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攻心为上/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锦和流鸢等人均是不知道慕青冉到底有何打算,虽是她做的事情并没有刻意瞒着他们,甚至每一件事情他们皆是知情的。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是根本猜不出王妃到底打算做什么,因为那些事情好像看起来并没有一丝的联系。

用过早膳之后,慕青冉带着流鸢出了王府,将紫鸢留在府中照顾夜安陌。

马车一路直奔丰鄰城主街而去,方到街角的时候,慕青冉却是直接带着流鸢缓步走在街上。

她一路只走走看看,似乎并没有刻意要买什么,不过就是闲闲的逛着,这可是乐坏了流鸢。不管这条街逛了多少遍,每次出来她仍旧是充满了好奇和新鲜感。

墨潇在后面静静的跟着,目光中满是流鸢笑的甜甜的笑容,脸上也是不免充满了笑意。

自从与流鸢成亲之后,墨潇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刻天堂,一刻地狱的开始!

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挨揍,可是流鸢每每都会在一时情急打了他之后又开始后悔,接着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望着他,生生让他心疼不已。

然后在他瞧得满心“荡漾”,想要一亲芳泽的时候,却是又再次遭到一顿毒打!

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但是即便如此,墨潇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每次流鸢打了他之后,都会在以为他睡着之后,偷偷的检查着他的伤势,怕自己会伤的严重。

只不过她哪里知道,他们身为暗卫,素来都不会那般轻易入眠,是以她做的事情他都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每一次流鸢同他动手,他都不会还手,而只等着她事后来心疼。

此刻瞧着流鸢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墨潇也是十分的开心,偶尔见她拿着什么东西兴致勃勃的给他看,让他觉得流鸢除了喜欢围着王妃转,如今也终于会想到他了。

而慕青冉看着时而跑着去找墨潇的流鸢,也是不觉淡淡微笑,如今这般情况却是最好的。

她原本还担心流鸢会经常欺负墨潇,不过眼下瞧着他们这样的状态,她倒是觉得极为放心。

一路向前走着,却是没想到会走到了百香阁的门前,看着门口热热闹闹的景象,流鸢显得极为的开心,“王妃,您看真热闹呢!”

他们府上的产业如今竟是这般受欢迎,倒是又会赚得金银满钵!

“嗯”见此,慕青冉也是淡淡的轻笑着。

由墨锦来负责这样的事情最是合适不过了,他能找打合适的人打理百香阁,时而也会亲自过来瞧瞧,倒是也出不了什么大差错。

说话间,方才要继续向前走,却是忽然见到从百香阁中走出一名女子,身后带着两名丫鬟,拾阶而下。

夏淑方才从百香阁中出来,正准备直接回府,却是没有想到会见到靖安王妃!

那女子脸上带着一方轻纱,夏淑并不能瞧见她的容貌,但是只看满身风华气质,便已可猜出其身份。

“臣女参见王妃!”带着两名丫鬟赶忙上前,夏淑的声音压的微微有些低,倒是未让人轻易听见。

靖安王妃既是刻意轻纱覆面,想来便是不愿被人轻易认出,或许也是恐这般样貌会惹得别人分外注意,是以方会如此。

“起吧!”见是夏淑这般,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觉淡淡微笑。

当日在宫中她便觉得这是个有心计的,今日再见,倒是更见其眼色和聪慧。

“王妃也是闲来无事,方才出府来逛逛吗?”看着慕青冉的身后也并未带很多的下人,夏淑不禁轻言问道。

“不是,本宫是特意来找你的!”谁知慕青冉却是眉目温婉的对着她说道。

话落,果然见到夏淑有些惊讶,眸光略有疑惑的望着慕青冉,不明白她为何有此一说。

见她神色略有不解,慕青冉却是也不再多言,只直接转身离开,而后墨潇方才走到夏淑的身边开口说道,“夏小姐,我家王妃有请!”

闻言,夏淑微微点头,压下心中的疑惑后,只随着慕青冉而去。

一行人直接奔着品香楼而去,而慕青冉的这个举动却是再一次令夏淑觉得有些奇怪,为何要来这里如今丰鄰城中的人不是多是去天香居的吗?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天香居开业之后,品香楼中便少有人来了。

可是为何靖安王妃会偏偏选在这一处?

