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娶亲/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礼来说,陛下的赐婚圣旨已下,那么只单等着到了黄道吉日,夜倾瑄便可直接迎娶夏淑和夏柔入府了。而从定下婚期到真正的大婚之日也是要隔上一段时间,但是不知为何,钦天监的人为夜倾瑄的婚事定下的婚期竟是就在不日之后,这却是令人感到有些奇怪。

可他们只言是近期之内,唯有那一天适宜婚假,倘或是错过了那一天,又要等上不知何时了!

这话一出,众人倒是也不好再诸多疑问,毕竟素业有专攻,想来他们如此说,便原该是如此的。万一因着他们谁人的话,届时耽误了大皇子娶亲,这罪责又岂是他们能担待的!

左右陛下也是没有说什么,众位朝臣也只好压下心底的疑惑,只单单听着旁人怎么说怎么是了。

但是消息传到靖安王府的时候,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也觉得这时间上未免太赶了一些。可是随即想到,这应是夜倾睿在暗中动的手脚,只有越早举办结婚大礼,夜倾瑄方才能越早的被放出来。

这样看来的话,倒是也不难理解为何钦天监的人会这般说了。

对于大皇子再迎娶皇子妃的事情,百姓们也不过就是瞧着一乐,其中的深情底理他们却是不知道的。可他们不知,却不代表朝中的大臣们也不知!

眼瞧着这几日夏府的人忙里忙外的样子,众人便不免心下微叹,却也不知这是好是坏,竟是一连送出去了两位小姐。

虽是从前也听说过有姐妹共侍一夫的事情发生,但那多是先迎娶了其中一个,后来才又娶了下一个。但是这如今夏府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竟是两姐妹一同入府,这不是活生生打正妃的脸面嘛!

哪里有正妃方才入门,侧室就被抬进府的道理!

陛下的举动也不知道是成心给夏家二房难堪,还是因为觉得换了原本夏柔的皇子妃之位,方才以此来安抚他们。

也因为这样的一个举动,原本夏淑觉得很是圆满欣慰的事情,竟是生生觉得有些如鲠在喉。陛下既然是决定了要赐婚,为何还要这般的打她的脸面,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可不管怎么说,只要她能成为了大皇子妃,其他的事情她暂且都先不去理论,日后自然有的是时间。

或许这样也好!

夏柔同她一道进了皇子府,只要大皇子不是个糊涂的人,便自然做不出宠妻灭妾的事情来!

到时候,夏柔的生死还不是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

只这般想着,夏淑的眼中便隐隐闪过了一抹冷芒,只要忍过了这一时,以后她自然有机会慢慢算计回来。

靖安王府

慕青冉站在书案之后,眸光温软的望着桌上的宣纸,目光凝望了片刻,方才慢慢的抬笔写下了四个字,“湘江女神”

见此,流鸢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王妃,湘江女神是谁?”

听这名字,便只觉得好听,却是不知道是何人?

“湘江不是一人,而是指一对姐妹!”听流鸢问起,慕青冉不觉淡笑着回答道。

“姐妹?!”流鸢的眉头微微皱起,根本没有想到这会是对姐妹的称呼。

莫要说是流鸢,便是紫鸢在一旁听了也是不禁有些好奇,这倒是她从未听小姐说起过的事情,却不知是哪一对姐妹,又为何会得了这个称号。

看着流鸢和紫鸢皆是满眼好奇的望着自己,慕青冉只轻言同她们说道,“湘江女神说的是娥皇,女英两位女子,一为后,一为妃,舜帝死后,她们姐妹二人伤心不已,便纵身跳入了滚滚湘江”

轻柔的声音缓缓响起,令屋中连同紫鸢和流鸢在内的所有丫鬟均是不觉听得入了迷。

其实慕青冉所言,是娥皇女英共侍帝舜的故事,虽然多是传言,但也多被后世称颂。

传说聪明美丽的娥皇、女英两姐妹,也称“皇英”,是上古部落酋长尧帝的两个女儿,尧见舜德才兼备,为人正直,办事公道,便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为妻。

舜娶了一对姐妹花后,封娥皇为后,女英为妃,娥皇一生无子,而女英生商均。

舜出生寒微,父亲是个瞎子,娘亲去世早,继母很不待见他,反倒是溺爱同父异母的兄弟象。是以他年轻之时多受到埃及和打压,各种各样的死亡威胁也是不断,是娥皇和女英数次帮他化险为夷,正是因此,他一直非常钟爱这对姐妹花。

