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汉宫秋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夏柔的脸色却是忽然一变,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反被其将了一军!

“臣女也是略有所感而已。”说话的时候,夏柔的声音微微有些低,她微微低下头,瞧着有几分可怜的意味。

而众人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却是也不禁有些奇怪的妄想夏柔。

她说三皇子妃的酒令当中难免有些香艳之感,可倘或是她自己不曾见闻的话,又是从何得知呢!

这样来看的话,倒是连她自己也摘不干净了!

“原是这般”听闻夏柔的话之后,慕青冉仿若是真的相信了一般,并没有再深的去追问下去。

原本皇后听闻夏柔方才那般谈论起三皇子妃的酒令,她心下还期待着会因此让烟淼难堪,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被慕青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给化解了。

至于夏柔这个人,虽是在众位官家小姐中也算是出众,可是比起这后宫中沉浮多年的女子,手段却是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比起此前的大皇子妃,着实是有些沉不住气了些。

靖安王妃是什么人!

那可是同大皇子几次交锋都没有落了败处的人,如今夏柔竟是想要在她的手底下给三皇子妃难堪,这自然是有些难处的。

昭仁贵妃眼瞧着皇后的准儿媳在慕青冉的手上落了败,一时间,她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艳丽了几分。

“既是行酒令,本宫倒是也想了一个,不如众位也听听。”忽然,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倒是一时间引得众人都朝她看了过去。

听她这样一说,夜倾宁却是笑嘻嘻的蹭到了她的身边问道,“王妃嫂嫂你快说!”

她不爱那些千篇一律的酒令,左不过就是一味的对诗,却是没什么趣味。

可是王妃嫂嫂素来才名远播,她说出的酒令,定然是与别人都不同的。

闻言,众人也是不禁顺着夜倾宁的话纷纷附和,都想要知道慕青冉究竟是准备了什么样的酒令。

“行这个令,要酒面是一句古文,一句旧诗,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还要一句时宪书上的话,共总凑成一句话,酒底要关人事的果菜名。”

话落,却是只见所有人皆是一愣!

这样复杂的酒令,她们却是从未行过,不过听起来倒是极为新雅,不似以往那般落了俗套。

只不过这样的酒令若非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之人,便是作出了,只怕也是驴唇不对马嘴,难以赢得满堂喝彩。

“王妃这酒令当真是出的绝了!”

“是呀!咱们却是从未听说过这般的酒令”

“臣女们自是都浅陋无知,还望王妃能先让咱们开开眼。”

众人皆是说着满口的溢美之词,慕青冉听闻之后,也只是淡淡的一笑,方才声音轻柔的开口说道,“落霞与孤骛齐飞,风急江天过雁哀,却是一只折足雁,叫的人九回肠,这是鸿雁来宾。”

听闻慕青冉的酒令之后,众人心下细想,却是不禁连连称妙!

这古文、旧诗、骨牌名、曲牌名皆是齐了,当真是妙极!

“却不知这酒底是什么?”夜倾城的声音满是疑惑的响起,猜了半晌也是难以想到。

闻言,慕青冉只含笑着从案几中的食盘中拈了一个榛穰,继续说道,“榛子非关隔院砧,何来万户捣衣声!”

“哈哈王妃嫂嫂说的真好!”夜倾宁围在慕青冉的身边,满眼崇拜的望着她。

可若是仔细看却是可以看到,她的眼睛时不时的就往烟淼的方向看上一眼,眸中满是好奇之色。

“本宫早前听闻,夏家小姐文采不凡,想来这般酒令,却是难不住的!”说完,还特意朝着夏柔温柔的一笑。

若是往日换了别人这般刻意为难她,倘或她并未有何委屈的话,便也不会这般同她们斤斤计较。但是今日夏柔摆明了就是针对烟淼而来,慕青冉却段或是不会轻易将此事轻轻揭过去。

她既是与烟淼为难,那便不要怪她也与她为难了!

而夏柔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却是不禁脸色一僵,随后眸光怯怯的望着她。

这样的酒令她根本闻所未闻,却又谈何行起!

只是慕青冉已经将她的才名夸了出去,倘或是直接言明自己不会的话,倒是显得有些失了颜面。

可若是硬着头皮说了,到时候说的不伦不类,却是难免招众人嘲笑。

这境地竟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慕青冉这样的举动,任何何人都看得出来,分明就是在为了方才三皇子妃的事情在故意给夏柔没脸!

先不说这样的酒令她们本就对不出,即便是对出来了,可已有她的珠玉在前,夏柔又有怎样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够一鸣惊人呢!

