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于愿足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将八皇子召进皇宫过后的第二日,丰鄰城中尚且还是短暂的风平浪静,可是只待到陛下惩处的旨意一下来,城中顿时便炸开了锅。

就像是有人暗中在掐算着时机一般,单等着八皇子被处罚的时候,有关他豢养娈童的传言便纷纷传扬出来。

要说这个消息,不同的人听到之后的反应也是不尽相同,至少在夜倾昱看来,这件事情便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如眼下这般时机,老八被父皇处置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想到是不是真的是流言的缘故。

而事情到了京兆府尹方庭盛的耳中,却又是变了一个味道。

要说八皇子豢养娈童的事情,那知道的人也不过就是他和陛下,陛下自然是不会往外宣扬的,那剩下的可疑的人选,岂非就是他!

待到八皇子若是知晓了这其中的隐情,岂有放过他的道理!

越是这般想,方庭盛便越是觉得有人故意要害他,否则的话,何以在这个时间段将事情宣扬的人尽皆知!

为了保全皇室的颜面,陛下不会大张旗鼓的惩罚八皇子,可是也不能就这样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直接放过他。是以陛下会选择一个与此毫不相干的理由,用来掩人耳目,让众人不会起疑。

可是现在,不知是何人散布的谣言,丰鄰城中人人都在吟诵着一首“咏娈童”的诗。更令人觉得惊讶的是,还有一群乞丐专门跑到八皇子府的门前去闹,初时被侍卫赶跑了,可是谁知最后竟是越闹越凶,隐隐有守不住的趋势。

到底也不能将那群人全部打死,最后还是八皇子府的管家给他们散了些吃食,这才终于都将他们打发了。

这样一想,方庭盛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总觉得事情有些针对八皇子了。

想来知道八皇子这个秘密的人,应该不仅是他一个人才对。

从一开始抓到那名乞丐,到后来牵扯出娈童的事情,到最后他进宫面圣,本以为事情会到此为止,却是没有想到还有城中闹出的这么一出儿。

事情发展到现在,若是还不是有人在背后刻意为之的话,打死他都不会信的。

至于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方庭盛觉得他猜不到,也不敢去猜,因为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

对于丰鄰城中忽然转变的风向,靖安王府的人表示很淡定,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有王爷在,那不管外面折腾出什么样的风雨都是不怕的。

更何况,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办好墨潇和流鸢的婚事,其他的都无所谓。

但是他们活的简单,不太关注这样的事情,但是慕青冉却是丝毫没有掉以轻心。她必须要确保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会将流鸢此前的名声都挽救回来才行,不仅是为了顾忌流鸢自己,还有墨潇!

毕竟两人已经要大婚,倘或是流鸢的身上一直背负着同八皇子不清不楚的关系,那即便墨潇不说,可这事也是令人心生厌恶的。

好在事情与慕青冉所料的差不多。

官场上的人到底会如何想,慕青冉并不会在乎,那群“人精”根本从一开始就能看透夜倾漓的打算。她想要掌控或者说扭转的,是丰鄰城中百姓的想法,因为只有他们才是不明事实真相的人。

如今夜倾漓豢养娈童的事情一出,有关他和流鸢之间一切不好的传言都会不攻自破,所谓暗通款曲,所谓暗结珠胎,都成了捕风捉影的事情罢了。

而事实上,也果然如慕青冉所料一般,众人都觉得现在的这个消息,要显得更为劲爆。堂堂一位皇子竟然会豢养娈童,这可是比之有龙阳之好更让人觉得震惊的事情。

相比于之前八皇子与流鸢之间的风月之事,众人明显更相信现在的这个消息,毕竟八皇子府上没有侍妾这是事实。夜倾漓一直跟随在大皇子的身边,是以众人的目光便极少会注意到他,有关他的事情也极少关注。

现在想来,或许正是因为没有人注意到,才会让他顺利的隐瞒了这么长的时间。

夜倾睿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便快马加鞭的赶去了八皇子的府上,却是见到父皇派了禁军的人直接守在了八皇子府上,分明就是严防死守之状。

见此,夜倾睿的心中却是忽然松了一口气。

只要父皇没有取老八性命的打算就好!

不过,眼下这样的情况,也着实是太过糟糕了,大皇兄尚且只是被禁足,老八这下竟是直接被圈禁了!

虽说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靖安王府的出面或是插手,但是夜倾睿总觉得这事情和慕青冉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他之前已经派人去打听了,据说老六也掺和了一脚,他还真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啊!

