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夏家双姝/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像是没有料到秦嬷嬷的面纱之下会是这样的一张脸,便是连老王爷也不禁有一瞬间的眐愣。

随后想到了什么,他的眸光却是忽然变得有些幽暗,周身的气质也渐渐变得有些凌厉。

摘下面纱之后,秦嬷嬷便便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眼中是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顺着伤痕累累的脸颊滚滚而落。

“王爷!太妃当年之死另有隐情,还望您明察啊!”说着,秦嬷嬷便接连在地上磕了几个头,眼眶盈满的泪水滴滴落入地上。

闻言,老王爷却是眸光一凝,眼中凌锐之气顿时吓得秦嬷嬷紧紧的低下了头。

“究竟当年发生了何事,你细细道来!”

话落,秦嬷嬷方才勉强收敛心神,慢慢将记忆中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细细道与他们知晓。

初时的一些内容,慕青冉早前便听闻夜倾辰提起过一些,不过后来的事情,想来便是夜倾辰也是不得而知的!

原来当年,夏家在送了两位小姐进宫之后,本是打算旁系的夏芸卿作为夏芸宁的一支臂膀,巩固她在后宫的势力。

可是谁知,当年的先帝爷竟是一眼便瞧中了这位旁系的小姐,反倒是对西宁侯府的嫡长女夏芸宁不甚热络。

不过好在,先帝爷也并非是专宠夏芸卿一人,对后宫女子多是雨露均沾,不会厚此薄彼。是以没过多久,夏芸宁便被太医诊出育有身孕,当即便被册封为皇后,一时风光无限。

但是任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夏芸宁腹中的孩子便因为宫中其他的妃嫔的残害而流掉了。就在先帝为此神伤不已的时候,不想竟是传出夏芸卿于此时有了身孕,让满宫的人都震惊不已。

或许是因为有了夏芸宁小产的事情在前,夏芸卿的这一胎,先帝极为的重视,所有的负责安胎的太医、伺候的宫人,均是经过层层筛选,仔细确定身份之后,方才能负责接手安胎之事。

对于先帝这般严防死守的态势,宫中之人虽是眼红不已,却是已经不敢再轻举妄动。

而在此期间,一直在朝阳宫修养身体的夏芸宁,却是已经暗暗在心中将原本对夏芸卿的无所谓变成了浓烈的恨意!

偏偏她的孩子没有了,而夏芸卿的孩子就来了!

不仅如此,夺了她的孩子,还抢走了陛下的宠爱!

是以从那一天开始,夏家送进宫的两位姐妹花,从一开始的冷淡疏离,最终变成了后来的势同水火。

十月怀胎之后,夏芸卿果然不负先帝所望的诞下了一名男婴,成为了当时丰延的皇长子,也就是现在的庆丰帝!

在此之后,夏芸卿虽是不算专宠,但是在后宫人的眼中,也是仅次于皇后的存在。

若是事情到了这里就可以完结的话,那想来后面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悲剧了。

就在夏芸宁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却是忽然被太医断言,终其一生不可再受孕的消息,顿时便将她方才养好的精神再次拖累垮了!

可是夏家不需要一个自甘堕落的嫡女,何况她霸占着皇后的位置,如果不能为夏家带去利益的话,那便只能换人来做!

而此时的夏芸宁,却是已无斗志!

一个女子,倘或是连孩子都生不出来的话,那她人生的意义便已经失去了一半。

更何况对于宫中的女子而言,能够生育皇嗣,那便是无尚的荣耀。若然是寻常的宫妃倒也罢了,可是夏芸宁是身为一国皇后,自己尚且没有孩子,遑论要母仪天下。

后来,夏阙——也就是当时的西宁侯世子进宫了一趟,不知他到底同夏芸宁说了什么,不过在那之后,她就好像是重获新生了一般,再次成为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嫡长女。

依旧是牢牢的将后宫的权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与夏芸卿之间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夏芸卿的孩子也在一日日的长大,而在这期间,宫中也陆陆续续的有皇子和公主相继出世,宫中也逐渐热闹了起来。

与此同时,先帝的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烦劳的朝政之事将这位帝王的精力渐渐压垮,已成颓败之势。

可也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夏芸卿再一次被查出有孕的消息!

相比于上一次的时候,夏芸宁所表现出来的冷漠,这一次面对夏芸卿的这一胎,她表现的简直就是一代贤后的风范。

话说到这的时候,秦嬷嬷的神色似是充满了对夏芸宁的恨意,眸光中满是怨毒的光芒在闪烁。

当时宫中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位皇后的反应有些反常,面对自己最大的劲敌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善良。

而那时的先帝,已经是精明不再,非是昔日的雷霆手段可比。

加上临水、北朐在边境的频频扰乱和多番滋事,他也是无暇顾忌后宫的夏芸卿母子。

是以此后发生的事情,便是如先前老王爷所言一般,在夏芸卿生产的当日,凤鸾宫忽然着起了大火。而当先帝带着人赶到那的时候,却是只见到夏芸宁冒死抱着孩子,从火场中冲了出来!

