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杀人灭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安王府

天色愈见擦黑,夜倾辰同慕青冉用过晚膳之后,没有如往日一样陪她在浮风院一起看着夜安陌,反倒是独自一人去了书房中。

推门进去的时候,墨炎已经候在了房中。

“启禀主子,事情办好了!”书房中尚且未曾点燃灯烛,只外面微弱的月光渗漏进来,将夜倾辰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清冷。

“人在何处?”闻言,夜倾辰神色未变,只依旧声音清冷的问道。

“回主子的话,已经送往别院!”

将人扣下之后,墨渊等人便直接带着他赶去王府的别院了,只他先回来报信。

“后面的事情莫要出现纰漏。”

“遵命!”

墨炎领命离开之后,夜倾辰慢慢走至书案之后坐下,略显幽暗的书房中,他只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书案上只铺开一张宣纸,上面密密麻麻的满是丰延如今边境布兵的情况,虽是房中未燃烛火,但夜倾辰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夜倾瑄如今已经被陛下解了禁足令,想来再过不了几日,便是连曾经交到夜倾昱手中的权柄也会慢慢移交回来。到了那个时候,怕是丰鄰城中的局势会再次变得紧张起来,届时,便再也没有可以缓和的余地了。

伸手拿开案上的砚台之后,却是只见下面有着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圆点,倘或是不注意看的话,必然是不会发现的。

夜倾辰的手轻轻在上面按了一下,便见到原本平整的案面,忽然向下凹陷进去一块,里面赫然放着一方金制的虎符!

将其拿起握在手中的时候,夜倾辰的眼中猛地划过了一丝冷芒。

当日因为杀了夏辉的事情,为了陛下给夏家一个交代,他不顾麾下将士的反对,毅然决然的交出了虎符。

此后他便一直在王府中待着,不再过问朝政,也不去上朝,可是实际上,陛下早就已经暗中将虎符交回到了他的手中。

这几十万将士都是驻守在边境之人,倘或是丰鄰城中有何变故的话,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是以他近日一直在研究丰延周边的情况,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要提早做准备的好。

再次将目光放到手中的虎符时,夜倾辰的眼中第一次不是从前的那般兴奋之感。

如今有了青冉之后,这些杀伐之事再难勾起他的兴趣,只是他要许她一个太平盛世,便必然要先扫除这些魑魅魍魉!

将伏虎收好之后,夜倾辰方才回了浮风院,夜安陌已经睡下了,慕青冉正轻轻的拍着他,兀自坐在床边看着他。

“回来了”回神间看见正走向自己的人,慕青冉只朝着他轻柔的一笑。

“嗯。”只简单的应了一声,夜倾辰便忽然伸手抱着她的腰,将头枕在了她的腿上。

这般极度依恋的姿势令慕青冉不禁一愣,看向枕在自己腿上的人也是满眼的不解。

“王爷怎么了?”说话的时候,慕青冉手不觉轻轻的抚着他的头发,声音充满温柔的问道。

明明听到了慕青冉的问话,可是夜倾辰却并没有直接出言回答,只将脸在她的身上蹭了蹭,更加抱紧了一分。

见状,慕青冉便也就不再问他,只眸光在他和夜安陌之间来回游移,唇边不觉淡淡的浅笑着。

陌儿如今越长越大,也越来越懂事,可是她怎么觉得夜倾辰这位作父王的,如今竟是越活越回去了呢!

“青冉!你在想什么?”夜倾辰的声音忽然响起,语气之中还隐隐带着一丝质问。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会不会太敏感了一些!

她不过就是在心中腹诽几句而已,他竟然也能猜到?!

“没什么!”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心中方才想了什么呢!

旁的慕青冉不敢确定,但是唯独对夜倾辰的了解告诉她,定然不能承认方才的心中所想,否则的话,又要被他好一番“报复”。

“当真?”夜倾辰只微闭着眼,语气显得懒洋洋的,好像并没有一丝威胁。

若是换成被人的话,或许还会被他的假象欺骗过去,但是慕青冉素来知他甚深,如何会被他轻易蒙骗。

“嗯!”说着,好像还唯恐他不信一般,赶忙朝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没有在想我吗?”睁开眼的瞬间,却是只见夜倾辰的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失望和委屈。

倒像是他原本就期待着她在想他一般,眼下见她直接否认,他便有些失望之意。

听他这样问她,慕青冉倒是不好再出言拒绝了,只眸光温软的望着他,不再多发一言。

依照她以往这么多次的经验来讲,此刻还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否则的话,被他揪住话头定然又是好一番闹她!