墨潇先行一步进去要了一个包间之后,随后慕青冉等人便直接进去落座了。

喝了一杯茶水之后,夏淑也仍是未见靖安王妃开口说什么,一时间她也只觉得心中更加的奇怪。王妃方才明明说,她是特意来找自己的,那何以她如今来了,却是未见王妃同她说什么。

“不知王妃找臣女有何事?”

“本宫没有想到,夏姑娘竟然这般想的通透”取下脸上的面纱之后,慕青冉眸光温淡的望着夏淑轻声说道。

而夏淑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不禁一愣。

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眼下夏柔已经成了大皇子妃最有力的竞争人选,夏淑姑娘竟是不急嘛?”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眼眸中一直带着丝丝笑意,竟是让夏淑一时看的有些失神。

不过想到她说的话,却是不免有些心惊!

“却是不解王妃这话是何意”

见状,慕青冉却是只微微一笑,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夏姑娘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的。”

只怕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

慕青冉觉得,现在的夏淑,想来是因为夏柔的事情,正在焦心不已呢!

倒是难得她还能这般沉得住气,不仅没有什么动作不说,竟是在她提到此事的时候,还能这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单论品貌才情,夏姑娘不比夏柔姑娘差,何以要眼睁睁的将大皇子妃之位拱手让人?”慕青冉像是懒得同她打太极一般,只直接开门见山的同她说道。

想必夏淑自己的心里也是这般想的,明明没有较之夏柔差在哪里,却偏偏这样的情况轮不到她!

而她越是这样想,心中的不平之感便会越明显,长此以往,同夏柔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深。

这事若是单单只放在夏府或许还没什么,有西宁候在府中镇着,她们这一群小姑娘家倒是未见得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可倘或若是出了夏府,再换一个地方,那只怕就不会是能够轻易估量的了。

闻言,夏淑却是深深的低着头,唯恐慕青冉会看到她脸上的神情。而在她身后伺候的两名小丫鬟听闻慕青冉这样说,却是不禁相互看了一眼,随后方才目光惊疑的看了看僵坐在那的夏淑。

对于慕青冉能够猜出自己心中的意图,夏淑初时觉得很惊讶,随后却又忽然觉得释怀了。

素来传言靖安王妃聪明过人这倒是不假,想来是自己那日在宫中的行为令她起了疑心,或者她此刻说的也不过就是在“诈”自己罢了!

“夏家二房如今势力微薄,倘或大皇子妃的位置再被夏柔占了去,你觉得将来西宁侯府还会有二房的位置吗?!”她没有刻意的派人去调查西宁侯府中的情况,但是想也知道,若是那府中当真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风平浪静的话,大房的大夫人也不会多年无子,只得一个夏韬了。

慕青冉的话像是一把把尖刀一般,直直的刺进夏淑的心中,令她的脸色愈见难看。

交叠在身前的手也是不由得握紧,大力的指尖都隐隐有些发白。

靖安王妃的话她如何没有想过,正是因为想过所以她才会更加的不甘心,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夏柔坐上大皇子妃的位置!

若然二房只有她一人还好说,偏偏她还有弟妹在,若是让三房的人得了势,那日后岂会有他们的好日子过!

“王妃到底想说什么?”难不成这人会这般好心的来提醒自己吗?

虽然她身在闺阁之中,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但是夏府近来发生的事情,她也是多有耳闻。不管怎么看,好像都是与眼前的这位女子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即便她不是刻意挑起,但事情的结果总还是顺着她的心意发生了。

先是夏韬被革了官职,紧接着便是他被人活活打死,后又大伯也被人误杀这桩桩件件都与靖安王府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父亲如今瘫痪在床,也是因为大伯母疯疯癫癫所致。但她为何会忽然之间变了心性,似乎也是在慕青冉来府上之后发生的事情,追根究底,夏淑觉得还是慕青冉在其中搞的鬼。

若是这样来看的话,那整个夏府都是同慕青冉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又遑论是她一人!

眼下她来找自己,又说了这么多的话,总不至于是真的为了她着想才是。

“本宫是觉得这般大好的机会,夏姑娘应当争取才是!”看着夏淑闪闪烁烁的眼神,慕青冉心知她的心中定然是在怀疑自己,可这也没什么,怀疑才是对的,倘或她是不曾多言的直接相信了,那她才觉得奇怪呢!

“王妃怎地会这般关注臣女的事情?”是为了刻意挑起她与夏柔的不睦吗?

