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偶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了靖安王府之后,楚鸾还没有回来,慕青冉只直接和夜倾辰回了浮风院。

对于今日发生的事情,慕青冉已经在回来时的路上同他大致说起,但是出宫时被夜倾羽拦下的事情她却是并没有说出来。

她根本不足为惧,是以也无需说与他知道,图惹他因此不悦。

“皇后这一次的赏花宴过后怕是要失望了!”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唇边盈盈的泛着一抹笑意。

原本皇后这一次的目的,是为了帮夜倾瑄选妃,本是看中了夏家三房的小姐夏柔,可是只怕今日过后,事情便会发生变故了!

“自然不会事事都让她如愿!”想要将夏府同大皇子府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又不想随意的娶个皇子妃,可哪里有这样全能如愿的事情。

“我倒是瞧着那个叫夏淑的,人似是极为机灵的样子”能够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地下耍花招,可见其手段不简单。

倘或真的是夏淑嫁进了大皇子府,或许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袁玮琴!

大皇子府虽是素日被人治理的很严,但是自从袁玮琴殁了之后,想来这府中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眼下借着夜倾瑄将要娶亲的事情,皇后必然也是想要为他选一位手段厉害的皇子妃,以此来控制皇子府的局面。

“夏家二房势微,夜倾瑄定然不会选这样的一位皇子妃的。”夜倾辰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想到慕青冉说起的夏家之人,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冷芒。

夜倾瑄所求的皇子妃,定然是为了她身后的势力,而非是她这个人。

所以不管是夏柔还是夏淑,只要她们当中谁的父亲会成为西宁候,那么她就会是大皇子妃!

“他定然是不愿这般的,可是有些事岂是全能由他做主的!”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眼中的笑意很是明显,却是让夜倾辰看的不禁一愣。

青冉的意思是

“可是心中有何想法?”想来是今日进宫发生的事情,让她又有了什么主意。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淡笑道,“果真什么都瞒不过王爷!”

她的确是心中有些打算,只不过还没有确定罢了。

“是你没有想过要瞒我!”早前她自己设计着要出逃的时候,可不就是将她蒙在鼓里了!

眼见他眸中似有异色,慕青冉觉得他定然是在心中想起了什么,不过,怕是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是以她只当不知的朝他笑着,见她这般作态,夜倾辰本是觉得有些不悦,此刻倒是也不好发作。

只眸光缱绻的望着她,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

罢了罢了只要她现在还好好地在他身边,从前的事情便姑且先不同她计较了。

“三皇子可曾同王爷说过什么?”慕青冉轻轻的依偎在夜倾辰的怀中,忽然想到了什么,便不觉开口问道。

夜倾桓?!

难得两人这般无人打扰的依偎在一起,她竟然还提别的人,何况若是旁人倒也罢了,偏偏是夜倾桓!

从前夜倾辰对这个人也没有过多的情绪,不过就是知道这人向来带着伪善的面具蒙骗世人。可是后来认识青冉之后,他却是发现他们两人的性格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青冉为人是淡然,总是温婉含笑,令人如沐春风;但是夜倾桓他虽是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可实际上却不过就是为人淡漠罢了。

但是他曾经见到了他们两人坐在一处交谈的画面,却是当真觉得刺眼!

“不曾!”眼下听到慕青冉在这个时候提起夜倾桓,他方才“转晴”的脸色,却是瞬间又变了样子。

听着夜倾辰的声音略显清冷,慕青冉却是有些不明所以,他怎地忽然变了情绪?

“我见他今日忽然同意烟淼进宫,心下觉得有些奇怪而已。”明明他此前一直将烟淼护着藏着,尽量不让她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不知今次是何故。

是打算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了?

还是觉得万事俱备,已经为以后的事情铺好路了!

