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肖想/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说丰鄰城中眼下最为轰动的事情是什么,怕是要属温府的事情!

先是传出四公主有孕的消息,这本是一个极好的事情,可是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便是又接着传出她要请旨去了惠远寺的传闻。

起初众人还有些疑惑,不明白好好的这四公主跑到惠远寺去做什么,不过后来据闻驸马爷也随她一同前往,这倒是可见其用心。

不过也有一些人会在背地里乱嚼舌根,觉得温逸然这般随着公主而走,却是当真浪费了自己的才华,本是身为朝廷重臣,如今却只成为了皇室的附庸!

如果是对于一些寻常百姓而言,或许成为驸马爷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对于温逸然这种身在朝中,本可以拥有无尽的上升空间之人来讲,却是实在有些可惜。

但是到底他们并非局中之人,也难以明白他心中所想,更加难懂他心之所系!

而当这般消息传到靖安王府的时候,慕青冉听闻之后,却是不禁深深的蹙起了眉头。

到底还是有些事情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对于得知夜倾城有孕的事情,慕青冉倒是并未觉得有何惊讶,因为她之所以会有孕,本也就在她的算计之中!

虽是并不十分确定,但是大抵这也是一个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此前慕青冉便知道夜倾城一直急于要个孩子,但是她却从未开口让紫鸢帮忙诊断过她的身子。其实不过就是觉得当时的时机有些不对,加上夜倾城的心态也有些急躁了,于此时让她怀上孩子的话,只怕对于她和温逸然之间的感情没有好处。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间,她对温逸然投注的感情已经不比对方的少。

是以慕青冉觉得,夜倾城对于那个孩子的期盼,与其说是想要有孕产下孩子,倒不如说是她不想要因为子嗣的问题而让温逸然受委屈。

直到后来慕青冉从夜倾辰的口中得知了夜倾睿正在筹谋的事情,她方才觉得,若是再不有所行动的话,怕是将来夜倾城与温逸然的事情闹起来之后,他们一丝准备都没有。

但是当时她也并不确定紫鸢就一定能够解决夜倾城的事情,不过就是先瞧瞧情况,倘或真的是身子有所不适的话,那尽心调理就是了。

因此后来她才会让紫鸢配制了那些汤药,特意送去了温府上,为的就是将夜倾城的身子尽快养好。

若然幸运的话,她在最快的时间内有孕,如此,即便是如眼下这般出了什么事情,只要有孩子在,他们夫妻二人定然不会生生分离的。

如果温府上只是传出了夜倾城有孕的消息,慕青冉倒是并不会想这么多,但是她既是已经去了惠远寺,想来这其中必然是还有故事,只是外人不曾得知罢了!

瞧着温逸然如今的态势,再加上夜倾城的反应,慕青冉的心中基本是可以断定,当年的那件事情,必然是已经被夜倾城得知了!

但是她唯一有些不明白的就是,夜倾城为何要只身前往惠远寺?

若她所料不错的话,她应该是并不打算同温逸然一同前往的,但若是不说与他一起,想来陛下定然是不会同意的。

“还在想温府的事情?”夜倾辰的声音忽然在一旁响起,似乎在说到温府二字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

慕青冉一直在认真的想着温府的事情,是以也并非觉察到夜倾辰回来了,再加上他自来走路都是没有声音的,她倒是一时未能察觉。

“四皇姐的举动有些出乎意料!”她没有想到,夜倾城竟然是会决定离开丰鄰城!

闻言,夜倾辰却是神色微凉的开口说道,“她原本是打算去栊翠庵,被陛下驳回了!”

栊翠庵?!

听夜倾辰这般一说,慕青冉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这事她倒是未曾听说,夜倾城原本竟是打算去栊翠庵吗?

不过这倒是也对,那里是一处尼姑庵,不管夜倾城是出于什么目的要避出丰鄰城,似乎去那里都是最好的选择。

倒是如今这般,她直接去了惠远寺,那是一处寺庙,却是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现在这般看,倒是难怪陛下会同意让温逸然一同前往,怕是不放心夜倾城一人独自留在那里。

“温逸然是不是向四皇姐坦白了一切?”否则的话,夜倾城应当是不会这般突然要去栊翠庵的!

“却是不十分确定,但十有**了!”

看着慕青冉一直紧紧蹙着的眉头,夜倾辰也是不禁皱紧着眉,有些不愿她为此忧思。

“你”

“我想去惠远寺看看四皇姐!”夜倾辰的话方才出口,还未说完,却是就先听到慕青冉的话说出了口。

惠远寺!