如今接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竟是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再这么折腾下去,怕是别人还未如何,他们自己就失了优势了。

不过,夜倾睿觉得大皇兄眼下既是这般坐得住,想来是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才是。

先不管旁的,总要控制住丰鄰城中的事态,就算不能保证一夕之间扭转,可总是不能变的更坏。

想清楚下一步的决定之后,夜倾睿方才调转马头直接回了自己的府上。

而就在他走后,八皇子府街对面的墙角处窝着的乞丐却是微微抬眼扫了一眼,随后又继续若无其事的窝着,也无人注意到他的举动。

靖安王府

流鸢身着一身大红喜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在房中伺候的小丫鬟均是纷纷看呆了眼。

虽然素日便知道流鸢姑娘模样长得很好,虽是比不得王妃那般倾国倾城,但到底也是个小美人。可她素日给人的感觉,总是可爱烂漫大过美丽,但此刻她一身鲜红嫁衣,眼睛像是琉璃一般圆润明亮,倒是不曾被这般艳丽的颜色压住了气质。

“咱们流鸢如今也成了新嫁娘了!”慕青冉的目光温软的打量着流鸢,不禁淡淡笑开。

这红色本是极为端庄稳重,可是不同的人传出的感觉也是不同,鸾儿素日也总是身着红衣,不过那颜色只衬的她满身的张扬热烈之感。

可是此刻流鸢身着嫁衣,却是只让人觉得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桃花好,朱颜巧,凤袍霞帔鸳鸯袄。

春当正,柳枝新,城外艳阳,窗头群鸟,妙、妙、妙。

东风送,香云迎,银钗金钿珍珠屏。

斟清酒,添红烛,风月芳菲,锦绣妍妆,俏、俏、俏。

慕青冉觉得,此刻的流鸢,便是唯有这首诗方才能将其描绘一二。

“王妃,奴婢可不可以不穿这件衣服?”忽然,流鸢皱着眉说道。

闻言,众人却是不禁一愣,有些不解她为何这样问。

“可是不喜欢这样式?”听流鸢这样说,慕青冉也是有些疑惑。

这衣服是紫鸢和墨锦去玲珑坊挑选的,她瞧着样式裁剪的很大气,绣工也很考究。

未想到流鸢竟是不喜欢!

“不是!就是穿不惯!”说着,流鸢还不禁皱了皱眉,一张小脸似是纠结的不行。

听她这样一说,慕青冉却是忽然摇头轻笑,这丫头

“又不是让你一直穿着,不过是成亲那日穿一天!”说话的时候,紫鸢不禁伸手点了流鸢的额头一下,唇边也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丫头难道以为这衣裙穿在身上便黏住了不成!

“那也觉得怪怪的”流鸢嘟着嘴巴左转转,右看看,还是觉得这衣裙穿在身上不大清爽,层层叠叠的太过繁复了。

见状,紫鸢也不同她争辩什么,只道这丫头是素日被王妃给惯坏了。

不过是一件寻常嫁衣而已,她便这般穿不惯,倘或是让她穿上王妃当日大婚时候的嫁衣,还不得将她愁哭了!

“流鸢,嫁给墨潇之后便要好好同他一起,不可以再随便动手打人了!”想了想,慕青冉觉得还是有必要叮嘱流鸢一番的,万一这丫头下手没个分寸,一不小心将人打出事了可如何是好。

想来依照着墨潇的性格和脾气,便是流鸢真的动手打了他,也定然只是傻笑的忍着,怕是连躲开都不会。

“哦”小姐的话,她必然会听的,可是她有的时候忍不住怎么办?

“墨潇不会欺负你的,所以,你也不可以随意欺负他!”

“好!”

而事后,当墨琀等人将慕青冉同流鸢说的话告诉墨潇的时候,却是当时便见他泪流满面。

这么好的王妃,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但是眼下,墨潇却是正蹲在浮风院的树上,接受着墨音等人洗脑式的教育。

“你看!房中秘术三十六计!你好好看看,绝对用的上!”

“哦”

“再看这本!闺房之乐一百零八式,你可以学学!”

“哦”

“光‘哦’什么,你得好好钻研啊!”说着,墨音仿若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瞥了墨潇一眼。

这几本书他可是珍藏了许久,本来是为了王爷大婚的时候准备的,后来觉得把这个送给王爷危险指数太高,他想了想就放弃了。

再加上王妃身子骨太弱,他也有点小担心

“钻研啥?”墨潇懵懵的看着墨音,目光又扫了扫他手中颜色艳丽的小本本,全然懵逼状。

“房中术啊!你都要大婚了!不会这些怎么成!”这人怎地瞧着蹦精蹦灵的,谁是竟是连墨刈那根木头不如!

