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夺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夜倾瑄被解了禁足令之后,大皇子府中好像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均是与往常无异。夜倾睿来到府上的时候,方才奔着夜倾瑄的书房而去,便见到迎面走来一名俏丽的女子。

见此,夜倾睿只缓步走至近前,见女子朝着自己微微颔首,他方才“唰”地一声收起了折扇,彬彬有礼的朝着她说道,“皇嫂!”

夏淑闻言,并未多说什么,却是只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两人相背而行之后,夏淑的脑中好像是还在回响着夜倾睿的那一句“皇嫂”,心中便只觉得愈加的欢愉。这一声称呼,只有她方才当得起,便是洞房花烛夜殿下没有同她一起又如何,三朝回门的时候,还不是以自己为尊!

说到底,夏柔也不过就是个侧妃,正经场合之下,如何轮得到她出场!

新婚当晚殿下没有来到她房中,当时她心里的确是万念俱灰,恨不得直接跑去杀了夏柔。可是后来第二日她派下人去打听了一番方才知道,原是殿下前一晚直接宿在了自己的主院中,不曾临幸她们任何一人。

虽然洞房花烛夜没有被夫君宠幸,这是极为羞辱的事情,但是相比于殿下去冲宠幸夏柔,她倒宁愿他都谁都不碰!

她初时嫁来府上的时候,府中下人尚且都在观望,不知道她与夏柔之间到底谁更得殿下的心意。不过如今他们倒是瞧准了风向,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这府上的正妃,岂有让侧室欺压到头上的道理!

这般一想,夏淑连走起路来的姿势都变得趾高气昂了一些,生生端起了皇子妃的架势来震慑旁人。

再说另外一边,夜倾睿见过夏淑之后,便只依旧奔着夜倾瑄的书房而去。

他此前便听说过夏家小姐的风姿,但是一直无缘得见,再后来他便也就失了去看她们的兴致。

如今夏淑和夏柔两人均是成了皇兄的皇子妃,他不知道皇兄对她们二人态度如何,不过就他而言,此时若是处理不好的话,怕是会引得后宅不宁。

西宁侯府的侯爷之位至今未曾定下,夏阙那个老狐狸也不知道是打的什么主意,竟是一拖再拖,是以皇兄也不能贸然的独宠其中一人。

可她们两人当中,一为正妃,一为侧室,倘或皇兄当真对她们雨露均沾的话,势必又要闹起来。

这其中的分寸若是掌握不好的话,只怕大皇子府以后再无宁日!

但是夜倾睿觉得,这样涉及到女子的事情,在皇兄的眼中,想来是不足为患的。可是就他而言,却并非如此,他府中姬妾成群,各色女子他多有了解,是以他明白她们的嫉妒心有多强,发起狠来有多疯狂。

类似这样的情况,夜倾睿在大婚之前便曾经与夜倾瑄说起过,为的就是让他事先有个心理准备。虽是对于这样的想法夜倾睿觉得夜倾瑄未必会听得进去,但他终归是要告诉提醒他的。

方才进到书房中,便见到夜倾瑄靠坐在书案之后,微微闭着眼睛,似是极为乏累的样子。

“皇兄”看着夜倾瑄伸手轻轻的揉按着眉心,夜倾睿的声音不觉放的很轻。

“你来啦坐吧!”忽然听到旁边的一句轻唤,夜倾瑄猛然间睁开眼睛,见是夜倾睿过来,便只一时收敛了眼中的寒光。

“皇兄的气色瞧着不太好,可要唤太医前来看看。”以往即便是遇到一些难事,可也从未见皇兄露出这般为难的神色。

今次倒是一时令他有些不解,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无碍”不过就是近来的事情发生的有些多,让他一时觉得有些乏累罢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闻言,夜倾睿先是一愣,随后方才答道,“我已经去找过温逸然了,不过”

想起当时那人的状态,夜倾睿觉得倘或不是因为这事不止他一人得知,温逸然怕是都要将他也一并灭了口了!

