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荒淫郡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夜倾辰离开浮风院之后,慕青冉从夜倾城的手中将夜安陌接过来,便只微微示意紫鸢。后者会意之后,便缓步走到了夜倾城的面前,略一俯身之后,方才得体的说道,“奴婢素来懂些医术,方才见公主眉间似有倦色,不知可否方便让奴婢为您切脉?”

说是见到了夜倾城的脸色略有疲倦,这话却实在是紫鸢胡编的,为的也不过是一个为其切脉的理由罢了。

而夜倾城很显然也是明白了紫鸢的意思,初时虽是一愣,可随即却是只朝着紫鸢温柔的一笑,便将手伸了出来。

她看的出来是青冉的意思,想来她定然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身子,也是为了安定自己的心思。

这样也好,她素日也听说过紫鸢的医术,听闻此前青冉的身子一直不好,便都是她在用药调理着。想来正是因此,青冉方才会放心让她为自己切脉,仔细瞧瞧到底是因何原因,让她至今都没有受孕。

“有劳。”将手伸到紫鸢的面前之后,夜倾城也朝着慕青冉安心的一笑。

原本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身子有何问题,但是逸然总是劝她不要放在心上,只说命里有时,终会有的。

只是她心中却是有些着急的!

她总是觉得,他娶了自己便已经是委屈了,可如今她竟是连他们的孩子都不能孕育,岂非更加的对他不起!

眼下若是紫鸢能够得知她的情况,哪怕是用些药调理,至少可让她有个盼头。

紫鸢的手搭在夜倾城的腕上时,脸色一直很平静,只专心致志的切着脉,好像没有看到夜倾城眼中略显紧张的神色。

片刻之后,紫鸢方才笑着同夜倾城说道,“公主不必担心,想来是近些日子没有休息好,奴婢待会为您开几副方子,仔细调理着便是。”

话音防落,夜倾城却是忽然拉住紫鸢问道,“可有大碍吗?”

其实她真正要问出口的话是,可会影响她有孕,但是最终,仍是没有问出口。

可是紫鸢哪里是那般愚笨之人,如何听不出夜倾城的话外之音,只微微笑着应道,“公主放心,不过是没有休息好罢了,切记勿要忧心思虑,凡事不过心才好。”

闻言,夜倾城却是不禁一愣!

她这话的意思是在规劝她勿要太过执着此事吗?

这一点夜倾城倒是也不得不承认,她素日心情都是极好,逸然对她很好,如今便是连温夫人也不曾在她面前说什么,她的日子已经过得滋润无比了。

但是想来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眼下的,便还要算计将来的。

夜倾城觉得,她应当是不仅仅想要眼下这般的美好生活,还想要再为逸然生个孩子,如此便是真的心满意足了。

紫鸢下去开方子之后,慕青冉将夜安陌交给了奶娘,并将房中一应的婢女都遣了下去。

见是房中再无一人,她方才走到了夜倾城的身边,某官温软的望着她。

“青冉是要同我说什么吗?”眼看着慕青冉将房中的下人都吩咐去了屋外,夜倾城不禁奇怪的问道。

“嗯,想给四皇姐讲个故事。”说着,慕青冉的眼中却是盛满了温柔的笑意,令对面的夜倾城见了,也是不禁一愣。

总觉得她接下来要说的这个故事,似是有辰弟有关,否则的话她段或是不会作这般神情。

“皇姐可知,我当日生下陌儿之后,王爷他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想起曾经的种种,慕青冉的眼中满是回忆之色,似是蒙上了淡淡的水雾,唯美又醉人。

“什么问题?”

“他问我他和陌儿在我心中,谁更重要?”便是现在想起当时夜倾辰的状态,慕青冉也是不禁觉得有些心疼。

她从来不想刻意的拿他去同任何人比较,因为不管他是作为她的夫君,还是作为这丰延的战神,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是以他不该会有那般不自信和不确定的时候!

“那你如何回答?”夜倾城很难想象,如辰弟那般骄傲的人,竟然是会有这般无措的时候。

闻言,慕青冉却是只淡淡笑望着夜倾城,并没有直接出言回答她这个问题。

半晌之后,她方才声音轻柔的问道,“我如何回答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倘或有朝一日,温大人这般问四皇姐的话,你要如何回答?”

慕青冉的话音方落,却是见夜倾城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眸中满是无措和震惊!

若是逸然这般问她,那她究竟该如何回答?

