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艳羡不已/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才与夜倾辰一路来到凤藻宫的时候,慕青冉便隐隐感觉这里不比往常热闹,想来是因着陛下最近都不常来此处的缘故。

原本初时陛下也是对娴妃和她腹中的孩子极为重视,可是慢慢的,众人便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以前陛下几乎是日日都来凤藻宫,可貌似是自从他的生辰宴过去之后,便极少再来此了,甚至有时候连后宫都很进了!

正常情况下,娴妃这般情况,分明就是失宠的征兆,但是却并不见她有丝毫焦急的样子。

仍旧是每日悠悠闲闲的待在宫中,偶尔带着宫女去御花园中散散心,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失宠一般。

不过倒是也有心思通透的人,只道是娴妃如今有皇嗣傍身,其实之于陛下的宠爱,倒是并不那么重要了。

想到这,慕青冉看向娴妃的眸光不禁一暗,盈盈含水的明眸中,似是有波光闪过。

照理来讲,不管娴妃的身后之人是谁,目的都应当是让她迷惑住陛下,以此取代之前昭仁贵妃在陛下心中的地位。更甚者,只怕还有打算夺下惠妃手中权柄的打算,倘或不是因着她忽然有孕的话,想来这宫中定然是不会如眼下这般安宁的。

现在便只看娴妃这一胎到底是会生下位皇子还是公主了!

又或者这一胎根本就生不下来!

看着慕青冉望着自己的肚子微微有些失神,娴妃一时间倒是有些不解,方才想要开口说什么,余光瞥见坐在对面的夜倾辰,她却是一时没有开口。

只见夜倾辰神色清冷的抬手,拿过桌上的紫砂壶后,竟然先为慕青冉续了一杯,又伸手探了探杯沿的温度,方才端起后放进了慕青冉的手中。

整个过程中,他好像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儿,仿佛一切都再正常不过,自然的令所有人都觉得惊讶不已。

手中被人放进了一盏热茶,慕青冉方才回神,看到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茶盏,还在飘着袅袅的茶香,她不禁转头朝着身边的人盈盈一笑。

众人见此,不禁心下更是诧异,瞧着靖安王妃这样子,倒像是也极为自然,并不觉得有何异常一般。

倘或不是王爷素日便经常行事的话,他们两人之间的神色又岂会这般自然!

娴妃只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却是不禁满眼的羡慕之色,还是身后的夏兰轻咳了一声,方才勾回了她的思绪。赶忙收敛心神之后,娴妃深深的低下了头,掩饰住自己眸中的艳羡之意。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当一名男子深爱他身边的人时,便会从眼角眉梢都是浓浓情意。

从前只是听说靖安王为人如何狠辣,手段如何残忍,却是哪里能够想到,他竟是也会有这般时候,将全部的身心都放在了一名女子的身上,从此喜怒哀乐皆系于她一身!

“王爷待王妃当真是极好!”忽然,娴妃的声音轻轻的响起,似呢喃又似感叹,令对面的两人都同时转头望向了她。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却是忽然一闪!

随后她看向娴妃淡淡的笑着,却并没有说什么,偶尔看到娴妃瞥向一旁的目光,她便只略微低下了头。

今日进宫这一趟,若按娴妃自己所言,不过就是因着她素来在宫中无事可做,方才想要自己进宫同她说说话罢了。

眼下看,她倒果真是没有旁的意思,竟是真的只为了同她叙话而已。

从凤藻宫离开的时候,娴妃特意将慕青冉和夜倾辰送到了宫门外,尽管宫人们都在劝阻,但却是仍然没有止住她的打算。

旁人只会以为她不过就是为了巴结靖安王府,是以才会这般刻意奉承,但是有的人却知道,事实绝非如此!

看着慕青冉和夜倾辰越走越远的身影,娴妃却是仍然没有回宫的打算,目光仍然是焦灼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沿路的宫人与他们迎面而走,均是纷纷跪在了地上,将头深深的埋下,不敢贸然抬头轻见。

借着轻拢长发的动作,慕青冉仿若不经意间微微侧头,却是只见到远远的凤藻宫门前,仍是静立着一名粉衣女子。

见此,慕青冉的秀眉却是不禁微微蹙起,她总觉得娴妃今日有些不对劲儿,原本以为她召自己进宫应当是有何事,可是说了半天也不过就是一些闲话家常,半分重点都无。

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打算呢?

