里本就是确定了,只要他开口,陛下就一定会同意!

到底,是有什么样的依凭?

也不知是为了闹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为何,八皇子这几日竟是一直待在府上不曾出去,想来也是为了避避风头。毕竟眼下的丰鄰城中,处处都可以听到他的“事迹”,真真是一夜之间人尽皆知。

但是慕青冉觉得,夜倾漓不出府,不是因为他害怕那些流言,而是在避免靖安王府的人会暗中算计他!

可若是她真的打算设计他,又岂可能是他就躲掉的!

明明外面对于这件事情已经闹得沸反盈天,可是靖安王府竟是一直保持缄默,不管众人如何议论,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其实事实上,慕青冉除了在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局面之外,她忽然觉得应该想一个什么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件事情。比如说今早将墨潇与流鸢的婚事办了,这样一来,倒是免得以后再拿此事来大做文章。

既能为王府增添一些喜气,也能了了墨潇心心念念已久的盼望,倒是一举两得。

倘或是夜倾漓知道自己费了那么半天的劲儿,慕青冉竟是还有闲工夫想这些,怕是要被活活气死的。

而他折腾出的这一处,即便是夜倾瑄眼下不知道,可是对于夜倾睿,却是无论如何都瞒不住的。

“大皇兄眼下在被父皇禁足,你怎可这般擅自行动!”夜倾睿的语气中不免有些指责之意,素日风流无边的桃花眼,此刻隐隐透着一丝不悦,倒是将整个人显得较之往常严肃了许多。

闻言,夜倾漓却是好像并不十分在意似的开口回道,“七哥如今怎地变得这般畏首畏尾!”

难道就因为大皇兄被禁足,他们便也要藏头缩脚的什么都不做吗?!

“眼下本就是多事之秋,你我合该先想办法帮皇兄解了禁足令才是。”何况他今日走的这一步棋,即便成功,也不过就是令慕青冉折损了一个丫鬟而已。

一个丫鬟根本对大局无足轻重!

“我知道七哥你在想什么,可士卒虽微,却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流鸢虽然只是一个丫鬟,但那是在他们的眼中,在慕青冉的眼里,她们之间的感情想来是可以堪比姐妹的。

倘或流鸢真的是有个什么好歹,慕青冉岂有不伤心难过的道理!

既是如今他们都不好过,那自然也要“回报”给她一两分,否则的话,岂非是任人随意欺负拿捏!

“可是你确定父皇会答应吗?”事实上,这也是夜倾睿心中担忧的事情。

毕竟父皇素来对靖安王府多有照拂,若是夜倾辰到时候进宫同父皇说些什么,怕是劝他不要应下此事也是有可能的。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岂不是兜兜转转白折腾了这么一大圈!

“一个丫鬟,一个儿子,若是七哥你,会选择哪一个?”听说了夜倾睿话语中的疑问,夜倾漓却是微微眯眼,满脸笑意的同他说道。

他一早便算计好了父皇的心理,方才会大张旗鼓的进宫去请旨,虽然他没有立刻就应承下来,但是想来用不了几日,赐婚的圣旨就会下来了。

而在此期间,丰鄰城中的流言会将那丫头的名声毁的无比彻底,一个失了清白又没有脸面的女人,即便是嫁了人,又会有什么样的好结果呢?

届时不管她在八皇子府遭受什么样的待遇,旁人都是不会说出什么的!

听闻夜倾漓这般一解释之后,夜倾睿却是不觉凝神望着眼前的男子。

八弟他几时变得这般有心机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一直跟在他和大皇兄身后的孩子,也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了。只不过夜倾睿总觉得,夜倾漓的心思有时候未免太过阴狠,虽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他总觉得,如他这般行事,怕是将来会闹出大事情!

夜倾睿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倘或不是因为他们两人自小便受到大皇兄的庇护,或许八弟也会有心去争夺那个位置!

好像所有生长在皇家的孩子,从一出生开始,便与生俱来的带着对那个位置的执着追求。

不管是大皇兄,老六,抑或是八弟!

但是对于自己,夜倾睿却是从来没有肖想过那个皇位,因为自知,所以不会自欺!

依照他自己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做皇帝,不管是走向那把龙椅的夺嫡之路,还是当上皇帝之后的孤寂凄冷,都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只因为他的心——不够狠!

戏文曾有言,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

这样以鲜血铺就的道路,他自认没办法走下去,所以他只能作为大皇兄的左膀右臂。可以帮他打江山,但是让他自己去夺,他做不到!

如果说以前夜倾睿对自己的认知尚且没有那么明白的话,那么自从遇见慕青冉之后,他便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古语曾言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其实这话是没错的,倘或身为帝王无法断情绝爱的话,那最后的结局不外乎就是害了别人苦了自己。

父皇和容嘉贵妃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嘛!

是以从他察觉到自己对慕青冉的感情之后,他就更加确信了这一点,他无法割舍对她的情,那就意味着他有软肋,有弱点,这对于一个帝王来讲,是最致命的。

很多时候夜倾睿都觉得,夜倾辰其实从来都不是皇兄最大的威胁,因为他和自己一样,心中有着割舍不下的眷恋情深,甚至比他还要浓烈,这样的人根本不会有心去争夺皇位。

但是这些话,对于皇兄和八弟而言,是永远不会相信的,因为他们两人,皆是心中无所爱之人!

“七哥!七哥”见夜倾睿方才还同他说着话,却是忽然间出神不知在想着什么,夜倾漓不禁奇怪的伸手推了他一下。

“嗯?”恍然回神间,便见到了夜倾漓满是疑惑的目光。

“七哥你怎么了?”

