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行酒令/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一路跟着皇后娘娘去到沁芳亭的时候,却是见里面一应膳食和糕点都已经准备齐全,宫人们只静候在侧,随时准备开宴。

沁芳亭正对面的方向,便是御花园正中心的景致所在。园中松柏成林,林下缀以繁花,堤岸间种桃柳,湖中一片荷香。

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百鸟似江南

众人的目光一时间皆是被眼前的景致所吸引,却也不必说此次进宫是为赏花宴,单单是眼前景致,便也可见其中妙处。

待到众人皆已落座,皇后方才含笑着说道,“难得今日天气这般好,大家同来聚聚,也是缘分。”

“这还要谢过皇后娘娘了,若不是您安排,我们哪有这眼福啊!”惠妃娘娘笑意盈盈的开口说道,倒是令皇后听着舒心不少。

其他人闻言,也是不禁纷纷附和,只道是皇后眼光独到,选了这一处好地方!

“枯坐也无趣,本宫前几日听闻如今世面上流行牙牌令,不如咱们也来行令吧!”就在众人皆是说笑的时候,不想皇后竟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听皇后这般说,众人却是不禁纷纷附和,都道这主意不错,倒也难辨真心亦或是假意。

而慕青冉在听到皇后所言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眸中隐隐闪过一抹疑惑。

牙牌令?!

这“令”头她倒是听说过,只是却从未行过,只因为这种牙牌游戏她从未接触过,是以并不十分了解。

随即想了想,慕青冉转头望向楚鸾轻言说道,“你可知是如何玩法?”

闻言,楚鸾竟是眸中难掩惊诧的望着慕青冉,心中不觉惊叹,竟然还有青冉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想想也是,她素日不是看书就是练字,若说琴棋书画她倒是样样精通,可若说这吃喝玩乐,青冉却是不如她了!

微微清了清嗓子,楚鸾方才装模作样的同慕青冉低声说道,“这所谓牙牌啊,又叫骨牌,俗称牌九,是作赌具之用。”

虽说是初时是做赌具之用,但那是在赌坊中,若是放在了寻常的官宦之家,这便只供夫人小姐们解闷玩乐而已。

牙牌共有三十二张,刻有等于两粒骰子的点色,即上下的点数都是少则一,多至六。

一和四点为红色,二、三、五、六点则为绿色。

而所谓牙牌令,则是在行令之时,一般取三张牌,点色成套的就成“一副儿”,有一定的名称。

宣令者说一张,受令者答一句,说完三张,合成这一副儿的名字,无论诗词歌赋、成语俗话,比上一句,都要押韵。

听完楚鸾的解释之后,慕青冉方才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

虽是未见如何复杂,可是想来这群小姐当中也必然是有半数以上皆是不会的。皇后忽然提出这样的玩法,要么就是为了衬托夏柔文采斐然,要么便是准备刻意刁难烟淼!

毕竟这丰鄰城中人人皆知,三皇子妃乃是出身江湖,她即便是知道牙牌的玩法,可是那些诗词歌赋却又如何想来!

想到这,慕青冉的目光却是不觉扫过人群中的一名女子,只见她身着一身水粉色的衣裙,倒是当真柔情绰态,娇羞之派。

或许皇后是打算利用烟淼的孤陋寡闻来衬托夏柔的诗书风华!

皇后的吩咐传下去之后,顿时便有人添了小几上来,而皇后身边的陶女官为令官。

众人只见她先仰头喝下一杯酒后,方才朝着大家说道,“酒令大如军令,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

话落,她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只待一旁的宫女摇签,随机抽出了何人的名字便轮到那人说。

第一个被抽到的人是昭仁贵妃,她微微摇头笑着饮下了一杯酒,方才仔细的听陶女官说来,“左边是个大长五!”

“梅花朵朵风前舞。”只略微想了想,昭仁贵妃便张口答道。

“右边还是个大五长。”再翻开一张的时候,众人都不禁眼巴眼望的瞧着。

“十月梅花岭上香。”似是开了头以后,后面的要说下去便也没有那么难了。

“当中二五是杂七。”

“织女牛郎会七夕。”随着陶女官一句句的说出,昭仁贵妃也是对的合辙押韵,虽是并没有十分出彩精致,但也算没有瑕疵。

“凑成二郎游五岳。”

“世人不及神仙乐。”话音方落,众人便不禁纷纷拍手称赞,只道昭仁贵妃对的真好!

随后宫女接着抽签,慕青冉的目光一直四下不着痕迹的看着,将各色人物脸上的神情都尽收眼底。

这次抽到的人是夜倾城,她素日也是同慕青冉这般从未接触过牙牌,是以连如何玩法都不知道,更遑论是行令了。

只试着说了两句,却是既不对仗也不押韵,最终被罚了一杯酒也就完了。

又轮了几个人之后,却是不想这一次竟是抽到了慕青冉!

