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心有不甘/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边忽然插入的一道声音令楚鸾和宋祁两人皆是朝着旁边望去,却是只见一名少女身着嫩黄色的流苏长裙,正缓步向这边走来。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眼眉微挑,随后想到什么,心中不禁疑惑,这女子认识宋祁?!

而眼见那女子越走越近,宋祁在看清那人的相貌时,却是忽然间脸色一变,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沉。

严倩雪方才走至近旁,只朝着楚鸾笑了一下,便直接看向了宋祁。

“宋公子,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严倩雪的声音中满是惊喜之意,望着宋祁的眼光中也满是含羞带怯的情意,令一旁的楚鸾不禁看的有些惊讶。

她竟是没有想到,宋祁的桃花运会是这般的旺!

宫中的公主对他青眼有加不说,如今竟是随意走在街上,也会遇到心仪他的姑娘!

她素日风月戏文听得有些多,是以眼下见到这般情景,只觉得二人之间怕是大有故事。

此前她便听闻过,宋祁原是还有位未婚妻,后来却是又解了婚约,而她也隐约听了个大概,具体其中故事是怎样,她却是并不了解。

“严姑娘可是有事?”相较于严倩雪的热络,宋祁的反应,却是实在太过冷淡了。

听闻宋祁这般生硬的语气,严倩雪脸上的笑意有瞬间的僵滞,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依旧朝着他微笑。

见此,楚鸾却是觉得,这姑娘实在是有涵养,倘或若是换了别的姑娘,只怕是要拂袖而去的。

“恰巧路过这里,不想会见到公子”说着,严倩雪却是好像忽然有些含羞一般,微微低下了头。

闻言,宋祁却只神色冷寂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出言搭腔。

这般情况却是着实有些令人觉得尴尬,一个略显亲近的说着,一个太过冷漠的答着。

气氛实在是有些令人觉得不舒服,严倩雪似是想要打破这样的尴尬局面,目光瞥见一旁的楚鸾后,她忽然笑着同她说道,“这位姑娘是”

严倩雪的面上虽是笑着,可是眼中的防备和审视之意,却还是让她清楚的看见了。

防备?

她防备自己什么?!

目光扫一眼眼前的宋祁,楚鸾的心里,难得有些明了。

怕是误会自己也是爱慕宋祁的人了,她竟是没有想到,这人竟是这般受欢迎,走到哪里都有人仰慕!

听闻严倩雪的问话之后,楚鸾看着宋祁半晌都没有说话,却是不禁奇怪,这人怎地不同她介绍自己的身份?

难道不是由别人说出她身为郡主的身份才显得足够大气嘛!

可是她哪里知道,宋祁便是连同严倩雪对话都是满心厌恶的,如今听她问起楚鸾的身份,他更加是懒得回答,只等着楚鸾自己说出来之后震慑她一番。

这二人皆是在等着对方来解释,是以一时间竟是无人回答严倩雪的问题。

而严倩雪本是打算问一个问题来缓解眼前的尴尬,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倒是将自己的境地变得更加的难堪。

眼见着这姑娘竟好像是羞愤的要哭出来一般,楚鸾只好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本郡主名唤夜倾鸾!”

话落,却是见到严倩雪的脸色忽然一变!

夜倾鸾?!

靖敏郡主!

严倩雪的脑中一直在想着方才楚鸾说的这句话,却是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一身红衣的女子,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靖敏郡主!

方才过来的时候,她便是瞧见了这女子同宋祁站在一处说着话,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人的身份竟会是这样的“高贵”!

楚鸾素日都不是很注重打扮,只一身红衣,头发高高的束于头顶,显得分外的精神和张扬。脸上未施脂粉,头上未有发饰,不管怎么看,都显得极为朴素。

或许也只有这一身张扬热烈的红衣,方才让人觉得这女子气质不凡。

原本严倩雪心中并未将楚鸾太过放在心上,毕竟眼前这女子相较于自己的容貌,还是差了一些的。是以她初时并未将其看成是威胁,可是眼下听闻她的身份就不一样了。

夜倾鸾

这可是靖安王府唯一的一名郡主,老王爷的女儿,靖安王的妹妹!

“恕倩雪眼拙,不知是郡主在此!”说着,严倩雪便赶忙朝着楚鸾欠身施礼,唯恐她会因此怪罪自己似的。

“无妨!”看着眼前忽然笑的很灿烂的一张脸,楚鸾觉得这姑娘变脸未免变得太快。

不过她也无意同她一个姑娘家为难,何况她看上宋祁,也自己也是无关的,她何苦去得罪人!

