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风月戏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严倩雪吓跑之后,楚鸾便悠哉悠哉的直奔梨园而去,她以前在临水的时候,倒是也时常偷跑到外面去玩。听戏、喝茶也多是如现今这般,只不过临水倒是未曾有如梨园这般妙趣横生的所在。

楚鸾从前去过的戏院,也不过就是一班人马,每日固定的几出戏,若然是有自己不喜的风格,便只能干等着。

但是梨园这一处却是不然,地界大不说,想来这幕后的老板也是极为有钱有势,因着他们的戏并不拘泥于一种。

戏有百种,曲有千调,戏院统称梨园,但是其中却又分为三园,一园主唱风月戏文,一园吟咏名人事迹,一园编排故事典籍。如此分门别列,倒是可以令前来听戏的人分类而选,只捡自己喜欢听的戏种,却是方便了许多。

也正是因为这般别具一格,是以梨园的生意一直很是红火,前来听戏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其实丰鄰城中并不止梨园这么一家戏院,但别处的生意都是难以与之相较。除了有几位名角儿在此站场之外,梨园本身的环境和布局就很是清新雅致,令人不觉耳目一新。

此前来梨园的时候,楚鸾基本上都是想也不想的便直接去听风月戏文,原本她对另外两个也是没什么兴趣。

但是这一日,她方才走到梨园门口,却是不想竟然会遇到宋祁!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心下微叹,方才那位严姑娘若是坚持到底,一路随着她同来的话,说不定此刻就能与宋祁碰着面了。上次无意间见到的时候,楚鸾便心知那女子多半是对宋祁有意,如今这般日日缠着自己,想来也有看着她不要接近宋祁的嫌疑。

当然也未必没有想要与她交好的心,毕竟在外人眼中,想来她也不过就是一个没什么心机的“傻姑娘”!偏又占着靖安王府郡主的名头,倘或是能够与她交好的话,便也算是间接攀上了靖安王府的这棵大树。

再加上她为人无甚心机,若是能暗中挑唆她,或是从她的口中探听什么也较为方便,想来那位严姑娘多半打的便是这个主意。

她虽是素日对丰延朝中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但是偶尔也会听青冉提起一些。

比如——这位严姑娘所在的严家!

天香居的幕后老板便是她爹,严家的家主——严权!他们早前便已经归顺大皇子一党,如今严倩雪明知道自己是靖安王府的人,两方阵营必然有所不同,可她仍是无所顾忌的前来找自己,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不过她倒是没看出来,宋祁竟是这般有女人缘,有了一个九公主不算,如今竟是又来了一个世家小姐!

“见过郡主!”宋祁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楚鸾,他本也是路过,不过瞧着楚鸾的样子,倒像是特意直奔梨园而来。

“宋大人有礼了!”朝着宋祁略一拱手,楚鸾便抬脚欲走。

已经有了一个九公主了,现在若是再多一个严倩雪的话,她便着实是应付不来了,还是离他远远的为好。

可是谁曾料到她脚步还未曾迈出,便听到旁边忽然传出一道柔媚的女音。

“见过郡主,宋大人!”严倩雪满脸含笑的朝着二人走来,看着楚鸾来不及掩饰的震惊,她的笑容愈发的灿烂。

方才听闻郡主说要去天外仙,她心中一时羞臊,便匆忙离开了。可是随后想想却又觉得有些不对劲,是以她方才带着丫鬟沿路赶了回来,便刚巧见到了靖敏郡主准备去到梨园中。

事实证明她的猜想是对的,不禁是见到了郡主,竟是连宋祁也在此处。

可是想到什么,严倩雪向二人走去的脚步,却是不禁一顿!

夜倾鸾方才故意摆脱自己,随后便是遇到了宋祁,难道不是这两人之间事先窜通好了嘛!

只单等着支开了旁人,他们两人便好私下独处。

这般一想,严倩雪再次看向楚鸾和宋祁的时候,眼中便隐隐带着一丝不悦,心中觉得自己像是被欺骗了一般。

直到待走到两人的近前时,她方才收敛好了心中的情绪,只满笑意的走了过去。

而楚鸾见到她满脸的“假笑”,却是不禁心下觉得一阵恶寒!

这女子的心机也是着实深沉,刚才分明都已经被自己的话吓到了,可是谁知此刻竟然还是跟了上来,倒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目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宋祁,楚鸾只觉得这情况实在是糟糕透了,眼下见到了宋祁,严倩雪只怕是更加不会轻易离开了。

“严姑娘怎地会去而复返?”不会是特意派了人在一直跟着她吧!