至于夏芸卿却是早在生下这个孩子之后,便已经难产而亡了!

凤鸾宫的那场大火烧了许久方才被扑灭,宫中一应太监宫女,均是葬身火场!

夏芸宁身边的伺候的婢女为了护送她和小皇子出来,也是生生死在了火场之中。

那一日的皇宫中,火光冲天,带着灼灼的热气,向人们昭示着它的残酷和恐怖。转瞬之间,将宫宇楼阁变为灰烬,化为村村焦土,而原本还鲜活的人们,也均是尸骨无存。

那一场大火之后,先帝震怒,命人务必严查此事,看看到底是何人这般阴险,要谋害宫妃和皇子的性命。

可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查来查去,也不过就是一名曾经被夏芸卿处罚过的一名小太监而已。他因为心怀记恨,便选在这一日在凤鸾宫放火,想要害的夏芸卿一尸两命。

但是这样的说辞,到底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他不过是一个小太监,哪里来的这样大的胆子,去谋害皇嗣?

何况夏芸卿素日为人以为和善,便是惩处宫人也不会十分严厉,何以会这般招人记恨!

这事情摆明了就是疑点重重,先帝对此自然也是不信的,可是不管再如何彻查,怎样对那名太监施以极刑,他都是只有这一句话。

后来的后来,这件事情便也就不了了之。

可虽说夏芸卿殁了,但是她的孩子却仍是好端端的活在世上,自然也就成了满宫“争夺”的对象。

皇长子自是不必多言,身边有宫人伺候,倒是也渐渐懂事,可是这方才呱呱坠地的孩子,却是定然要有宫妃抚养才行。

虽是有太多的人去打这个孩子的主意,可是先帝最终还是将其托付给了夏芸宁。

一则,她那日于火场中救出这孩子的举动,让先帝的心中也难免有些动容。

二则,依照后宫当时的情形而言,虽是没有皇嗣的宫妃有很多,但是位分高的却是没有几个,左思右想,先帝最终还是将孩子寄养在了夏芸宁的身边。

此后,她便稳坐中宫皇后之位,地位再也无法被任何人撼动。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后宫中的事情虽是已经解决,但是对于夏家旁系这一支的反应,却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

夏芸卿的身份虽是比不得夏芸宁那般地位显赫,可依旧是旁系这一支中家中宠爱的至宝,更重要的是,在她之前家中已有三位公子,忽然来了她这一位小姐,却是得夏老爷和夫人的满心宠爱。

便是她的三位兄长,也是对她满心呵护和疼宠。

按照他们将她保护起来的态势,本是不想送她进宫,但是圣旨已下,纵是再不愿,也无法违逆天家。

可是谁能料到,这进宫之后竟是生生将个小命折腾没了!

他们虽是比不得西宁侯府枝繁叶茂,地位显赫,但是到底也不是傻的人,夏芸卿身死的事情处处透露着古怪,他们如何不怀疑。

先帝严查之后的结果虽是他们心中不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可暗中仍旧是没有就此揭过。

此后的朝堂之上,众人便明显发现,夏老爷事事与西宁侯府的人对着干,处处给他们找不自在。

若然果真论起在朝中的势力,自然是西宁侯府更胜一筹,但是架不住夏老爷豁出一死的同他们针锋相对!

时日愈久,两家斗得愈狠!

而他们之间闹出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夏家宗亲的族长,可尽管是他出面调停,也未见有何作用。夏老爷便是如同疯了一般,全然不管以后的日子如何,也不计较夏府其他人的死活,只一心同西宁侯府敌对到底。

最后的最后,夏老爷对外宣扬,果真发现了夏芸卿的死有蹊跷,可是还未等到进宫面圣,便满门被灭!

出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众人自然第一反应便是想到了西宁侯府!

先帝在派出人去彻查此事的时候,也果然发现了一丝端倪。

原是朝廷的人在为夏家的人去收敛尸骨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西宁侯府的信物!

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西宁侯府上下简直是百口莫辩!

人都已经死了,又无法同他们对峙,而他们也没办法证明那东西是怎么跑到夏府去的。但是先帝也不能直接就断言是西宁侯府的人杀了夏老爷他们,毕竟这当中错综复杂,极有可能是栽赃陷害。

不过按照之前两府斗得那般凶狠,众人都隐隐觉得,这事情定然是和西宁侯府府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是以最后,尽管没有任何的证据,先帝仍是找了由头处置了侯府中人。

也是从那之后,西宁侯府方才渐渐隐退,不再如往昔一般树大招风,渐渐沉寂。

直到秦嬷嬷的声音缓缓落下,慕青冉方才心下难免震惊的望着老王爷。

如果秦嬷嬷所言非虚,那么就等同于是父王的外戚族人均是被西宁侯府的人所杀!

