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瘫痪之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丰帝的一道圣旨颁下来,不仅仅是宣布了大皇子的婚事那么简单,更令众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一道婚事竟然是两全其美!

不止是为夜倾瑄赐婚了一位正妃而已,便是连侧妃也一并指下了!

倘或这两妃皆是出自不同的人家倒还好说,偏都是出自夏家,如此一来,倒是引得人议论纷纷。

也不知陛下此举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竟是生生引得夏家的两房关系更加的僵持,而原本明明打算让夏柔嫁进大皇子府的西宁候也是一改之前的态度,全然不提此前的事情,只吩咐府上之人准备大小姐的出嫁事仪。

见是这般情况,夏家三房的人却是愈加的不悦,原本该是夏柔的正妃之位失之交臂倒也罢了,竟还沦为了一个侧妃!

这说的好听点的是个侧妃,可说的不好听的,也不过就是为人妾室,事事低人一等。

三房的人因为这样的事情被气的不行,但也不过就是敢怒不敢言,唯恐他们的态度被西宁候知道后不悦,也只能自己憋屈的忍着。

或许这大皇子正妃的位置换成是别人来做,夏家三房的人也不会这般恼火。

但是这二房的人素来都与他们不和,暗中也是处处较劲儿的攀比着,如今竟是生生踩在了他们的头上,这口气如何咽的下。

更何况此前虽是未曾言明,但是所有人的心中都好似明镜一般,这皇子妃之位必然是非夏柔莫属。

可偏偏在圣旨颁下来的时候出了差错,着实是令人气愤不已!

只不过这些情绪,三房的人也只敢暗中发发脾气,若是被二房的知道传到侯爷的耳中,届时被有心之人传到宫中的话,恐就会招来大祸了!

他们虽然也不想二房的人好过,但是这般玉石俱焚的事情,他们段或是不会做的。

而且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明明一开始西宁候的态度就是偏向让夏柔嫁进大皇子府的,可是当陛下的圣旨传来的时候,竟是也未见他有丝毫的不悦,甚至是神色平静的直接接了圣旨。

这般情况却是着实令夏家的三老爷上了心,总觉得事情没有那般简单,只不过现在圣旨已下,再是多想也是无用。

眼下的情况,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两姐妹共侍一夫,但是实际上,分明就是二房的人在敲打他们!

分明就是借着夏淑高了夏柔一头,来趁机警告他们三房中人,莫要太过放肆!

事实上,二房的人究竟有没有这个意思,外人不得而知,但是对于能够压三房的人一头这样的事情,他们是很乐意做的。

夏府上因着一直都是西宁候在当家做主,是以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并不是很将女子的想法当做一回事。从前大房未曾这般人离家散的时候,西宁候还是颇为倚重大房的人,尽管时时叮嘱夏韬莫要参与进夺嫡之争,但是相比之下,西宁候对他的态度,已经算是较好得了。

是以大房没落之后,西宁候方才将目光放到了其他两房上面,但也是对孙儿的重视要大过孙女。

此刻得知夏柔从原本的正妃变成了侧妃,他也根本想不到这其中的委屈和愤懑,只满心算计着他自己的事情。

对于西宁候这样的态度,三房即便是猜到了,也是不敢前来质问亦或是来讨个说法的。

旨意是陛下吩咐的,他们倘或是有一丁点的不悦显露出来,便都是掉脑袋的罪责!

但是这样的后果,三老爷和夫人能想到,却不代表夏柔也能想到!

从圣旨被前来宣旨的公公念出的那一刻,夏柔只觉得仿若是兜头一盆凉水泼下,瞬间便觉得连心都凉透了。

一直以来,从小到大,夏柔自认都是夏家掌上明珠一般的存在,虽然夏阙对于这群孙女并没有如对孙儿一般的重视,但是素日也极少苛责她们,是以因着整个三房的关系,夏柔便一直压着夏淑一头。

夏淑为人看起来并不如何掐尖要强,但那是外人来看,事实上她却是一直暗中同夏柔较着劲儿。只不过对于这一点,夏柔从前一直没有意识到,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赏花宴,她怕是仍旧被夏淑耍的团团转!

可即便她如今已经知道夏淑是什么人,但那又有什么用,大皇子妃的位置已经不是她的了。

倘或不能成为大皇子妃的话,那夏柔宁愿不嫁进大皇子府!

凭什么她要矮夏淑一头,去成为一个侧妃!