她竟然也要去惠远寺!

“温逸然会守在那!”他们自家的事情温逸然若是都解决不了的话,还谈什么修身齐家!

“可是四皇姐如今心里如何想,他根本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敢贸然再说什么”而且,她有些担心四皇姐会为此苦恼,倘或是一时没有想清楚这其中的曲折,岂非是耽误了他们的好姻缘。

夜倾辰方才要继续说什么,却是忽然听到墨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启禀王爷、王妃,十公主殿下来了!”

话落,慕青冉和夜倾辰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了然。

夜倾宁在这个时候过来,多半也是因为夜倾城的举动令她和宫中的惠妃娘娘心下记挂,是以方才会寻到王府来。

“让她直接过来吧!”慕青冉的话音方才落下,不大一会儿便见到夜倾宁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似乎是没有料到夜倾辰也会在府中,见到他的时候夜倾宁便是不禁一愣,随后方才直奔慕青冉的身边而去。

“王妃嫂嫂,是母妃让我过来的”夜倾宁的眼中隐隐透露着一丝焦急,倒是不像以往一般总笑嘻嘻的样子。

“嗯,惠妃娘娘可说了什么?”

“母妃只是放心不下四皇姐,不知她为何会忽然要请旨去惠远寺”不过这样的话,夜倾宁断然是不会同别人轻易说出口的,即便朝中的人都对四皇姐的举动有所怀疑,但是既然父皇都已经同意了,那旁人也不敢轻易说什么。

眼下是因为她和母妃一直在宫中,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想着来问问王妃嫂嫂,或许她和辰哥哥会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闻言,慕青冉只轻言说道,“我与王爷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正想着要去惠远寺看看她!”

她的话方才说口,便是见夜倾辰的脸色便是忽然一变,便是连一旁的夜倾宁都察觉到了。

瞧着辰哥哥的样子,倒是不愿王妃嫂嫂为此奔波一般。

对于这一点,夜倾宁倒是并没有感到意外,从很早以前她就知道,在辰哥哥的眼中,没有任何人的事情都比得过王妃嫂嫂的安危重要。

这一去惠远寺,依照王妃嫂嫂的身子,又不能驾马,怕是一去一回就要半日,他自然是不放心的。

见状,她只笑了笑,便赶忙退出了房中。

辰哥哥嘛自然有王妃嫂嫂去应对,她还是躲远一些,免得被他记恨!

而夜倾宁方才出了浮风院,便见到正朝着这边走来的慕青珩。

“参见公主殿下!”见是夜倾宁在此,慕青珩赶忙上前问安施礼。

“哎呀不是与你说过了,莫要如此生分的嘛!”总是公主前公主后的,听着怪别扭的。

说完,夜倾宁便只悠悠闲闲的往前走着,也不理会一旁神色呆愣的慕青珩。

她现在心中都是在想着四皇姐的事情,总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此前见她与温大人之间都是极为甜蜜的,怎地竟是会在好不容易有孕之后,反倒是要远走惠远寺呢!

至于四皇姐所言,是为了腹中的孩子祈福,她却是不信的。

慕青珩见夜倾宁一路从浮风院出来,原本要进去的脚步却是不禁一顿,随后脚跟一转便跟在了她的身后。

以往她每次来王府,不是待在浮风院中同大姐姐待在一起,便是守在陌儿的身边,偶尔也会来寻他。但是今次竟是不曾待在浮风院,想来是王爷姐夫在里面,她方才会避出来的,那自己此刻倒是也不便前去。

这般一想,他便也只随着夜倾宁悠闲自在的在王府中随处逛逛。

对于夜倾宁这位小公主,慕青珩是不讨厌的,他原本以为她会是那种极为骄纵的性格,倒是没想到会这般随和。

有一次她缠着自己要习武,他无奈之下,便将墨嫣姐姐教给他的招式随意教了些给她,谁知她手脚不和的竟是直接摔倒在地。吓得他赶忙上前去搀扶,慕青珩当时本以为看到的会是一张挂满泪水的脸,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是只见她满脸的笑意,好像根本不在乎这般摔摔打打一般。

如此随和纯真的性格,倒是十分讨喜,尽管她比自己大,但是慕青珩却是下意识的就将她当做比自己还小的人似的。

两人方才绕着王府中的湖心亭转了没一会儿,就见到慕青冉笑意盈盈的朝着他们走来。

也不知她到底同夜倾辰说了什么,总之当她再次说起去惠远寺的时候,夜倾辰虽然脸色依旧不太好看,但是到底不再阻止了。

见是慕青冉准备去惠远寺看望夜倾城,夜倾宁也准备前去,但却是最终被夜倾辰冷冷扫过来的一个眼神给止住了。

倘或此处只有她和王妃嫂嫂两人,或许她还会磨一磨,但是有辰哥哥在还是算了!

