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观棋不语真君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鸢和墨潇的婚事一过,靖安王府又恢复了往昔的安宁,这一日清早,慕青冉起身之后,恰逢夜倾辰休沐,二人便一起去了廖云轩。

老王爷不回王府的时候,这里素来都少有人来,不过就是偶有下人会过来打扫而已。

至于慕青冉和夜倾辰,自然更加是少有踏足,是以如果说靖安王府较之别府略有冷清的话,那廖云轩无异于是冷清至极的所在。

不过自从楚鸾腰身一变成为了靖敏君主之后,她倒是时常来廖云轩陪老王爷说说话,下下棋,虽然经常落子悔棋!

她来丰鄰城的时日也是不断,一直走街串巷的四处闲逛,是以这消息也素来灵通的很。

听闻老王爷和老王妃当年的事迹之后,楚鸾对于她这个未曾谋面的母妃也是钦佩不已。毕竟不是每一个女子都有这样的魄力和决心,甘愿舍弃己身,也不愿成为夫君的负累,让家国百姓遭殃!

但是后来听说,曾经有人因为擅闯了供奉老王妃灵位的祠堂,从而被陛下直接流放到了丰州之地,倒是吓得楚鸾初时不敢随意进出廖云轩。

后来还是宋伯眼观鼻鼻观心察觉到了这一点,同老王爷说过之后,后者方才注意到,好像这鸾丫头的确是极少到廖云轩来,便是偶尔过来了,也是规规矩矩的不敢胡闹,倒是令他有些惊讶。

不得不说,楚鸾的这般举动,倒是当真令老王爷觉得窝心不已。

他一生之中在意的人不是很多,澜溪是其中一个!

鸾儿这丫头虽是瞧着大大咧咧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在意,但是对于她在乎的人,心思倒是难得很细腻。

是以直到老王爷带着她到老王妃的灵位前拜了拜,此后楚鸾再来到廖云轩的时候,方才不那么拘束,变得随意了很多。

澜溪

她听说,这并不是母妃的本名,而是在她全家被杀,偶然被父王救下之后,方才为她重新起的名字。

惟愿天下安澜,似水鸣溪!

关于他们的故事,丰鄰城中有很多的传言,不过楚鸾觉得,不管是哪一个版本,众人口中传颂的母妃,都是身为丰延传奇一般的存在。

而她曾经偶然听父王提起,却是难得见他满脸的骄傲之色,同她讲着他与母妃过往的种种,似是极为了不得的事情,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他的妻子,原是那般感天动地的存在!

楚鸾原本以为,父王再次提起母妃的时候,会是黯然神伤抑或是老泪纵横,却是唯独没有想到,他只满脸幸福的笑意,好像那女子还活在世上一般。

言语之中,满是身为她夫君的自豪之感。

见此,她方才明白,原来在父王的心中,母妃从未离开过,他心中虽有自责和遗憾,但却是不会自苦。因为他心中太过清楚,只有他过得更好,母妃才能安心,这是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默契,旁人非能轻易明白。

后来,楚鸾有事没事就往廖云轩跑,缠着老王爷同她讲多年之前的故事,一来,她是真的好奇,二来也是为了给父王一个思念母妃的理由。

她常听戏文中唱,“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

从前听到也不过一笑置之,可是如今瞧着父王的样子,她竟是忽然有些明了其中的喜悦和悲愁。

她并没有相思之人,是以并不能切身体会到父王心中的感受,但是楚鸾觉得,倘或有朝一日她得遇良人,最好还是莫要体会这其中滋味。

而眼下,她便是能为父王解一日的烦忧,便会尽一日的心力。

是以这一日,当慕青冉和夜倾辰相携来到廖云轩的时候,方才走到院门口,便听到院中传来的阵阵笑声。

“不行不行!不走这一步!”还未进到院中,便已经是听到了楚鸾悔棋的声音传来。

“诶!你这丫头怎地又赖皮!可知举棋不悔真君子”老王爷的声音听起来满是无奈,却又拿她无可奈何,只能由得她去。

“鸾儿本就不是君子,而且父皇难道不知这后面还有一句‘一子算错满盘输’吗?”她已经是发现了自己走错了,难不成还要一错到底吗?!

