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疑窦丛生/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这一次的赏花宴结束,慕青冉也未见到皇后再露出一次的笑容,一直都是面色的沉沉的坐在上首,再也不复开始时候的兴致盎然。

而对于她的这一番变化,慕青冉的心中却是觉得无比的理解。

毕竟皇后举办这一次赏花宴的目的便是为了要帮助夜倾瑄选妃,可是谁能料到夏柔竟会是这般表现!

想来定然是要让皇后失望的,她要为夜倾瑄选的妃子,想来应当不仅仅腹有诗书气自华,还要能够陪着他夺嫡谋天下!

但是很显然夏柔并不是最佳的人选,依照慕青冉来看,似乎是那位夏家二房的夏淑更为沉稳识礼。倘或是她成为大皇子妃,倒是与曾经的袁玮琴有几分可较之意,只不过二老爷夏桀的身子嘛却是怕无缘西宁候的侯爷之位。

可这世间之事向来如此,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很多事情都难以两全。

倘或夜倾瑄是想要选择这样一位有心计谋略的妻子,那么就要接受有朝一日西宁侯府会脱离他掌控的现实。而若是他为了与侯府牢牢的绑在一起,那便只能迎娶夏柔这般的小女子了。

这代价便是大皇子府的后院或许有一日会“着火”!

而也不知道皇后是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令她心下不悦,还是她从一开始就有此计划,竟是在宴会散了的时候,指给了夜倾桓几名容貌出众的侍妾,只让烟淼直接带回府中。

面对皇后这样的举动,慕青冉只暗中示意烟淼直接收下,左右夜倾桓自己会处理,却是不必她们直接同皇后对上。

直到宴席已散,慕青冉三人沿着来时的路一路向宫外走去,却是在行至一半的时候,被半路上杀出的九公主给拦了下来。

“站住!”忽然,三人只听闻从一旁传来一道略显焦骄纵的声音。

闻言,三人不觉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却是只见夜倾羽带着几名宫人直奔她们而来。

“不知公主有何事?”相比于夜倾羽的趾高气昂,慕青冉的声音却是依旧温温柔柔的,好像没有一丝的伤害。

但是旁人或许被这样的假象所蒙骗,可夜倾羽却是绝对不会!

她已经在慕青冉的手上吃过亏了,更何况皇兄一直嘱咐她,定然不要与慕青冉发生冲突,是以她也会尽量避着她。

“与你无关,本公主要找的人是她!”说着,夜倾羽的手指忽然一指,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是只见楚鸾一脸不解的站在那。

找她?!

她几时惹到了这位公主殿下吗?为何无缘无故的要找她?

见状,慕青冉倒是难得觉得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两人,随后却是并没有再说话,只交给楚鸾自己去处理。

“不知公主找我何事?”左右人都已经找上门了,楚鸾也心知躲不过去,便只得神色懒懒的问道。

“你给本公主听好了,日后离宋祁远点!”见楚鸾一副全然不将她放在眼中的样子,夜倾羽心中的怒火却是忽然变得更加的炽烈。

她算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在她一国公主面前摆出这样的嘴脸!

可是夜倾羽的话一出,莫要说是楚鸾,便是慕青冉也是不禁一愣。

宋祁!

怎地又与宋祁什么相干?!

夜倾羽心仪宋祁的事情慕青冉倒是知道,可是她喜欢宋祁是她的事情,同鸾儿有何干系?

“诶!饭可以乱吃,话却是不可乱讲,我几时同宋祁亲近了?”楚鸾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公主殿下竟然是为了一个男人来同她叫板的!

仔细想了想,她方才回忆起,似是上一次庆丰帝寿宴的时候,她进宫时偶遇了宋祁,恰巧便被这位脾气不小的公主给瞧见了。但是事实上,他们二人也不过就是随意说了几句话,她追她的男人,将她牵扯进去干什么!

谁知楚鸾这不说还好,这一说却是顿时让夜倾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什么叫亲近

她眸光中的怒火近乎是要喷射而出,直接将楚鸾焚烧一般,让在场的几人皆是不免有些惊讶。

未想到九公主对于宋祁的感情竟是已经浓烈的这般了!

“总之你给本公主挺好了,日后不许再接近宋祁,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你奈我何啊?”其实楚鸾原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左右眼前之人不过是个被宠坏了的公主而已,她只顺着她的话说便是了。

可是眸光见到青冉在一旁凝望她的视线,楚鸾的脑中却是忽然想起了上一次夜倾辰同他说的话。

靖安王府的人从来都只有欺负人的份儿,而没有被欺负的份儿

这事若是到她这坏了规矩,岂非是她的过错!

