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惠远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夜倾辰沐浴之后从屏风后出来的时候,慕青冉早已经先一步出去了,原是夜安陌睡梦中醒来,此刻正是哭闹不止,奶娘无计可施,方才将他送来了这里。

慕青冉正抱着他轻声的哄着,好不容易才让他停止了哭声,此刻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倒是极为乖巧的样子。

再过一段时日,夜安陌便要满一周岁了,他如今的模样倒是愈发的周正,所有见过他的人无一不是称赞他的容貌惊人。

看着黏在慕青冉身上静静趴着的夜安陌,夜倾辰的眼中不禁满是温柔之意,可是回身间见到床上已经铺开的两床被子,脸色却是瞬间一变!

几步走到床榻边上,夜倾辰却是忽然扯落了其中的一条锦被,直接就扬手丢在了地上。

房中伺候的小丫鬟见此,却是瞬间吓得跪在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方才紫鸢姐姐去了偏房看望小世子,流鸢在外间守着,是以便是由她们进到里间来伺候的。可也不知是哪里做的不对,竟会一时惹得王爷发怒,今日只怕是性命不保了!

见状,慕青冉也是不禁微微有些疑惑的看着夜倾辰,方才并不曾有人惹到他,怎地竟是忽然发起了脾气?

目光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被丢弃在地上的锦被,再扫了一眼床榻的方向,慕青冉的心中却是忽然明了。

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婢女,慕青冉不觉柔声说道,“这被子有些脏了,拿下去浆洗一下,你们便也退下吧,这边无需伺候了!”

话落,却是只见那几名婢女均是如获新生一般,瞬间松了一口气,只赶忙应声退下。

倘或是换了最开始的时候,若是没有得到王爷亲口的命令,她们段或是不敢轻易妄动的。但是眼下王府中谁人不知,王妃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王爷连个眉头都不会朝着她皱一下,此刻听到王妃这般说,她们自然是赶快谢恩离开。

待到房中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慕青冉方才淡笑着走到了夜倾辰的身边。

“这样小的事情,也值得你这般动怒!”瞧把那几个小丫鬟给吓得,他尚且还一句话都未说呢便已经是将人吓得这般了!

“我几时动怒了?”闻言,夜倾辰却好像是颇为疑惑一般,眸光略显不解的望着她。

“未曾不悦,那何以直接丢掉被子?”

“看着碍眼!”既是都在房中伺候的人,何以这般没有眼色,竟是还会在他与青冉的床榻上放两床被子!

他不直接丢了,难不成还真的打算晚上同她分衾而眠嘛!

闻言,慕青冉却是颇为无奈的轻笑,眸中璀璨流光。

原是她近日小日子来了,想是那小丫鬟觉得她眼下不会想同夜倾城过分亲近,便放置了两床被子,原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只是她们怕是不知,眼前这位王爷却是根本不会考虑那些!

瞧着夜安陌迷迷糊糊的像是又要睡着,夜倾辰便直接伸手将他抱进了自己的怀中,慢慢在房中踱着步,眸光异常温柔的哄着。

“你先去休息!”眼见慕青冉只静静的坐在床榻上望着他们,夜倾辰不禁开口说道。

时辰也已经不早了,她方才抱着陌儿哄了半天,想来今日是不会将他送回奶娘那边去了。夜里倘或是他醒来,青冉必然也要跟着清醒,倒是耽误了她的休息,是以眼下得空,还不好生歇着!

听夜倾辰如此说,慕青冉便也不同他争辩,只听话的脱鞋上榻,乖乖的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自从有了上一次陌儿生病的经验之后,慕青冉如今对于夜倾辰的话,可谓是言听计从。一则,是她知道不能再不将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图惹他为自己忧心;二则,她也着实是不想再被他一掌劈晕!

看着慕青冉如今这般顺从听话,夜倾辰的心中一时也觉得暗自好笑。

其实她一直都是极为温顺的,对于他的要求青冉几乎是有求必应,从不忍心拒绝。可是一旦关乎到陌儿,她便会变得有些固执,不听他的话,只一味的将陌儿放在第一位!

夜倾辰的目光一直在望着慕青冉,而他怀中的夜安陌初时也是不停的张望着小脑袋,后来便只靠在夜倾辰的肩膀上,一边玩着自己的小手,一边看着慕青冉的方向。

此后的很多年里,夜安陌都会如这般静静的望着她的母妃,那是他从懂事开始,便立志要好好呵护的人。尽管她已经有了父王的保护,但是对于夜安陌而言,他的母妃便该由他们父子俩一同守护才是!

