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豢养娈童/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兆府抓捕了一名人牙子的事情,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毕竟这也算不得是什么骇人听闻的大事,不值得人们太过注意。

可也正是因为没有人去过分的关注这件事情,是以直到方庭盛进宫去面圣的时候,方才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按理说这京兆府不过就是抓了个人牙子而已,何以严重到要惊动陛下的地步!

难道这当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而众人能想到的情况,夜倾睿自然也能想到,在他看来,京兆府尹方庭盛虽然不是什么绝顶聪明之人,但是这样没眼色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

所以,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况发生,而且事情大到仅凭他一个京兆府尹根本做不了主,或者说除了父皇,根本就无人能够做主!

这样一想的话,那范围就会缩小很多了,想来除了是他们兄弟几人之间的事情,不作他想!

如今大皇兄被禁足府中,他近来并没有什么显眼儿的举动,老六一直在忙着接手大皇兄的职务,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老八了。

主要是只要想到人牙子,夜倾睿便会想起一些隐秘的事情,让他不自觉的便想要往夜倾漓的身上联想。

事实证明,也并非全然是他想得多,至少在方庭盛出宫不久,父皇就将夜倾漓召进宫中来看,他的想法并没有跑偏。

这事果然是冲着老八去的!

只不过他心里还是多少有些疑惑,不敢太过确定,到底是不是他心中想的那样,还需要进一步去核实。

六皇子府

听着下人的回禀,说是京兆府尹方庭盛方才从宫中出来,八皇子便被陛下急急忙忙的召进宫去了。夜倾昱的手慢慢的转动着拇指上的白玉扳指,原本面目表情的脸上微微泛起了一抹笑意,显得整个人都有些邪魅。

他就知道方庭盛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这件事情单凭他一个京兆府根本就管不了,唯有请父皇出面才行。

而不管父皇到底会不会下旨责罚夜倾漓,只要将这件事情捅到父皇的面前,他自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豢养娈童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位八弟竟是有这样的嗜好!

怪不得他一直不曾议亲,而夜倾瑄也好像从不急着为他张罗婚事,原是因着这个问题!

倘或是一旦娶了妻,那么夜倾漓的秘密便定然是瞒不住了,届时被人发现闹得满城风雨,想来夜倾瑄只会更加的头痛。

直到前来回话的小厮出了书房之后,云舒方才慢慢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方才那人说的话她都听到了,此刻心中也是不免有些震惊。

想不到原来八皇子竟然是这样的人!

云舒对于夜倾漓没有过多的了解,毕竟她的目标并不是他,从一开始,她的全部注意力和精力便都是放在了大皇子府上。

是以如今忽然听闻这样的传闻,不可谓不震惊。

“殿下如今怕是要乐坏了!”他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坑了夜倾漓一把,对夜倾瑄一党的人也是不小的打击,想来不管陛下如何决断,将来夜倾漓再想翻盘也是不容易。

“你说话就不能含蓄一点嘛!”怎么非要将事情都说的那般直白呢!

“奴婢向来说话直来直去,殿下不喜欢听的话,可以去别处!”说完,云舒竟是不理会夜倾昱是什么反应,只径直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兵书来看。

倘或是这般情景被别人撞见,定然是以为见了鬼不成!

明明是一个婢女,却偏偏不将六皇子放在眼中,行为也十分的大胆无礼,可谁知夜倾昱却是没有一丝不悦的迹象,只唇角弯弯的摇头失笑。

“这好像是本殿的书房”住在他的府上,看着他的兵书,居然还敢赶他去别处,真不知道她是脑子不好使还是心眼儿太好使!

“夜倾昱,你不是说你是我的吗?”忽然,云舒放下手中的书卷之后,目光如炬的望着夜倾昱,说出的话却是前言不搭后语。

“你不是不稀罕要吗?”闻言,夜倾昱却是不答反问,语气之中甚至还隐隐带着一丝抱怨。

“这便对了,连你都是我的,区区一个书房算得了什么!”话落,云舒便不再理会他,只依旧仔细的看着手中的兵书。

还差一点点她就可以彻底报仇了!

到了那个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束缚她了!

像是察觉到了她心境的变化,夜倾昱唇边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目光直直的望着云舒,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对了,殿下是怎么发现八皇子的事情的?”说起来,云舒倒是对此十分好奇。

要说豢养娈童这样的事情,合该是被八皇子藏得极为隐秘才是,何以会被他发现?