是以在经过了一番不算激烈的心里斗争之后,楚鸾最终决定她要欺负人了!

不过就是一个公主而已,她还是郡主呢!

她爹是皇帝,可她爹也是老王爷啊!

她哥是皇子,可她哥还是小王爷啊!

这般看来,她便不较夜倾羽差在哪里,是以她决定,今日这一局,她还定然就是分毫不让了。

而一旁的慕青冉在听到楚鸾的这句话时,却是不禁淡淡一笑,也收回了一直盯着她的目光。

她希望鸾儿认下王府郡主的这个身份之后,活的应该更加的潇洒肆意,而非是全然被的束缚住。

“你”夜倾羽见楚鸾竟是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中,一时间不禁心下变得更加的气愤,“你大胆!”

憋了半晌,也不过就是说出了这么三个字,却是令楚鸾不禁心下叹息。

便是就这点本事还敢大张旗鼓的来同她吵架,未免有些太不自量力了,怎么着也该将词儿都先想好啊!

“公主若是无事,我们就先告辞了!”实在是不愿同夜倾羽继续纠缠下去,楚鸾说完之后便准备和慕青冉她们直接离开。

“拦住她们!”见状,夜倾羽却是顿时发怒,声色俱厉的吩咐身后的宫人去拦住她们。

可话虽是说出去了,但是这群人又哪里真的敢呢!

只面面相觑的站在那,根本不敢上前!

这几位可都是主子,三皇子妃、靖安王妃、靖敏郡主,她们这群奴才有几个脑袋敢去惹她们!

“你们都聋了吗?!”见自己一声令下,旁边的人都是没有动作,夜倾羽一时间竟是更加的不悦。

“公主殿下何苦去为难一群下人,我们倘或是要走,便是昭仁贵妃来此,也段或是拦不住的!”忽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慕青冉慢慢走到了夜倾羽的面前,声音淡淡的说道。

想来今日要是不解决了这个麻烦,日后也是后患无穷!

而夜倾羽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整个人都不禁一愣,随后脸上的神色不觉变了几变。

她说连母妃都拦不住她们!

“你”

“公主的禁足令方才解了没几日吧!”忽然,慕青冉话锋一转,竟是直接说起了别的事情。

但是她提到的这事,却是气的夜倾羽垂在袖管下的手都隐隐发抖。

怎地一个两个的都是在提起她被禁足之事!

“父皇已经解了我的禁足令,你少拿这事吓唬我!”她已经央求父皇将她放出来了,而且皇兄还答应她,只要她自己能求得父皇的同意,他便会带她出宫去。

虽然这当中也有母妃帮了她许多,方才让父皇点头同意,但是重要的是她终于“重见天日”了。

而且很快她就可以见到宋祁了!

“九公主,靖安王府与六皇子府一衣带水,我不愿与你处处为难,这一点还望你心中清楚。”见是夜倾羽听闻她的话脸色更加的难看,慕青冉也并不理会,只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倘或真的是惹得王府中人与你们反目成仇,禁足令便是最轻的了!”

话落,却是见到夜倾羽的脸色瞬间惨白无比。

若是楚鸾的话她不信,只以为她是在狐假虎威的话,那么慕青冉的话,她却是从来没有这般相信过!

不仅仅是因为她这个人,而是她身后的那个夜倾辰,疯子一样的人,他会做出什么来,夜倾羽真的是不敢想象的。

“还有一件事情,对于宋大人的私事公主与其同鸾儿为难,倒不如派人去城中仔细打探,到底何人才是真的与他不清不楚!”

这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人皆是一惊!

靖安王妃这话是在影射九公主嘛?

说完,慕青冉的眸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夜倾羽身后的那群宫人,见他们顿时吓得低下了头,便只带着出来和烟淼直接离开了。

而身后,是夜倾羽气急败坏的一张脸,却是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竟是硬生生被气的哭了出来!

她几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从出生开始她便很得父皇的宠爱,母妃也是宫中无人敢得罪之人,是以她从小到大皆是被人捧在手心上。

可是今日被慕青冉这般夹枪带棍一顿数落,她竟是只有听着份儿,连还嘴的机会都没有。

生生憋闷的自己一肚子气,偏还无处发泄,可是到底她也不知道究竟该把她们怎么样!