“无事,你既是成竹在胸,那便万事小心,切莫小看了靖安王府的人!”倒不是夜倾睿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而是慕青冉的手段他实在是见得多了,即便你准备的再是如何周全,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难保不会峰回路转。

大皇兄同她斗了这么久,又有几次是能讨到好处的!

事实上,不得不说,夜倾睿对于慕青冉的了解,某种程度上而言,的确是较之夜倾瑄或是夜倾漓更为深刻。

他们兄弟二人这边方才商定好了下一步的计划,却是没想到紧跟着就有事情发生了。

原是京兆府的人抓捕了一名谋害人命的人牙子,听说是因为有被卖的丫鬟婆子试图逃走,被他发现之后,竟是直接打死了。

而这事不知怎么的,竟是被人发现了,还被一状告到了京兆府那里,当时就被方庭盛立案调查了。

这本也没有什么要紧,左右偌大的丰鄰城,哪日不是要闹出些事情,可是令人震惊就震惊在,明明被打死的人是一个丫鬟,但是当京兆府的人前去他的老巢搜查的时候,却是发现了十几个小男孩。

各个都是模样清隽,虽是年纪尚小,但是都可见绝色风姿。

这个消息传到方庭盛的耳中时,他只觉得心中“咯噔”一下,隐隐觉得这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倘或被发现的是一群婆子丫鬟倒也罢了,偏偏是这么一群粉粉嫩嫩的小男孩,这事情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简单。

恐怕皆是一些娈童!

可是寻常人家里,却又哪里养得起这么多的娈童,更何况,这事情本就是陛下明令禁止的。

若真是普通的官宦人家,怕是定然不会有这样的胆子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方庭盛已经是有心打了退堂鼓,他也不是初入官场,这其中水深水浅他再是明白不过了。真的要是再继续追查下去的话,只怕会牵扯出什么不得了的人物来,到时候丢了乌纱事小,万一要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那就是事大了。

但是令方庭盛没有想到的是,他方才有了这样的觉悟,准备草草了解此案便算了,却是没有想到六皇子府的人来了京兆府中,只言奉六皇子之命,要严查此事!

如此一来,倒是令方庭盛感觉更加的头痛,这好端端的,怎地又与六皇子什么相干!

可是既然上头发了话,方庭盛段或是没有不查的道理,如今大皇子被禁足,六皇子一党风头正盛。他即便是无心站队,却也是万万不可将其得罪了的,是以只能遵旨办事,好好的将这件事情查个底朝天。

而事实上,查了查去,也果然证明了方庭盛所料不差,最后事情的真相竟是直指八皇子!

根据那名人牙子的口供,他手上现有的这些娈童,皆是准备送去八皇子府的。但是因为后来收到的那名丫鬟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情,唯恐她会走漏了风声将此事宣扬出去,所以才会杀了她灭口。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总不能单凭一个人牙子的几句话,便将事情都推向一国皇子。

是以方庭盛在多番犹豫之后,还是进宫将此事禀明了庆丰帝,毕竟眼下这事虽然说是有了人证,但是到底没有在八皇子府中搜到娈童,总还是差了一些证据。

更何况这可是当朝皇子,若是被人知道他豢养娈童,可是罪当处死的!

他选择进宫先行禀报庆丰帝,一来是为了看看陛下的反应,是真的舍弃八皇子,还是秉公办理。倘或是命他秉公执法的话,那必然是要请一道陛下的圣旨,抑或是带着宫中的人前去。

否则的话,他不过一个京兆府尹,有几个胆子敢去带着人公然的搜查一座皇子府!

而当庆丰帝听到方庭盛禀明的情况时,却是顿时气的脸色铁青,倘或不是蔡青在一旁拦着,想是就要直接命人去将八皇子抓进御书房了。

可是这样的事情,一旦要是闹了出来,怕是八皇子这一辈子就毁了!

身为皇子,却知法犯法,虽然有一些大户人家的世家公子哥也有这样的嗜好。但是大多都是偷偷摸摸,而且也不过就是扮作小厮或者下人的样子,悄悄养上一两个也就罢了。

但是如八皇子这般,一出手就是十几个,却是实在有些令人觉得震惊了。

便是旁人有些帮着遮掩,也是遮掩不过去的!

靖安王府

紫鸢看着这几日悠悠闲闲的慕青冉,心下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怎么瞧着王妃好像是并不着急的样子!

难道她已经想到解决之策了吗?

“流鸢,你去将墨潇叫来!”将怀中的夜安陌放到床榻上之后,慕青冉朝着流鸢淡笑着说道。

“是!”

闻言,紫鸢却是更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叫上墨潇,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直到墨潇略有些心惊胆战的同流鸢进了房中,慕青冉方才眸色温软的看了两人一眼,却是让他们都有些不明所以。

而相比于流鸢的一无所知,墨潇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王妃该不会是要同他说,流鸢真的要嫁给八皇子了吧!

“流鸢,我打算近些时日便将你同墨潇的婚事办了,你看如何?”

“好!”还未等流鸢说话,却是只见一旁的墨潇忽然开口应道。

他的眼睛精亮的望着慕青冉,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怕是慕青冉再说一句什么,他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紫鸢在一旁听着,却是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明明王妃问的是流鸢,可墨潇竟是这般急着回答,看来是真的被这次的事情吓到了,巴不得赶快将人叼回窝里!

“流鸢呢?”慕青冉的目光温淡的望着流鸢,似乎是在等着她的回答。

墨潇的心意她早前便知道,此刻他急不可耐的同意,也是意料之中,但是她更关心的是流鸢的想法。

闻言,墨潇也神色紧张的转头望着流鸢,生怕她一个脑子不好使就摇头拒绝。

“好!”

干脆利落的一个字,流鸢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让一旁的墨潇觉得圆满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