她只淡淡微笑看着那名抽签的宫女,却是让她不觉深深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同她对视。

陶女官见此,赶忙开口说道,“左边长幺两点明。”

闻言,慕青冉却是并未细想便开口对道,“双悬日月照乾坤。”

接着陶女官又道,“右边长幺两点明。”

“闲花落地听无声。”

“中间还得幺四来。”似乎是没有料到慕青冉会对的这般顺,陶女官的眼中竟是闪过了一抹疑惑。

“日边红杏倚云栽。”见此,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愈发的灿烂。

“凑成樱桃九分熟。”

“御园却被鸟衔出。”直到慕青冉的话音落下,众人却是不禁连声赞叹,都言靖安王妃果然不负才女之名。

而皇后面对这样的情况,却是心下有些气结!

她本是算计好了,觉得依照着慕青冉这样的“书呆子”定然是不会这些玩意的,是以她才会挑选行牙牌令。

可是谁料到没有看到她出丑不说,反倒是赢了个满堂彩,让她如何不动怒!

但皇后哪里知道,慕青冉的聪慧又岂是仅仅只会几首诗词,弹弹几首曲子!

便是今日之前她从未接触过牙牌令,可瞧着前面几人说过的,她也大概知道了玩法。而凭着她素日的文采,不过是行酒令而已,却还是当真难不住她。

再抽一轮的时候,慕青冉约摸着次数,觉得差不多重头戏要来了,便只微微转头看向楚鸾,见她朝着自己俏皮的眨了眨眼,她方才淡笑着转开了视线。

果然,这一次抽中的人,是夏家三房的小姐——夏柔!

众人只见陶女官翻开牌之后说道,“左边是长三。”

“双双燕子语梁间。”而夏柔闻言,却是声音娇嫩的接道。

“右边是三长。”

“水荇牵风翠带长。”夏柔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娇嫩细腻,偶尔抬眼看一下陶女官,朝着她微微一笑。

“当中三六九点在。”牙牌一张张被翻开,而夏柔却近乎是没有犹豫的脱口而出,但是显得她极为有文采。

“三山半落青天外。”

“凑成铁锁练孤舟。”最后一张牌揭开之后,陶女官不禁朝着夏柔笑了一下。

若然没有任何意外的话,想必这女子便定然是未来的大皇子妃了!

“处处风波处处愁。”而随着夏柔的最后一句说完,慕青冉却是不禁眸光一闪,眼中微微有一抹诧异的看着她。

前面都好,只是这最后一句对于她这般年纪尚幼的姑娘家而言,会否显得太过沉重感伤了些。

既是慕青冉会有此感受,众人中不乏才华横溢之人,自然也会听出来。但是听得出来,却不代表有人会说出来,不仅不会说,反倒是只一味的夸赞夏柔说得好!

只道她“思风发于胸臆,言泉流于唇齿”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微笑,并没有就着夏柔的酒令评三说四。左右她们今日不过就是为了来给她陪衬,不管她们说的到底如何,皇后真正在意的只是夏柔的表现。

只不过目光扫过一旁的烟淼,慕青冉隐隐觉得,只怕还有要给烟淼难堪的意思!

果然!

陶女官只言是最后一轮的时候,宫女再次抽签,而这一次当真是“不负众望”的抽到了烟淼!

说是不负众望倒也不夸张,这群人当中,定然有一些是对烟淼抱有敌意,也有一些事出于好奇,或者也有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毕竟烟淼出身江湖,对于酒令这种想来是接触极少,可她如今毕竟是身份高贵的皇子妃。倘或待会儿若是对不上来,定然会引得众人嘲笑不已,怕是也会落得个“徒有其表”的名声。

慕青冉一直坐在烟淼的旁边,是以众人在见到陶女官开始翻牌的时候,便下意识看向慕青冉,似是在提防着她会否暗中提醒烟淼。

见此,慕青冉却是含笑端坐,只大大方方的任她们看着,眸光温软的落在某一处,显得极为怡然自得。

“边左一个天。”陶女官翻开第一张牌的时候,不觉抬头看向烟淼,似是想要看看她答不上来时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

可她看到的,却只是烟淼眸光清冷的一双眼,眼中除了冷寂,再无其他。

而众人又何尝不是这般想法,只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瞧,时而还要去注意慕青冉的动静,当真是忙的应接不暇。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烟淼却是声音清冷含翠的说道,“良辰美景奈何天。”

话落,原本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却是不免惊讶!