“青冉”见她半晌都没有回答,夜倾辰忽然将她的腰圈的紧了一些,方才接着追问道。

“我没有在想你!”

“那你在想谁?!”

慕青冉:“”

怎么会好好的说着话,竟是将话题引到了这里!

看着某位抱着自己不依不饶的某位王爷,慕青冉只颇为无奈的说道,“我谁都没想!”

她下次就不能在他的面前胡思乱想,否则的话,定然又会被他察觉到。

“不行!”令慕青冉没有想到的是,这人竟是得寸进尺起来。

“你得想我!”说完,夜倾辰竟是自己先笑了起来。

他微微撑起身子,张口含住慕青冉的粉唇时,唇角竟还是带着弯弯的笑意。忽然伸起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脑后,夜倾辰的吻变得愈发的炙热,原本圈在她腰间的手也慢慢向上滑

不想他那怎么行呢!

不知什么时候,原本枕在慕青冉腿上的人,却是忽然翻身而起,压着她便倒向了床榻。

“诶”

“不许说不行!”似是唯恐慕青冉会拒绝他一般,她方才说了一个字,便被夜倾辰直接出言打断。

还未曾到安歇的时候,只怕自己这般抱着她痴缠,她定然是不依的。

“夜倾辰”

“不听!”见她仍是要说话,夜倾辰只像个孩子一般的任性起来,根本不听她说什么。

伸手捧住她的脸之后,便再次张口吻了上去,舌尖也随着探入她的口中,慢慢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夜倾辰的手方才搭在慕青冉的裙带上时,却是听到一旁传来“哇”地一声!

闻声,夜倾辰的眼睛却是猛地一下睁开,随后忽然转头看向一旁的一个小人,正长着小嘴“哇哇”大叫着,可脸上却是半点泪水也无。

见夜安陌于睡梦中醒来,慕青冉便也一时不顾及尚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只一把推开他之后,起身便抱起了夜安陌轻哄着。

方才到了慕青冉的怀中,夜安陌刚刚还在啼哭不止的小脸,忽然就靠在她在身前笑了起来。

见状,夜倾辰却是不禁瞬间黑了脸!

这孩子是故意的吧!

而慕青冉回身间见到夜倾辰略显清冷的眼“瞪着”夜安陌,她却是不禁颇为无奈的苦笑着。

刚刚她就是见到陌儿不停的挥舞着小手儿,看着便是要醒来的迹象,她原本想先起身哄哄他,可是谁知夜倾辰竟是不依。眼下倒是好了,他儿子彻底醒了,看他还要如何只顾着自己!

“我来抱着!”起身走至慕青冉的身边,夜倾辰张手便欲接过夜安陌。

闻言,慕青冉却是下意识的一愣!

看了看眼前这人的脸色,慕青冉忽然觉得,夜倾辰该不会是要“打”陌儿吧!

未等反应过来,夜倾辰便直接从她的怀中抱过了夜安陌,脸色依旧是冰冷的骇人。

瞧着样子,倒好像真的是生了大气,慕青冉只好攀着他的手臂,轻轻的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还赶忙趁着他没有追上来的时候退开了身,毕竟是当着陌儿的面,让他瞧去总是不好的。

似乎是因为慕青冉主动亲近他的缘故,夜倾辰的脸色方才好了一些,不过只依旧不发一言的抱着夜安陌。慕青冉只以为这人是真的不高兴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人原是为了尽快再将陌儿哄睡!

直到命奶娘将孩子抱走之后,慕青冉再次被人压在床上的时候,她方才觉得自己对于夜倾辰的了解,实在是有待提高。

因为这个人总是能够不停的刷新她的认知!

丰鄰城外的一处别院中,两名黑衣人扛着一个黑布袋从马车中出来,便直奔着院中而去。

可是方才走到门口的时候,便忽然从天而降几名蒙面的黑衣人,方才落地,二话不说,便直接拔剑相向。

见此,原本的这两名黑衣人也是瞬间拔剑而出,两方顿时便战在了一团。

而至于那黑布袋则是被人直接丢在了地上,因着对方人多势众,这两名黑衣人尚且自顾不暇,更遑论顾及那地上之人。

对方的几人缠住这两名黑衣人之后,其中剩下的一人便直奔着地上的那个黑布袋而去,猛地一剑便刺了下去。

顿时便有鲜红的液体从袋中留了出来,晕湿了干裂的地面。

原本的那两人本是要飞身来挡,却是已经为时已晚,而那群刺客见人已经杀死,便如来时一般,毫无踪迹的忽然撤退。

如此来看,倒是可见其真正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杀那布袋中的人罢了!