“他不会一直这般隐忍蛰伏的。”心知她是担心烟淼的境地会变得为难,夜倾辰便也就不再耍小脾气。

在他看来,夜倾桓有野心,有手段,只是有了烟淼之后,怕是这些都会渐渐减淡。

或许如今在他眼中皇位已经不那么重要,只是有一件事情,想来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王爷的意思是,他要有所行动了?”否则的话,没有原因会忽然选在这个时候让烟淼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何况她今日的这一番举动,想来也是会成功的将烟淼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不过她的身份特殊,即便是她今日在众人面前大放异彩,但是所有都会联想到她身后的夜倾桓,而非针对她如何。

毕竟对于一个没有任何靠山和背景的江湖女子而言,即便是对付了她,也是于大局没有任何的影响。说不定没有了她,到时候陛下万一再给三皇子指一门更好的婚事,倒是变得更加的麻烦了。

“约莫是快了!”他已经伪装了这么多年,想来也不差这几日。

“那”

“不许再提他了!”见是慕青冉还要再说,夜倾辰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唇瓣。

掌心中细腻的触感传了来,让夜倾辰有一时的怔愣,随后唇边漾起了一抹微笑。

他的拇指轻轻的划过她的唇边,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却是让慕青冉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看着他眸中忽然大盛的光芒,慕青冉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推开他,却是猛地顿住手。

想起前几日的情况,慕青冉想要推开他,却是连手都不敢伸出来了。只紧紧的按着身下的锦被,脸色渐渐泛红的望着他,眸中隐隐带着一丝羞涩。

而夜倾辰方才凑近她的身子准备吻下去,却是没有想到慕青冉只眸色紧张的望着他,却是不曾拒绝,甚至都没有伸手推开他!

忽然!

夜倾辰仿若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慢慢将唇贴在她的耳畔说道,“青冉今日怎地这般听话?”

闻言,慕青冉的身子却是顿时一僵,感受到他呼吸在耳边灼热的气息,更加是不敢乱动,也没有随意搭腔。

“嗯?”见她没有回答,夜倾辰却是更加的变本加厉!

薄唇轻轻的扫过她小巧的耳垂,若有似无的撩拨她,直到感觉到怀中的人似乎想要歪头躲过,夜倾辰却是忽然伸手捧住了她的脸。

张口含住她的耳垂时,夜倾辰的唇边满是满足的笑意,眸中似是还隐隐闪动着一丝幽光。

慕青冉的脸颊上散着一抹绯红,耳边似是有羽毛轻轻的拂过,隐隐带着一点潮潮的湿意。她几次想要躲开,但是都挣脱不得,只觉得他的吻渐渐向下,最终滑落至颈间。

她原本以为他会继续,谁知这人竟是忽然停了下来,他只目光灼灼的同她对视,却是忽然握住了她的手。

方才拉起她的手,夜倾辰便明显感觉到她想要将手抽回去。

“青冉你很奇怪!”明明想要躲开,但却是又好像不敢,抱着她的时候好像也没有感觉她多抗拒,可是方才一拉起她的手,却是明显感觉到她的挣扎。

听到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却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望着他,半晌没有说话。

见是这般情况,夜倾辰竟是忽然来了兴致,他倾身凑近慕青冉的身边轻言说道,“怎么了?”

“没”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怕我如前几日一般?”说话的时候u,夜倾辰竟是自己都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想来她是因为自己之前的举动,是以才会吓得这般!

闻言,慕青冉却是忽然抬头看着他,微微使力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

“你别闹”她哪里知道他待会儿又兴出多少闹人的主意,那一日的情况实在是令人感觉“心有余悸”!

“哈哈”忽然,夜倾辰竟是抱着她笑了起来,唇角弯弯的笑意一时间竟是不觉让她看的呆了神思。

似是连害羞都忘了一般,只顾盯着夜倾辰看,却是引得他愈加发笑。

他不过就是此前的时候同她“**”了一番,却是如今将她吓得这般,连手都不敢再露出来似的。

可事实上说到底夜倾辰那日也并没有将她怎么样,只是眼神可怕了些而已。

慕青冉见他忽然间笑的这般开心,虽然知道他是在笑你,不过也仍是淡淡的朝着他微笑。

夜倾辰素来极少有这般开怀的时候,最多也不过就是嘴角微弯,如今难得见他这般孩子气,她竟是也由得他去。

再次伸手将慕青冉拥进怀中的时候,夜倾辰却是不觉微微闭眼,只轻轻的抱着她,不再故意逗她。

院中是一派鸟语花香,墨刈同紫鸢坐在廊下的地方,远远的看着墨潇蹲在地上与流鸢在玩什么。

另外一边,楚鸾出了皇宫之后,原本是打算直奔梨园的,却没有想到在半路上遇见了宋祁。

她方才在宫中被九公主给堵住了路,又被她威胁了一番,眼下见到这位“罪魁祸首”,楚鸾便自然没有好脸色。

但是事实上,楚鸾并不是这般不明事理之人,九公主有意宋祁,是九公主自己的事情,甚至她有意为难自己,也是不与宋祁相干。

可是不知为何,楚鸾此刻见到他,便觉得心中不悦,总觉得这事情既是因他而起,那总是要说与他知道知道的。

“微臣参见郡主!”宋祁远远的便见到了楚鸾,可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这人今日看他的眼神,隐隐带着几分不悦。

“不敢当!”若不是今日想要将事情同他说清楚,楚鸾觉得自己会避开他。

闻言,宋祁却是不禁一愣!

