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疑点重重/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秦嬷嬷送走之后,慕青冉看着满面忧思的老王爷,不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管事情过去了多久,也不管父王到底对云怡太妃有无印象,可是只要是听闻了这样的事情,就难保能心境安宁。

更重要的是,太后如今已经身死,想要再去从她那探知什么,却是已无可能。

如今这般一看,她倒是有几分确定,当初太后的死,定然是与西宁侯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可是有一点她没有想通的是,为何要在这么多年之后,西宁侯方才想要对太后灭口!

他选择的那个时机,难不成还有何讲究?

直到同夜倾辰回了浮风院之后,慕青冉的脑中还是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她总觉得秦嬷嬷似是隐瞒了什么,可到底不甚清楚,只是略有所感罢了。

夜倾辰看着她微微蹙起的眉头,不觉伸手轻轻的点在了她的眉心,顿时便见到她含水的明眸疑惑的望着他。

“不许再想了!”说着,夜倾辰微微凑到她的面前,目光紧紧的锁住她的视线说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轻笑。

她不过就是方才听闻秦嬷嬷的话,一时觉得有些奇怪,心里便忍不住的多想了想,倒不是刻意要为难自己。

一时想的专心,倒是没有注意到被他发现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慕青冉总觉得夜倾辰似乎对秦嬷嬷的话并不如何上心,不知他到底是根本不相信还是那些久远的事情激不起他内心的波澜。

“你相信秦嬷嬷的话吗?”两人走到院中的廊下坐下,慕青冉方才略有疑惑的问道。

“不信!”斩钉截铁的两个字,直接表明了他的立场。

“为何?”她虽然并不完全相信,但是至少有些话,她觉得秦嬷嬷说的是真的,为何这人这般肯定的回答。

难道他知道什么?

“她说的我都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可信的!”

此前他出城的那次,便是奉陛下之命暗中调查这件事情!

今日秦嬷嬷所言,虽是大部分人都已经不甚清楚,但是他当时已经是查出了个大概。

只不过没有如她这般直接与云怡太妃有所关联的人!

但是她所言中的乌金海,他之前倒是有所耳闻,之前也一直派人在盯着。如今既是不止一人提到他,想来定然是与当年之事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只要掌握了他,估计就会对翻盘当年的事情有所把握。

听他这样一说,慕青冉便更加心下确定,这人定然是已经查到了什么,否则的话,段或是不会这般说的。

“还望夫君赐教!”

闻言,夜倾辰方才要开口说什么,却是忽然眼眉一挑,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见他这般作态,慕青冉却是闻弦歌而知雅意,轻轻的拍了他一下,却是被他直接拉住握在手中把玩。

罢了今次就先放过她,眼下在院中,青冉素日脸皮薄,段或是不肯“屈服”的。

“你道秦嬷嬷真的是因为主仆情深,方才来此告密的吗?”

“这我自然是不信,只不过”她也着实没有想出别的原因!

她对当年的事情并不了解,所知所觉也不过是通过他早前与她说的,还有的便是秦嬷嬷说的话了。

“乌金海对”方才开了个头,还未说完,却是见夜倾辰忽然收住了口,眉头微皱的看了慕青冉一眼。

见状,后者却是不觉奇怪的回望着他,不明白他怎地忽然住口了。

“他有意与秦嬷嬷结为对食!”想了想,夜倾辰最终还是将话说完。

虽是不愿她听到这些脏阉之事,但她并非那些行事小家子气的闺阁女子,便是与她说了想来也没什么。

对食!

怪不得方才秦嬷嬷说起乌金海的时候,神色有些不自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而偏巧夜倾辰又不愿自己继续追问下去,她却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她非是自幼生长在宫中之人,对此事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此前曾经在一本书中偶然见到,似是的确有这般情况。

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

素来宫中宫女便是自幼久居深宫,对于男子接触的便不是很多,便偶有女子之间会情愫暗生,以此聊以慰藉。

不过后来便渐渐变了味道,也有一些小太监和小宫女,会违背宫规,大着胆子的走在一起,便也成了对食的一种情况。

可这向来都是宫中严禁的事情,一般之人都不会轻易去触犯,一旦被人发现,便是要失了身家性命的罪责。

乌金海是朝阳宫伺候的人,竟是有意与凤鸾宫的宫女结成对食,这事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倘或不是太后有意安排的这一切,那便是乌金海当真是对秦嬷嬷有意。

“乌金海救了秦嬷嬷,可你瞧她今日说起他时候的样子,可像是很熟悉?”至少现在是断了音讯的。

话落,慕青冉却是不觉仔细回忆着秦嬷嬷说起乌金海时候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十分熟悉的样子。

照理说,他当日既是救了她,又似对她有意,合该二人是要在一处的。但是照夜倾辰这般一说,他们倒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王爷的意思是”他们二人之间有何恩怨纠葛不成?