孩子和逸然,都是她生命中的唯一,两人都是重要的,这如何比得!

似是看出了夜倾城的为难,慕青冉便也不再让她皱眉思索,只轻言说道,“眼下皇姐虽是未有消息传出,但这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切莫负了这般深情,让他以为你不在乎他才是。”

在慕青冉来看,如果能够有孩子的话,想来温逸然定然是比比任何人都要开心的,或者他心中对这个孩子的期待,并不比四皇姐的少。

也正是因此,她此前便一直计划着找个机会,让紫鸢瞧瞧四皇姐的情况,看看到底有无大碍。

方才紫鸢暗中已经同她示意过了,皇姐的身子倒是无碍,想来这有孕也不过就是未到时机罢了。

如此,只让紫鸢开一些调理身子的方子便是,只待皇姐有了孩子之后,想来温逸然也会更加安心一些。

“青冉我是不是有些,顾此失彼了?”说话间,夜倾城的眼中似乎隐隐闪动着泪光,语气中也似有哽咽之意。

“你我本为女子,面对孩子的时候会如此这般也是正常。”

又同慕青冉说了一会儿子话之后,夜倾城方才准备告辞,便也就一并带着夜倾宁一同离开了。

而就在她们走后,夜倾辰方才回了浮风院,将下人都挥退之后,他方才将薄唇凑近慕青冉的耳边轻声说道,“乌金海被刺杀了!”

话落,慕青冉的眸光却是忽然一变,随后转身惊诧的望着他。

杀人灭口!

竟是来的这般快!

他们方才命人将乌金海从宫中抓出来,连面都还未曾见到,便是直接被人杀了!

“夏家的人?还是夜倾瑄的人?”慕青冉的秀眉微微蹙起,心中不停的在思索着可疑的人选。

“夏阙不会将自己这么大的把柄送到夜倾瑄的手上!”

听夜倾辰这样一说,慕青冉却是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

的确!

如果夜倾瑄知道西宁候这么大的秘密的话,还何必大费周章的去迎娶他的孙女,只要将这件事情捏在手里,就等同于是将西宁候牢牢的控制在了掌中。

而且,当年发生的事情,连父王尚且并不完全得知,更何况那时候连影都没有的夜倾瑄!

即便是他事后在追查,可是夜倾辰和陛下合力派出了那么多的人,也不过就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更何况一个夜倾瑄,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

“消息未免传出去的太快!”他们方才将人劫走,紧跟着就被杀了,这风声走漏的未免太快了一些。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再说话,只望着窗外的眼神愈见冰寒,有些事情也是时候作个了断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却是墨锦的声音忽然在外面响起,只言宫中有人过来了。

“启禀王爷、王妃,宫中的人来了!”

“何事?”听墨锦的声音响起,慕青冉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宫中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人?

“回王妃的话,是娴妃娘娘的人”

娴妃!

慕青冉的眸光忽然转头看向夜倾辰,同样从对方的眼睛看出了一丝不解。

她与娴妃素来无甚往来,不知她此时派人到王府上是有何事。

“娴妃给您下了帖子,召请您明日入宫!”

“知道了”墨锦的话音方才落下,慕青冉便只轻言应道。

“不必去!”夜倾辰只拉着她的手走回到榻上坐下,眸光森冷的说道。

不过就是仗着陛下的宠爱和肚子里的孩子罢了,竟然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了,随的她想见谁就见谁嘛!

便是青冉今日就是不去,她也不敢怎样!

“如此总归是不好的,她应当是不会对我如何的。”不管娴妃身后的人是谁,总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她出手的。

夜倾瑄方才被解了禁足令,想来下一步的计划应当就是从夜倾昱的手中将权柄夺回来,至于夜倾昱也该是万分防备着,不让他夺回去才是。

这两人都是忙着朝中的事情,段或是不会于此时顾忌到她的。

“那我随你一同去!”虽然知道慕青冉说的没错,但夜倾辰的心里总还是不放心的。

他如今也是怕了,再也不愿轻易的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旦发生什么的时候,那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你这般明晃晃踏足后宫会不会于理不合?”再怎么说他也是男子,如此进到后宫妃嫔的寝宫中大抵有些不好,更何况娴妃的年纪尚轻,比不得惠妃娘娘那般,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他们的长辈。

可是谁知慕青冉说完之后夜倾辰却是一时没有说话,只搂着她的腰静静的看着她,眸色沉沉。

见此,慕青冉却是不禁觉得,或许是她顾及多了,这人做的于理不合的事情难道还少嘛!