所谓这个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她定然要及时改正错误才是。

听着楚鸾满口的歪理邪说,慕青冉不禁摇头失笑,这丫头,竟是不管同谁下棋都这般作态。

“参见王爷、王妃!”宋伯脸上带笑的站在老王爷的身后,余光瞥见夜倾辰和慕青冉两人前来,赶忙恭敬的同他们问安。

“宋伯无需多礼。”话落,慕青冉方才朝着老王爷欠身施礼。

“青冉来的正好,同父王下一盘棋,让鸾丫头好生学学!”一见慕青冉过来,老王爷竟像是忽然得了救星一般,急切的想要同她对弈一番。

对于慕青冉而言,琴棋书画这自然都是不在话下,自从有一次她无意间帮着老王爷解了一局“死棋”之后,他倒是时不时的想要与她切磋一番。

而当她第一次同慕青冉对弈之后,老王爷只满心惊叹的说了一句话,“观其授子,灵奇变化,莫测端倪,如武侯八阵图,五花八门,入其中者,莫能自免”

便是被慕青冉毫不留情的杀败,可是老王爷却是越挫越勇,每每得了闲便要找她试试。

此刻见老王爷跃跃欲试,楚鸾只退位到一旁坐着观看,而夜倾辰则是提不起一丝兴趣的缓步走到了慕青冉的身旁坐下。

别人观棋都是将视线放在棋盘之上,可是夜倾辰却不是,他的目光只一直望着下棋之人!

这样毫无悬念的对弈他根本没有兴趣看,结局必然是老头子完败!

倒也不是说老王爷的棋艺就如何差,不过他素日都于战场杀伐,这般烈性在下棋的时候自然也会显露一二。而慕青冉则不然,她总是不紧不慢的布下一整局棋,悄然无迹的渗透到对方的布阵中,看似松散,却是每走一步都相互呼应。

待到对手察觉到的时候,她却是已经开始收关!

“诶!青冉”

“观棋不语真君子!”楚鸾的话方才开了口,不想就被夜倾辰清冷的声音打断。

闻言,楚鸾不禁朝着他做了一个鬼脸,都说了她不是君子!

不过方才父王一下子吞了青冉那么多颗棋子,明明那一步就是走错了啊!

怎地不见青冉反悔呢?

而夜倾辰不再理会楚鸾,只重新将目光放到了棋盘上,却是见慕青冉手执白子,先在二三路自紧一气,随后便见黑棋倒扑,直接拔掉白棋一十六子。

就在楚鸾又要忍不住出声的时候,却是见慕青冉淡然一笑,随后素手微抬,一子方落,便见白棋一断,直接将老王爷一方的黑棋八十目一举吞掉!

见状,老王爷眸光忽然一凝,意识到自己已成败势之后,方才将手中的黑子丢回了棋盒中。

“哎这局不算!再来一局!”说完,也不顾周围人是何反应,便自顾自的捡回自己的棋子,准备再来一局。

楚鸾在一旁看着这景象,却是实在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分明父王拉着青冉是下棋有为了讽刺自己,可是到最后竟是连他自己也赖皮起来了!

夜倾辰听闻老王爷的话,却是暗自摇头,就是这般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转南墙心不死!青冉的棋艺,便是连他也没有自信定然能够获胜,老头子想要这么点时日便赢了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而面对老王爷近乎是有些孩子气的耍赖请求,慕青冉也只是淡淡笑着,配合着他再来一局,不见丝毫的不耐或是不悦。

其实她本可以第一局就佯装输给老王爷,但是不管同他下几次棋,慕青冉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先不说她有没有可能做到天衣无缝,全然不会被老王爷发现,便是这样的行为就是对他极大的不尊重。

对于老王爷这样的性格而言,他要做什么便是尽心尽力的在做,下棋虽是为了打发时间,陶冶情操,但又何尝不是一场博弈。他向来在战场上杀伐,对于胜负欲的掌控比一般的人看待的都要重,倘或她是故意让他,必然会反倒令他不甘心。

是以她不仅不让,还要全力以赴,唯有如此,老王爷才会觉得妙趣横生。

如果说方才的一局,老王爷还算败的有些颜面的话,那接下来的这一局便是惨败了!

见是这般场景,乐的最开心的就要数楚鸾了。

看着父王想要悔棋,但是又碍于颜面不好开口的样子,她真的是太开心了。这下也让他体会了一下这种肠子都要悔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体会不到这其中的感受的。

总之是输的“心服口服”之后,老王爷方才算是终于死了心再同慕青冉较量。玩也玩了,闹也闹了,夜倾辰方才说明了来此的目的。

“秦嬷嬷?”听他说完之后,老王爷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眼睛不觉微微眯起,似是在想着这个名字。

“她说曾经是伺候云怡太妃的宫人!”看着老王爷满脸的回忆状,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而楚鸾早在最后一局棋下完的时候便先行离开了,她虽是脑子没有青冉那般好使,但到底也不是傻的如何了。明显青冉和夜倾辰来此就是有事同父王讲,虽是没有刻意避着她,但是楚鸾仍然是觉得自己不听为好。

见她笑嘻嘻的离开,只吵吵着要去瞧瞧流鸢那位新嫁娘,慕青冉也只是淡淡笑着并没有开口阻拦。非是她怕鸾儿听去此事,而是眼下情况并不明朗,多一个人知道,也不过是多着一个人为此疑惑焦心罢了。

“她现下何处?”单是这个名字,老王爷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印象,总还是要见到人的。

“之前父王不在府中,便先让墨锦将她安排在了府外的一处别院中。”

“将她带来!”