“微臣还有要事,还望郡主勿要怪罪,告辞!”说完,只看了楚鸾一眼之后,宋祁便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身后,是严倩雪望穿秋水的一双眼,依依不舍的看着宋祁离开的背影。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心下微叹,难得世上有情痴啊!

就是不知道,严倩雪到底是真的中意宋祁,还是只觉得这人前途无量,想要将来成为一名诰命夫人?

“本郡主还要回王府,便也告辞了!”转身离开的时候,楚鸾却是忽然想到,方才严倩雪来之前,宋祁是不是打算同自己说什么。

但是眼前人已经走了,她也是不得而知,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否则的话,那人定然是会找机会再告诉她的。

而另一边宋祁离开之后,却是在转身的瞬间,脸上的神色便隐隐带着一丝庆幸的感觉。

好在后来半路上杀出了一个严倩雪,否则的话,他方才就要同那人将心中的话说出来了。

可是现在不行!

即便他有遵从心中所想的打算,但却是万万不能在眼下这个时候!

宫中的九公主如今对他虎视眈眈,而有心摆脱她最好的办法,就是尽早为自己订下一门亲事。

但倘或是寻常人家的姑娘,难免九公主不会从中作梗,即便陛下会惩罚于她,可到底一个姑娘家,想来陛下也不会真的将她如何。

想来也不过就是禁足几日,过了一段时间,便又会被重新放了出来。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他可以议亲,但是对方必然是令九公主不敢轻易造次的人。

而这丰鄰城中有此殊荣的人怕是也就只有靖安王府了!

若是他能娶到楚鸾的话,那不管是宫中的陛下还是六皇子,只怕都是不会轻易说什么的。

再一则,即便是九公主有心为难,可是只要有靖安王在,郡主也不会受到伤害。

这样一看,似乎他若是能娶到楚鸾的话,那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不知为何,宋祁不愿利用这样的方式娶她,就好像他是抱着一种目的的心理却接近她。可是事实上,在想到自己能够娶到她的时候,他的心中分明也是开心的!

想到这,宋祁向前走着的脚步却是忽然一顿,随后想到自己心中所想,却是不觉微微皱眉。

眼下大业未成,他段或是不能被儿女私情所束缚!

何况他若是真的在这个时候娶了楚鸾的话,怕是只会为她带来危险!

罢了合该他选择了这一条路,有些事情,时机未到,不可强行扭转!

从宫中的赏花宴之后,众人依旧是忙着自己的事情,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但是对于夏家的姑娘来讲,却是过得有些焦灼之意。

旁的人参见赏花宴,不过就是去凑个热闹,但是夏家的姑娘却是知道,这次名为赏花宴,却是实则为了大皇子选妃。

而更重要的是,这皇子妃的人选,定然是会出在夏家之中。

虽是之前便已经听闻,皇后似是看中了夏柔,可是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轻易的下定论呢!

可是临去之前,祖父已经特意叮嘱过她们,必然要事事与夏柔方便,她们的出席,不过就是为了确保夏柔会在宫中一鸣惊人而已。

只不过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出席赏花宴的人,倒是的确有人一鸣惊人,但却不是夏柔。

而是——三皇子妃!

若单单只是这样还好说,偏偏夏柔在宫中的一曲“汉宫秋月”,彰显了自己琴技的同时,却是也令皇后有些不悦。

如此说来,原本夏柔胜券在握的皇子妃之位,如今却是有些说不准了。

西宁候夏阙在听闻宫中的情况之后,却是没有很担心,虽说柔儿表现的不是很好,但是这并不会妨碍她嫁进大皇子府。

夜倾瑄想要娶的人,不过就是将来西宁侯爷的女儿而已,至于这人到底是谁,为人如何,他却是并不会在意。

便是皇后有些不愿意,但她也是阻止不了大皇子的想法的!

眼见着西宁侯并没有责怪夏柔的意思,夏家其他的极为小姐却是心中不免隐隐有些失望之意。

她们原本以为祖父会狠狠地责罚夏柔一番呢谁知竟是只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夏淑听闻丫鬟传回来的话之后,眸中隐隐有着一丝失望之意。

一切都白费了!

她本是打算在赏花宴的时候令夏柔出丑,谁知道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下,祖父竟仍然是不打算换人!

