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心思各异/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夏淑也算是明白了靖安王妃的意思,暂且不管她背后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只论眼下的交易而言,夏淑觉得自己并不会吃亏。

不过她面上可以先答应下来,但是实际上,却还是要仔细斟酌一下整件事情。

慕青冉为人实在是太过狡猾,夏淑觉得她甚至分辨不出,她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但是关于她所言之事,她同三皇子妃交好,不想要夏柔与其为难,对于这句话夏淑觉得倒是颇为可信。

那日赏花宴的时候,她有好几次见到三皇子妃面对众人的问话时,会转头看向靖安王妃,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这样的情况,倘或不是二人的关系极好,那便是三皇子事先有了吩咐,让三皇子妃事事听从靖安王妃的吩咐。

若真的是那般情况的话,也就是变相证明了自己心中所想。

靖安王府同三皇子府之间,一定是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和秘密!

只要想到自己发现的这个秘密,夏淑就觉得像是得知了慕青冉的什么把柄一般,甚至有些掖着藏着的不愿别人知道。

而就在夏淑的心里觉得有些沾沾自喜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慕青冉的声音在一旁淡淡的响起。

“本宫有一句话要先与夏姑娘言明,倘或是你成为了大皇子妃,定然要安分守己些,莫要与三皇子妃为难!”毕竟这才是她一开始最初的目的,若是她日后也依旧同烟淼为难,那一切岂非都是无用功!

“这是自然!”她虽是位小女子,但也懂得言出必行,定然不会出尔反尔。

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夏柔那般无聊,平白无故的去找三皇子妃的麻烦,根本就是没事找事。

相较于为难三皇子妃,她首先要做的是坐稳大皇子妃的位置,将整个大皇子府都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如此最好”左右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慕青冉便准备带着流鸢离开。

她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再说下去的话,倒是未免会令人生疑。

“恭送王妃!”

方才行至门口的时候,慕青冉却是不觉脚步一顿,随后微微转身朝着夏淑说道,“二老爷虽是有心急流勇退,但若是长此以往,只怕当真会在侯爷的面前失了存在感”

说完,慕青冉便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只留下夏淑神情错愕的望着门口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她知道!

慕青冉她竟然都知道!

只要是想到方才靖安王妃说的话,夏淑便只觉得一身一身的出冷汗,连手心都是凉意。

到底慕青冉是真的知道府中的情况,还是不过就是靠着猜测在“诈”她而已?

父亲的确是有意避避锋芒,不想在此时与三叔之间起纷争,是以才会放出口风,对外声称自己瘫痪在床。

其实当日大伯出殡的时候,场面虽然混乱,但是大伯母的那一刀并不足以令父亲如何。一切都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只有二房失去了竞争侯爷之位的资格,三房才会对此掉以轻心。

否则的话,依照着三叔的心机和手段,怕是不知还要再设计他们多少次呢!

倘或二房只有她一人想必三叔他们也不会这般忌惮,但是问题出就出在,二房中还有三位公子,这才是三叔他们最为在意的。

从父亲出事之后,三房的人便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情,因为他们心里也是不相信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力求找到父亲“作假”的证据,以此来呈到祖父的面前,彻底让二房的人失了在祖父心中的位置。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如今,这段时日以来,三叔他们也算是渐渐安分了下来,只专心的忙着夏柔的事情,一时未曾顾忌他们。

但是现在经过靖安王妃这般一说,夏淑却是忽然间觉得,原是他们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未曾料到竟是早已经被人识破!

只是这样想着,夏淑的目光紧紧望着门口慕青冉离开的方向,一时间心跳的仍是有些快。

如此靖安王妃的目的到底只是想要同她做一个交易,还是以此来威胁她必须要嫁进大皇子府?

还是说其实就是她多想了,靖安王妃其实并不确定,不过就是诓骗她罢了!

夏淑这边仅仅是因为慕青冉的一句话,便被吓得开始胡思乱想,实在不是她杞人忧天,而是这件事情一旦被三房的人知道,那他们多日来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而慕青冉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却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施施然的带着流鸢回了王府。

回去的路上路过天香居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她特意没有选在此处,为的便是避开夜倾瑄的耳目!

