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皇子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流鸢充满疑惑的语气,慕青冉却是只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今丰鄰城中的流言的确是她命墨锦找人散出去的!

今日来找夏淑,实在是贼喊捉贼而已!

至于她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要挑拨夏淑和夏柔之间的关系罢了。只要她们两人的关系越闹越僵,那么夏府的两房之间也就必然不会彼此放过。

想到这,慕青冉的唇边便微微扬起一抹一抹笑意,仿若窗外无边的春色,灿烂绚丽。

流鸢在一旁看着她忽然笑的明媚,也不觉跟着甜甜的笑了起来,只要看着小姐开心,她就开心。

但是流鸢不知道的是,慕青冉看起来这么开心,不过就是因为有人很快就要不开心了!

丰鄰城中的流言不会轻易停止,反倒是会愈演愈烈,届时夏柔对夏淑的恨意会变得异常发强烈。她觉得,或许今日过后,夏淑自己就会想办法尽快落实身为大皇子妃的事实,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她才会真的安然无忧。

因为依照一开始西宁侯的安排和打算,大皇子妃的位置必然是非夏柔不可。不管是出于对三房的偏爱还是对夏柔本身的倚重,西宁侯首选的人选都没有轮到夏淑。

慕青冉觉得,这或许是因为夏柔更好控制的原因!

不可否认,夏淑很聪明,至少较之夏柔,她算是个聪明人。可是对于西宁侯来讲,他或许并不需要一个聪明的孙女,重要的是她听话。

毕竟作为夏府出去的大皇子妃,她最重要的任务是成为夏府和大皇子府的联系和纽带,其余的事情,并不需要她过多的参与。

但倘或夏淑暗中同西宁侯说些什么的话,也许会令他改变想法也说不定,这就要看夏淑自己的手段了。

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慕青冉只直接带着流鸢出了品香楼,一路回了靖安王府。

宫中

华清宫中,庆丰帝看着眼前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地夜倾宁,不觉摇头失笑。这丫头素日都是古灵精怪的模样,若是何人同她一起,倒是会一时忘记忧愁。

庆丰帝有时也是不免觉得奇怪,惠妃明明是那般稳重识礼的一个人,可是这宁儿怎地会这般活泼呢!

不过这样也好,女孩子家本该是这般活泼伶俐的样子,何况宁儿素日便以为听话,倒是更得他的心意。看着夜倾宁在自己眼前笑意盈盈的样子,庆丰帝的心中不免想到了夜倾羽,同样都是公主,同样都是身为他的女儿,可为何两人之间的差距这般大!

他前几日见到羽儿那般可怜兮兮的样子,便也就一时心软解了她的禁足令,到底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家,他也不忍心就这般一直关着她。

倘或羽儿也像是宁儿这般乖巧懂事的话,他也就不必这般费心了。

“你呀!便只是只这张小嘴惯会说的!”说着,庆丰帝便伸手轻轻的掐了夜倾宁的小脸一下。

“谁说的宁儿会好多呢!”

“是吗?朕听闻那日皇后的赏花宴,三皇子妃的一曲清笛竟是会引来百鸟齐鸣,父王怎地不见咱们宁儿有这般本事!”说起那日赏花宴的事情,庆丰帝虽是未曾亲眼见到,但却是听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

便是连蔡青也颇为好奇的特意去打听了一番,回来说与他知道的时候,庆丰帝也是不免觉得心下万分惊讶。

他竟还是从未听过这般清幽的笛音,能够引百鸟前来伴奏!

听闻庆丰帝打趣夜倾宁的话,惠妃娘娘只在一旁淡淡的笑着,别没有插嘴多言。

“哎呀父王知道宁儿惯不会这些的,哪里比得三皇嫂她们!”夜倾宁嘟着嘴同庆丰帝狡辩道,眼中皆是不赞同之意。

“她们?”不是只有三皇子妃一人吗?怎地还有旁人?!

“对呀!那日夏家姐姐也弹了古筝呢,将母后她们险些都听得哭了”

“宁儿”一旁的惠妃听到夜倾宁说的话,方才要出言制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而夜倾宁好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一般,神色略有疑惑的看了看惠妃,又不解的看了看庆丰帝,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宁儿,你接着说,怎么好端端的会听哭了?”闻言,庆丰帝却是不禁奇怪的问道。

怎地好端端的赏花宴,竟是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见庆丰帝问起,夜倾宁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只眼神略微不确定的看了看惠妃,方才犹豫的说道,“宁儿开始也不知道那曲子是什么,后来还是听王妃嫂嫂说起,方才得知那曲子名唤汉宫秋月!”

