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传言不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夜倾辰说了半晌之后,慕青冉忽然觉得,会否在这世间之人皆是生活的这般辛劳,事无大小,皆是处处算计和筹谋。

身份地位越是高,偏偏所思所想便越是复杂,越是令人捉摸不透。

不管是当今陛下、夜倾瑄、亦或是西宁候,甚至是她自己!

无人不是在行事的时候,思虑万般之后再是思虑万般,总是要将所有不好的情况都设想清楚之后,方才会有所行动。

当真是不假思索便直接行动的人,想来也只有夜倾辰一人罢了!

看着在自己怀中渐渐睡去的夜安陌,慕青冉忽然觉得,倘或是将来待他长大,性格也如夜倾辰一般活的肆意妄为,倒是也极好。不过前提却是,他要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才行,除了靖安王府本身能带给他的庇护之外,还要看他自己的实力。

眼见慕青冉的眸光渐渐飘远,夜倾辰忽然伸手按住她的,随后轻轻的点了她的额头一下。

这倒也是怪他,平白无故的同她说这些事情,倒是图惹她烦忧。

慕青冉倒也不是那般庸人自扰的人,不过就是忽然同他说起,便一时间略有所感罢了!

旁人的事情她也不过就是随意想想,还是顾好自家的事情才是正经。她今日去找夏淑的事情,不过就是一个开端,重要的还在后面,眼下赏花宴已经过去几日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极快办才是。

否则的话,一旦等到皇后选定了人,陛下的旨意一下,就一切都来不及了。

看来这几日便要让宁儿出宫一趟了,有些事情,只有她去办才合适。

或者说只有宫中的惠妃娘娘办才合适!

没过几日,丰鄰城中便开始传出流言,只道是此前宫中的皇后娘娘召开了赏花宴,本意是为了大皇子选妃,而她最初看中的人选是夏家三房的小姐夏柔。

但是不知为了什么,想来是因为赏花宴那日表现的不好,此后竟是传言皇后对其不甚满意。反倒是原本作为陪衬而去的夏家二房小姐夏淑,似是成为了皇后现在心中较为中意的人选。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有些人相信,可有些人却是不信的!

那可是宫中发生的事情,他们这群寻常的百姓如何得知,想来即便是有消息传出来,也多是众人捕风捉影,却是当不得真。

可是这样的事情,最怕的就是以讹传讹,哪怕是只有一个人相信,只要他不停的传扬这件事情,那么即便信的人不多,渐渐也会演变成真的。

而有关为大皇子选妃的事情更是被人传播了很多种的版本,其中被人传的最是沸沸扬扬的,便是夏家姐妹的这个了。

对于这些事情,夜倾瑄是全然不知情的,在宫中的皇后娘娘也是不知情的。

但是在宫外的夏家姐妹却是知道的!

夏柔在得知这样的情况时,整个人都气的发抖,原本娇俏可爱的脸上,此刻满是怒意。

明明赏花宴的那一日夏淑并不出彩,为何皇后却偏偏看中了她!

这样一想的话,夏柔却是忽然想起,好像就是因为夏淑提起她的古筝技艺超群,是以她才会在众人面前表演。而她素来最拿手的便是那曲汉宫秋月,这一点夏淑也是最清楚的。

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刻意算计自己?!

原本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是在回府之后同娘亲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经过娘亲一说,她方才想明白这其中的曲折。

夏淑她根本就是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说出那句话,因为她早已料到了自己会弹那首曲子,也必然是已经猜到了那首曲子会让皇后她们感到不悦。

她从前倒是没有感觉到,夏淑瞧着话不多的样子,竟是还有这份心机!

没想到这还不算完,她害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不算,如今竟是还打算抢了她的皇子妃的位置吗?!

如果不是娘亲拦着她,这会子她早就直接去找夏淑理论了。

现在城中到处都是关于两人的流言,若是陛下的旨意再不下来,怕是所有人都会以为这些流言是真的了。

“小姐”

“滚出去!”方才听到小丫鬟的唤声,夏柔便猛地将桌上的茶杯摔向了门口。

她现在谁都不想见到,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好好的想想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

再是不想一些应对之策的话,怕是她的皇子妃之位就要真的拱手让人了。

可越是这样想,夏柔的心中便越是气愤不已,便是连烟淼那样的江湖女子也能当个皇子妃,凭什么她身为侯府的小姐却是不行!

