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赏花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皇后邀请了各府的小姐前去朝阳宫中赏花,慕青冉和几位皇子妃自然也是免不了要出席。而值得人注意的是,以往每一次的宫宴,作为三皇子妃的烟淼都是从不出席,可是这一次,她竟是难得的出席了赏花宴。

进宫之前夜倾桓还特意将人送到了靖安王府,让她同慕青冉一道进宫去。

“皇后下了旨意?”慕青冉的目光看了看被楚鸾缠住的烟淼,不觉声音淡淡的问向夜倾桓说道。

否则的话,按照以往的情况,他应当是从不愿意烟淼在人前露面的。

“嗯”说着,夜倾桓望向烟淼的眸光不觉微微皱眉,如果可以,他本是不愿让她去的。

可是不知这一次为何,竟是特意派人到了皇子府去传信,只言务必请三皇子妃进宫!

如此倒是轻易推脱不得了!

“今日进宫赴宴的皆是后宫女子,我不方便前往,是以便将烟淼送来王府。”有慕青冉同她一起,夜倾桓倒是觉得放心些。

以烟淼的武艺,他倒不是怕她会被人欺负,可是宫中的阴谋诡计向来都是防不胜防,他恐她会被人暗中算计,这才放心不下。

“皇后此举倒不像她往日作风。”慕青冉的目光从不远处的那两人身上收回,只淡笑着说道。

于此时召烟淼进宫,便意味着是有人开始忌惮或者说是怀疑夜倾桓了!

但是依照慕青冉来看,这事倒不像是皇后的注意,倘或她若是有此心机的话,此前也不会走到被昭仁贵妃步步紧逼的下场。

而夜倾瑄一直被禁足大皇子府,有些事情想要传递进宫,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看来是某位一直隐忍不发的皇子终于出手了!

“我听闻前几日,七弟似是时常进宫”说话的时候,夜倾桓的眼睛不时的望向不远处那一抹白色的身影,随后淡淡的收回目光。

见此,慕青冉却是不觉低头微笑。

也不知是此前烟淼离开的缘故还是其他,慕青冉总觉得如今的夜倾桓竟是有些患得患失,时不时的便有些“看着”烟淼的感觉。

上一次她从刑部被放回来的时候,事后烟淼曾过府来看望她,说起当日她本是打算潜入刑部天牢,但是却被夜倾桓拦住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便察觉夜倾桓的心思,怕是真的被烟淼“吓怕”了!

收敛思绪之后,慕青冉想到夜倾桓方才说到的事情,却是心下澄明。

他话虽是未说尽,但是其中言外之意慕青冉却是已然明了。

尽管夜倾瑄被禁足皇子府中,但是还有夜倾睿这个左膀右臂在,他必然是要为他尽力周旋的。

忽然!

慕青冉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让她将原本毫不相关的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怎么会那么巧皇后方才提议要为夜倾瑄选妃,温逸然便和温光远在朝中为其求情。不管怎么看,这两件事请叠加在一起的效果,便是过不了几日,夜倾瑄定然会被解了禁足令!

若是乍一想,这事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皇后要为夜倾瑄选妃的办法,是夜倾睿在背后支招,那是不是代表着,温逸然会当众为夜倾瑄求情,也是夜倾睿在背后动的手脚!

这样一想,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不禁渐渐淡了下来。

见此,夜倾桓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望着慕青冉,他说的话可是有什么不对?

“王妃可是想到了什么?”他与慕青冉的接触虽然只有寥寥几次,但是也大概了解这人,倒是极少见她露出这样的神色。

“想到七皇子的手段不容小觑!”或许是因为这人从未真正伤害过她,是以即便他是同夜倾瑄同一阵营的人,但是慕青冉却未曾真的讨厌过此人。

再加上他也算是曾经救过她,她对他的印象,倒是没有那般恶劣。

也或许是因为他一直跟在夜倾瑄的身边,并不见他独自有何行动,让她差点都要忘记,他也是夜家的男子!

既是已经身在皇家,又岂有平庸的道理。

不过是前有夜倾瑄珠玉在前,夜倾睿便有些被其掩盖风华罢了!

如今夜倾瑄和夜倾漓两人均是被禁足,眼下但凡是发生个大事小情,皆是要夜倾睿出面周旋,倒是可见其才干。

素日虽是风流了一些,但也何尝不是他有意收敛锋芒,倒是明智之举。

听闻慕青冉的话后,夜倾桓先是一愣,随后眼波微转间不知想到了什么,方才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生在帝王家,有本事活到如今的人,要么有强大的后盾,要么有帝王的维护,而如夜倾睿这般一无所有的便只能靠自己的手腕了。

若然他当真是一无是处的色胚,夜倾瑄又岂会一直将他带在身边!