是以从皇后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便隐隐有些为夏柔担忧,可她也不会轻易的出言帮忙。毕竟这人将来是要作为瑄儿的皇子妃,倘或是连这样的局面都没有办法掌控的话,那倒是与传言那般精明强干略有不符。

“王妃只道三妹妹才气不凡,却是不知她于韵律之上却是更加精通。”人群中,一名黄衣少女忽然开口说道,倒是一时间引得众人的目光皆是向她看去。

见是忽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那女子却是也不见丝毫的惊慌之色,只大大方方的微笑着,一派端庄之感。

闻声,慕青冉不觉转头望过去,却是见那女子正朝着自己微笑说道。

这人好像是夏家二房的长女——夏淑!

“哦?是吗?”听她这样说起,慕青冉也只是淡淡的应声,并未显得如何感兴趣。

“启禀王妃,臣女素擅古筝,若然您不嫌弃,臣女愿意献曲。”听闻夏淑这样一说之后,夏柔会意,便赶忙接过话头,却是闭口不言方才酒令之事。

见此,慕青冉心中也是心如明镜,自然知道夏柔是在刻意岔开话题,她原本要说些什么,可是余光瞥见一旁的烟淼,却是忽然改了主意。

“这便要看皇后娘娘的意思了”左右也不是她相看儿媳,夏柔的好与不好皆是与她无干的。

倒是二房的那位夏淑小姐,慕青冉倒是觉得有些意思,看着比夏柔要机灵的多。

“那今日众位可要一饱耳福了!”说笑间,便见到皇后挥手,命令下面的宫人去准备。

而夏柔听到皇后这般说以后,方才露出了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似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要为众人演绎一般。

慕青冉见了,却是不禁暗暗摇头,倒是个不错的姑娘,只不过有些太沉不住气了!

直到宫人准备好了一切,夏柔方才施施然的走到古筝后坐下,神态自得的将手慢慢搭在了琴弦上。

方才第一音起,慕青冉的眸光便是忽然一闪。

汉宫秋月!

她没有想到夏柔竟是会选这首曲子来弹奏!

此曲为五声宫调式,速度缓慢,却是细腻多变。一唱三叹,哀婉凄绝,引起听者无尽遐思。

曲始引子音调由高到低,仿如女子幽怨中一声无可奈何的长叹,众人的眼前好像是出现了一副冷宫的画面,残阳斜照里,长门幽影独自徘徊的情境。

夏柔的手指在琴弦之上翻飞,旋律中经常出现短促的休止和顿音,似是女子在忧郁徘徊中忽然地想到了什么,骤然屏息凝思,满是愁绪涌溢心头,不自禁涕泪俱下倾诉身世的悲凉与生活的寂寞。

幽幽的筝音给人一种寂寥清冷的感觉,细细聆听时,便仿若是感受到宫女在悲痛欲绝、倾尽苦衷后面对镜中靓丽面影,一点朱唇,万缕青丝,却无人欣赏时静静的哀思和怨愤。

随后曲调斗转,如泣如诉,哀绝断肠,将曲折心绪表现的淋漓尽致。

直到一曲到了尾声的时候,音调逐渐降低,旋律更加缓慢,众人的眼前,似是又换了另外的一副画面。夕阳西沉,宫门危耸,风平浪静,万籁俱寂

最后一声低音长叹,仿似秋月清冷,梧桐潇潇,寒星寥寥之时,宫女说也说罢,怨也怨罢,哭也哭罢,细想无能为力,便转竹阁,入深闺,继续承受这种生命的遭遇。

一曲方落,众人的思绪皆是沉浸在这曲汉宫秋月中不可自拔!

这样婉转哀戚的曲子,被夏柔弹奏的这般如泣如诉,却是引人深陷其中。而且这宫中女子素来对此最是心有所感,眼下被其以筝音表现出来,着实是令人心中哀戚不已。

听闻夏柔的这一首曲子,或许依旧能神色平静的人,除了慕青冉便是烟淼了!

前者是从未经历这般绝望无助的日子,即便是明白其中苦楚,可是在夜倾辰那样的纵宠之下,却是难以设身处地的去想。而后者则是因为从来都不懂这后宫之事,后者说,烟淼便是连这世间之事怕也是不甚明白。

素来对于练琴之人来讲,这样的悲伤的曲子最是考验人的琴技,因为要将听琴之人都带入其中的意境却是实属不易。是以夏柔会选择这样的一首曲子,慕青冉倒是有些明白了,单看这殿中之人的神情,似是眼中还闪烁着泪光。

原是为了凸显自己高超的琴技!