如果这是祖父自己做的决定,她尚且可以同父母商量,求祖父收回成命。但是不想这竟是陛下亲下的旨意,她便是有包天的胆子,也不敢违抗圣旨!

越是这样想,夏柔便觉得越是气闷,可偏偏爹和娘亲都劝她莫要声张,只一味让她隐忍便是。可究竟要忍到何时呢过不了几日就要是同大皇子成婚的日子,难道她就要什么都不管的直接将自己嫁出去吗?

猛地一手挥翻了妆台上的妆盒,夏柔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是狰狞,眸光中满满皆是怒气。门外候着的小丫鬟听到里面的动静,都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却是只见到满地的碎片和散落一地的钗环首饰。

“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未想到会有下人忽然进来,夏柔顿时便更是气愤。

“小姐”原本这群婢女就是因为担心夏柔自己在房中会出事,是以方才会进来瞧瞧情况。

原是老爷和夫人吩咐过,要多加注意小姐的情况,莫要她自己在房中胡思乱想才是。

“滚啊!”见她们都是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不敢进到房中,却是也并不曾离去,夏柔一时间只更加的着恼。

方才听到屋中的动静,房外的婢女便已经有人先行去三夫人的院子禀报去了,是以当夏柔再次要发火的时候,便只见到三夫人匆匆忙忙的赶来。

“柔儿”刚走到门口的位置,三夫人便见到夏柔手中握着一个茶杯,正准备摔向门边。

“娘!”一见到三夫人过来,夏柔眼中忽然涌起了泪水,一下子便扑到了她的怀中。

原本她自己独自想着这件事情的话,也多是愤怒大于委屈,但是此刻见到了三夫人,夏柔忽然就觉得满心的委屈,恨不得通通都化成泪水痛哭出来。

“好了好了柔儿不哭了!”眼见自己的亲生女儿哭得这般伤心,三夫人也是不禁湿了眼眶。

她自小捧在掌心的女儿,如今受了这样大的委屈,三夫人的心中也是不好受。

但是眼下这般情况,她同老爷商议了许久,也还是没能想出很好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进大皇子府。或许唯一能够稍稍缓解这般情况的办法就是,要让老爷尽快继承侯爷之位,唯有如此,才能让柔儿在大皇子府过得顺风顺水一些。

“娘女儿不要当侧妃”凭什么都是侯府的小姐,夏淑也根本比不上她,为何就要自己矮她一头的成为侧妃!

父亲和娘亲不是素来得祖父的欢心嘛为何不能求他帮忙想想办法,就算不能还给她正妃之位,可只要不是作为侧妃就好。

“柔儿!此话不可再言!”听闻夏柔的话,三夫人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嘴,私下看了看,“你们先下去吧!”

这样的话可是不敢随意说出来!

这婚事是陛下亲赐的,何人敢随意妄言,更遑论是不想接受这赐婚!

现在即便他们再是不愿意,也只能是不言不语的忍着,否则的话,让侯爷知道事小,若是被二房得知闹得满城风雨就事大了。

眼下他们尚且什么都不做,二房的人也仍旧是盯得紧紧的,而一旦他们有何行动的话,只怕定然是会被立刻发现的。

“娘”难道她就只能什么都不做的等着出嫁吗?

可是一旦等到她嫁进大皇子府中,可还有她的好日子过!

她与夏淑素日虽是未曾直接红过脸,但是彼此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她们心下十分清楚,日后倘或是同时嫁进皇子府的话,夏淑为正妃,她为侧妃,还不是干等着被欺负的份儿!

“柔儿别担心,娘不会将你扔在皇子府中不管的。”她只得柔儿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不忍心她受苦的,只要她和老爷这一边能够占了二房的上风,想来夏淑也不敢随意欺负柔儿。

将夏柔好一番安抚之后,三夫人方才神色担忧的离开了她的院子。

而相比于夏柔这边如此的焦灼不悦,夏淑可谓是极为春风得意,俩带的二房的二老爷夏桀也是自从瘫痪在床之后第一次精神极好的样子。

甚至还特意请了府外的大夫前来,只言是二老爷最近的情况极好,下身似是隐隐有了些知觉的样子。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竟是比陛下赐婚的消息更加的令人感到震惊!