可是依照她这般的闺阁小姐,便是会派遣何人,也不过就是府中的寻常小厮,定然是会被她发现的。

“这倩雪是因为想起还有些东西未买,这才中途折返”严倩雪倒是一时没有料到楚鸾会直接问她,是以下意识的看了宋祁一眼,方才接着答道。

“哦原来如此!”闻言,楚鸾也不知道是真的信了她的话,还是随口一应,总之那脸上的笑容却是令严倩雪看着心虚不已。

宋祁再一旁听着,心中也是猜出了个大概,想来楚鸾和严倩雪早前便已经碰过面了,不想眼下竟是又遇上了。

“本郡主忽然想起还有些事,就不”

“郡主方才不是说得了一出新戏,正要带微臣前去品鉴吗?”楚鸾的话方才出口,却是没有想到竟硬生生被宋祁给打断。

闻言,楚鸾不禁瞪圆了眼睛望着宋祁,眸中满是震惊和疑惑。

她几时说过要带他去听戏了?先不说他们两人之间是否如此相熟,便是真的相熟,眼下当着爱慕他的姑娘,她也段或是不敢承认的!

已经有一个九公主视她为眼中钉了,是以她方才才会说自己有事,本是不愿与他们掺和一起,是以才想要溜之大吉。

而且宋祁这话分明就是将自己推出去当挡箭牌,他主意打的倒是好!

“不知郡主爱听什么戏倩雪也可以一同赏评一番。”似乎是没有听到方才楚鸾要说的话,严倩雪也是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觉得有些不对劲,照理说,宋祁倘或是不愿搭理严倩雪的话,依旧如上次一般径自走开便是了,何苦还要拉上她!

宋祁听闻严倩雪的话之后,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眉头紧紧的皱起,显得颇为不悦。

如果不是因为大皇子此前同他说起严家的事情,此刻他定然是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但是如今这般情况的话,未免显得有些不将大殿下放在眼中了。

是以无可奈何之下,既是不能随意离开,便只能拉上楚鸾了!

见是自己忽然成为了两人之间“斗法”的工具,楚鸾却是忽然扬唇一笑,略微扬起下颚同他们说道,“既是如此,那便请吧!”

说完,便直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梨园,方才到门口的位置,还未进到里面,便只见门口的小厮赶忙上前相迎。

“小的参见郡主!您可有日子没过来了!”

“嗯,近来不得闲,可添了什么新戏不成?”楚鸾一脸的自在随意,明显就不是第一次前来了。

而且那小厮也不曾问过她,便直接引着她径自向里面走,很明显就是她此前惯去的地方,如今已成了不成文的规定了。见此,宋祁却是不觉微微眯眼,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女子一身红衣,总觉得她华丽的比任何人都要光彩夺目。

“回郡主的话,倒是的确添了一出新戏,班主还特意吩咐了,让您来时给赏评一番。”

“哈哈好啊!”

严倩雪在后面小步的跟着,听着楚鸾和那名小厮之间的对话,眼中却是不觉闪过一抹怨毒。

明明她的行为这般无礼,满口说的话也是没有一点女儿家该有的样子,可就因为她是郡主,所以便无人敢轻易的指责她,所有人都在恭维着她!

越是这般想,严倩雪的脸上便越是充满了恨意!

直到三人走到了一处偏院之后,楚鸾抬脚便走了进去,宋祁私下看了看并未见有何异常,便直接跟了进去。

至于严倩雪,她见前面两人都已经走了进去,心中再是有些忐忑不安,也只能赶忙跟着一同进到了里面。

楚鸾余光见此,却是使劲的憋着笑,方才勉强压下了满腔的笑意。

哼!

让他们都跟着她,既是这般喜欢缠着她,那便让他们都开开眼,看看她这位传说中的“荒淫郡主”,到底是因何得名!

三人落座之后,便只闻戏台上鼓乐齐鸣,随后见到有一花旦先行上场,身段袅娜,以墨点破其面者,缓步而来。

他们三人落座的,是一个包间隔断,中间是一方戏台,四周均是散落的各个隔间,互不相扰。他们三人之中除了楚鸾时常混迹这种地方,严倩雪和宋祁却是基本上从未出入过这样的地方,虽是也听过戏,但是戏院却是极少来的。

此刻四下看看,倒是也觉得极为新奇。

唱腔方起,便见到一名青衣而上,也是随声而唱,“月色洗空,花荫遮院,形只影单,芳心自怜。”

后一名小生接道,“月色溶溶夜,花荫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

“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

这一番吟唱之后,宋祁听得不明所以,却是见楚鸾聚精会神的听得极为专注,手指也一下下的跟着敲着拍子。

可是严倩雪听到这戏子对吟的这几句诗时,却是不禁俏脸一红,微微低下了头。

楚鸾眸光微微瞥见,却是不禁噗嗤一笑,随后又继续若无其事的听着戏。

这时,戏台上曲调一转,剧情加快!

