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新娘逃跑/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夜安陌哄睡交给奶娘之后,慕青冉的目光不禁望向窗外,眸中隐隐带着一丝担忧。

瞧着墨音他们的势头,今日段或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墨潇,也不知这洞房要闹到何时!

墨潇倒是好说,可是依着流鸢的性子,难保不会被他们给闹火了,到时候洞房花烛之夜闹起来,可就有的瞧了!

“想什么呢?”见她半晌都没有说话,夜倾辰忽然从后面将她圈进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声音清冷的问道。

“在想墨音是不是一早就想好了不打算成亲!”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一到了别人的婚事上头就这般闹腾,就不怕等到轮到自己的时候,都被报复回来吗?

谁知夜倾辰闻言,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知道什么叫破罐破摔吗?”

就凭墨音那个样子,他自己倒是想找,可问题是有哪个好人家的姑娘愿意跟他呢!

慕青冉:“”

其实她很想说,地宫的人有几个不是“破罐破摔”的!

“放心吧!你那丫头厉害的很,不会受委屈的!”她会不会操心的太多了,如今竟是连个丫鬟的新婚之事也这般上心。

闻言,慕青冉却是微微点头,这倒是真的,流鸢不像紫鸢那样稳重,想来也不会轻易被墨音他们“欺负”了去。

“对了!父王已经回来了,是不是要他见见秦嬷嬷?”心思微转间,慕青冉忽然想起,还有一个秦嬷嬷的事情未曾解决呢!

“嗯!”听慕青冉说起秦嬷嬷,夜倾辰的眼中忽然划过了一抹冷芒。

“要不要”

“要!”慕青冉的话还未说完,却是被夜倾辰忽然打断,将她从怀中转过来之后,便低头吻了上去。

慕青冉:“”

她话还没有说完呢!

手方才抵在两人之间,夜倾辰环住她腰间的大掌,却是更加用力的将她按向自己。唇齿间传来的香甜让他近乎是有些难以自持,抱着她的手也是不断的收紧。

未有一丝的挣扎之意,慕青冉乖巧的仰着头,顺着他抱着自己腰间的手掌,轻轻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都已经被他吻住了,难道还能指望着将他推开不成!

直到夜倾辰心满意足的放开她,还未等慕青冉反应过来,便被他一把抱起,直接向床榻走去。

见状,慕青冉却是忽然攀附住他的肩膀解释道,“我是问你,要不要同父王先透透口风?”

可是开口的声音甜甜软软的,她甚至明显见到了夜倾辰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顿时便隐隐觉得不好!

被他放倒在床榻上之后,慕青冉还未来得及起身,便被他俯身压住。

“夜倾辰!你还没回答我呢?”看着他再次朝自己吻过来的薄唇,她直接便伸手一把捂住,说什么也不让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毕竟那是事关父王的亲生母妃之事,倘或是当真牵扯出什么当年不得了的真相,她怕他一时会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她想着要不要先将事情透露一些同他知晓,这样即便秦嬷嬷说了什么,父王至少有个心理准备。

但是夜倾辰竟好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般,只眸光精亮的盯着她看,眼中的痴迷眷恋生生将慕青冉看红了脸。

随后感觉到掌心传来的微微的湿意时,慕青冉整个人都是一愣,方才要将手从他的唇上抽回时,却是忽然别他一把握住。

他的目光仍旧是紧紧的盯着她,可是舌尖一下下的划过她的掌心,似是羽毛轻抚而过,带着几不可察的一丝痒意,让她的指尖都不觉微微弯曲。

明明被他舔舐过的是她的掌心,可是被他那般**的眼神望着,慕青冉的脸上便愈见酡红。

直到她捂在他唇上的玉手几次要抽回去,夜倾辰方才忽然握住她的手指,在她诧异的目光中,忽然含进了口中!

见此,慕青冉却是好像猛然间回神了一般,赶忙要起身使力抽出来,却是没有料到方才只单手撑在她身侧的某人,忽然撤回了支撑,整个人都紧紧的压在了她的身上,一起倒回了床榻。

似是恐慕青冉会磕碰到头,夜倾辰的手一直垫在她的脑后,紧紧的护着。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也是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一丝缝隙也无。

而正当夜倾辰终于放过慕青冉纤细的指尖,准备回归“正题”的时候,却是不想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门猛地一把推开!