话落,却是见庆丰帝的脸色顿时便是一变。

汉宫秋月!

这曲子不是言明后宫女子的悲戚生活吗?

皇后竟然还听得要哭起来是觉得如今后宫的生活不近如人意吗?

若果真如此的话,又岂止是抱怨后宫生活不好,更多的难道不是在怨怪于他嘛!

看着庆丰帝略显难看的脸色,惠妃一时间不敢再轻易多言,只微微低着头端坐在那。

反倒是夜倾宁神色不解的望着庆丰帝,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何忽然之间变了脸。

“父皇”夜倾宁的声音显得有些怯怯的样子,似是有些担心会波及到自己的身上。

“是夏家的哪位小姐弹奏的这首曲子?”这件事情他倒是并未听说,想来是皇后刻意隐瞒了去,并未令人将消息传到他这边。

见庆丰帝竟是愈发追问下去,夜倾宁也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儿,再是问下去的话,难道是要直接问罪吗?

“你只说无妨!”

“回父皇的话,是夏家三房的小姐名唤夏柔。”左右也是无法避而不答,夜倾宁只能面色稍显为难的答道。

夏家三房夏柔!

这人庆丰帝倒是之前听皇后说起过,原也是一开始就有意选她为大皇子的妃子,正是因为这个皇后方才召开的赏花宴。

如此一看,这位夏家的小姐倒不如传言那般聪明过人啊!

于皇后举办的赏花宴上弹奏这样的曲子,岂非是有些太过没有颜色了!

“宁儿不过是个小孩子家,她说的话,陛下莫要放在心上”看着庆丰帝的脸色愈加难看,惠妃赶忙出言解释道。

“嗯,还是咱们宁儿乖啊!”见夜倾宁略有些怯怯的望着他,庆丰帝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些吓到了她,便微微收敛心神只满脸笑意的说道。

一时间,华清宫的气氛倒是也颇为融洽,显得极为热闹和谐。

而直到庆丰帝离开之后,夜倾宁一直笑嘻嘻的嘴脸方才慢慢落了下来,只朝着惠妃轻轻的笑了一下,依偎在了她的怀中。

今日她同母妃故意说的这些话,原是为了让父皇知道赏花宴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他对于给大皇兄赐婚的事情再多加斟酌一些。

原本不管大皇兄到底是娶了何人,也是不与他们相关的,但是既然是王妃嫂嫂开了口,她和母妃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或许她们不插手的话,那母后在父皇的面前,便是直接说哪家的姑娘好便是哪家的姑娘好,想来也不会多有查探。

但是如今只怕父皇对于夏柔的印象已经坏到了极点,想是不会为其赐婚的。

“母妃,我明日想要去王府一趟。”既是事情已经办成,她也该给王妃嫂嫂去报个信儿才是。

“嗯,你自己小心些。”闻言,惠妃娘娘倒是也未曾阻止,只轻言叮嘱她万事小心。

对于夜倾宁如今与靖安王府来往的这般密切,她从未加以制止过,毕竟她不可能陪着宁儿一辈子,若是王府中人能护住她事事无忧的话,她倒是也乐见其成。

对于夜倾宁而言,倒是不会担心帮着王妃嫂嫂做事会有什么危险之事,左右她能做的也不过是一些背后的事情,但凡是会令人怀疑的事情,王妃嫂嫂竟然是不会让她冒险去做的。

不仅是她,便是连四皇姐也是觉得王妃嫂嫂为人极好,她似乎总是想要将所有的人都好好的保护起来,不想让身边的人受到一丝的伤害。

可明明她自己也是那般柔弱的样子,但夜倾宁知道,她的心智却是比任何人都坚强,似乎能够给予她保护的人,便只有辰哥哥!

她也不想一直被人保护,也想要成为王妃嫂嫂那样的女子,可以不依靠任何人的好好活着,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而此时的慕青冉尚且不知,自己俨然已经成为了夜倾宁心目中的“榜样”,令她满心崇拜。

再说另一边,夏淑回到夏府之后,并未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接去找了她的父亲夏桀。

连同二夫人在内,不知三人之间密谋了些什么,只知道当夏淑再次出来的时候,却是直接奔着西宁候的院子而去。

夏阙看着眼前的这个孙女,却是难得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来此何干。

“淑儿见过祖父!”