直到后来又发生了别的事情,他方才改变了这样的想法!

而此刻依旧尚在襁褓中的奶娃娃,却是想不到那么复杂的事情,只知道一味的黏着慕青冉,喜欢看着她陪他玩而已。

单单是瞧着慕青冉静静的睡颜,夜倾辰便不觉淡淡的微笑,可是随即想到什么,却是又忽然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温逸然那边倒是还不知究竟是何情况!

而此刻的温府,却是已经一片兵荒马乱,尽管已是深夜,但是府上仍旧是灯火通明。

夜倾城这般忽然一晕倒,倒是生生吓坏了温逸然,只匆忙间抱起她便回了榻上,随后惊慌失措的命人去请大夫前来。

菊香和菊韵一直守在外面,原本是觉得今日驸马爷的状态有些不对劲儿,唯恐夫妻二人会拌嘴让公主因此受了委屈,是以方才较为忧心的一直守着。

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等去竟是忽然听到驸马爷满是惊惧的生命传了出来。

这边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温广远和温夫人也是匆忙间赶了过来,温夫人的发髻都是略有些散乱的,瞧着样子倒像是匆忙间起身赶来。

倘或是别人忽然间晕倒或许还不至于将府上闹得这般人仰马翻,但这可是一国公主,若是当真在府上出了什么大事的话,怕是他们全府人的性命都要赔进去!

自从此前温广远将温逸然曾经做过的事情说与温夫人知道之后,她甚至都已经极少出现在夜倾城的面前,就是唯恐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说的不对,引得这位公主殿下不悦,届时她便是作茧自缚了!

是以如今,她根本不再插手他们小两口的事情,将来若是有了孙儿这自然最好,若是没有她便也权当是他们命中如此,与人无尤。

毕竟比起孙儿她更看重自己的儿子!

眼下忽然听说四公主晕倒,温夫人赶忙与温广远匆匆忙忙的赶来,看着那女子面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上,温夫人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而温逸然只丧魂落魄的坐在床边,手紧紧的握着夜倾城的手,像是一松开之后,她就要消失不见似的。

“来人!快去宫中请太医来!”温光远紧皱着眉头沉声吩咐道,虽是已经着人去请大夫了,但是明日定然定要去进宫回话的,还是请个太医来方才稳妥一些。

而且眼下尚且不知公主究竟是何情况,万一若是真的有什么不妥的话,怕是还要太医来才行。

温逸然只眸光满是惊惧的看着夜倾城苍白的脸色,握着她的手指都止不住的在微微颤抖,心中已经是百转千回。

城儿,你莫要出事!

只要她好好的,即便她当真想离开,他不再强加阻止就是!

“大夫来了!”

“老夫见过大人、夫”

“别废话!快点过来把脉!”一见是大夫来了,尚且不曾听到他把话说完,温逸然便猛地一把将他扯到了床边。

见状,房中的下人却是不禁一愣!

这哪里还是他们素日见到的那个温文尔雅的少爷,竟然会露出那般凶狠的样子!

温广远和温夫人见此,却是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担忧。

倘或四公主若是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然儿也是难以安生啊!

那位宋大夫忽然被人这么一扯,也是不禁有些发蒙,不过瞧着眼前这公子一脸的凶相,却是也不敢言语,只低下头赶忙为床榻上的人把脉。

床幔早已经被房中的小丫鬟们放下,现下只露出了一截纤细的皓腕,却是已可见床幔之后的人身份尊贵无边。

菊香将一方绣帕搭在夜倾城的手腕上之后,方才让宋大夫为其把脉。

屋中的人一时间均是静静的等着,温逸然神色紧张的望着宋大夫,生怕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情。

半晌之后,方才见他忽然间起身,朝着温广远和温夫人笑道,“恭喜大人,贺喜夫人,是喜脉!”

话落,温夫人却是忽然一愣,随后方才欣喜若狂的朝着温广远说道,“老爷!大夫说公主这是喜脉!”

盼了这么久,终于是盼来了他们温家的孩子了!

屋中伺候的丫鬟仆从听闻宋大夫的话,也是一脸的喜气洋洋,均是纷纷朝着温广远和温夫人恭贺道,“恭喜老爷、夫人!”