自从上次利用这件事情帮皇兄脱困,他事后问起自己,夜倾睿便也不好瞒着他,只实话实说。但是不想,后来夜倾瑄竟是完全打上了温逸然的主意,虽然他此前也动过这个念头,可是到底因着四皇姐的关系,他也不想她无辜被牵连。

夜倾睿心中担忧的事情,夜倾瑄自然是想到了,可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倘或是这也顾忌,那也不忍,那还如何能成事。

再则,若是皇妹在温逸然的心中当真如老七说的那般重,那想来定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当年的事情揭露在皇妹的眼前,是以他求得不在毁他们夫妻二人的姻缘,而是为了将温家的父子二人拉拢到自己的阵营。

如今他手中的权柄均是移交到了夜倾昱的手中,想要全部夺回来,倒是也并非一点办法也无,只是要费些精力罢了。

可若是由温逸然父子出面求情的话,倒是不需要他自己多费唇舌,这事情就会成了大半了。

是以他才会让老七去找温逸然,将他的意图透露给他知道。

“不过什么?”怎么看着老七的神色,似是有些为难的样子。

“温逸然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此事!”只听他将来意说完之后,温逸然便只脸色大变,随后便直接离开了。

在夜倾睿看来,这事怕是总要他思虑一番的,究竟是选择依旧忠于父皇,还是保护四皇姐不受伤害。

“他还有的选嘛!”夜倾瑄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的阴沉,眸光也隐隐闪动着冷芒。

对于温逸然而言,夜倾城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的软肋,只要他心中对她尚且有情意在,便定然不会放任不管的。

眼下便只等着他的决定就是了!

这样男女之间舍己为人的感情,夜倾瑄自认从来经历过,他也不想要直达那是什么感觉。只单看着老七被慕青冉折磨的辗转反侧,便也可知这其中滋味定然难舍难分,是以他可站在方外看他们为情所困,但是自己却并不愿经历。

从前还不知这世间痴男怨女这般多,不想竟是连外人瞧着温润如玉的温逸然也是这般重情之人,他往日竟是错看了他!

想来温逸然这些年也是刻意在人前伪装,为的就是不引起众人的怀疑,可是到头来还是被老七发现了端倪。

夜倾睿听闻夜倾瑄的话,却是下意识的深深的皱眉,不到万不得已,他心中当真是万分不愿再将温逸然牵扯其中,可是眼下却着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靖安王府

夜倾辰回到浮风院的时候,便见到紫鸢提着几包药材进到了房中,心中顿时便是一紧!

只当是慕青冉身子不适,赶忙快步回了房中,见屋中那女子正抱着夜安陌玩的好不快活,他方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与墨熙斟酌着用药,调配好之后你再亲自送去温府。”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一边拉着夜安陌的小手同他玩闹,一边朝着紫鸢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这些药材均是她特意挑拣出来的,想来对于调理四公主的身子会有用处的。

照理说,夜倾城贵为公主,往日住在宫中便该一直有太医请平安脉,不该身子有何不适才是。即便是嫁到了温府上,有温逸然这般护着,想来也是不会有何不适的,但是那日紫鸢为她把脉的时候,虽是未曾发现什么不得了的病症,但却的确是觉得她的身子差了一些。

旁的倒也罢了,只是这心气总是不佳,长此以往只怕会郁结五内,伤害更大。

是以如今紫鸢和墨熙准备调制的汤药,也不过就是为其安神之用,只要精神养好了,旁的倒是没什么大碍。

“送去温府?”夜倾辰的声音略显疑惑的响起,似是有些没有想明白慕青冉怎么会派人去温府上送药,他并不曾听闻夜倾城有何不适的消息。

“王爷回来了”闻声望去,慕青冉回眸间脸上仍带着丝丝笑意,不觉抱着夜安陌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让紫鸢送些安神的药与四皇姐!”

听慕青冉这般提起,夜倾辰方才有些了然,温逸然如今年纪也不算小了,夜倾城急着为他生个一儿半女也是人之常情。

算起来的话,夜倾城嫁到那府上也是有些时日了,竟是一直未有消息传出,这倒也难怪她会着急了。

“嗯。”他们也不过就是从旁协助一下,只要有温逸然在,定然是不会让这些事情烦忧到夜倾城的。

不过有些事情,只怕是连温逸然也身在局中!

看着夜倾辰的眼神忽然一暗,慕青冉直觉便有些不对劲儿,只将夜安陌抱给奶娘之后,她方才轻言问道,“可是发生了何事?”

“这几日有人见到夜倾睿与温逸然一起!”说话的时候,夜倾辰暗如星夜的眼眸隐隐闪动着寒光。

他也是近段时间方才得知这件事情,看来温逸然一直掖着藏着的事情,到底还是被人发现了!