“若你想要成为大皇子妃,本宫可以帮你?”说话间,慕青冉只眸光真挚的望着夏淑,而她说出的话,也是不自觉的就令人想要去相信。

而对于慕青冉所言,她会帮自己成为大皇子妃,对于这一点,夏淑是相信的。

凭着靖安王妃的手段和聪慧,若是想到了什么偷梁换柱之法,让她得以夏柔进而嫁进大皇子府,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令人不得不注意的,是她背后的目的!

慕青冉怎么可能会这般好心的帮她,明明靖安王府与西宁侯府就是已经水火不容,便是与大皇子府上也是闹得不可开交。

即便她对朝政之事再不了解,可是也大概知道如今的局势,若是夏家一旦与大皇子府结亲,那便意味着两人彻底绑在了一起。既是连她都能看出的一步棋,靖安王妃又怎会看不出来,若是当真能看出来,却又为何不加以阻止,反倒是要促成?!

她这般举动,难道不是很招人怀疑吗?!

“王妃为何会这般好心?”怎么看,她都应该是有所图谋才对。

“好心却又不算是,帮了你,也算是解决了夏柔这个麻烦!”心知夏淑必定会有此一问,慕青冉只忽然清丽的笑道。

正常情况下而言,她定然是不会帮着夏府的人,不禁不会帮,她还应该是横加阻止才是。

只要夜倾瑄无法娶到西宁侯府中的姑娘,那么他和西宁候之间的联系便算是少了一层,或许对于他们这一方的行事也会更加便宜一些。

是以她如今反其道而行,夏淑会有所怀疑也是正常。

“那日宫宴中的情况,你也见到了,夏柔是个不醒事的,若是她成为了大皇子妃,难保不会处处与人作对,本宫懒得去应付她,但是倘或她事事针对三皇子妃而去,却又不能全然袖手旁观,着实是麻烦了些!”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端着手中的香茗,轻轻拂动着杯盖,整个人带着一丝慵懒之意。

她本身倒是无妨,便是夏柔想要对付她,她也自有办法躲得过去,但若是她借机去设计烟淼,倒是有些令人生厌。

若是夏淑能够取而代之,她们两人便算是各取所需,“美事”一桩。

而一直站在慕青冉身后的流鸢闻言,却是不禁心中一愣。

烟淼那么高的武功,难道还会被人害到不成?何况不是还有三皇子保护她吗?

“夏柔的性子到底是怎样,想来你比本宫更加的清楚。”

话落,夏淑的眉头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眸光定定的望着某一处,一直在想着慕青冉说的话。

若是这般说的话,靖安王妃的话倒是也没错!

旁人或许并不了解夏柔的性子,但是她们俩自小便在一处长大,她是什么人,夏淑自认最是清楚不过了。

那日的赏花宴上,夏柔本是打算凭借着一曲汉宫秋月一鸣惊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三皇子妃抢尽了风头,这口气她定然是不会轻易咽下的。

倘或三皇子妃也是这丰鄰城出了名的才女,例如像是靖安王妃这般倒也罢了,偏偏她只是一个出身江湖的女子。

输给这样的一个人,夏柔心里自然是不服气的,那日回府之后她便听说,三房那便似是闹了起来。

靖安王妃的这般说辞倒是可信,只不过她几时同三皇子妃这般好的交情?

还是说靖安王府同三皇子府之间,已经不像是世人见到的那般毫无交集?!

如此一想,夏淑竟是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般,心下只觉得震惊不已,但是面上却尽量不露分毫。

这样重要的事情,她还要更加仔细确定些才行!

看着夏淑眼中忽然亮起的眸光,慕青冉只淡淡笑着喝了一口茶,只当不知。

“如此王妃打算如何帮臣女?”夏淑现在的心思已经不仅仅是在如何成为大皇子妃上了,倘或她若是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秘密,进而汇报给祖父或者大皇子知道,只怕她再也不需要做什么,皇子妃之位便唾手可得。

“本宫最欣赏的,便是夏姑娘沉得住气,莫要令本宫失望才是。”两人方才算是达成了共识,她便急着问她要办法,会不会急躁了些。

闻言,夏淑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只赶忙朝着慕青冉微微颔首,端起茶水慢慢的品着。

可是心中,却是早已思绪万千,不知飘到了何处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