“同喜同喜!”比之之前的忐忑不安,眼下的温夫人可谓是满脸的喜气,温广远也是颇为松了一口气的微微笑着。

相比于其他人的喜悦和兴奋,有一个人的反应却是着实有些不在状态了。

温逸然只神色呆愣的坐在床榻上,眸光呆滞的望着夜倾城,一时间却是只觉得自己的耳边嗡嗡作响。

喜脉

城儿她有孕了!

这个想法一出来,温逸然却是忽然伸手抱起了夜倾城,也不顾房中尚且有旁人在,只深深的将脸埋在她的肩膀上,紧紧的将她嵌入了自己的怀中。

便是温光远素来看惯了大场面,也是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这般毫不掩饰情绪的模样。

众人见此,均是纷纷退了出去,只留下这一方私密的天地给他们夫妻二人。

温逸然原本以为是因为自己说的话,刺激的城儿忽然晕厥了过去,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是有了身孕!

如此便是她之后醒了来,或许也不会再想着离开的事情了吧!

忽然!

他的脑中猛地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后不禁皱眉细想。

前些时候,靖安王妃身边的婢女曾经来过府上,还特意言明是受了王妃的命令,送些调理身子的汤药过来。

若是寻常的汤药靖安王妃想来是不会特意派人送来,他此前也是多有耳闻,她身边的婢女素擅医术,想来这是她特意为城儿调配的。

此前并不曾见王妃关注过城儿的身子,似乎是从他被七殿下找过之后,城儿方才开始服药的。

会有这般凑巧的事情吗?

还是说这是靖安王妃刻意安排的?!

若是换了别的人做了这样的事情,温逸然或许并不会太过注意,但若是慕青冉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个女子的心机,便是寻常的男子也比之不过,她做的事情,不可能都是毫无目的那般简单。

夜倾城醒来的时候,方才睁开眼睛,便见到了温逸然眸色忧虑的坐在床榻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城儿,你觉得如何?”脸色虽仍旧是有些苍白,但是好在已经醒过来了。

闻言,夜倾城略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仔细回想了半晌,方才想起自己似是晕倒了。

“没什么,你莫要担心”只是感觉头微微有些晕眩,旁的倒是不曾觉得有什么。

将一旁的水取了来喂了她一些,温逸然方才语气略有些激动的说道,“城儿,我们有孩子了!”

终于有我们自己的孩子了!

话落,却是只见夜倾城的目光瞬间凝住,随后方才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她有孕了?!

“你的腹中已经有了我们的骨肉!”说话的时候,温逸然只眸光温柔的拉着夜倾城的手,轻轻的覆在了她的小腹上。

直到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夜倾城方才神色呆愣的看着自己的小腹,温逸然的手掌同她的手覆在一起,贴合在了她的身上,那里有他们的孩子!

“逸然”我终于有了你的孩子了!

方才唤了一声温逸然的名字,夜倾城的泪水却是忽然而落,只唇角的笑意透露着她内心的喜悦。

伸手将夜倾城拥进怀中的时候,温逸然只觉得心下无比的满足,好像前一刻的满心焦灼都已经不复存在,他们又是已经和好如初。

两人彼此相互依偎,都难得的享受眼下的平静与幸福,因为谁人都难料,以后的日子到底会是怎样!

四公主夜倾城有孕的消息第二日便在丰鄰城中传了开来,一时间众人也都是为其欣慰不已。

毕竟这位公主殿下情路坎坷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早前嫁给了温大人,两人也是琴瑟和鸣,伉俪情深。只是当时瞧着,却是有些担心二人的子嗣问题,但是至如今,便是已经传出了好消息,日后便只等着过着好日子就是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夜倾城与温逸然会这般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却是万万没有料到,她竟是进宫向庆丰帝求了恩典,恩准她前去惠远寺中礼佛,以保腹中胎儿平安!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难免震惊!

不过想到四公主如今年岁大了,好不容易怀了这一胎,自然是会有些风险的,而她前去惠远寺中祈求上苍保佑,倒是可见其诚心。

只是这可是温府的头一胎,不管是小公子还是小姐,都是极为金贵的,想来温家的老大人和夫人都是难以放心的。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原是温大人暂且休了朝中之事,陪同四公主一同前去!

而当公主的仪仗浩浩荡荡的入驻惠远寺的时候,山脚下却是忽然多了一间小木屋,只住着一名温润如玉的男子,每日晨起便孤身一人清扫着通往惠远寺的万千石阶,不为觐见修来世,只为待花落一季,与她途中相见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