直到烟淼和楚鸾走进亭中的时候,慕青冉和夜倾桓两人方才停止了交谈。

有些事情,只需要他们彼此之间明了就可以了,如烟淼这般却是不需要知道。左右不管是夜倾桓还是慕青冉,他们两人的目的都是保护她不受到伤害,其余的事情却是不需要她操心。

“青冉!你都不知道,我原本便觉得流鸢小师傅的武艺很高了,可是没想到烟淼竟是比她还厉害!”方才进了凉亭,楚鸾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眼中的光芒一时间让慕青冉都觉得她是不是兴奋的要走火入魔了。

“流鸢的武艺也愈发精进了!”尽管被楚鸾这般崇拜称赞,可烟淼仍旧是神色清冷的淡淡说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微微笑着朝一旁的流鸢说道,“可曾听见了?这可不是我在哄你,连烟淼都这般说了!”

话落,却是见流鸢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

这丫头旁的都好,就是有些认死理了,自从败在夜倾辰的手上之后,她便一直觉得学无所长,是以一逮到机会便找地宫的人练武。

便是她和紫鸢劝说,她虽是会听话,但心里却仍旧是担心自己不够强大。

但是想来烟淼的这句话,她会相信的!

说起来,她们两人的性格倒是有几分相似,烟淼素来武功高强,流鸢有些招数也是从她那学的,是以烟淼对于她武艺的评价,她倒是极容易相信。

“不过她方才所用的几招我此前倒是从未见过,你从何处习得?”方才同流鸢过招的时候,烟淼便感觉到她有几招不似她从前的武功路数,而她在江湖中也从未听闻,倒是有些好奇。

没有想到烟淼会忽然有此一问,流鸢被她问的一愣,随后不知所措的望向慕青冉。

她的武功是因为和地宫的人时常切磋,是以有些招式便被她学了去,但是这事原是不能随口胡说的吧!

可是不知为何,慕青冉竟像是完全没有见到流鸢的目光一般,只依旧喝着茶。

倒是一旁伺候的紫鸢见状,赶忙含笑着应道,“回三皇子妃的话,是墨刈!”

“怪不得”原是夜倾辰身边的护卫,她就说招式怎么这般凌厉,竟皆是杀招!

而夜倾桓在一旁眸色淡淡的看着这一幕,却是只微笑的品着茶并没有插嘴。

直到慕青冉和楚鸾带着烟淼进宫之后,他方才被人推着回了皇子府,只等着赏花宴散了再去接烟淼回府。

另外一边,慕青冉这一行三人到了宫中之后,便只朝着朝阳宫而去。

她们原就是掐算着时辰来了,不过就是不想过早的来此,为的就是会发生什么变故。

是以当她们三人一同出现在朝阳宫中的时候,顿时引得殿内的众人皆朝着她们看过去,却是只觉得满目华光。

慕青冉一身莲青色羽纱流苏凤仙裙,头上只簪着一根白玉兰簪子,似是清丽淡雅的一朵莲花,潋滟晴光,亭亭玉立。而她身边的烟淼一袭月白色云天水漾留仙裙,神色清冷无际,似是天边遥不可及的冷月,周身皆是不染凡尘的清冷之气,眼角的一滴泪痣却又将她整个人显得神秘诱人。

这两人皆是这般貌若天成,按理说站在她们身边的楚鸾本该是直接被掩盖风华的。可是偏偏她一身红衣,显得无比张扬热烈,微微上挑的眼眉,将她整个人都显得英姿飒爽。

这三人走在一起,倒是顿时令殿中之人都不觉惊艳。

一人清冷如月,一人温淡若水,又一人烈焰似火

殿中的众人见此,却是不觉心下惊叹,靖安王妃从嫁来丰鄰城之后开始,每每出席何种场合,均是会令人感到惊艳不已。尽管早已知道她的样貌如何,但是这般艳华无双的女子,实在是世无其二!

而此刻见到她身边的女子,虽是容貌没有她那般精致清丽,却是周身气质仿若谪仙,只令人觉得高不可攀。

其实说到底,烟淼并不曾在众人面前露过面,是以见到她的人并不多。

众人只是听闻三皇子娶了一位江湖女子,是以人们便先入为主的以为,那定然是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粗鲁女子。可是方才听到宫人的传报,不想她竟然就是三皇子妃,这却是远在众人的意料之外。

向皇后问安之后,慕青冉几人方才落了座。

可是殿中仍旧是有几道灼热的视线落到烟淼的身上,慕青冉是什么人她们早已经知晓,便不是碍着她靖安王妃的身份,她们如今也不敢随意去招惹她!