后来尧经多方考验,发现舜为人刻苦耐劳,深得人心,就把帝位禅让给了舜。而舜帝也果然没有令众人失望,他励精图治,在一对贤惠温柔的姐妹花辅助下,终成圣贤,与尧一起并称尧舜。

在舜帝执政三十九年后,他不幸死于苍梧之野,娥皇女英悲痛万分,前往南方寻找舜,二女在湘江边上,望着九嶷山痛哭流涕。

她们的眼泪,洒落在们竹子上,竹子便挂上斑斑的泪痕,变成了世人眼中的“斑竹”,也称湘妃竹。

舜帝死后,娥皇、女英痛不欲生,便跳入波涛滚滚的湘江,化为湘江女神,人称娥皇为湘君,女英为湘夫人。

后世为了纪念这对姐妹,便将其二者合称为湘江女神!

故事讲完的时候,众人只觉得心下震撼不已,世间竟是有这般优秀痴情的女子,虽是不知到底是真是假,但只听着,心中便也愿意去相信,这些就是真的!

同流鸢她们说完这些话之后,慕青冉却是又抬手在纸上写下了一段话,“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她未曾得见娥皇、女英真容,但想来也应当是这般出尘绝艳之人。不过她们对于舜帝的感情,慕青冉却是不敢妄言,或许对于娥皇而言,相敬如宾是真情,对于女英来讲,举案齐眉也痴心。

倘或两人都是容易争风吃醋的女子,段或是成就不了这段佳话的。

犹记得当初慕青欢尚在王府的时候,沈太傅便曾经很隐晦的利用湘妃竹的故事点醒过慕青冉,如今再想来,却是只觉得过了许久。

而她今日之所以会想起这两人,却也不过就是想到了夏淑和夏柔两人罢了!

或许在世人的眼中,这两人也是同娥皇女英一般的存在,但是实际上,怕是早已经斗得水火不容,恨不得对方不得好死了!

想来西宁候等人身为男子,怕是难以想象女子之间倘或是争风吃醋起来,会做出什么样骇人听闻的事情来。

更何况,夏淑与夏柔两人之间本就是积怨已久,再加上进到大皇子府**侍一夫,日后定然是不可能重修旧好的。

如果夜倾瑄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或许还能提前防范一些,不过照慕青冉来看,依照她对那人的了解,段或是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女子身上的。

从嫁到丰延,认识夜倾瑄这个人开始,慕青冉觉得在他的眼中,或许根本就没有女子一丝的地位。

可能唯一算是与旁人略有些不同的人,也就是前大皇子妃——袁玮琴了!

倒也并不是说二人就如何感情甚笃,只是他们自幼相识,多年相伴,即便不是深爱,但到底是有些感情在的。大皇子妃去世的那一日,夜倾瑄眼中的泪光不似作伪,加之他此后为袁玮琴守丧之事,虽是有刻意做样子的嫌疑,但那其中或许也真的有一两分真心实意。

如今大皇子府再添喜事,却不知夏淑和夏柔可做娥皇女英之举!

“王妃,您怎么想起了这个故事啊?”虽说这故事千古流传,但是紫鸢却并不十分喜欢,舜帝倒是左拥右抱的坐享齐人之福,可是这两名女子独守空闺的苦楚,却又有何人能懂呢!

“大皇子府中马上要新添喜事,我原想着,会不会再出现一对湘江女神”说话间,慕青冉的脸上满盈盈的笑意,不觉让人看呆了眼。

“再出现一对儿?”听慕青冉这般说,紫鸢却是不禁觉得有些疑惑,随即想到什么,她忽然眸光一闪,接着问道,“王妃是说夏家的两姐妹?!”

闻言,慕青冉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紫鸢猜的没错。

可是得到确定答案的紫鸢却是下意识的微微皱眉,她倒是觉得未必,莫要说夏淑和夏柔不是亲生的姐妹,便是一奶同胞,遇到这样的事情,时日久了怕事也要生出嫌隙的。

更遑论像是夏家这般,夏淑和夏柔分别是两房的小姐,这关系自然又远了一层。

远的不说,便是如同王妃这般,与柳姨娘所出的二小姐和三小姐还是一父之女,但是结果还不是要处处针锋相对!

照她来看,夏淑与夏柔之间,非是娥皇女英不可比,只要莫是针尖对麦芒,便算是夏家和大皇子修了福气了。

紫鸢心中正是这样想着,可是脑中忽然闪过的一个念头,令她不禁一愣,随后眸光惊疑的望着慕青冉。

该不会让夏淑和夏柔一同嫁进大皇子府的主意,是王妃的意思吧?!