人既是已死,他们的任务便算是完成,至于其余的那两个人他们却是不需要管。

除了那个黑布袋中的人死了之外,地上竟是还歪七扭八的倒着几具尸体,是方才那伙黑衣人中的。而原本的那两名黑衣人此刻却是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随后便也只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不知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却是不过只滴在了那群人身上一滴,便见一阵白烟冒起,原本还完好的尸体瞬间便化成了一滩血水!

见状,那两人只四下看了看,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因着此处已是城外,是以向来人迹稀少,加上这别院也是无人常来,因此这一处发生的事情也并无一人得知。

靖安王府

这一日夜倾城和夜倾宁来了府上,自从上一次慕青冉带着夜安陌去过温府之后,此后夜倾城便会时不时的来府上,一来是她自己在府中也无甚趣味,二来便是她想要多见见夜安陌。

她尚且无自己的孩子,加上陌儿这孩子实在是招人疼爱,她也是愿意多陪他玩的。

今日恰好驸马不在府中,宁儿来府上看她的时候,她们两人便商议着要不要来王府瞧瞧。

慕青冉看着从到了王府之后便一直抱着夜安陌的夜倾城,不觉轻轻浅笑。随即想到了什么,她却是缓步走到紫鸢的身边轻声说了句什么,见她微微点头,方才依旧淡笑着回去坐下。

而注意力一直放在夜安陌身上的夜倾城并没有看到,反而是一旁只顾着吃点心的夜倾宁见了,只眼睛古灵精怪的一转,随后笑嘻嘻的拍了拍手,便拿着几块糕点出了浮风院。

已经来了王府几次,但是此前都是有事过来,她倒是未曾得闲去找慕青珩玩。今次恰巧得了空,她倒是要去找那书呆子玩玩,瞧瞧他在做什么呢!

自古都言,男女七岁不同席,倘或是换作寻常人家,夜倾宁这般去找一名男子,难免会被人在背后言三语四。可是这事若是放在靖安王府,那却是不会有何人觉得有何不对,一来是府中江湖气太浓,二来便是夜倾宁身为公主,她要去找谁,自然是无人敢轻易质疑的。

至于夜倾宁为何会和慕青珩相识,这也不过就是因为慕青冉的关系。

因着此前夜倾宁经常跑来王府上玩,有事还会帮着他们暗中谋划一些什么,而对于慕青珩而言,所有帮助他大姐姐,或者是对他大姐姐好的人,都是他要报恩和感激的人!

正是因此,慕青珩方才会对夜倾宁颇为感激,再加上两人年纪相当,夜倾宁也鲜少端着公主的架子,二人倒是玩的到一处。

眼下慕青冉看着夜倾宁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便心知她是跑去找珩儿了,便也没有阻止。不过心下却是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若是长此以往的话,宁儿和珩儿这般倒是也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

诗中有云,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

想到这,慕青冉却是自己先禁不住笑了起来,倒是觉得自己想的远了些,她们眼下才多大!

“青冉笑什么呢?”夜倾城抱着夜安陌,抬头的时候忽然见到慕青冉盈盈浅笑,不禁有些好奇道。

“没什么,不过就是胡思乱想罢了!”

话音防落,便见到夜倾辰进了房中。

他似是并不知道夜倾城和夜倾宁来了府上,进了房中之后只直奔着慕青冉而来,随后方才感觉到房中还有旁人在,便朝着夜倾城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见此,夜倾城也只是朝着他微微一笑,想着自己是不是该走了

毕竟她这位辰弟不喜旁人霸占他家青冉的事情,她也是有所耳闻的,再加上宁儿也要回宫,她们本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忽然!

空气中似是有一些异动,夜倾辰的眸光倏然一凝,随后便只朝着慕青冉微一点头,就转身出了房中。

一路回到书房之后,便见到墨渊和墨昀两人候在了房中。

方才见到夜倾辰进来,他们两人便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属下参见王爷!”

“起!”方才回了浮风院,他便感觉到这二人回来了。

“属下等有要事禀报!”

“何事?”

“乌金海死了!”

墨渊的话音防落,却是只见夜倾辰的眸光猛地闪过了一抹冷芒!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