两人一路出了宫之后,本是打算直接回王府的,却是不曾想在路过品香楼的时候,夜倾辰命人去买了些慕青冉素日喜食的糕点来。

而正当慕青冉坐在马车中撩起窗帘向外看去时,却是不想竟然会见到楚鸾和宋祁!

但却是不知,他们两人几时会走的这般近了?!

夜倾辰一直坐在慕青冉的旁边,见她目光出神的望着某一处,便也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却是只见到宋祁与楚鸾正站在一处说话。

瞧着慕青冉略显惊讶的神色,夜倾辰却是只声音清冷的说道,“他们俩倒是般配!”

话落,却是见慕青冉的眼中更加的震惊。

鸾儿同宋祁般配?!

“青冉不希望他们两人在一处?”夜倾辰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显得极为不解。

他原本以为,楚鸾和宋祁倘或是能在一起的话,青冉应当是极为开心的呢!

“不是不希望,只是没有想到过”她从来没有将他们两人想作过一处,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的脾气秉性都相差太多了。

何况,她虽是之前听鸾儿提起过她与宋祁相识,但却是根本没有往其他的方面设想过。

如今看来,瞧着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倒是果真很是般配的样子。

“那今日之后你便可以想想了。”在他看来,若是宋祁真的能和楚鸾在一起,这倒是美事一桩。

毕竟那个疯丫头再是不出嫁的话,这丰鄰城中也是无人敢娶,可她一日不嫁出去,便会缠着青冉一日,着实是令人讨厌!

若是宋祁能收了这妖孽的话,他倒是要好生感谢他一番!

慕青冉不知道夜倾辰心中的想法,只是听他这般说起,便以为他知道些什么,于是下意识的追问道,“王爷可是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若是宋祁娶了楚鸾的话,你们两人的辈分便算是彻底乱了!”

听闻夜倾辰这样一说,慕青冉却是也不免觉得,这话倒是真的。

鸾儿作为靖安王府的郡主,便算是自己的小姑子,可若是她将来嫁给了宋祁,那便成了自己的表嫂,这倒是当真有些乱了。

“还是待会儿回了王府的时候,我问一问她”她往日并不经常听鸾儿提起与宋祁之间的事情,是以也并不是很清楚他们之间的情况。

闻言,夜倾辰只轻轻的将她搂进了怀中,眸光不禁变得幽暗。

他倒是没有想到宋祁此刻还有闲工夫同楚鸾来往,他要做的事情难道都已经忙完了吗?

有些事情,他尚且还未同青冉说,一来是他还在调查,二来是他不愿让她为此忧心。

眼下丰鄰城中局势越来越复杂,皆是扑朔迷离之态,外祖父也是因此,方才不敢贸然与宋祁相认,倘或是他现在与青冉说一些有关他的事情,只怕她要为此忧心的。

如今他只要她好好的待在她身边,与陌儿均是好好的,他便安心了。

温府

自从上次去了靖安王府之后,夜倾城便一直在服用紫鸢为她调配的汤药,以此来调理身子。

不过她如今心态倒是放好了许多,往日虽是心中也会自我排解,但是那日青冉的一番话,倒是令她恍然大悟。

孩子之于父母,不过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只要逸然好好的在她身边,她便已经觉得很幸福了,至于孩子她如今已经想开了许多。

温逸然回来的时候,夜倾城已经用过晚膳了,近日他回来都晚些,是以便让人“看着”她用膳,不让她再等着他。

听下人说起府中并没有什么情况之后,温逸然方才缓步回了他们的卧房。

他近来着实是忙了些,也难免有些草木皆兵,惶惶难安了。

是以只要是他不在府中,回来的时候,便必要仔细的盘问一番下人,了解一下府中的情况。

“回来了?可是用过晚膳了?”瞧着温逸然的脸上似是有些疲惫之意,夜倾城赶忙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

“嗯,别忙了!”将下人都挥退之后,温逸然方才拉着夜倾城回到榻上坐下。

他这几日都不得闲,竟是没有时间好好陪陪她,心下不禁觉得有些歉意,眸中也似有不明的情绪在闪动。

见此,夜倾城却是不禁有些奇怪,她近来便有些察觉,总觉得逸然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他掩饰的极好,但是偶尔眸中闪过的忧思,还是被她看到了。

逸然他到底是怎么了?