慕青冉的眸光慢慢扫过上首的皇后娘娘和一旁的昭仁贵妃,见她们二人皆是沉默无语的坐在那里,眸中满是哀戚之色,她的唇边却是不觉泛起了一抹淡然的笑意。

看来皆是戳中了她们的心思呢!

“夏姑娘的古筝真是弹出神入化!”

“是呀!我竟是头一次听到这般精湛的琴声”

听着众人赞不绝口的声音,夏柔脸上的笑意隐隐带着一丝羞涩,可是眸光中的自信却是被慕青冉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中。

还是个颇有好胜心的姑娘!

“臣女素闻王妃琴技无双,还望为臣女指点一二。”夏柔这话说的极为谦卑,她虽是神色恭敬的低着头,但是这话慕青冉却定然是不信的。

指点?

她哪里还需要她指点!

“夏姑娘的技艺非凡,却是不需要本宫指点什么,只是指法虽是精湛,这意境却是实在悲戚了!”这样春色烂漫的时节,合该众人都是欢欢喜喜的聚在一起,可夏柔这样一曲弹出来,未免有些失了气氛。

话落,原本还在称赞夏柔琴技的众人却是不禁一愣,只觉得靖安王妃这话说的也没错。

这好好地行着酒令,大家都是乐乐呵呵的,可是夏姑娘这一曲弹出来,却是顿时将气氛弄得沉重不已。

皇后也像是恍若回神一般,虽然素日不喜慕青冉,但是她今日这话却是十分得皇后的心思。再次看向夏柔的目光也是变得有些不悦,她今日特意开了赏花宴,宴请各府的姑娘小姐前来聚聚,谁知她竟是这般不醒事的弹了这样的一首曲子!

而夏柔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却是脸色忽然一变!

她下意识的看向上首的皇后,却是果然见到她神色略有不悦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便直接转开了目光。

糟了!

她竟是只顾着一时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的琴技,却是忘了要顾念这曲子带给人的感受。

因着她素日皆是练习此曲,是以竟日听闻大姐姐提起她会古筝之事,自然是要选她最拿手的曲子,谁知竟会引得皇后不悦!

倘或她只是寻常来参加宫宴的话倒也没什么,可她来之前祖父已经同她说了此次进宫的目的。

皇后想是为了给大皇子选妃,方才会召开这次的赏花宴。是以祖父命她务必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争取直接嫁进大皇子府,而她的心中也的确是想要成为大皇子妃的!

可是现在难道因为一首曲子,她就要与这个位置失之交臂了吗?!

慕青冉的目光一直不着痕迹的盯着夏柔,见她眸中似有不甘之意,她却是很是怡然自得的笑了起来。

这位夏家三房的小姐似乎不如外面传言的那般聪明呢!

反倒是那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夏家二房的小姐,倒是极为有趣。

方才是她提起夏柔擅弹古筝,然后才会有之前的一幕。她们既是同为夏家的姐妹,便是平日的关系再是不好,可是对于互相的习惯和性格,却应该是很清楚的。

夏淑或许是知道夏柔的性子,也知道她最为擅长的曲子便是“汉宫秋月”,所以才会在她面前刻意提起。

现在,夏柔虽是在众人面前昭显了她的琴技,可是却失了皇后的好感,倒是有些得不偿失。

“不知三皇子妃的琴技如何?”似乎是因为恼羞于慕青冉的一句话,夏柔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挑衅。

她不敢公然的挑衅慕青冉,可是却又总觉得眼下这样的情况是她导致的,不说些什么的话,实在是心中憋闷。

眸光微转间,她扫到了慕青冉旁边的烟淼,却是忽然计上心来!

便是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可是只要再有一个人出现,想来众人不禁不会再想着她的事情,反倒是会衬托她的琴技高超!

闻言,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却是只听见一道空灵的声音说道,“不如何!”

话落,却是众人都震惊不已!

这三皇子妃是不是太敢说话了!便是换了旁人,既是真的是不会弹琴,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是不会这般坦诚的承认的。

可是瞧着三皇子妃面色坦然的样子,她们却是又忽然觉得,似乎这样的女子,她本就活的这般坦荡。

皇后听闻烟淼的话,却是唇角不禁冷笑了一下,到底是个乡野之人,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三皇子妃是在谦虚吧?”

“呵呵她这倒真的不是在自谦,不过却是玉笛清幽!”

------题外话------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