皇后也是神色震惊的看着烟淼,好像完全没有想到她能对的上,还会对的这般恰好。

想到什么,皇后忽然转头看向慕青冉,心下怀疑是不是她暗中帮了烟淼,否则的话,她怎么会直接脱口而出接出这样的一句话。

“中间锦屏颜色俏。”陶女官似乎也没有想到烟淼能够接的上,是以听闻她的话之后,不禁眸色惊讶的望着她。再次开口的时候不禁有一丝犹豫,不过心下却也是难掩疑惑,想着或许接下来她便接不上了。

而慕青冉在听闻烟淼接的酒令之后,正在送至唇边的茶盏却是不禁一顿,这酒令

“纱窗也没有红娘报。”烟淼的目光依旧是冷冷的望着众人,不管别人如何看,她只依旧说着她自己的。

“剩了二六八点齐。”

“双瞻玉座引朝仪。”随着烟淼越是说下去,众人的眼光便越是惊奇。

这哪里是个江湖出身的女子,虽是行事作风冷淡了点,但是这言语之间倒是有些诗书才气。

“凑成篮子好采花。”

“仙杖香挑芍药花。”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众人不禁有些疑惑不解的想着,这三皇子妃倒是也不像传言的那般什么都不懂,至少这酒令对的倒是工整,虽是比不得靖安王妃和夏家小姐那般文采斐然,但是到底也算是过了这一关。

可是相较于之前的人说完,众人皆是一片赞叹之声,此刻烟淼的话音落下之后,场面却是一时寂静了下来。

楚鸾笑嘻嘻的坐在一边,看慕青冉朝着她看了过来,不禁对着她笑着眨了眨眼睛。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摇头失笑。

这牙牌令便是连她也是第一次玩,更遑论烟淼素日都生活在烟霞山,于此中之道自然更是不解。是以从皇后提起要行牙牌令之后,她便已经暗中示意楚鸾,让她帮烟淼满混过关。

因为倘或是她帮助烟淼的话,不仅是皇后和陶女官,便是连众人也会第一时间觉得她不会袖手旁观。但若是鸾儿的话她们倒是不会怀疑什么,也不会过多的去注意她。

再一则,烟淼或许对于诗词歌赋不是很熟悉,但是她的武艺却是极高的,她耳力素来极佳,鸾儿只低声轻言说着,旁人定然是听不到,但是烟淼却是会听到的。

只不过鸾儿素日多是听一些戏文,是以这说出的酒令倒是显得有些“香艳”了些。

幸而此刻倒是无人注意到。

可是谁知慕青冉方才这般想,便忽然听到一道娇嫩的声音响起,“三皇子妃这酒令行的倒是齐整,只是”

夏柔甜甜的笑着,脸上的表情似是带着一丝羞涩,好像对于指出烟淼话中的不对之处略有歉意。

闻言,慕青冉不觉转头望向她,却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含笑的看着她,似是要听听她到底要说些什么。

“只是什么?”听夏柔忽然这样一说,皇后却是也不禁奇怪的问道。

众人听闻,也是纷纷望了过来,想要听听看夏柔究竟要说什么。

“三皇子妃酒令中所言,似是有些风月之事,倒是显得有些旖旎了些。1”说完,夏柔又是朝着烟淼颇为歉然的一笑,似是抱歉一般。

话落,却是见众人略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初时倒是未曾在意,只满心被三皇子妃能够对上酒令而惊讶。不过此刻听闻夏柔这样一说,再去想一想方才三皇子妃所言,却是觉得这夏小姐所言不错。

但是烟淼听她说后,却是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神色清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转头看向了慕青冉。

见状,慕青冉只朝着烟淼淡淡一笑,似是安抚她稍安勿躁。

“哦?用词旖旎?”慕青冉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她眸光温软的望着夏柔,语气中略有些疑惑,“夏小姐怎么知道?”

夏柔之所以会在众人面前提起此事,也不过是为了让众人觉得烟淼素日看了一些“淫词艳曲”,听了一些风月戏文。可若是她没有看、没有听的话,又怎么知道这些,又何论质疑烟淼呢!

------题外话------

加更加更加更!

本章出现的所有酒令皆是出自红楼梦,刘姥姥一进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找来看看!

已吐血

空间带我去古代

悠苒

某医药公司的小职员曲悠,在下班途中捡拾到了一枚古朴的戒指。当戒指认主后,曲悠穿越到了千年前的一个未知时空,成为了清河村曲家唯一的女孩。

面对贫苦得仅够温饱的食物,刮风时呼呼作响的墙缝,曲悠毅然奋起,决定赚钱养家。

办村学,开店铺,种植水稻,开工厂,在空间戒灵云洛的帮助下,曲悠不仅带领家人过上了安逸的生活,还引领着十里八村的父老乡亲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她的优秀引起了当朝九王爷的注意,冷情腹黑的九王爷早早的就把曲悠贴上了自己的标签。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