只得处罚了身边的几个奴才解解气,方才算是心情好了一些。

再说另一边,楚鸾看着方才说话不紧不慢的慕青冉,竟是将夜倾羽气的那般,她忽然就觉得忍不住的想笑。

明明青冉说出的话也不是如何的难听,语气也并未特别严厉,甚至是温温柔柔的样子,可是偏偏就是她这般温淡的模样,让人见了才更生气!

“青冉,你可真厉害!”那么难缠的九公主,竟然就这般被她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你日后倘或是再见到她,便如今日这般,不需要委屈自己。”九公主没有太深的心机,不过就是个被惯坏的骄纵公主,凭着鸾儿的脑子,同她斗上一斗倒是也不会落了下风。

“嗯!我知道!”夜倾辰都已经那般同她说了,她若是再被人欺负了,岂非给靖安王府丢脸!

欺负人这样的事情她或许没有她那位“大哥”在行,不过她可以学啊!

烟淼看着两人说着话,却是忽然插了一句,“我教你几招防身,将来会有用处!”

闻言,楚鸾整个人都激动的不行,一下子从慕青冉的身边窜到了烟淼的身边,眸光闪闪发亮的看着她。

“真哒?”她能学到绝世高手的武艺了!

事实上,从楚鸾住进靖安王府开始,她便有让夜倾辰教她几招,但是瞧着他每每见到自己同青冉在一处时候的眼神,她就隐隐有些担忧,这人会不会借着与她过招的时候直接杀了她!

是以这个想法她一直都只是有,而从来没有实现过。

现在烟淼竟然说要教她武功,她自然是美颠颠儿的喜不自胜,高兴的都要飞起来了!

而慕青冉在一旁听到烟淼这般说的时候,却是不禁淡淡一笑。

鸾儿现在就开始开心未免高兴的太早,真的要高兴也是等到见识到烟淼教她的武功之后。

依照她对烟淼的了解,她口中所言的“防身”武艺,怕是江湖中寻常的侠客一招之内便会毙命。

她从前便觉得烟淼武艺很高,但是她于武学之上,却是着实没有那么了解。不过夜倾辰第一次见到烟淼之后,却是直接问她怎么会结识烟淼?

后来慕青冉问起他,烟淼的武艺与他相比如何,夜倾辰沉吟了半晌方才说了一句,难分伯仲!

是到了那个时候她方才觉得,为何不到万不得已烟淼极少动手!

如今她既是说了要教鸾儿武艺,想来有了她的指点,日后鸾儿的武功也会令她放心些。

待到三人出了宫门的时候,却是见到夜倾桓和夜倾辰正朝着这边走来。不同的是,一人长身而立,身姿潇洒的稳步而来,而另一人则是温润如玉的坐在椅子上,由身后的护卫推着,慢慢走近了她们。

夜倾辰的眼中好像是根本没有见到任何人,只直接奔着慕青冉而来,楚鸾在一旁看着,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碍眼!

人家烟淼也有三皇子来接,青冉也有夜倾辰护着,似乎就只有她“形单影只”了些。

不过夜倾桓在见到烟淼的时候,却是神色温润的淡笑着,可是目光瞥见她身后跟着的几名女子时,素来清润的眸光却是划过了一丝冷芒。

见此,他下意识的望向了慕青冉的方向,却是只见她淡淡的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看着烟淼神色并无异样,夜倾桓方才微微放心,也没有理会那几人,只直接带着烟淼离开。

而楚鸾在身后远远的看着二人的身影,却是忽然心下微叹,倘或三皇子的腿没有问题的话,那与烟淼站在一起的情景,也定然是极美的。

收回看向他们两人的目光,楚鸾回神间,却是见到青冉正含笑的望着她,而她身边的夜倾辰也是眸光不眨的看着青冉。

“走吧!”她的声音温柔的响起,朝着楚鸾淡淡的一笑后,便欲转身回王府。

“诶你们走吧,我自去城中逛逛!”说完,她直接走到夜倾辰的身边朝着她挑了挑眉。

眼下二人这般甜甜蜜蜜的样子,她才不横在中间碍眼呢!

不过她既是这般有眼色,那夜倾辰合该有些表示才是。

话落,夜倾辰却是冷冷的唤了一声,“墨刈!”

说完,墨刈便会意,直接拿出一个金元宝交到了楚鸾的手上。

“嘚嘞!”见到金元宝的那一刻,楚鸾的眼睛顿时一亮,接过之后,便直接扬长而去。

有了银子就万事好说,她定然是不会做没眼色之人的。

见她蹦蹦跳跳的直接离开,慕青冉却是不觉摇头失笑,这个疯丫头

------题外话------

送给还在追文的小伙伴们,除夕快乐,么么哒~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