她这话却是又从何说起?

虽说二人之间并不是十分相熟,但是总也算是有些焦急了,可是自从认识楚鸾之后,宋祁倒是从未听过她这般说话。

今日这却是怎么了?!

“郡主这话却是从何说起?”瞧着她来时的方向的似是宫中,宋祁方才恍然大悟,听闻今日皇后在宫中召开了赏花宴。

楚鸾身为靖安王府的郡主,自然也要前去,难不成是在宫中受了何委屈不成?

可是随即想想,宋祁却又是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会的!

既是她会入宫的话,那么想必靖安王妃也是与她一同进宫的,有那个女子在,想来定然是不会让她被人欺负的。

“九公主今日同我说让我离你远些!”楚鸾也不知为何,总觉得这话九公主说出来的时候,她听起来有些不悦。

眼下见宋祁问起,她自然不会掖着藏着的矫揉造作不言明,却是直接就同他说起了出宫时候发生的事情。

倘或不是他自己没有处理好同九公主之间的关系,又怎会今日牵连到她!

宋祁听闻楚鸾的话,却是不禁一惊!

九公主!

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九公主!

其实楚鸾心中也明白,这件事情说到底也不是宋祁的错,甚至连他都是身不由己的。

得了皇家公主的青睐,想来他自己也是轻易拒绝不得,虽说宫中陛下未见得同意,但是她总是这般缠着他,也是令人烦忧。

这些道理她都想的明白,但是只要想到今日夜倾羽在宫中同她说的话,楚鸾的心中就有一股无名火。

“郡主莫要误会!”宋祁怎么都没有想到,九公主如今竟是会在人前去宣誓她的所有权!

他自己也是颇为为难,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她就总是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表现的与他十分亲近一般。

这般势态发生下去,却不是什么好情况!

误会?

楚鸾听闻宋祁的话,却是不禁疑惑的看着他,半晌方才说道,“你不想娶九公主?”

这般送到眼前的好事,他竟是会直接推开?

她虽是对朝中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十分多,但是也偶尔听青冉说起过,眼下朝中以六皇子一党势头正盛,如果宋祁要是娶了九公主的话,那对将来的仕途之路自然更加有帮助。

但是她没有想到,他竟是打算直接放弃这样的机会吗?

“微臣不敢肖想!”

一则他没有迎娶公主的打算,更加不想迎娶九公主;二则他也不愿自己的仕途是通过一名女子而获得!

更何况,他如今同大皇子的关系明显要更亲近一些,若是再与九公主之间不清不楚,难保不会被人误会。

所谓人言可畏,若然只是旁人说说也就罢了,到时候惹得大皇子也起了疑心,那却是不好了。

“你不敢肖想公主,却是也同样不敢轻易拒绝她!”这才是眼下令人最为为难的事情!

话落,却是见宋祁的脸色顿时便是一变!

倒不是因为别的,不过就是因着楚鸾说的都是事实!

九公主只是一味的缠着他,却是并没有字字句句要他去迎娶她,他也只能尽可能的去避开她,旁的却是无法改变。

除非

宋祁的心中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自己先是不觉一愣,随后却是忽然抬头看向了眼前的楚鸾,眸中似有光芒在隐隐闪动。

见状,楚鸾却是下意识的朝后面退了一步。

这人方才的眼神怎地会瞧着这般“不善”?

眸光中隐隐划过的幽光,令楚鸾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似乎青冉每次要算计人的时候,眼中便是这样的光芒!

宋祁他难道是要打算算计自己吗?

“郡主!你可愿”

“宋公子!”话未说完,却是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道娇柔的声音,生生打断了宋祁要说出来的话。

闻言,宋祁却是猛地紧紧闭上了眼,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是住了口!

------题外话------

二更大概要八点钟,么么哒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