心中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紫鸢便愈发的觉得有可能,怪不得前几日十公主总是往王府跑,想来也是在暗中帮着王妃在计划着此事。

越是这样想,紫鸢便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

而慕青冉此刻倒是并未去注意紫鸢心中的想法,只目光温润的注视着她方才写下的诗句。想了想,方才再次抬笔写了另外一句诗,“水色帘前流玉霜,赵家飞燕侍昭阳。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

方才提到夏淑和夏柔会不会是下一个娥皇女英的时候,慕青冉明显感觉到到紫鸢下意识的皱眉了。这倒也并不奇怪,毕竟就算是在她的心里,也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就是随口一说。

与其将夏家姐妹俩比作是娥皇女英,倒不如说是飞燕合德!

她曾在书中看到,历史上曾有位绝代佳人,名唤赵飞燕,是当时君王极为宠爱的女子,最终成为了他的第二位皇后。

传言在飞燕还是幼年时期,便已经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环肥燕瘦”里的“燕”说的就是这位赵飞燕。

都言其舞姿轻盈曼妙如燕飞凤舞,以至于本名“宜主”反倒被人忘了,此后便一直被人们称之为“飞燕”。

赵飞燕不仅是一位骨感美人,更是一位颇有心计的女人,书中记载,当时的君王被她脱俗艳丽的容貌以及迷人出众的舞技所迷惑。在将她召进宫后,谁知她竟是来了个欲擒故纵之计,一连三天拒绝猴急的欲火焚身的君王的临幸。

而这位君王在好不容易“品尝”到这位天生尤物的绝妙滋味后,就开始夜夜笙歌、颠鸾倒凤,再也离不开她了。

可是想要长久的得到夫君的宠爱,特别还是后宫佳丽三千人的君王而言,单凭一张俏脸蛋是不行的。对于这一点,赵飞燕明显心中很明白,是以她会的是任何人都无法轻易学去的绝技,她能够在宫女手中的水晶托盘上翩翩起舞,让帝王如痴如醉、神魂颠倒。

至于为何说这个女人不简单,心思缜密,便是因为她为了能够牢牢抓住帝王的心,直接将容貌更甚一筹的妹妹赵合德也推荐给了帝王,二女共侍一夫!

她的妹妹赵合德与她不同,风姿迥异,生得体态丰腴,玉肌滑肤,是一个极尽妖娆令人颠倒的绝世女子。

可惜的是百密一疏,赵飞燕的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这对姐妹开始争风吃醋,妹妹成为了君王的专宠,而身为姐姐的赵飞燕便开始秽乱宫闱,直到后来丑事败露,方才被迫自尽。

而那位风流成性的君王最后也死于赵合德的床上,成全了帝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宫禁丑闻,妹妹赵合德眼见到帝王精尽人亡,方寸大乱后饮药自杀。

这样一对曾经在宫中宠极一时的两位女子,谁也未能料到,最后竟然是会落得这般结局。

后有诗文曾记云,“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因着当时慕青冉不过就是在一本野史的书中见到,是以对于事情的真假她尚且不知,但是只单看这故事而言,却是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眼下夏淑和夏柔的情况却是与其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她们不需要如何反目成仇,只单看现在,便已经是互相视对方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她倒是并不一定指望着要她们二人之间结局如何,而是借着她们彼此之间的较量,将整个大皇子府闹得鸡犬不宁。届时,不管是夜倾瑄还是西宁候,只怕都是不得消停,方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或许才会意识到身为女子的“厉害”!

而慕青冉心中的想法,也不止是她一人这般,云舒心中也是这个思量,是以六皇子对于夜倾瑄即将娶亲的事情方才一直袖手旁观,并不曾横加阻止。

甚至,在庆丰帝下旨解了夜倾瑄禁足令的时候,夜倾昱也只是静静的站在大殿上,并不曾多发一言。

他也是日日等着夏淑和夏柔嫁进大皇子府,只等着夜倾瑄的后院着火呢!

就在一众人的期待和盼望中,终于迎来了夜倾瑄的大婚之礼,而就在夏淑被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迎进大皇子府的时候,皇子府的偏旁的角门处,也是迎进了一顶小轿子。

只用两名小厮抬着,并未惊动一人,夏柔便这般悄无声息的嫁进了大皇子府!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