他身形迅速的翻身而起,猛地抱过慕青冉,将她紧紧的护在怀中之后,方才眸光冷凝的望着门外的方向。

“流鸢!”还未等夜倾辰说什么,便听闻墨潇的声音从外面传了来。

闻言,慕青冉却是神色诧异的转头望过去,果然见到流鸢一身嫁衣的站在外间,衣衫微微有些凌乱,发髻也散了下来,明显就是准备就寝的模样。

听到墨潇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流鸢便瞬间拔腿直奔慕青冉而来,而夜倾辰见此,却是眼神变得愈加的冰寒。

见状,慕青冉微微推了推夜倾辰,让他将自己放下来之后,方才赶忙走到了流鸢的身边。

与此同时,墨潇也是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属下参见王爷,王妃!”墨潇的气息喘的有些急,想来是一路追着流鸢而来,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了,不过到底还是没拦住。

不知为何,相较于流鸢的衣衫有些凌乱,墨潇身上的衣物却是破破烂烂的,倒像是被人撕扯的一般。

而流鸢在见到墨潇进来的一瞬间,却是猛地躲在了慕青冉的身后,与曾经发生过的场景异常的相似。

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流鸢,慕青冉方才看了一旁冷着脸的夜倾辰的一眼,见他抬脚走到外间之后,她方才声音淡淡的朝着墨潇说道,“你先退下!”

瞧着两人的状态,想来是已经动了手了,她本以为会是他们俩一起对付墨音他们,可是谁知竟是“自相残杀”,互相伤害!

“是!”说完,墨潇的目光还忍不住看了流鸢一眼,可谁知她竟仍旧是藏在王妃的身后,根本连看都不曾看向他。

见此,墨潇也只能身影落寞的出了房中,走至外间见到夜倾辰的时候,却又是忽然脚下一软。

他方才是不是打扰了王爷的好事?!

这样一想,墨潇只赶忙快步出了房中,只神色惊惧又忧心的蹲坐在廊下,时不时的转头看看房中的情况。

墨音等人坐在树上看着下面可怜巴巴的墨潇,一时间也是不免同情,洞房花烛之夜被新娘子好顿“毒打”不说,竟然还直接跑了!

这也好在墨潇身体好,否则的话这会儿子估计就“暴血而亡”了!

而此刻的房中,慕青冉看着脸色红红的流鸢,声音轻柔的同她说道,“流鸢,你怎么了?”

她是不是又将墨潇给打了?!

“小姐!我可不可以不成亲了?”流鸢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委屈,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似是还带着泪光,倒是让慕青冉看的极为不忍心。

但是对于她说的话,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蹙眉。

不成亲了!

这是为何?!

“为何?”之前不是还好好的,怎地会忽然之间就反悔了?

“我我”令慕青冉奇怪的是,流鸢竟像是难以启齿一般,越是说不出来,她的脸色便变得愈红。

而当抬头直视慕青冉的时候,她却是不经意间瞥见了流鸢脖子上一道暗红的印记,顿时便恍然大悟。

慕青冉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之后,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些了解。

今日是洞房花烛呢!

想来是墨潇喜不自胜,想要同她亲近的时候,方才让她觉得有些奇怪不适应了。

即便流鸢懂得男女之事,可是她的心里原是对此极为抗拒的,因着幼年的事情,她便是连接触男子都极少,更遑论是忽然要接受墨潇!

想到这,慕青冉却是不禁有些自责,这事原是她疏忽了!

便是她在出嫁的时候,也是有宫中的教养嬷嬷曾同她们说起夫妻之事,紫鸢同墨刈成亲的时候,她尚且记得让府上的老嬷嬷同她讲讲。

可是因着夜倾漓的事情,流鸢的婚事一直都是墨锦在张罗着,她倒是一时给忘了这茬。

此刻见流鸢满脸纠结的坐在那,一脸不情愿随墨潇回去的样子,慕青冉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

可是这样的事情,若是由她来讲的话,又有些不方便,可倘或是被人来说,流鸢却是定然听不进去的。

还有一层令人犯难的因素便是,说的含蓄些,怕流鸢不懂,可说的太过直白,她又

左思右想,慕青冉方才朝着流鸢说道,“你可知夫妻二人成亲的意义是什么?”

闻言,流鸢歪头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

“即为夫妻,便要生死与共,不求相敬如宾,却要此心不移,是因为情投意合,所以才会选择在一起。”

话落,见流鸢顺从的点了点头,慕青冉方才接着说道,“墨潇他喜欢她,所以想黏着你,想和你变得更亲近。”

流鸢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不禁微微皱眉。

她没有不同他亲近啊可是他为什么要咬她!

“你方才是不是又将墨潇打了?”

知道是自己先动了手,流鸢低首点了点头。

可是是他先咬了她,所以她才动手的!

“他可曾还手?”见流鸢的表情似有松动,慕青冉柔声接着问道。

“不曾!”这一点,流鸢倒是极为开心的,不管她怎么打他,墨潇从来都不还手,甚至有些时候连躲都不躲。

“那你知道为何吗?”

