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鸣惊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的话音方才落下,众人却是不禁奇怪的望向了她,随后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后,便略有惊疑的将视线转向了烟淼。

玉笛清幽?!

靖安王妃的意思是三皇子妃的笛音很动人?

听闻慕青冉这样说,旁人倒是且不论,单就夏柔而言,她却是不信的。

早前便听说三皇子妃出身江湖,如何会这些文雅之物,便是一个酒令而已,她也只能胡诌一些浓艳的“戏文”来糊弄事,更遑论靖安王妃口中所说的什么“玉笛清幽”!

看着夏柔明显有些幸灾乐祸的一张脸,慕青冉却是不禁低头轻笑。

这世上总是会有一种人,永远只相信自己心中所想的,却是绝不会自己亲眼见到的。即便所有人都说眼见为实,可她仍然是会坚持着自己的想法,眼高于顶,不会轻易的认同别人。

很明显夏柔便是这样的人!

烟淼听慕青冉说起玉笛的时候,不禁转头看了她一眼,却是只见她盈盈浅笑的望着自己,便也一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虽然不是十分明白这般人心诡谲,但是青冉做的事情总是有她的道理的。

“哦?三皇子妃竟是会吹笛子吗?”夏柔的声音充满疑惑的响起,可是却不难听出其中的讽刺之意。

不过是个江湖中的野丫头,怕是连笛子和箫管都分不清吧!

“是!”听闻夏柔的疑问,烟淼却是眸光清冷的望着她,声音也冷冰冰的说道。

楚鸾在在一旁听着,却是有些忍不住的要笑出声来。

这才是烟淼的作派!

想来眼下这般情况,倘或是换了其他的女子,定然会装模作样的谦虚一番,只道自己略知一二。可是偏偏她却是快人快语,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根本不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去同人打太极。

而夏柔却是在烟淼应声之后,整张脸都变了色!

她原本以为这人会神色为难的不知所措,谁知她竟是真的应了下来!

难道这位三皇子妃竟是当真会吹笛子不成?!

对于夏柔这般的怀疑,其实不仅仅是她自己,便是皇后和众位宫妃,心中也是不信的,只以为是靖安王妃在帮她撑场面罢了。

可是当人们听到她自己也承认的时候,却是忽然抱有了一丝期待。

至于这期待自然也是有好有坏!

有人期望烟淼能够一鸣惊人,惊艳到这些看不起她的无知世人,而还有一些却是期待着她根本就是骑虎难下的在吹牛皮,单等着看她的洋相罢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皆是在烟淼的事情上,而此刻楚鸾的心思却是与众人都不同。

她的目光看了看慕青冉,又看了看烟淼,只觉得这二人所受到的待遇当真是不同。明明烟淼贵为皇子妃,却是似乎并没有多少人将其放在眼中,便是连她这般粗枝大叶的人都发现了。

皇后虽然也是视青冉为眼中钉、肉中刺,却是并不敢真的将她如何,即便她是言语多有为难,青冉也皆是会轻松化解,并不会让自己受了委屈。

至于那些自命不凡的官家小姐,则更是不敢轻易同青冉起冲突,言辞之间皆是恭维和奉承,全然一副小心翼翼的态势。

这当中除了有青冉自己聪慧的缘故,想来也有夜倾辰的因素在!

有那样一位动不动就提剑杀人的罗刹夫君,想来任是何人都不会想招惹她的。

可是烟淼就不一样了!

夜倾桓根本比不得夜倾辰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和影响,不管是好的亦或是坏的。

于好的方面而言,夜倾辰是丰延百姓心中的战神,是保卫一方安宁的少年将军,而夜倾桓除了是一个曾经得宠一时的皇子之外,却是再无其他值得称颂的。

而至于不太好的方面,夜倾辰的性子除了在慕青冉的面前,其余不管是什么时候,面对什么人,永远是手段很辣,不留情面。但是夜倾桓却从不会这般嚣张肆意,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嚣张肆意的资格和能力。

如此看来,一个在陛下心中都失去了位置的皇子,自然是不会让众人太过在意。

对他尚且如此,是以可以想见,众人对待身为他皇子妃的烟淼,自然不会同对慕青冉那般尊重。

便是如六皇子妃这般的人,明明已经成了所有人嘲笑的对象,可是明面上,却是也不会有人胆敢去为难她。非是她自己如何能力出众,而是因为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夜倾昱!