不过就是因为父亲如今瘫痪在床,将来的侯爷之位会传给三叔,所以祖父便事事都偏疼三房!

如今有了成为皇子妃的机会,明明以她的性格才更为合适,但是偏偏祖父根本不曾想到她,只一味想要夏柔嫁进大皇子府。

那日宫宴的时候,她还曾经为此做过准备,皇后虽然身为中宫之主,但是却并没有很厉害的手段。其他的几位皇子妃她也瞧了个大概,三皇子妃虽是有些深藏不漏,但是到底身份低微,并不足为惧。

而六皇子妃卫菡更加是不用说,想来如今便是连六皇子都懒得去理会她的死活了,更遑论是被人。

至于七皇子妃不过就是个老实人罢了!

再剩下的人,怕也就只是那位素来闻名的靖安王妃了!

倒是也果真不负盛名,样貌自是不必说,端是她的心机和手段,便足以令夏淑觉得拜服。

抛却二人的身份和阵营不同之外,夏淑的心里是真的很佩服慕青冉的,从她与大皇子之间“斗法”这么多次,但却是从未见她败下阵来。

倘或是有朝一日,她有机会能够成为大皇子妃,倒是想要同她斗上一斗,好见见二人究竟谁更厉害。

偏偏这样的机会,竟是被夏柔那样的草包给占了!

旁的夏淑不敢轻易断言,但倘或夏柔真的成为了大皇子妃,若是她真的同靖安王妃对上,怕是只轻轻松松就会被人弄死。

如果能够有什么机会见到大皇子,让他知道自己比夏柔强上不止千倍万倍就好了。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机会会不会有!

靖安王府

夜倾辰这几日都在忙着调查秦嬷嬷所言之事,时常早出晚归不见人影,这一日慕青冉起身之后,便见到身边早已没有了人。也不知他是几时走的,往常夜倾辰离开的时候,慕青冉因为素来觉轻,便会有些意识的醒来。

可是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人竟是练得悄无声息,让她一丝察觉都没有,只待醒来的时候方才发现他已经起身了。

流鸢和紫鸢听到里间的动静进来服侍的时候,只见到慕青冉神色温然的拥被坐在床上,长发散在身后,显得整个人都无比的宁静安然。

低下的小丫鬟们有条不紊的进来服侍,将脸盆、面巾一一放好,方才神色恭敬的站在一旁候着。

紫鸢伺候慕青冉挽发的时候,不经意间扫到她耳垂之后的“痕迹”,只微微别开眼睛,继续着手中的活计。

如今这般情况,她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动作轻柔的将慕青冉半散的发丝放了下来,隐隐盖住她耳后的痕迹,随后方才轻轻的簪了一支玉簪。

“启禀王妃,墨锦来了!”

“让他进来吧!”说完,慕青冉便直接挥退了房中的丫鬟。

墨锦进来的时候,慕青冉方才准备用膳,见状,他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目光看向一旁的流鸢。

王妃准备用膳,她怎地竟是不先告诉他?!

“无妨!”见墨锦的脸上似有为难之意,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示意他无需在意。

滑落,方才见到墨锦松了一口气!

“启禀王妃,属下派出去的人有了回信。”说着,墨锦的心中却是有些不解,王妃为何要命他派人盯着夏家的小姐呢?

“怎么说?”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转头看着他问道。

“只言夏家二房的小姐每隔几日便会出府一趟,算算日子的话,今日便是正时!”

“嗯”听闻墨锦的话,慕青冉微微沉吟了一下,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待会命人备车,我要出府一趟。”

“是!”

墨锦走后,流鸢眨巴着大眼看着慕青冉问道,“王妃,咱们要去哪?”

“不去哪,只随意去街上逛逛”她们要去哪,并不是她们自己决定的,而是要看那人去哪

若是她所料不错的话,眼下的夏府,只怕是隐隐有四分五裂之势。二老爷瘫痪在床直接导致二房势微,是以如这般嫁进大皇子府的事情,段或是轮不到二房的小姐的。

若是二老爷的几位女儿皆是没有什么大欲求的人的话,尚且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那位夏淑姑娘她瞧着倒是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厉害角色。

她不相信夏淑会甘心将皇子妃之位拱手让人,特别是让给夏柔那样的姑娘家!

她们姐妹之间自小一处长大,眼下明明不如她的夏柔竟是会身份地位比她还高,想来是心中气愤不过的!

如此慕青冉觉得,她倒是想要看看,这姑娘的决意如何?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