“根据地宫查到的消息,秦嬷嬷早前便嫁了人!”至于乌金海便一直是守在宫中!

嫁了人!

闻言,慕青冉的脑中却是好像忽然将什么串起来了一样,思绪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见状,夜倾辰便也不再多言,只兀自把玩着她的手掌,神色清冷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宫中

近来宫中的宫人都隐隐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陛下到后宫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倘或是不到别人的宫中也就罢了,可是竟然连一向得宠的娴妃娘娘都遭到了冷遇,这却是实在令人有些想不明白。

而一些有眼色的人便会发现,似是从陛下生辰的那一日,靖安王妃进献了那一幅桃花图之后,陛下便极少到后宫去了。

仿若是大梦初醒一般,他终于幡然醒悟,不管是从前的昭仁贵妃还是现在的娴妃娘娘,都不是他记忆深处的那个人,便忽然失去了对她们的兴致。

对此,娴妃却是并没有表现的十分焦灼,只依旧如没事人一般,每日只安静的养着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全然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众人这时方才明白,怪道娴妃娘娘一直没有举动去挽回陛下的心,原是她此刻怀着身孕,母凭子贵,只要将来生下一名皇子,便是没有陛下的宠爱也是不怕的。

但是对于娴妃肚子中到底怀的是男是女,却是连太医也不敢轻易断言的!

不过即便是位公主,她日后在后宫的生活也算是有了保障。

只要她知足常乐,不去肖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想来陛下也是不会亏待她的。

惠妃娘娘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虽然身边只有夜倾宁这么一位公主,但是依旧是手掌后宫之权,统理六宫之事!

但是惠妃娘娘会有今日的身份和地位,是因为她心思通透,很多事情看的分明。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她的,便不会妄图去染指,比如皇子、比如后位、比如陛下的宠爱!

可是她能想的懂,却不代表所有人都想的懂。

此前已经有了一个昭仁贵妃失了宠爱,好像即便如今再来一个娴妃娘娘,众人也不会觉得太过奇怪。

而对于眼下娴妃被冷遇的情况,昭仁贵妃却是暗自偷笑了许久。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没有人能够取代那个女子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即便他可能是在恨着她,可即使如此,也是因为爱着,所以才会有恨!

是以不管当初娴妃如何受宠,她都忍住没有轻易出手,便是在等着这一日,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夜倾羽看着难得精神很好的昭仁贵妃,不觉有些奇怪的问道,“母妃怎地瞧着这般高兴?可是有何喜事?”

近几日天气总是有些阴阴的,又到了阴雨连绵的时节,连带的人的心情都有些不好,可是她瞧着母妃倒是以为开心似的。

“也不算是喜事,只是瞧着似要变天了!”瞧着被微风吹得有些晃动的窗棱,昭仁贵妃抬眼瞧了瞧外面隐隐有些阴云密布的天空,不觉幽幽叹道。

变天?!

闻言,夜倾羽下意识的顺着昭仁贵妃的目光向外看去,却是只见漫天的阴云,心中更是不解。

这有何值得开心的啊?

见夜倾羽眼中满是不解的疑惑,昭仁贵妃方才要开口,却是忽然听到殿外响起了一道声音,“羽儿如今愈发不愿动脑子了!”

话音方落,便见到夜倾昱含笑走了进来,唇边的笑容将他整个人都显得有几分邪魅之感。

“昱儿来了!”

“儿臣参见母妃!”将手中的油纸伞交给一旁的宫女之后,夜倾昱方才走上前同昭仁贵妃问安。

夜倾羽见是他前来,却是不禁不悦的朝着他抱怨道,“皇兄你又说我!”

分明就是母妃的话说的模棱两可,哪里就是她不肯动脑子呢!

见她仍像个孩子一般的同他撒娇,夜倾昱也只是摇头轻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怎地这个时辰进宫来了?”眼下瞧着天气正是不好,恐是要下雨的,昭仁贵妃倒是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进宫。

“有朝中的事情要同父皇回禀,结束之后便到母妃宫中来瞧瞧。”

听夜倾昱说起朝中之事,昭仁贵妃却是不觉淡淡微笑,心中也感到极为欣慰。

不管怎么看,如今朝中再难有能够与昱儿匹敌的人,便是夜倾瑄也被禁足皇子府,想要解了禁足令却是没有那么容易!