是以便是看在六皇子的面子上,旁人也不会轻易去惹她,毕竟只要她身在六皇子妃这个位置一日,便是与六皇子的利益是相连的。

想到这,楚鸾看向烟淼的木管,却是一时间有些同情,或许三皇子妃的这个位置,也只有如烟淼这样的女子方才能够胜任。

因为她不明白这宫中之人的心机诡谲,她看不透,所以不会为此烦忧,只活在她自己的一方天地中自在快乐。偏她还有武艺傍身,旁人想要伤她也是不易,偶尔同这些“牛鬼蛇神”斗上一斗,倒是也颇有意趣。

何况她本身身份成谜,外人轻易难知道她的底细,便是如眼下这般,旁人不知道她到底会什么,不会什么,想要令她难堪,倒是也不会太过容易。

“那臣女倒是要见识一番了!”见众人皆是没有接话,夏柔便有些急不可耐的张口说道。

话落,便见慕青冉淡淡轻笑着同烟淼说道,“如此便吹奏一曲吧!”

听慕青冉都这样说,烟淼本是想拒绝的话,却是并没有说出口。宫中的规矩和情况她并不了解,是以青冉说是什么便是什么。

虽然她并不愿意自己的笛音让这些人听闻,但是青冉既是这般说了,便自然有她的道理,她只听着便是。

众人只见烟淼忽然起身走至亭外,袖管滑落而出的玉笛晶莹剔透,阳光下显得愈加的干净清透,莫名带着一丝空灵之感。手腕翻转间,便见到她将玉笛送至唇边,指尖轻拂,悦耳的笛音便倾泻而出。

那是一支众人都不曾听闻过的曲子,却是只觉得曲音清丽动人。

眼前似是浮现了一副百鸟齐飞的画面,只给人自由、光明之感。初时节奏较慢,却是曲音极为欢快,原是曲调中放慢加花,满是曲笛浑厚抒情之感。

烟淼的曲子似是对气息的控制、变化都极为的娴熟,对音色、音量的控制也是收放自如。曲中对于滑音、轻音、打音、叠音等一些指法也是令人看的眼花缭乱,只觉得笛音悠扬委婉、明澈、圆润,多是活拨流丽之感,似是百鸟齐飞于天的景象。

直到笛音忽然拔高的时候,众人微闭着眼,却是只觉得好像是有凤凰一飞而上,翱翔九天之感。初时的复调中,似是向众人展现了旭日东升,大地一片清新,万物生机勃勃的复苏,笛音也皆是清亮而悠扬。

后又变得欢快异常,仿若鸟儿在树林的枝头跳来跳去,亮翅高唱,想要纵情翱翔一般。

而恰在此时,不知是何人最先发现,竟是见到沁芳亭外正对着御花园的方向,有成群的鸟儿朝着这边飞来!

临近亭子的时候,却是皆停在了外面的树上,一圈圈的飞着,生生令人看的惊叹不已。

皇后的目光的中充满了震惊,倘或不是亲眼所见,她定然是不会相信,这世间竟会是有这般怪异的景象。

至于一开始一直指望着能够见烟淼出丑的夏柔,此刻却是已经顾不得那些了,只意味看着亭子外面各色的鸟儿在欢快的飞翔,心中的惊讶无论如何也平息不了。

众人只见到那女子一身白衣,飘然而立在凉亭之外,伴着百鸟的鸣叫,她仿若是将要飞升的仙人一般,整个人的周身都满是飘然欲飞的仙气。

似乎对于眼前这般壮观的景象,唯一表现的很淡定的人,就是慕青冉了!

一则她性子素来便是如此,向来不会轻易的将情绪外露,再一则这景象她早前在方才结识烟淼的时候,便已经见识过了。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她的心中也是难免震撼!

这世上不乏有擅长音律之人,却大多是技艺高超,未见其感情如何充沛亦或是心境如何悠远。而烟淼她的笛音永远是最清透的,没有掺杂这世间的任何欲念和肮脏,奏出的皆是她的内心所感。

是以这样的音律,人们听着心情放松,烟霞山的小动物们,听着也是极为喜悦的。

在多年独居烟霞山的寂寥生活中,似是这般独奏一曲轻音,已经成了烟淼的习惯,对着山涧,树林,花草传达着她内心的一片宁静安然。

而慕青冉正是因为知道烟淼的笛音定然是会让众人惊奇不已,所以她才会在夏柔问起烟淼是否会弹琴的时候接了那么一句,为的便是眼前的这一番盛况。

从夜倾桓决定今日让烟淼进宫开始,想来他便是已经做好了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怀疑的准备!