想来旁人也是不敢轻易说他什么的,既是这般能让他心安的话,便都听他的吧!

“如此便有劳夫君了!”说完,慕青冉便扬唇一笑,只让人觉得华丽无边,美不胜收。

听她这般言说,夜倾辰却是也不禁抿唇一笑,心下满足不已。

这几日老王爷约着同旧友出外游玩去了,因着都是一群大男人,楚鸾也不方便跟着前去,只留在了王府中。

只是这忽然没了父王陪她玩,楚鸾倒是一时间觉得有些无聊,又没人陪着她出府玩,在府中一直缠着青冉的话,某人又会不高兴!

平日便是她时常去逗逗陌儿,夜倾辰都好像唯恐自己将他教坏了一般,紧赶慢赶的将人抱走。

是以如今的浮风院,根本就是层层防备,简直就恨不得将自己隔离在外才是。

索性在王府中也无甚趣味,她便整日的出府去玩,如今丰鄰城中各处的秦楼楚馆、茶楼戏院,均是能够时常见到楚鸾的身影。一来二去,丰鄰城中便有流言传出,都说着靖敏郡主品行不端,荒淫无度。

可是楚鸾每每听到却是也并不在意,只依旧我行我素的随心所欲,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在背后议论她,至少那些秦楼楚馆的老板们见到楚鸾,就是笑的合不拢嘴。

一则楚鸾是他们这里的常客,经常往这里送银子不说,人也没有什么架子,倒是也未见她心中瞧不起何人。再一则,她身为靖安王府的郡主,这来头在丰鄰城中足以令她横着走了。

因此她每每去到那些地方,那些老板们都是分外的热情,有她作为那里的常客在那镇着,倒是也极少会有闹事的人。

恰好这几日楚鸾觉得无甚趣味,而梨园又新添了一出戏,她便合计着要不要去听上一番。

未曾想方才出了王府,一路往主街闲逛着,却是没有想到迎面走来了一位姑娘,见此,楚鸾却是直接转身欲往回走,却是没有想到仍旧是晚了一步。

“郡主留步!”严倩雪快步上前,拦住了楚鸾欲转身而走的身影。

闻言,楚鸾却是在严倩雪看不到的地方紧紧的皱眉闭眼,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这几日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只要她上街便会偶遇这位严姑娘,若是一次两次倒也罢了,可问题是次次都能遇上,哪里有这样凑巧的事情!

这般来看,分明就是这位严小姐有意在派人盯着自己,单等着她出府,便假装来与她偶遇,是真当她是傻子嘛!

“呦严姑娘!”闻声回身间,楚鸾的脸上满是惊讶之意,好像方才便根本没有见到她一般。

哎貌似这样的戏码每日都要来上一次。

可是楚鸾不明白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严姑娘的时候,明明她好像还是对自己抱有一丝敌意的样子,瞧着她当时的状态,分明就是对宋祁有意,怎地这忽然间竟是又黏上了自己?!

“郡主这是往哪去啊?”严倩雪好像并没有见到楚鸾眼中的为难,只满脸兴奋期待的看着她说道。

“本郡主打算去梨”方才出口的话,楚鸾却是生生住了口,她本是想说,自己要去梨园,可是想了想却又改了主意,“去天外仙!”

话落,却是果然见到严倩雪的脸色蓦然一变!

她早前便听丰鄰城中多有传言,说靖敏郡主为人品行不端,严倩雪之前还有些怀疑,可是现在竟是听楚鸾亲口说起,倒是一时间震惊在了原地。

但随即一想,她却是又不禁满心疑惑,天外仙不是一处青楼嘛?!

靖敏郡主身为一名女子,她去青楼做什么?!

似乎是看出了严倩雪的疑惑,楚鸾微微凑近她,附在她耳边说道,“天外仙中有位姑娘,名唤琴瑶仙子,一手琵琶弹得出神入化,舞艺更是一绝,是以本郡主打算去品鉴一番。”

说完之后,果然见到严倩雪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之意,楚鸾却是接着轻声说道,“严姑娘可要一同前往?”

听闻楚鸾忽然问到自己,严倩雪却是赶忙连连摇头,略说了几句告辞的话,便径自带着丫鬟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见状,楚鸾看着对方略显慌张的背影,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便是只有这点觉悟,还想要同她“交好”,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