而且她也不觉得夜倾昱有把目标刻意的放在八皇子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无意间发现这样惊天的秘密!

“不是本殿发现的!”他哪里有哪个闲工夫去管夜倾漓做了什么!

更何况,倘或他那位八弟是那么不小心的人,随随便便就会被人发现这样的秘密的话,想来也活不到今日了。

“那是”闻言,云舒却是不禁有些惊讶,竟然不是他!

“是夜倾辰!”

话落,云舒的脸上的震惊之色却是渐渐变成了疑惑,按理说,夜倾昱是皇子,夜倾辰是靖安王。两人之间即便是身份略有不同,可是到底都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连夜倾昱都没有发现的事情,那靖安王是如何察觉的。

她虽是对那人了解不多,但是也大致清楚,夜倾辰并不是好管闲事的人,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去调查夜倾漓,想来是为了帮着靖安王妃报复他而已。

如此说来,这便不是他早有预谋的事情,从流鸢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不过几日的时间,他竟是就能将这样的秘辛给翻出来,可见其手中的势力!

也难怪夜倾瑄会事事同靖安王府对着干,这样深不可测的势力,若然不除,将来恐成大患!

想到这,云舒不禁转头看向夜倾昱,却是果然见他也是一脸深思。

“靖安王手中的势力不容小觑!”

“我曾经无意间得知,丰延每一代帝王的手中,都会有先帝爷传下来的一队暗卫,人数不多,但是武功深不可测,向来都是只听皇帝的号令。”说话的时候,夜倾昱的眸光不禁微微一闪,似是想起了什么其他的事情。

“殿下的意思是?”

“我怀疑父皇将这队暗卫交给了夜倾辰!”否则的话,他实在很难想象,为何靖安王府的人会那般有恃无恐!

闻言,云舒却是不觉微微皱眉,倘或真的是这样,那陛下对于靖安王的信任和保护着实是太过强烈了!

还是说他们漏掉了什么而没有察觉到,因此疏忽了

靖安王府

与夜倾昱关注着京兆府的情况相同,慕青冉也一直派人严密的注意着方庭盛的一举一动,当派出的人传回信来说他进宫时,她的脸上瞬间漾起的笑意,紫鸢觉得她大抵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不仅是因为很美很惊艳,更多的是,有一种成竹在胸的自信和淡然。

对于慕青冉而言,从那日想起八皇子娶亲的事情之时,她便一直心有疑惑。按照夜倾漓的身份和地位,不该是到如今还孤家寡人一个,是以她便将心中的疑问说与夜倾辰,谁知那人竟是直接来了一句,“他有病!”

这话若是换作平时说的话,慕青冉或许还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她本就对夜倾漓多有怀疑,夜倾辰简简单单的“有病”两个字,却是当时就让慕青冉想歪了。

她只当是夜倾漓有什么隐疾,所以才不好议亲。

可是谁知夜倾辰话锋一转,竟是忽然说起了夜倾漓豢养娈童的事情!

关于娈童一事,却不是从未听说过,但是事情发生在夜倾漓的身上,也足够骇人听闻的。

但是似乎却又觉得一切都合情合理了,他为何至今不曾迎娶正妃,夜倾瑄为何不曾张罗着帮他议亲,所有的所有,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听夜倾辰的意思,夜倾漓豢养娈童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来夜倾瑄和夜倾睿也是知情的。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一个皇子有了这样的嗜好,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既然事情已经瞒到了如今,那可见夜倾漓做事的周密和谨慎。然而便是掩饰的这般好,却仍然被夜倾辰发现了端倪,她倒是一时间有些疑惑,是他早有准备,还是近几日方才发现的。

倘或是因为流鸢的事情,他方才着手去针对夜倾漓的话,那这消息未免得到的太快了些。

偏偏这几日她墨音和墨渊他们都是在府中,并未瞧见他们出去查探什么,那夜倾辰的消息来源是什么?

那日两人说起此事的时候,她只一心记挂着流鸢的事情,便没有想起来问他,如今想来,却是越想越觉得奇怪。

眼下靖安王府的人已经懒得去理会丰鄰城中闹腾出来的事情,因着王妃的一句话,他们现在要忙的,可是墨潇和流鸢的婚事!