毕竟这夏家的二老爷瘫痪在床的事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再好了,恐是这辈子都要瘫在床上了,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身子竟是愈见转好了。

若是旁的倒也罢了,已经瘫痪在床竟是还有望会痊愈,这却实在是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件事情对于三房而言无异就是雪上加霜,他们本是想着压二房一头,方才能令夏柔的处境好一点。可是眼下竟然又生出了这样的变故,如若果真如此,只怕日后连他们自己的处境也不会好过。

也正是因为忽然传出了这样的消息,方才令三老爷恍然大悟!

哪里有这样凑巧的事情,夏淑方才成为了皇子妃,夏桀的身子便忽然好转,这怎么看都像是刻意安排好的。

早前在夏辉的丧事上时,二老爷便隐隐觉得夏桀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儿。

怎地会就被一名弱女子刺了一下,便是直接瘫痪在床了呢!

可他当时也不过就只是心下有些怀疑,平日的时候派人多多注意二房的动静,其他的倒是并未太注意。

但也就是因为他一时疏忽,方才会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夏桀他哪里是忽然好转,分明他当日受伤之事就是装出来的!

被大夫人刺了那一刀是真的,当时受了伤也是真的,但是严重到瘫痪在床的地步,如今看来却定然是假的。

照着眼下这般情况来看,夏桀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

他的女儿暗中陷害柔儿,令她在宫中的赏花宴上失了颜面,因此不得皇后的喜欢。而夏桀也在这件事情上令自己失了算计,对他失了警惕,略微放下心来。

二房这一局棋布的严密周整,只等着他们入了圈套呢!

想来他们下一步的打算便是,借着夏淑成为皇子妃的势头,夏桀再被查出身体日渐好转,以后怕是行动恢复如常,到时候他便依旧是侯爷之位有力的竞争人选。

只这样想着,三老爷便只觉得头都要大了!却哪里还顾得上夏柔身为侧妃的事情!

靖安王府

墨锦将丰鄰城中如今正传扬的汹的消息说与慕青冉知道的时候,她却是好像并未十分惊讶,特别是对于夏桀的事,好像早前她便已经得知了消息一般。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较之常人都先知道了这般情况。

当日在夏辉丧礼的时候,她并未觉得此事如何,还是在后来才发现了不对劲儿!

说到底,也不过就是近段时间的事情,因着秦嬷嬷忽然造访,是以夜倾辰近来暗中对夏府多加盘查。未曾想到,查来查去竟是发现了夏桀的秘密,倒是“意外之喜”!

要知道,便是夏家的三老爷同二老爷这般针锋相对,甚至是同住一府,但是都未曾发现什么端倪。如今这样的惊天消息被夜倾辰无意间得知,可想而知这消息有多震撼。

此前慕青冉去同夏淑见面的时候,刻意将此事透露夏淑知道,为的就是让他们知晓,夏桀之事已经并非是无人所知。

其实他们这般隐瞒,也不过就是为了在将来给三房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在慕青冉看来,眼下夏淑被册封为大皇子妃便是最好的时机。

三房之人会感觉到全所未有的危机感,而人只要感觉到慌张恐惧,做事便容易慌乱出错,只要出了错这惩罚嘛,便也自然是免不了的。

慕青冉原本打算的是,陛下倘或为夏淑同夜倾瑄赐婚,这是再好不过了,至于夏柔的结果她开始倒是并未在意。

后来无意间同夜倾辰聊天时说起此事,她却是忽然觉得,倒不如也遂了夏柔的心意。

既是她们两姐妹都想要嫁给夜倾瑄,她自然也有成人之美的心意。

之前答应了夏淑会助她得到大皇子妃的位置,慕青冉本也未曾失言,但是她当时可并未承诺,并不会让夏柔也一同嫁进大皇子府。

至于如何会让陛下做出这样的决定,这自然是少不了惠妃娘娘的帮忙,只要她的陛下面前的一句话,却是敌得过皇后的千言万语!

听闻这样的消息,外人或许多是道,姐妹共侍一夫,这是极好的佳话呢!

慕青冉觉得,甚至怕是连西宁候也不曾觉得这样的事情会有何不妥,因为他考虑事情的话,只会从他自己的角度出发,根本无法体会到旁人心中在想些什么。

比如现在的夏淑和夏柔!

两女共侍一夫,这当中会引发的矛盾和误会,彼此之间的争风吃醋,又岂是一群男子会轻易明白的。

表面上看起来,陛下是为夜倾瑄赐了两名妃子,可是实际上,却无疑等同于是给他的后院添了一把火!

想要轻易的化解却是实在难上加难!

------题外话------

最后一天鸟!票票记得送出去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