话落,宋伯便命院中之人去吩咐墨锦,着人将秦嬷嬷接来王府。

“当年宫中曾经着了一场大火,所有伺候过太妃的人,均是死在了那场大火中,无一幸免!”老王爷的声音沉沉的响起,带着一丝回忆起往事的沧桑感,让人不觉有些心下苍凉。

那是他方才出生的时候,尚且不记事,这些事情也不过是后来皇兄同他讲的。

“先帝爷没有彻查吗?”慕青冉觉得,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先帝当年应当是不会置之不理的才是。

闻言,老王爷的目光却是忽然变得凌厉了一分,“就是因为查了,所以日后才更加的棘手。”

因为当时查到的结果,无外乎就是曾经被太妃处罚的一个宫人,因为怀恨在心是以才会横加报复!

可若然只是一名宫人的话,哪里来的这样的能力,可以仅凭一己之力,将整个凤鸾宫烧毁大半!

正是因此,日后即便是皇兄心有怀疑,但是想要重新翻查,却是难上加难。

听老王爷说起当年的事情,慕青冉的眼中却是隐隐透露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她很不喜欢皇宫那个地方,看似富丽堂皇,光彩耀眼,可是光辉笼罩下的却是白骨森森,红颜无存。

不管是曾经的云怡太妃抑或是后来的容嘉贵妃,慕青冉都觉得这两人的命运何其相似,明明是深得陛下宠爱,可是偏偏仍是落得这般结局。

那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倘或你是籍籍无名之辈,那么注定只能默默无闻的老死宫中。可倘或你是风光无量,却又不知会成了何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又会面对怎样的困难境地。

曾看书中记载“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她此前总是觉得这诗中所写太过凄凉,可是如今见到了这么多的事情,听说了那么多的故事,又岂是凄凉二字可以形容!

端看帝王得以君临天下,却是无人得知红颜枯骨已成沙

夜倾辰一直坐在慕青冉的身边,她眼眸中隐隐流露出的忧伤之色他自然有感觉到。

轻轻的握住她的手之后,他方才微微使力,让她感觉到自己就在身边。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力道,慕青冉方才恍然回神,随后朝着他淡淡一笑,示意他无事。

而恰在此时,墨锦也带着秦嬷嬷来了廖云轩!

“奴婢参见老王爷、王爷、王妃!”

“起身!”说话间,老王爷的目光不觉打量着眼前的老妇人,明明已经是上了年纪,可是偏偏脸上覆着一方面纱,却是不知是何意。

“秦嬷嬷,今日父王在此,你有何话要讲,便都说了吧!”虽是那日已经听她说起一些,但是慕青冉隐隐觉得,秦嬷嬷定然还话没有说尽!

“奴婢定然言无不尽!”说完,她却是忽然抬头看了老王爷一眼,眸中似是隐隐闪动着水光。

随后,便只见她枯干的手慢慢抬起,缓缓的取了了一直带在脸上的面纱。

瞬间!

一张布满烧伤的脸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那是一张已经不能算作是面目的脸!

处处皆是狰狞纠结在一起的皮肤,除了眼睛那里还尚且完好之外,其他的地方已经是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

甚至那些蜿蜒扭曲的伤疤一直延伸到了她的脖子上,让人只看着,便不敢轻易去想象她曾经经历了什么。

见此,慕青冉的眉头却是紧紧的蹙气,怪不得秦嬷嬷一直以轻纱覆面,原是脸上有着这般严重的烧伤!

依照方才父王所言,难道秦嬷嬷当日说的,都是真的?!

------题外话------

加更!爱我请举手!

腹黑国师霸宠妖娆小妻

长安雨

单枪匹马执行任务被炸飞的刁颜,穿越重生后,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刚刚和某男滚完床单。

剧情好像有点不大对。

开溜吧?难不成还要负责任?

胳膊被某男抓住,某男冷声道:“陛下对臣伺候的可还满意?”

哈?陛下?

得知自己身份是南阳女帝时,一切不愉快那都是小事儿。开心的留下来后才发现,南阳的女帝祖训太尼玛坑娘了,让她心都凉了半截。

“女帝终身侍一夫,需廉洁勤政,不设后宫。”

而糊里糊涂睡了的某男还吵着嚷着想“色诱上位”当掌权王夫。

女王是傀儡?王夫掌实权?南阳王朝要改名易姓?

周边各国对南阳觊觎已久,早已蠢蠢欲动?女帝制要亡?

做梦!

好不容易穿越重生是女王,这位子,谁也别惦记!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