更何况如今朝中一应大小事务皆是昱儿在掌控,即便想来夜倾瑄再出来,可是想要接手回去却是难上加难。

不过昭仁贵妃的心中,也有着另外一层的担忧。

没有夜倾瑄,却是还有一个夜倾桓!

慕青冉的一幅画,虽是让娴妃失了宠,可是却也让陛下再起记起了容嘉贵妃!

陛下既是想起了他深爱的女子,又岂会忘记他们的孩子!

倘或之后倒了一个夜倾瑄,再跑出一个夜倾桓,那昱儿究竟要斗到什么时候才能坐上那把龙椅。

如果让娴妃失宠的代价,便是要将夜倾桓重新推到众人的眼前的话,那昭仁贵妃觉得她倒是宁愿娴妃依旧受宠。

毕竟仅凭一个娴妃,还翻不出太大的风浪,可若是换了夜倾桓那就很是难说了。

比起一个尚在肚子中的胎儿,自然是当年风光无量的太子殿下更为难对付。

越是这样想,昭仁贵妃便越是觉得不安,总觉得事情有些难以预料。可是不经意间扫到夜倾昱端坐在那,她的心里却是莫名的沉静了下来,昱儿举手投足之间满是帝王之气!

而且如今朝中三盛六部均是有他的人,即便陛下有些扶持夜倾桓,也非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特别是倘或陛下真的有意要重新重用夜倾桓的话,那今日进宫禀报的人就不该是昱儿才对!

这般一想,昭仁贵妃方才觉得放心了些。

想来是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加上她如今比不得从前得宠,便凡事总爱忧思,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若然真的是有何异样的话,昱儿自己便会发现了,或许并不用她提醒。

“皇兄,我可以去你府上玩玩吗?”忽然,夜倾羽的声音充满期待的响起,目光祈求的望着夜倾昱。

眼巴眼望的样子,倒是显得有几分可怜。

“父皇可解了你的禁足令?”听她这样说,夜倾昱却是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含笑着反问道。

他若是没记错的话,父皇好像还是命她在月华宫思过呢!

“哎呀!皇兄你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说着话,夜倾羽不禁伸手晃着夜倾昱的胳膊,语气中满是撒娇之意,“皇兄你帮我去求求父皇,将我放出去吧!”

整日的闷在月华宫中她都要憋死了!

上一次出去还是在父皇寿宴的时候呢,可是待到他寿宴一过,她便又是被关了回来,当真是半点自由都没有。

“帮你去向父皇求情倒也不是不行”夜倾昱的话方才说了一半,便见到夜倾羽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是让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只不过你倘或是打算假借去我府上的名义,偷偷跑出去找宋祁的话,我劝你还是早早歇了这份心!”夜倾昱的语气说不上有多严厉,可是听在夜倾羽的耳中,却是字字句句都戳中了她的心思。

她的确是想要出去找宋祁!

自从上一次在御花园见到他同夜倾鸾在一起说话之后,她的心里便一直觉得好像如鲠在喉一般,心中极为不舒坦。是以她便准备着出去见他一面,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的话,她心里总是放不下的。

但是此刻听夜倾昱这样一说,夜倾羽的心里顿时便没了主意。

“皇兄”

“若然这一次再惹出什么事端,你以为父皇还会仅仅只是禁足你吗?”

“羽儿!不可再胡闹!听你皇兄的”见夜倾昱的话多是不赞同,昭仁贵妃便也赶忙出言劝阻夜倾羽,唯恐她再继续纠缠下去。

“可我就是想见他一面!”说话的时候,夜倾羽似是委屈极了的样子,见昭仁贵妃也好像面露不忍,夜倾昱的眼中却是不觉眸光一闪。

“若然你有办法自己让父皇解了你的禁足令,那你要做什么,我便绝不拉着!”

“皇兄此话当真?”闻言,夜倾羽却是好像极为激动一般,直接拉着夜倾昱问道。

见她激动的这般神色,夜倾昱却只是含笑的点了点头。

总要先出了月华宫的宫门才行!

------题外话------

嗯今天是某位贤良淑德,温婉贤淑的作者大大的生日,所以她想跟各位小主告假出去浪一下,然后今天加不加更还不确定,下一章通知哈~爱你们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