为何

闻言,流鸢愣了愣,方才答道,“他说怕伤到我!”

但是慕青冉却是觉得,墨潇大抵的本意,应该是说他舍不得!

“那你不怕自己伤到他吗?”

“他很耐打的”说着,流鸢自己好像也有些不确定一般,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也越来越不确定。

“流鸢,得遇有缘人,要懂得珍惜,否则错过了,一切就都来不及了!”不想成亲这样的话,慕青冉觉得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墨潇倘或是听见,只怕是要伤心死的。

“如果墨潇有哪里不好,你可以直接同他讲,或者是,你不喜欢他做什么也可以直接告诉他。”依她而言,按照墨潇那般宝贝流鸢的状态,想来不管她提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答应的。

“那我”可以让他不要再咬她吗?

“嗯?”后面的话,流鸢没有说完,但是慕青冉觉得,大抵也不是什么方便她听的话。

“我知道了”像是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流鸢嘟着嘴点了点头。

她不是故意要打他的,只是他那样黏在她身上,她挣脱不开,便情急之下打了过去。不过后来,她也是想到自己会收不住,所以才不同他打了,只一路跑来小姐这里。

直到慕青冉领着流鸢出来的时候,墨潇见到她的瞬间,原本还黯淡无光的双眼却是顿时亮了起来,仿佛里连天上的星星都比不过他眼眸之间的光辉。

可是他方才迈出了一步,想起了刚刚流鸢一直躲着他,便生生僵住了脚步。

她应当还是不愿见到他的!

但是令墨潇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流鸢忽然从王妃的身后走向了他,脸色微红的拉起他的衣袖之后,便朝着王妃拜了拜,方才与他一同离开。

身后,是慕青冉含笑的一张脸,以及某位脸色冷到不能再冷的某位王爷。

“你说的那般隐晦,她能听得懂?”夜倾辰很是怀疑,依着那丫头的脑筋,恐怕是绕不过这个弯的吧!

“她不需要懂”说着,慕青冉转身朝着他扬唇一笑,方才接着说道,“只要她懂得心疼墨潇,这便足够了!”

确保了这一点,流鸢必定不会再同墨潇动手了,而只要她乖乖的不跑不闹,想来接下来的事情,墨潇自己该有分寸才是。

而且,她也就只能帮他到这了,剩下的路还是要看自己如何走。

拉着慕青冉回房的时候,夜倾辰的目光似是不经意间回首看了树上一眼,可是那一眼的狠厉却是让墨音等人生生打了一个寒战。

玩的有点大了!

其实方才流鸢过来的时候,他们本有机会拦下来的,不过一时想要看看事态如何发展,便没有出手。

本意不过是想要看墨潇那小子的窘况,可是未曾想到,竟然会无意间惹到了王爷!

这下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而另一边,流鸢同墨潇再次回到喜房中的时候,却是变得无比的乖顺,倒是令他有些惊讶。

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墨潇也不敢猴急,只静静的拉着流鸢的手坐在床榻上,一丝一毫都不敢乱动,手心都渐渐有些出汗。

直到流鸢忽然张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方才令墨潇分散了一下注意力。

“流鸢?”

“这下就扯平了,你不许再咬我了!”看着墨潇手腕上一圈清晰的压印,流鸢才好像是心里平衡了一般。

闻言,墨潇的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流鸢的脖子,果然见到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印着一道清晰的痕迹。

他本该是毫不犹豫的直接答应下来,可是不知为何,墨潇竟是听到自己鬼使神差的说道,“流鸢,我让你随便咬回来,那那,那你也让我咬好不好?”

说完,好像还怕流鸢不答应一般,墨潇赶忙接着补充道,“我轻点!”

听他这样一说,流鸢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打他,而是微微歪着头仔细的想着他说的话。

见状,墨潇更是直接将自己的手递到了她的唇边,示意她可以随便咬,于是这一场史无前例的洞房花烛,就在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中没羞没臊的开始了。

只不过流鸢这个实心眼儿的孩子也就是咬咬手腕什么的,但是对于墨潇而言那可以下嘴的地方,就实在是多到不胜枚举了!

------题外话------

今天加更!今天加更!今天加更!(三更哦~)

还有就素又到了月底了,大家手上要过期的票票要是还没想好送谁的话,可以猛烈的朝着大奇砸过来呦~

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

梦璇玑

本以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殊不知,这只是一场追情逐爱的撩心之计。

初次见面,她睡了他。

再次见面,她在杀人,梨花树旁,他在观摩。

第三次见面。

他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她答:“没有!”

他笑:“今日开始,你有了!”

从此,整个天阙王朝最想被男人女人们扑倒的吴王殿下在一条忠犬进化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