莫非怕嫦娥凡心动,

因此上你围住了广寒宫。

这月阑似深闺锁我身影,

难禁我情动于衷更念张生。

明日刮起无情风,

刮起俺愁思千缕离恨万重

此时鼓乐暂停,只见那小生独坐台上,素手抚琴,只余琴声缥缈与戏台之上。

有美人兮,

思之若狂。

无奈佳人兮,

不得相望。

凤飞翩翩兮,

四海求凰。

张琴代语兮,

诉我衷肠。

何时见许兮,

慰我彷徨?

不得于非戏,

使我沦亡。

这一曲凤求凰被那名小生演绎的淋漓尽致,尽给人悲戚伤感之意,让人们也不免深陷其中。

似是还担心严倩雪听不明白一般,楚鸾只微微靠近她说道,“严姑娘怕是不曾听过这般戏文,本郡主为你解释一番。”

可是严倩雪听到她这样一说,却是不禁一愣!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郡主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似是带着一丝笑意呢!

“这却是太过劳烦郡主了”

“他那琴音里皆是在诉苦衷,一声声一字字都是断肠情。他怨那鸾凤不能相对鸣,也恨那伯劳飞燕各西东。”

而楚鸾的话音方落,便听到台上的那名青衣唱道,“昨夜晚听琴音令人感叹,回房来添愁思通夜难眠。情情肠寸断难咽茶饭,

菱镜内不似那旧时容颜,面憔悴云鬓乱且把青丝挽”

这一方戏将要唱罢的时候,梨园的班主亲自来了这一处,只神色恭敬的朝着楚鸾说道,“这是小人近来新作的戏文,不知郡主觉得如何?”

闻言,楚鸾却是不禁点了点头,她便说这戏她此前从未听过,甚至是曲调都没有一点的印象。

“这曲子不错,就是这故事嘛俗了点!”旁的倒也罢了,只是这故事的情节有些落了俗套,不过就是才子佳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事罢了。

“郡主说的是!”听闻楚鸾的话之后,那班主也是点头哈腰的连连应是。

这可是他们梨园的“活财神”!

倒不是说她整日的会在此花上多少银钱,而是有她在,便极少有人敢在此闹事,让他们省了不少的开销。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这位主子对于戏文的赏鉴,的确是别有见解,听她之言,倒是会有些好处。

“拿笔来,本郡主帮那青衣续诗一首!”

话落,便见到有下人赶忙呈上了纸笔,随后同那班主一起恭候在侧。

相思恨转添,

漫把瑶琴弹。

我心苦相思,

芳心亦应脸。

此情不可违,

何须俸母言。

莫负月华明,

且待花影前。

宋祁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楚鸾挥毫之间,一首诗便出现在了纸上,倘或不是亲眼所见,想来他倒是有些难以相信。

他本以为楚鸾不过就是喜欢听些戏文而已,未曾想她竟是真的懂其中之道。

这出戏他虽是从未听过,不过只方才听了一段,也大概猜到了这其中的故事。

或者说从那青衣一上台,他便隐约猜到了这是一段风月戏文!

虽是觉得有些惊讶,可是看着楚鸾在一旁听得专心致志,他却是又觉得这本就是在情理之中。

她素日便是有些言行无忌,如今听这样的风月戏文,倒也实在没什么可值得奇怪的。而且宋祁觉得,只怕楚鸾今日也是故意来听这样一出戏的,眸光瞥了瞥一旁严倩雪微红的脸色,宋祁越发觉得自己猜对了。

而事实上,严倩雪此刻也当真是羞得有些不好意思抬起脸来,虽然从前家中也请过戏班前来唱戏,自然也有这样的风月故事。但是却不过是发乎情,止乎礼,从未如今日看到的这一出,用词极为旖旎和绚丽。

看了看旁边脸不红心不跳的楚鸾,严倩雪忽然觉得,或许丰鄰城中有关这位郡主的传言是真的!

否则的话,她一个女儿家,怎地听了这样的故事,一点羞涩的意思都没有?

------题外话------

西厢记呀西厢记感兴趣可以看看呦~

话说某位王姓老人家比我污多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