尽管心中有所疑惑,但是她却并没有直接出言询问,或许是因为朝中的事情才会有所烦忧,他若是想说的话,自然会同自己说起。

眼下不过是自己心中有些担忧罢了!

“怎么了?”看着夜倾城的思绪渐渐游离,温逸然的脸上却是忽然闪过了一抹紧张之意。

“嗯?没什么”闻言,夜倾城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他近来已经有些烦忧了,自己段或是不能再成为他的负累,如何还能让他为自己操心!

伸手将夜倾城拥进怀中的时候,温逸然的脸上原本和煦的表情却是瞬间一变!

脑中回想起今日七皇子来找自己的情景,他的脸色却是变得更加的难看。

从上一次与七皇子相谈一番之后,温逸然的心中便知道,他的这个把柄一旦落到了大皇子一党的人手中,便以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后段或是与他们分不开关联了。

若是想要不再受到他们的支配,便只能是不顾一切的将所有事情同城儿和盘托出,可是现在她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他又怎能舍得再次毁去!

温逸然甚至都不敢想象,一旦夜倾城得知了这其中的真相,她究竟会如何。

他不怕她恨自己,也不怕她想要将他如何,只是唯恐她自苦,心疼她为心囚牢,将自己生生的绑缚其中,不得解脱。

这也是为什么,他上一次几乎是连犹豫都不曾的,就直接答应了七皇子的要求。

但是这一次,他又旧事重提,想要自己与父亲帮他们在陛下的面前出言说话。若是只有他自己,只要能保住城儿的幸福,让他怎样都行,可是如今牵扯上温府全府人的性命,他却又该如何抉择!

父亲这么多年一直保持中立,不曾站队人任何一位皇子,若是在这般年纪因为他的事情而卷入其中,他良心难安!

可若是将曾经的事情鲜血淋漓的剖开,一五一十的呈现在城儿的眼前,那还不如由他亲口来说!

这个想法一出来,温逸然却是顿时只觉得心脏仿若是被一只手给紧紧的攥住,痛的连呼吸都困难。

她似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缕甘泉,得之而活,弃之必死!

“逸然”像是察觉到了温逸然的不对劲儿,夜倾城脸色略有疑惑的望着他,眸中满是担忧。

方才他回来的时候,她便隐隐感觉到他有些心不在焉,眼下一看,倒是更加令她感到忧心。

他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事,你早点休息,我才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说完,只轻轻摸了摸夜倾城的头,温逸然便径自走出了房中。

闻言,夜倾城只来得及轻轻点了下头,便见到温逸然快步的起身离开。

以往他很少回了房中又离开的,方才他的神色便有些不对劲儿,看来自己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逸然他果然是有心事!

而一直守在门外的菊香和菊韵见此,也是不禁压抑不住满心的惊讶。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驸马爷没有一直陪着公主,进了卧房之后,竟是又离开了!

难道这两人是吵架了不成?

可是并未听到里面有何响动,便是连两人大声说话都未曾听到,如此一来,倒是更加的令人感到奇怪!

再说温逸然,他一路匆忙而去,直接去了书房中,方才将门合上,他便猛地出手挥落了桌上的杯盏。“叮叮咣咣”地声音从书房中传出,可是守在门外的下人却是并不敢贸然进去,只深深的低着头静候在外面。

房中不停的有瓷器摔落的声音传了来,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而温逸然的眼中此刻也已经是温润不再,只满目的狰狞之色,显得尤为可怕。

他不过就是暗中杀了离墨亭那个畜生,有什么错!

为什么他们都要用这件事情来威胁他!

他不怕死,不怕因此被陛下问罪,他只是想好好的保护城儿,让她能够得遇良人,过上本该属于她身为公主的生活。

可是到头来却最终发现,原来自己竟然也不是她的良人!

倘或单论他自己而言,温逸然觉得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城儿她受的苦已经够多了,再多知道曾经的事情,只会毁了她!

是以不管再难再险,他都想尽力守着她,将所有的秘密和不堪的往事都阻拦在外,不透漏给她一丝一毫。

唯有如此,方才能留住她脸上依旧明媚的微笑,而他只要能见到她的笑靥,便是再苦再难他也愿意!

事到如今,很多事情都已经再难回头,若是与她的之间的一段缘只能走到这一地步,那他此生尽遭天谴,也不想她得知曾经种种!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