“哦那我去叫流鸢一块看!”光他会也没用啊,得他们俩一起钻研。

墨音:“”

他现在拿着一本活春宫去找流鸢,是想被活活打死嘛!

到时候,只怕就是婚事变丧事了!

第一次觉得,墨潇这人也就是空长了个脑袋,嗯八成是为了显个儿!

流鸢和墨潇大婚这一日,依旧是同紫鸢和墨刈的时候一样,靖安王府闭门谢客,只全府的人为着他们的婚事忙活着。

巧的是老王爷同楚鸾也在前几日回来了,倒是刚好赶上了喝一杯喜酒。

这事若是换了别的人家,或许会认为慕青冉有些太过拿丫鬟当回事了,可是老王爷本就是武将出身,素来军中的一群大老粗打交道,倒是不比那些文臣事事讲究,什么都要讲求个“礼法”二字!

照他来看,凡事无绝对,只端看个人的心情和喜好罢了。

便是这样的下人合主子的心意,忠心耿耿,事无二心,便是有些特殊的恩典也是使得的。

自然军中便是赏罚分明,谁管什么礼法不礼法!

更何况,连夜倾辰这位最难搞的正主儿都没有说什么,老王爷便自然不会去白讨了臊!

而墨潇和流鸢大婚的这一日,整个大婚之礼都进行的很顺利,慕青冉只看着墨潇笑的合不上的唇角便不觉轻笑。

他如今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只不过地宫的人会不会放过他就不知道了!

前几日便瞧着墨音他们暗中叨叨咕咕的盘算着准备在这一日好好整墨潇一番呢想来今日,他想好好的过个洞房花烛是天方夜谭了。

王府中其他的人倒是好说,都是一群老实人,墨潇只痛痛快快的几杯酒下肚,他们便也就不再故意折腾他了。

可是待到这一方的宴席散了,墨潇回到喜房的时候,方才开了门,却是感觉到身后猛地一股大力将自己推了进去。

身后传来“砰”地一声,门就被关上了。

回身间便见到墨音他们几张欠揍的脸,贱兮兮的望着他笑个不停。

见状,墨潇只觉得欲哭无泪!

他好不容易熬到娶了小媳妇,大家兄弟一场,就不能不折腾他嘛!

“墨潇啊!别说兄弟不照顾你,来!把这坛子酒干了,我们就撤!”说完,只见墨影从身后拎出一大坛子酒,“哐”地一声甩在了他的脚前。

闻言,墨潇低头看着那巨型的酒坛子,只觉得要是再大一点的话,他在里面泡个澡都绰绰有余!

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啊!

“我要是不喝呢?”他们这群“妖精”,绝对不可能对自己手下留情,这一坛子喝下去,自己没个两天根本醒不了,还洞房个屁啊!

“不喝啊无妨!”话落,便见到旁边的几人纷纷从背后拿出了什么东西,墨潇原本是匕首之类的,准备直接动手了。可是当他看清楚那些是什么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

瓜子、话本、水果、围棋他们是来过年来了吗?!

“那哥儿几个就在这陪你们洞房!你们洞你们的,我们玩我们的,咱们互不相扰!”

墨潇:“”

互、不、相、扰!

去他的互不相扰!

他们摆明了就是故意来找茬,不想要他好好好好洞房!

忍无可忍真的是忍无可忍!

非要逼着他使出绝招是不是,那可都别后悔!

原本地宫的几人上一秒还瞧着墨潇一脸愤怒的样子,却是转瞬间就“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众人:“”

就这点能耐!

忽然,众人只见原本坐在床上的流鸢突然起身,直接掀了盖头便朝着他们走来。

而墨潇在见到她真容的那一刻,整个人都跪着愣在了那里。

“哐”地一声,流鸢抬腿间,便一脚踢碎了墨影带来的那坛酒,随后便目露凶光的瞪着那些人。

连她都得了小姐的吩咐不再欺负墨潇,他们怎么还不听话!

见此,墨炎等人却是不禁纷纷向后退了一步。

倒也并非是他们打不过流鸢,只是这小妮子动起手来有些收不住,全然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他们同她斗不起!

墨刈拉着紫鸢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紫鸢有几次要开口劝他们回去,却是都被他制止了。

她原还奇怪,他自己也被人这般闹过,何以不会同情墨潇?

可是紫鸢不知道的是,墨刈对于墨潇的境地,根本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幸灾乐祸!

没道理只有他一个人被人折腾,总之后来都是要成亲的,风水轮流转,你看苍天饶过谁!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