即便不是刻意去探知她究竟同大皇子斗得如何风生水起,单是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作态,她们便也没把握斗得赢。更遑论她身后还有一个罗刹一般的王爷夫君,她们自然更加是敬而远之。

而此刻的慕青冉,俨然已经成为了丰鄰城中众位官家小姐的典范!

样貌自是不必说,单是头脑聪明,偏得夫君的宠爱,一朝生下王府的世子之后,这地位自然是更加的稳固。

这样的人生,岂非是所有女子期望的!

相比之下,似乎她身旁的三皇子妃就有些悲惨了!

本身便是江湖女子,身后没有庞大的家族支撑,偏偏三皇子又不得陛下的重视,此前还好,如今更是连腿都摔断了。这还不算,身边还一直带着一个痴傻的十二皇子,而三皇子妃自从嫁给三皇子之后,似乎也一直未曾传出有孕的消息。

不管怎么看,三皇子妃同靖安王妃的命运都是差的太多了。

看着昭仁贵妃望着这边略带疑惑的目光,慕青冉借着喝茶的动作,掩饰住自己唇角的轻笑。

到底是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今日她同烟淼一起进宫,这本就是值得人注意的事情,毕竟在外人的眼中,她们二人应当是全无交集才是。

即便她与十二皇子相熟,可是丰鄰城中素来没有传言关于自己同烟淼交好的事情,而今次她们的举动却是定然会引起人怀疑的。

是以从进入殿中之后,她便一直在留意着各人的反应,最终还是昭仁贵妃先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或者说只有她在心中,于眼下开始怀疑夜倾桓了!

事实上,当他带着烟淼来到王府的时候,她虽然猜出了他的用意,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真的不介意被人发现什么。

左右慕青冉觉得他也是有能力去对付那些魑魅魍魉的,是以她只安心的带着烟淼前来赴宴便是。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本宫未曾想到,三皇子妃竟是这般标志的模样儿!”昭仁贵妃的目光不住的打量着烟淼,眸光之间满是惊艳之色。

闻言,烟淼只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微微颔首便算是回应。

见此,昭仁贵妃的脸色却是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只以为烟淼是存心给她难堪。

众人见是这般情况,也是不禁面面相觑,心道这三皇子妃难道是个傻的?

便是昭仁贵妃如今再不得宠,可看在六皇子的面子上,也段或是不会这般直接下她的面子的。

但是烟淼这样的举措,倒是令皇后高兴坏了,虽是她也看不惯这个女子,但是相较而言,她更讨厌昭仁贵妃!

“三皇子妃此前倒是极少露面”似乎是因为烟淼给了昭仁贵妃没脸,皇后竟是难得笑容满脸的同她说道。

“嗯。”清清冷冷的一个单音,虽是没有如方才一般连话都没有说,但是眼下这说了,倒是还不如不说呢!

而原本还在嘲笑昭仁贵妃的皇后闻言,却也是不禁神色一变。

这人怎地这般没有眼色!

众人见烟淼这般作态,倒是一时间不知道她当真是不懂规矩,还是刻意不将皇后和昭仁贵妃放在眼中!

可是慕青冉在一旁听着,却是只神色温淡的浅笑,并不言语。

烟淼素来如此,非是她刻意针对何人,也并非是故意与人为难。

坐在烟淼正对面的几人不觉神色好奇的悄悄打量着她,初时还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方才听她说话,却是忽然觉得极为熟悉。

仔细想了半晌,众人方才恍然大悟,这三皇子妃竟是有些靖安王的作派!

两人皆是这般神色清冷之人,说话也是言简意赅,丝毫不拖泥带水。

更重要的是周身的气质,都实在是太过清冷了!

似乎也就只有靖安王妃在他们身边的时候,方才觉得相得益彰,似水柔情一般的与其相融,不会被隔阂在外。

此刻看靖安王妃坐在三皇子妃的身边,两人虽是未曾多言,但彼此之间的熟稔却是让人能够轻易的看出来。

“启禀娘娘,宴席已经设好了!”进殿的宫女的一句话,打破了此刻略有些尴尬的局面,令众人的注意力稍有分散。

“即使如此,那大家便移步到沁芳亭去吧!”说完,便率先起身,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直奔旁边的亭台而去。

------题外话------

今天依旧加更!

《弃妃赚钱忙》蓝色孽缘

穿越种田女强一对一宠文,男女双纯,绝不弃坑,欢迎大家前来围观。

当现实中非常流行的“穿越”真正的落到tiffany身上的时候,她会如何抉择呢?

某王爷情深款款的道:我愿意重新来过,我愿意给你王妃之位,我愿意

司马无情:遇到你,无情也变成了有情

欧阳无敌:遇到你,无敌也变成了有敌

凤一:自从被你赐姓为凤的那一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男主角:如果我不能给你的幸福,我不会纠缠于你,但是现在,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