那这中间牵扯出的仇恨,可就不仅仅是云怡太妃了!

而此刻的老王爷,却是眸光愤恨的望着秦嬷嬷,虽是未曾言语,但是他搭在膝上紧握的拳头,却是泄露了他的愤怒。

对于当年的事情,他知道的其实并不多,大部分还都是皇兄说与他知道的。

后来随着他渐渐长大,太后也将皇兄一手扶上了皇位,对于他这个备用人选,自然也就生了弃子的打算。

是以那段时间,他与皇兄近乎是寸步不离,他出入何处均是带着他,为的便是防止太后会对他不利。

事到如今,往事重新被人翻出,他只觉得似有层层迷雾散在了自己的眼前,无法辨明是真是假。

“奴婢当日本以为自己会直接死在那场大火中,不过却是无意间被人救了下来!”原本那日秦嬷嬷也是被火烧伤,直接昏迷晕倒在了凤鸾宫。

但是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倒在乱葬岗中,周围都是阴森的尸体,虽是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到底捡回了一条命。

听她这话,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被救?

“被何人所救?”

闻言,秦嬷嬷似是有些难以启齿一般,支吾了半晌,方才开口说道,“是当时朝阳宫的总管太监,乌金海!”

她也是在逃出乱葬岗之后,在他寻到自己的时候,方才得知是他救了自己。

慕青冉看着秦嬷嬷脸上闪过一丝不太自然的表情,不禁仔细的望着她接着问道,“他为何要救你?”

朝阳宫的奴才怎么会好心的去救凤鸾宫的宫女,这说出去不是太奇怪了吗?

“他他与奴婢是同乡,而且”说着,秦嬷嬷却是不禁深深的低下了头。

见此,夜倾辰却是暗中捏了一下慕青冉的手掌,是以她无需再问。

宫中素来有这样对食的讲究,虽是被明令禁止,但仍是不乏这样的现象。瞧着秦嬷嬷这般难以启齿的样子,夜倾辰觉得想来便是这般情况,却是没必要说与青冉知道这些,是以便不让她再问下去。

虽是不知道夜倾辰为何阻止她,但是慕青冉却仍是听话的住了口,只静静的望着秦嬷嬷。

倘或她说的是真的,她是被朝阳宫的乌金海所救,那么就意味着,那人是早前便得知了要发生什么,所以才能恰好救下她!

如此一来,若然真的想要核实当年的真相,只要找到这位总管,事情便成了一半了!

“王爷!定然是太后和西宁侯府的人害了太妃,您定然要将真相禀明陛下啊!”

“倘或你所言非虚,本王自然会禀报陛下!”说着,老王爷却是忽然话锋一转,“可本王不懂,你何以到今日方才说出事实真相?”

若说是因着主仆一场,为了太妃死而瞑目方才要说出真相,何以要等到如今?

“以前西宁侯府势大,奴婢怎敢说出真相!”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随后眸光清润的望着秦嬷嬷,眼眸中似有波光闪动。

西宁侯府势大?

她一个宫中的宫女,侥幸保住了这条性命,自然是万分珍惜的。这些年不说是东躲西藏,也定然是隐姓埋名,何以还有心思去关注朝中的事情,更遑论是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若有朝一日,需要你当众戳穿西宁侯,你可有胆量?”

“敢!”她来此的目的,便是为了揭露那人的嘴脸,为何不敢!

她定然要西宁侯府血债血偿!

------题外话------

《摄政王的庶女狂妃》

夏雪莲

摄政王逼婚有手段:

上官璟睿淡淡问道:“看得出你很喜欢杀人?”

锦玉冷冷道:“怎么,你有意见?”

上官璟睿优雅笑问道:“本王准备得聘礼,你也接了,你何时才过门?”

锦玉眼眸一眯问道:“聘礼在哪?”

上官璟睿扬手一指后方一片死尸道:“已被你杀了!”

锦玉咬牙道:“莫非摄政王没听过镇国公府五小姐只经商斗嫡母嫡庶姐,从不杀人!”

上官璟睿抛个媚眼道:“居然不杀人,商也经了,宅也斗了,权谋也反了,接下来是不是该陪本王谈谈爱,说说情,造造小人,暖暖床?”

锦玉抓狂道:“说好的高冷了?说好的陌生人呢?咋都成骚包呢?”

狂傲杀手与腹黑骚包的摄政王,你们确定不看看?走过路过别错过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