本来他就因着王妃嫂嫂要去惠远寺的事情不高兴呢,若是自己再没有眼色的撞上去,岂非是自找苦吃!

而几人这边方才商议了结果,却是又见到墨锦匆匆而来,只言是宫中的娴妃娘娘派人过来,请王妃进宫一趟。

话落,却是只见慕青冉和夜倾辰的神色都是一变!

前者是有些奇怪,为何娴妃这几日总是召见她入宫,而后者则是一脸的不悦,显得颇为的不耐烦。

“赶出去!”三天两头的来人,当靖安王府是什么地方!

虽是依旧如以往一般清冷的声音,但是其中隐隐夹杂的怒意却是让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闻言,夜倾宁和慕青珩两人相视一眼,心下都不禁叹息这娴妃运气是真不好,什么时候派人来不好,偏偏赶在王爷不高兴的时候,自讨苦吃。

“便说我身子有些不适,未免进宫会沾染病气给娘娘,今日便暂且不去了!”这一次,慕青冉竟是并没有阻拦夜倾辰,也不知她是因为方才惹得他不悦了,此刻有些心虚还是为何。

墨锦听闻夜倾辰的吩咐,虽是觉得有些贸然了,但是瞧着王妃并没有阻拦的意思,他也就只按王爷的吩咐,直接将人“请”出了靖安王府!

留夜倾宁在府上用过晚膳之后,慕青冉便让夜倾辰将她送回了宫中。

若是换做往常,夜倾宁从靖安王府回宫的时候,也不过就是墨锦带着人亲自送她回去。可是今次却是不知为何,慕青冉竟是让夜倾辰亲自去送,倒是令一众人有些不解。

见他们都是面带疑惑的看着自己,慕青冉也并不多言,只浅笑盈盈的同夜倾辰说道,“王爷送宁儿回去的时候,顺便到御花园中摘些花朵,让宁儿再帮我编一个花环来”

慕青冉的话,却是生生令所有人都是一愣!

摘花?!

让夜倾辰去?!

总觉得这个想法有些惊悚,但是看着慕青冉淡淡微笑的样子,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多奇怪。

而反观夜倾辰也是一脸的清冷之色,只眸光温柔的看着她,应了一声之后,便带着夜倾宁离开了。

旁人不知道慕青冉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只是心下奇怪,王妃几时这般像个小孩子了,竟是特意要花环来。

再则说,王府中的各色花卉也是不少,何以非要去宫中的御花园中去采?

但是这样的疑问却是不会有人说出口的,这也不过就是他们心下奇怪罢了,可却是根本不会觉得不对或是不行。他们家王妃莫要说是只要个花环,便是要一座御花园,他们也要变着法的弄来,几朵花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这当中有一人,却是隐隐猜到了慕青冉的用意,那就是——墨锦!

他素来都是察言观色的好手,心思又极为细腻,娴妃这般三番五次的请王妃入宫,他早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虽是尚且不清楚宫中那位打算做什么,但是依照王妃往日的行事作风,若是娴妃醒事还好,要是一时糊涂,真的做了些什么。怕是王妃还是次要,王爷定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谁让她将主意打到了不该打的人身上!

而且想到方才王妃吩咐的话,墨镜的眼中却是忽然划过了一抹了然之色。

从华清宫到御花园的途中,势必要先经过娴妃娘娘的凤藻宫,若他所料不错的话,王妃的目的应当是这个才对!

这般一想,墨锦倒是一时间有些为娴妃感到可悲,倘或真的是如他心中所想的那般,那她可就是错了主意!

她如今身怀龙嗣,合该安分些才是,若是一朝生下个皇子,以后定然是母凭子贵。

但若是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念头,只怕就是要生生枉送自己的性命了!

墨锦心中想到的这些,慕青冉自然一早就想到了,但是她眼下没有时间去料理娴妃的事情,暂且先观望着。

如今还是夜倾城的事情才更为要紧!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