丰鄰城中人尽皆知,天香居的老板是严家人,而严家家主严权则更是为了夜倾瑄鞍前马后,这里也好像成了大皇子一党的人聚集的地方。

若是方才她带着夏淑来这里的话,只怕人还没有走出天香居,就有人将这边的情况禀报他们的人知道了。

正是因此,她才会特意带着她去了品香楼,那里客人少,去的人不多,也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她们。

今日同夏淑说的话,真真假假难以分辨,慕青冉知道她定然不会全然相信,但是想要轻易的分辨出来真假也不是那么容易。

而且,她还几次刻意误导了夏淑一些事情,想来她此刻正会因此而沾沾自喜呢!

夏淑不相信她说的话也没关系,只要她的心中一直对大皇子妃的位置抱有野心,这便可以了。

回到靖安王府之后,慕青冉前去了沈太傅的院子,同他和慕青珩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方才回了浮风院。

慕青珩如今已经渐渐长大,脸上渐渐褪去了稚嫩,眸中的眼神也愈见坚毅。

他平日皆是跟着沈太傅在学习,原本慕青冉是有意将他送去书塾中,但是后来想了想,却又作罢。

左右外祖父在府中也是闲来无事,有珩儿围前围后的陪着他,倒是也极好。

而慕青珩每日皆是上午同沈太傅习文,下午的时候再去找墨嫣姐姐习武。

说起慕青珩学习武工队的事情,便不得不提起他曾经拜过的师傅,不可谓是不壮观!

初时他好不容易求得了夜倾辰,可以去找墨熙学武,但是后来慕青珩才发现,相较于教他武功,墨熙更加痴迷于传授他医术。

但是他并不想要学医,学医没办法更好的保护大姐姐,他要练武,像是王爷姐夫或是墨刈那样才行。

所以后来他就不再去找墨熙了,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地宫其他人的身上。

可是令慕青珩失望的是,不管换了多少个人,都是一群没有正调的!

最后的最后他才终于确定,要想办正经事,还是要找墨嫣姐姐才行!

虽然他一开始的目标是墨刈,但是后来发现,他平日要保护王爷姐夫,好不容易得了闲还要去陪着紫鸢,着实是没有空闲教他了。慕青珩便也就颇为有眼色的不再去找他,只将目光放到了墨嫣的身上,如今便是日日找她习武。

不过自从夜安陌出世之后,慕青珩每日的作息安排里,便又加了一项去看望他,风雨无阻。

他至今都还记着王爷姐夫同他说的话,大姐姐有王爷姐夫保护,但是作为他们孩子的小舅舅,却是要好好的保护陌儿!

这句话他一直不曾忘记,是以尽管有时候心中难免懈怠,但是他仍是咬牙坚持。

而慕青冉看着眼前的慕青珩,原本肉嘟嘟的脸蛋已经渐渐瘦了下去,眉目显得更加的清晰,便不觉淡淡微笑。

日子过得很快,陌儿出世已经这么久了,如今竟是连珩儿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长大了!

若是能够一直保持现在这样的情况就再好不过了,虽然这样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

回到浮风院的时候,夜倾辰已经先一步回来了,正抱着夜安陌坐在矮榻上陪着他玩,父子俩不知在玩些什么,竟是互相望着笑的极为开心的样子。

见状,慕青冉也是不觉跟着淡淡微笑,只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回来了?”余光瞥见门口的方向站着一人,夜倾辰下意识转头的时候,却是只见到慕青冉含笑站在门口的位置,眸光温软的望着他和陌儿。

可夜倾辰这一看不要紧,夜安陌竟是也随着他的动作一起转过头来,同样是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

“嗯!”慕青冉的语气中满是笑意,毕竟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张极为相似的脸,任是何人见到了都要忍不住发笑的。

越是长大,慕青冉便越是发现,夜安陌与夜倾辰实在是越来越像!

不仅仅只是样貌而已,而是某一瞬间的神色和动作,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夜倾辰,别无二致。

“你们父子二人如今是越来越像了”一边向他们走去,慕青冉一边含笑着说道。

“他只这一双眼睛不像我!”说话的时候,夜倾辰的手不禁轻轻的拂过夜安陌的眼睛,只觉得与青冉的那一双明眸分外相像。

而夜倾辰的一只大手在夜安陌的眼中竟是好像一个玩具一般,直接伸着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之后,便要往嘴里面送!