“嗯,淑儿来此有何事啊?”他素来同这些孙女并不十分亲近,她们也极少出现在他面前,却不知今日是为了何事。

“此前靖安王妃曾经找过我,曾言要助我得到大皇子妃的位置”

话音未落,却是只见夏阙的脸色蓦然一变,放在椅背上的手也是不由得握紧。

看着夏阙的脸色忽变,夏淑虽是心下略有惊惧,但是仍暗自稳住心神,继续同他说道,“但是淑儿从她的话中,却是得知了一个消息”

闻言,夏阙不禁皱眉问道,“什么消息?”

“靖安王妃似是与三皇子妃极为交好”夏淑的话并没有说的完整,只粗略的说了一个大概,但是她相信祖父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事实上,夏阙在听夏淑说完这样的话之后,便是第一时间想到了最为严重的后果。

暂且不管夏淑是如何得知这样的情况,但是只要这是真的,那么就意味着,这不仅仅是慕青冉同烟淼交好那么简单。

更有甚者,这将会是靖安王府同三皇子府之间的勾结!

想必夜倾辰也是同夜倾桓之间有些联系,方才会令两家的女眷也有往来。赏花宴那日之后,他也听夏柔说起了一些当日的情况,言语之中皆是对三皇子妃的敌意和不满。

那女子明明是江湖中人,但是身处深宫之中,却是并没有造人陷害,想来是靖安王妃在暗中帮助。

可倘或不是有三皇子的叮嘱,靖安王妃何以会无缘无故的帮着她!

如今听夏淑这般一说,夏阙却是只觉得这事情充满了疑点,若是真的如他猜想的这般,那事情就真的严重了。

毕竟夜倾桓隐忍了这么久,终于要出手了吗?

这些年,他一直没有真的放心夜倾桓这个人,当年那个少年他是亲眼看着长大的,他究竟有何种样的本事,夏阙自认最是清楚不过。

是以不管过了多久,他都从未真的放弃过要杀了他!

夜倾桓一日不死,他便一日难以心安,更何况陛下的态度并不明朗,让他也不敢轻易的放松。

而这样的话,他曾经也对大皇子说起过,让他仔细堤防着夜倾桓,可是他似乎并未听得进去,此后他便也就极少说起了。

虽是六皇子也是不得不除的心腹大患,但是相比于这样明面上的敌人,还是夜倾桓那般潜藏的敌人更为危险!

他曾经几次派人暗杀夜倾桓,但是都没有成功过,倘或他真的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的话,如何会有这样的能力!

只不过虽是知道他并非“凡人”,但是想要轻而易举的取他性命,却是难上加难。

如今听闻夏淑说起,夏阙却是只觉得自己多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这是你自己猜出来的?”收敛心神之后,夏阙却是不觉冷声问夏淑道。

他此前倒是未曾发现,夏淑竟然还有这样的头脑,以往总是见她闷声不响,似是极为呆滞一般。

“回祖父的话,淑儿并未猜出什么,只是得知了一些情况,便说与祖父知道罢了!”即便是听夏阙这样问起,但是夏淑也并未洋洋得意。

这是她同父亲和娘亲最终商议之后的结果,由她亲自前来同祖父说起这件事情,不管他问什么,她只如实回答便是。

但是祖父素来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何况对于女子掺和男人之间的事情,他本就是不喜的,是以尽管夏淑心中猜想的很多,却仍旧是只言片语未曾提起。

她只需要将靖安王府同三皇子府中的情况说与他知道便好,其余的事情却是不与她相干。

再一则,如此行事的话,也能让祖父知晓她是有分寸的人,不会随意的胡言乱语。

只要确定自己比夏柔更适合嫁进大皇子府中,夏淑的目的便算是达到了!

原本她还未想好要不要这么早的同祖父说起这件事,但是今日同靖安王妃见面之后,她方才最终做了决定。

丰鄰城中的流言并不会轻易的停歇,而倘或慕青冉因此不再帮着她,届时反倒是耽误了时间。倒是不如她自己先下手为强,至少会让祖父看到她有用的地方,说不定事情就成了。

而事实上,有关册立大皇子妃的事情都是按照夏淑预想的那般发展,庆丰帝的旨意不日便下到了西宁侯府中,言明直接册封她为大皇子妃。

然而如果事情到这里便算是完了的话,倒也还算是顺利,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庆丰帝不仅仅册立了夏淑为正妃,竟然还将原本有意正妃之位的夏柔一并指给了夜倾瑄为侧妃!

------题外话------

月底了月底了票票不送过期了呦~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