都是夏淑那个口蜜腹剑的贱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同她玩阴的!

这样想着,夏柔脸上的娇俏之意不再,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狰狞和狠意。早晚有一日,等她当上皇子妃之后,她一定要让夏淑好看!

而此刻被夏柔恨得牙痒痒的夏淑,却是安然自得的坐在她自己的闺房中,兀自想着如今的情况。

靖安王妃的话她并不会完全的相信,更何况她今日也没有言明究竟要如何帮她夺得大皇子妃的位置。但是对于夏淑而言,她现在最关心的已经不是慕青冉打算如何帮她,而是靖安王府与三皇子府之间是不是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

她在考虑是不是要先她自己查到一些证据之后再禀告给父亲和祖父,但是凭着她一个闺阁女子的话,要想查到这样的事情却是着实有些困难。

若是真的能那般容易就被知道的话,想来大殿下和祖父便也就不会如如今这般为难了。

更何况他们倘或是能够意识到这样机密的事情的话,想来定然是不会继续揪着六皇子不放的!

毕竟对于大皇子和祖父他们而言,潜在的敌人才是最为危险的!

如果他们一直没有意识到三皇子的存在,进而只全心全力的去对付六皇子,那么将来待到两方人马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想来便是三皇子坐享其成的时候。

越是这样想下去,夏柔眸中的惊惧之色便越是明显,倘或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代表着靖安王和三皇子联手欺骗了所有人!

与六皇子结盟是假的,帮着他对付大皇子也是假的!

虽然明为辅助六皇子铲除大皇子的羽翼,但是真的这样做了以后,收益的也不仅仅是他一人,暗中的三皇子不也是渔翁得利嘛!

“小姐您喝茶!”一旁丫鬟的声音忽然响起,令还在深思中的夏淑猛然回神。

那人深深的低着头,将手中的热茶恭恭敬敬的呈到桌上之后,便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却是仍旧低着头。

“嗯,下去吧!”思绪忽然被人打断,夏淑也是猛地一惊,随后方才慢慢说道。

她的目光扫过一旁热气袅袅的茶水,慢慢伸手端起,却是在手指接触到杯底的时候猛地一顿。

仔细摸了摸,夏淑竟是从杯底取出了一张字条,见此,她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是

将手中字条打开之后,夏淑看着上面飘逸娟秀的字迹,却是下意识的一愣。

未时一刻,品香楼!

见状,夏淑却是不禁眉心微皱,目光紧紧的盯着手中的字条,脑中不停的在想着什么。

品香楼

如此来看,这消息应该是靖安王妃派人传来的,否则的话,不会有人与她定在品香楼中。

忽然!

不知想到了什么,夏淑脸上的神色猛地一变,随后猛地起身走到了门口吩咐道,“来人!”

“小姐”外面候着的人听闻夏淑的传唤声,赶忙上前应声,却是没有想到会瞧见小姐略显焦急和惊疑的一张脸。

“方才进到房中给我上茶的人是谁?”那人方才好像是一直深深的低着头,是以她并没有瞧见她的容貌。

闻言,负责守在门边的两名丫鬟却是不由得面面相觑。

奉茶的人她们方才倒是也没有注意到!

“这”

见她们都是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夏淑也大概猜到她们必然也是没有注意到的,这般想着,她只得失望的回了房中,不再多言。

方才的那名丫鬟竟是会为靖安王妃传信!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就是西宁侯府中有人被靖安王府的人收买,进而为他们办事,要不然,就是她们府上混进了靖安王府的人!

可这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都实在有够令人感到心惊的了!

她素来都觉得,夏府在祖父的治理下已经很是“干净”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便是在这样的情况,靖安王妃竟然仍是有办法传信进来,她这般是刻意在自己面前彰显王府的势力吗?

为了向她证明,她是有办法帮自己得到大皇子妃的位置的,或者还隐隐有着一些震慑之意。

这样想着,夏淑却是觉得,明日之约,她必然要去赴的。

但是夏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第二日她出府的时候,却是听到了满大街的流言,令她不禁心下奇怪。

直到到了品香楼之后,慕青冉早已经坐在了包间之中,旁边的位置上坐着她的婢女,正捧着一大丢的小吃乐的忘乎所以。

“臣女参见王妃!”