小舌头也湿哒哒的伸出来要舔上去,见此,慕青冉却是失笑着将他抱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如今正是这样小的年纪,看到什么都想要往自己的嘴里塞进去试试,是以身边总是离不开人看着。

看着夜倾辰若无其事的取出手帕擦掉手上的口水,慕青冉却是不觉轻笑起来。

想来这丰鄰城中能够有此殊荣的人,便也只是她怀中的夜安陌了!

平日便是别人离他略近了一些,他都要皱眉退开一些,莫要说是如陌儿这般将口水沾到他的身上了。

见慕青冉的唇边似是隐隐带着笑意,夜倾辰竟是忽然间探身,扣住她的后脑之后,便在她的唇上要了一下。

特意微微错开了身子,怕会不小心挤到夜安陌,退回身子的时候,他还特意伸出湿热的舌头在她的唇上舔了一下,随后方才颇为满意的样子望着她。

如果不是因为怀中抱着夜安陌,慕青冉觉得自己应当是不会脸红才是!

可是看着怀中的小人儿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的望着她,便让她一时间有些觉得难为情。

陌儿还这样小的年纪,就见到这样的场面是不是不太好

本是想要瞪夜倾辰一眼,可是见他望着自己和孩子,兀自笑的开心的样子,慕青冉却是到底没有说什么。

“去见了夏淑?”忽然,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眸中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划过了一丝冷芒。

夏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的!

“嗯,想要瞧瞧她如今的状态。”倘或她的心中已经认命,并不打算再去争夺大皇子妃之位,那她自然也不会再去同她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或生或死,或好或坏,都是自己的选择。

如果夏淑只想要安安稳稳的等着日后议亲出嫁,那她今日定然是不会再同她说那些话的。

平白的引得她心思活络,倒是她的罪过了,但是夏淑并不是,她想要争,想要夺,即便没有慕青冉说这些话,她自己也是要去谋划的。

可是就慕青冉所知,夏柔倒是有些失了心机,但是夏家三房的老爷和夫人却是个手段厉害的。

单凭夏淑的心机和谋略,想要这般抢了夏柔的皇子妃之位,却是有些难办。

是以有她的帮助的话,想来夏淑不会拒绝的,只要将夏淑嫁进了大皇子府,那想来日后夏府的日子就会更加的热闹了。

“夏桀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如今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也没有见到他出手,依旧是“瘫”在床上养病。

“嗯险些被他骗到了。”说着,慕青冉不觉轻轻笑了下。

她从前一直觉得,西宁侯府最有心机的人便是西宁侯爷了,而他的这些儿女中,慕青冉一直觉得最像他的人就是夏家三房的三老爷。

但是现在想来,却并非是这般,竟是夏桀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一个。

只不过慕青冉隐隐觉得奇怪的是,西宁候明明是这样聪明的一个人,何以会将儿女教养的这般四分五裂?

似乎是看出了慕青冉心中的疑惑,夜倾城的声音冷冷的说道,“你觉得陛下不英明吗?”

话落,却是见到慕青冉忽然一愣!

陛下?

随后想了想,她方才明白了夜倾辰的意思,陛下尚且是一代明君,可是身为他的儿子尚且也是勾心斗角不断,更遑论夏阙只是一个侯爷!

皇子们既然会一心的争夺那把龙椅,那么侯府的子弟自然也是一心想要坐上侯爷之位。

何况西宁候素来心机深沉,那么他的孩子自然也是这般,就是不知届时针锋相对起来,会是何人更胜一筹。

“夏辉已经离世,倘或西宁候若是有所觉察的话,就该防患于未然!”否则的话夏府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有这么一次的丧事!

“你道他无所感觉吗?”正是因为心有所觉,他才会不加以制止。

西宁候已经在官场中沉浮了许久,这样的道理他不会不懂,可倘或是夏府一直安安稳稳,风平浪静,那只会更加招来陛下的忌惮。

所以只要情况是在他可控的范围之内,他都不会加以制止。

换句话说,只有夏府足够乱,陛下才会足够的放心,而夏阙才会能够稳稳当当的继续做他的西宁候!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