而夜倾辰此话一出,慕青冉的神情却是瞬间愣住!

夜倾睿与温逸然!

他们两人倘或会走到一处,如今她也想不到别的事情,只会是事关夜倾城。

上一次温家的老大人同温逸然一起为夜倾瑄求情的时候,她心中便有疑惑,总觉得当时的情况令人很费解。温家一直不涉党争,何以会在那个时候公然帮助夜倾瑄说话,想来那个时候夜倾睿便已经得知了真相,然后以此要挟温逸然。

看来这一次,他们是又打算旧事重提了!

若是换了旁的事情,或许温逸然还会不为所动,但是事关夜倾城,想来他会答应第一次就会答应第二次。

眼下夜倾瑄一党人迫在眉睫的事情也只有两件,一个是夜倾漓尚在禁足,再一个便是夜倾瑄的权利被架空。

但是夜倾漓的事情,旁人不会轻易在此时去陛下的面前说三道四,更何况陛下不会一直这般关着他,于此时让温逸然父子去为他求情,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是以慕青冉觉得,夜倾睿这一次去找温逸然,多半是为了帮夜倾瑄将职权从夜倾昱的手中夺回来!

如今朝中虽是有威望有地位的大臣不少,但是能够为夜倾瑄说话的人,却是不算多,而夜倾昱一党的人不坏事就不错了,哪里还会帮着他说话。

这般来看,保持中立的人倒是极少,而温家的父子俩便刚巧是其中最为合适的人选。

一直以来他们都在陛下的面前保持中立的态度,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那么他们说出的话自然是比旁的人更加的有说服力。

如此,夜倾睿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主意打到温逸然的身上,倒是也并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温逸然会妥协吗?”根据上一次的事情来看,似乎他已经做了选择。

宁愿违背他们温家最初的意愿,也是不想让夜倾城得知当年的真相。

可若说事有再一再二,绝无再三再四,温家倘或这一次仍旧是选择帮助夜倾瑄,那不管是不是他们本心所愿,便都算是与夜倾昱站在了对立面。

将来一旦夜倾瑄失了势,那么等待温家的便势必是灭顶之灾!

这一点,想来温逸然不会想不到,是以如今他要做的选择,便是忠孝与情义难以两全!

“最怕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不是温逸然,是以不敢断定他到底心中最后如何做,不过或许拼死一搏的面儿更大一些。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却是不禁微微蹙起,若当真是那般情况,却着实是为难了些。

此事不比别的,非是旁人想帮就能帮得了的,若是一个弄得不好,倒是会弄巧成拙。感情之事最是无理可寻,非是旁人如何努力便可轻易解决的,真正的根源还是在温逸然的身上!

看来今次让紫鸢去温府,还是要多加留意那府中的情况,莫要不知不觉间已经闹起来才好。

若是换做旁人或许慕青冉也不会这般挂心,但是夜倾城总归是让人不忍心放任不管的。

她会尽她的所能将伤害降到最低,至少不会让最坏的情况发生!

同为女子,慕青冉觉得倘或是她身处夜倾城的位置,必然只觉得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天不老,情难绝!

因此,她会尽量将她能想到的事情,都作最坏的打算,届时万一真的有何不测也好有个照应。

怕只怕还来不及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夜倾城便已经发现了什么!

虽然温逸然一直以来都掩饰的极好,没有招来别人的怀疑,四皇姐也似乎一直被蒙在鼓中,不明真相。

可是即便她不知道究竟曾经发生过什么,但夫妻之间一起生活,温逸然便可确定他从未有一丝的情绪泄露出来吗?

女子于感情之事最是敏感多疑,四皇姐不说不代表她不知道,或许心中早有疑惑,只是心中疑问从未出口罢了。

眼下温逸然被夜倾睿步步紧逼,他的情绪要如何做到风平浪静,见到四皇姐的时候,又岂会心中一丝波澜也无。

而他越是小心翼翼,想来四皇姐便越是会疑心,届时便是温逸然瞒得住曾经的事情,夫妻二人怕是也会因此而生了隔阂。

真的要是到了那个时候,或许事情会更糟糕!

只是这般想着,慕青冉便只觉得心中有些不太舒服,总是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像是有什么事情,已经不可控制的发生了

不久之后,慕青冉心中一直担忧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一切都如历史的车轮一般滚滚而来,带着不可阻止的势气,将所有人的努力和谋划都毁于一旦!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