也或许是他终于决定要不再掩饰自己,所以方才顺水推舟的同意烟淼进宫。否则的话,此前那么多次的宫宴,烟淼皆是没有参加,便是连陛下都没有说什么,想来即便这次是因为皇后的圣旨,他也不该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既然他有意不再掩藏自己,那么烟淼自然不应该是受此待遇,所以她要帮她光彩夺目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让所有人都记得,她是如何的光辉耀眼。

至于此后会不会被人忌惮,这倒是无所谓,因为所有人都会在惊艳她的同时,想起她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个江湖女子,身后没有任何的势力,这样的身份,其实才是最令她们放心的。

直到一曲奏罢,徐缓的速度与辽阔而优美的笛音收尾,这一曲玉笛清幽方才渐渐停歇。

而一直盘旋在亭外的鸟儿也仿若是知道这般情况似的,只略作停留之后,便瞬间齐飞而散!

慕青冉眸光含笑的望着眼前的景象,口中不禁轻声呢喃道,“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

坐在她身旁的楚鸾听闻,也是不禁跟着用力的点头,这样的景象实在是太壮观了!

虽然此前便曾经听闻青冉提起过烟淼此人,但是她却是从不知道,她竟是还有这一手!

想到什么,她的目光慢慢的扫过亭中的人,却是果然见到她们皆是满目的惊艳之色。

如果说从烟淼答应要吹奏笛子开始,夏柔脸上的神情便变得很是难看的话,那么此刻她的脸色,却是已经难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她本是想要借此机会利用三皇子妃来抬高自己,好让众人知道她的琴技如何高超,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是弄巧成拙的成全了她!

眼下这样的情况,她究竟还要怎么扭转?!

可是被夏柔在心中好个比较的烟淼,却是神色如常的回到座位落了座,只神色清冷的朝着慕青冉点了点头,并未多加言语。

见状,众人一时间竟是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位皇子妃了,明明方才还艳华无双的技惊四座,可是眼下却是又变回了那般冷冰冰,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看样子好像也只有靖安王妃能入了她的眼!

“三皇嫂当真是真人不露相!”夜倾城的声音中还隐隐带着一丝激动之意,仿佛还沉浸在方才的笛音中无法自拔。

这倒是也不奇怪,毕竟任是何人见到了方才的景象,只怕皆是会被惊艳到的。

可是夜倾城的话音方才落下,众人听闻之后,却是难掩震惊之色。

皇嫂!

四公主这是在有意的抬高三皇子妃的身份吗?

然而令所有人都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甚至是连夜倾宁都蹦蹦跳跳的凑近了烟淼的身边,声音甜甜的说了一句,“皇嫂,你以后可以教我吹笛子吗?”

说完,她好像还似有些怕被拒绝一般,眨巴着眼睛又望了望慕青冉。

“不可以!”因为她的笛子不仅仅是用来取乐的,还有的是用来杀人的!

烟淼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觉得这样干干净净的一个女儿家,不适合学她的笛音。

话落,夜倾宁尚且还未反应过来,倒是众人的脸色皆是一惊!

这话她竟是也敢说?!

谁人不知如今宫中虽是有一位皇后和贵妃,但是真正说话做主的人却是惠妃娘娘!

而十公主又素来是她的掌中之宝,眼前她一个孩子家说了这样的话,换做是任何人都会应承下来的,可是谁知这三皇子妃竟是直接出言拒绝。

闻言,慕青冉却是没有说话,只依旧淡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嗯那皇嫂你会武功吗?”谁知令众人感到意外的是,十公主竟是未见丝毫的不悦,依旧是含笑的问道。

“会!”

“那你可以教我吗?”

“可以!”这一次,烟淼没有再说拒绝的话,而是干脆利落的直接同意了下来。

“真哒?”

“嗯!”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夜倾宁却是显得极为开心一般跑回到了惠妃娘娘的怀中,脸上皆是甜甜的笑意。

而惠妃娘娘也好像是并不在意方才烟淼的态度一般,只轻轻的搂住夜倾宁笑着。

见此,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忽然变得愈加的灿烂。

她就知道!

宁儿这丫头素来是个古灵精怪的,她今日这举动,看似有些孩子气,却是实在是顺着夜倾城的意思,刻意在众人的面前抬高烟淼。

想来她也是看出了她同烟淼之间的不同寻常,方才会如此。

至于烟淼方才的回答,慕青冉却是觉得,定然是她觉得宁儿不是学习笛子,方才会直接拒绝,非是旁人想的那般不识抬举!

------题外话------

大家除夕快乐呦~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