“起身!”见是夏淑前来赴约,慕青冉只淡淡笑着,伸手示意她直接落座便可。

“王妃当真是手眼通天,便是连夏府上也有您的人”方才落座,夏淑便眸光满含笑意的朝着慕青冉说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只笑着,并没有接她的话。

去夏府传信的人,夏淑并不需要知道是谁,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反而对她没有好处。

“本宫今日前来,是有些话想要告诉夏姑娘!”顿了顿,慕青冉方才接着说道,“如今丰鄰城中的流言,不知夏姑娘可曾听说了?”

话落,却是只见夏淑的脸色忽然一变,眸中似有疑惑之意。

“略有耳闻”她也是今日来时的路上方才听闻,也不知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怎样。

“夏姑娘,你我既已有言在先,本宫便希望你遵守诺言,莫要轻举妄动才是。”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眼中似是划过了一丝光芒,令夏淑下意识的觉得不敢直视。

“王妃觉得城中的流言是臣女所为?”听出慕青冉话中的意思,夏淑却是难掩震惊的问道。

明明她也是今日方才得知,怎地竟是会赖到她的头上!

“难道不是吗?”听夏淑这样一说,慕青冉却是只神色淡淡的反问道。

城中人人皆在传言,夏家二房的夏淑将要取代三房的夏柔嫁进大皇子府中,而这样的流言传出来,最有利的人明显就是二房中的人。

照着这般情况的话,如果这流言不是二房的人放出来的话,难不成会是三房的人嘛!

“这”

“原本事情万无一失,可是现在因着城中的流言,想来三房的人已经有所觉察”接下来的话,慕青冉并没有说全,但是夏淑已经是猜到了她的意思。

倘或一切都是在三房不知情的情况下,那么即便是他们有所动作,想来他们也不会有什么防备和觉察。但是如今的这般情况,却是着实为难了些,毕竟依照夏淑对她三叔的了解,即便是夏柔一时顾忌不到这么多,但是那夫妻俩却是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物!

“即便王妃怀疑,可此事确然不是臣女所为!”她已经确定了要抢了夏柔的大皇子妃之位,如何会这般沉不住气!

若是不能确定一招既中,她根本不会贸贸然的泄露什么同别人知道。

夏淑自认虽不是聪明绝顶之人,但是有些事情,她也思虑再三之后,方才做的决定。

就像是她答应同靖安王妃之间的这一场交易,虽然她是整个西宁侯府的死敌,但只要是她能帮助自己得到大皇子妃的位置,她眼下可以不同她计较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还有一层原因便是,慕青冉的对付的人,其实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大房的人,这般来看,倒像是变相帮了她们其他两房一般。

虽然如果日子继续过下去的话,可能便会轮到她们二房和三房的人了,但是时间尚且早着呢!

真的是到了那个时候,到底谁会赢了谁还是说不准的事情呢!

夏淑的话音落下之后,慕青冉一时间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她是相信了没有,只眸光淡淡的望着眼前的方向。

“既是此前已经确定有王妃帮助,臣女何苦还自己去冒险散布什么谣言,这难道不是故意给自己找事吗?”

听夏淑这样一说,慕青冉方才缓缓点了点头。

“本宫也觉得如此,不过即便是夏姑娘没有什么举动,却也难保二老爷和夫人不会心急插手!”想来自己同夏淑做交易的事情,她并没有告知二房的人,那么他们为此自顾自的行动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闻言,夏淑却是不禁一愣!

随后想了想,心下倒是觉得会有这个可能!

不过在慕青冉的面前她却段或是不会承认的,未免让她觉得是自己这边失了准头,还是莫要承认的好。

“这臣女却是说不准了!”虽是不能承认,但也不能完全否定,否则的话,倒是显得有些刻意了。

“罢了!左右事情已经发生了”慢慢的喝了一口茶之后,慕青冉方才声音淡淡的说道,似乎是真的不打算追究此事了。

而夏淑听她这样一说,不觉心里松了一口气。

直到她离开品香楼之后,流鸢走到窗边看着她带着婢女离去的身影,却是不禁奇怪的转头望着慕青冉问道,“小姐,城中的流言不是你命人放出去的吗?”

怎么又会明知故问的赖到夏淑的头上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