这可是继墨刈和紫鸢姑娘之后,王府的又一门喜事。

而眼见连墨潇都要抱得美人归了,墨音等人觉得自己又是被打击了一番,事到如今他们方才觉得,王妃身边的陪嫁丫鬟还是太少了!

怎么着也应该凑够十个,这样才能让他们地宫的这些人“雨露均沾”啊!

知道他们这群人素日惯会胡闹的,慕青冉也不多加约束,只吩咐墨锦去玲珑坊中为流鸢选一套嫁衣,顺便看看玲珑坊中如今的情况。

听闻自从芸娘死后不久,柳远便也醉酒失足掉进河里淹死了,这样的事情丰鄰城中的百姓相信,但是慕青冉却不信!

虽然一早她便有了吩咐,但是柳远的死还真的不是靖安王府的人所为,想来还是夜倾漓的人动的手。

这样也好,只要对芸娘有个交代,不管是谁的人动的手,都不是很重要。

眼看着夜安陌安静的睡颜,慕青冉的唇边不觉淡淡的轻笑,将一旁的小被子轻轻的为他盖好之后,她方才起身走向了书案之后。

紫鸢见状,不觉走向前去,动作轻缓的为她研着磨。

提笔间,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了一下,澄净的眼眸之间似是闪过了一抹水光,随后方才执笔落下。

娈童娇丽质,践童复超瑕。

羽帐晨香满,珠帘夕漏赊,

翠被含鸳色,雕床镂象牙。

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

袖裁连壁锦,床织细种花。

揽裤轻红尘,回头双鬓斜,

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

怀情非后钓,密爱似前车,

定使燕姬妒,弥令郑女嗟。

这是前人咏叹娈童的一首诗,她初时听闻夜倾辰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便忽然想了起来。此刻将其写了出来,虽是觉得辞藻华丽,用词精妙,可却无端的只觉得满心悲凉。

倘或是命运有的选择,人人都该是父母掌心的至宝,而非是沦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成为别人玩弄的物件!

虽说京兆府尹方庭盛已经着手调查了这件事情,被人牙子囚困的那些孩子也得到解救,可是夜倾漓府中的那些呢?

陛下根本不会大张旗鼓的处理这件事情,为保皇室的颜面,即便是他有心惩处夜倾漓,也绝不会是事关娈童的这个由头!

而她要的,也不是一定非要夜倾漓怎样,只要确保流鸢没事,剩下的问题有的是时间慢慢解决。

“让墨锦着人,将这首诗散布出去。”将方才写好的那首诗折好之后,慕青冉便将其直接交给了紫鸢。

“是!”

“还有一点,范围要在八皇子府附近”只有这样,才能起到可以预见的效果。

“奴婢知道了。”

紫鸢走后,慕青冉的目光透着窗外的景色,渐渐变得有些悠远。

即便眼下直接杀了夜倾漓,流鸢的名声也是被他毁了,那不是她想要的最终结果。从一开始,她爆出这件事情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夜倾漓自顾不暇,不再有心思和精力去盘算着算计流鸢的事情。

恰好她发现的夜倾漓的秘密,也是事关名声问题,只要将他豢养娈童的事情宣扬出去,那么有关流鸢一切不好的传闻,就都不攻自破了。

夜倾漓固然可恨,但是要对付他,只要直接攻克了夜倾瑄,覆巢之下无完卵,他自然也会受到波及,所以她并不急着做什么。

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将流鸢也牵扯进来!

从幼年救下流鸢,将她带在身边开始,慕青冉待她虽是名为主仆,但是真的较之感情,却是比之与慕青蓝和慕青欢两人要深厚的多。

尽管两人之间年岁相差无几,但是因为流鸢心性单纯天真,是以不管是慕青冉还是紫鸢,都拿她当成小孩子一样护着。

从来不曾让她过多的去接触那些人心的诡谲,只要她如现在这般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好了。

是以对于这般护短的慕青冉来讲,夜倾漓的这个举动,无异于是玩火**!

她眼下不对他出手,不是因为她没有办法,而是同夜倾辰想的一般,懒得一个一个去对付!

只要毁掉了夜倾瑄,那么他手下的人,自然也是树倒猢狲散。即便不是墙倒众人推,可是想来夜倾昱定然是会跟着掺和一脚的,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更加的简单了。

而如今,既然陛下不会将夜倾漓的事情放到明面上来,却是并不代表她也不会。

毕竟与皇家的颜面比起来,自然是她家的流鸢更为重要!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