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心仪之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乍一听闻慕青冉提到宋祁,楚鸾先是一愣,随后不禁眸光一闪,不知为何竟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见此,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忽然一凝,随后眸光愈见温软的望着她,声音轻柔的问道,“如此便是真的有何事了!”

此事若是换了旁人的话,或许慕青冉不敢确定,但是楚鸾她素来知她甚深,况且鸾儿从来不会对她说谎。她方才直接开门见山的提起宋祁,倘或是她多心了的话,鸾儿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回应。

可是她方才的反应,分明就是有事,但却是并不好说出口的样子!

“青冉”楚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措,似是还有些歉疚的意味在其中。

闻言,慕青冉只转头朝着一旁的紫鸢等人吩咐道,“你们先出去吧!”

虽说鸾儿素来都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慕青冉却知道,她内心里根本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事不过心。原本她还没有多想,但是之前听夜倾辰提起,眼下再瞧着鸾儿这态势,倒是有几分确定了。

待到紫鸢带着一群婢女都退出了房中,楚鸾方才将夜安陌紧紧的抱在身前,像是以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青冉你与夜倾辰成亲,是什么感觉?”还未等慕青冉问起,楚鸾竟是自己先忽然开口问道。

但是她问起的问题,却是完全与之前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若是换了旁人的话,只怕早就被问蒙了。可是慕青冉听闻她这般说,却也只是淡淡一笑,并未见丝毫的错愕和诧异。

“若是成亲之时,便只有满心防备和惊讶!”防备自然是因为觉得自己的处境特殊,并不能轻信何人,至于惊讶则是因为感觉他与传言中的形象——相差甚远!

“那如今呢?”闻言,楚鸾却是有些近乎急切的问道。

“如今自然是要与他相守白头!”说着,慕青冉的唇边,慢慢泛起了一抹温婉的笑意,眸光似水温柔。

楚鸾看着,不禁一时呆了神思,她见过青冉百般模样,但是像如今这般甜蜜温馨,却是只有在提到夜倾辰的时候才会见到。

因为有些感情只有夜倾辰能给,也只有他能给的起!

低头仔细的想了片刻,楚鸾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在一起。

见状,慕青冉也并不急,只静静的坐在那,拉着夜安陌的小手朝他温柔的笑着。

“青冉我觉得,我大抵是瞧上宋祁了!”再次抬头的时候,楚鸾的眼中满是坚定和确信。

她仔细想了许久,觉得自己自从认识宋祁之后,便经历了从前许多不曾经历的感受。那日与严倩雪和宋祁一同去听戏的时候,一则是她本身不太喜欢严家的那个姑娘,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只要想到宋祁可能会与严倩雪有关联,她的心里便觉得颇为不是滋味。

虽然不管是在见到九公主,还是在见到严倩雪的时候,楚鸾都一直在告诉自己,她们都是心仪宋祁的人,若然是不想惹上麻烦的话,便要离他远一些。

可是尽管心中想得明白,但是真的做起来的时候,她却是还是有些控制不住。

初时她尚且不明白心中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后来渐渐地,楚鸾的心里就开始有些疑惑,否则的话,她那么多的风月戏文,当真是白听了!

楚鸾本以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慕青冉再怎么着也要好一番惊讶,但却是万万没想到,她只神色稍显错愕,似是没有想到她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他呢?”慕青冉似乎并未觉得楚鸾的话有何不对劲儿的地方,只依旧眸色温软的望着她说道。

他?!

青冉是在问宋祁?!

“我不知道”这只是她自己的心中的一些小心思,除了青冉之外,她尚且不曾与一人说起。

更何况,她也是最近这段时日方才有所感觉,此前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不得清楚,连自己这边尚且未曾弄明白,更遑论宋祁!

不过楚鸾觉得,宋祁大抵是不喜欢自己的,他应当更心仪青冉这样的女子吧!

通文识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气端庄,不似她这般,整日的四处浪荡,听戏赏曲她倒是颇为懂得。

可是正经出身的大家闺秀,哪里会如她这般呢!

“他可知道你的心思?”便是只瞧着楚鸾的神色,慕青冉便隐隐有些感觉,宋祁大抵是不晓得的。

她虽是平日里看起来极为大大咧咧,但是内心对待感情之事却是极为细腻,甚至会有一些不自信!

闻言,楚鸾只目光一直望着怀中的夜安陌,慢慢摇了摇头。

其实有些时候想想,楚鸾也觉得自己很是无用,明明心中隐隐对宋祁有些意思,但是却根本不敢让他知晓。

倒不是她在顾忌那些世俗的礼节,觉得身为女子心仪何人有什么不对,亦或是见不得人的地方。她只是忽然觉得,自己既不像九公主那般敢爱敢恨,也不像严倩雪那般能够一直坚持,把自己的心意都化为行动给宋祁知道。

这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楚鸾自认她都做不来!

特别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纵是再不关注如今丰鄰城中的局势,可是她也知道宋祁是夜倾瑄一伙儿的人。但是靖安王府如今却是与其站在了对立面,那便意味着她与宋祁之间将来也必然会成为敌对的关系,既是那样的话,她又岂能轻易放任自己的感情!

她自己尚且无所谓,可是一旦到时候走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天撕破了脸,青冉岂非会为自己感到为难!

是以她心中并没有打算过要同宋祁之间如何如何,不过是今日青冉问起,她方才说出了心中所想。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是遍地都是!她如今既是能看上一个宋祁,说不定将来就会看上别人,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是以她这段时日都鲜少出府去,为的就是避免遇到他。

就像她此前极喜爱出府去溜达,因为能够在某个转身的时候,忽然见到某个人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中一样!

“他若是能为了我弃恶从善就好了”忽然,楚鸾的口中发出了幽幽的一句叹息,似是无限惋惜一般。

这样的话,她与旁人段或是不会说出口的,但是与慕青冉,却是就好像在与自己的内心对话一般,她想到什么,便可以随意的说什么。

如果宋祁放弃辅佐大皇子,改为和青冉他们同一阵营,那就太完美了!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看着楚鸾,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

“鸾儿,你会为了他背叛我吗?”慕青冉的眸光中倒影着楚鸾满是惊诧的一张脸,像是一时间根本没有听懂慕青冉在说什么一般。

“你在说什么呀!”

背叛!

她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宋祁去背叛青冉!

这人平日那般聪明过人,今日怎地会问出这般糊涂的话!

“那你觉得宋祁为什么要为了你背叛夜倾瑄?”她并不是在怀疑鸾儿,而是为了让她看清事情的真相和本质,并非是要刻意的试探谁。

话音方落,却是见方才要开口说话的楚鸾整个人都是一愣!

对呀她既然都不能为了宋祁背叛青冉,又怎么能要求宋祁为了她去背叛夜倾瑄呢!

“他所做的事情,非是恶,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并非就是善,善恶之分,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全部都是善事,就像即便她与夜倾瑄斗得天翻地覆,她也从来没有认为他们就是大奸大恶之人。

倘或是易地而处,那是不是在他们的眼中,自己也是宵小之辈呢!

这样的话,她曾经也与珩儿说起过,从始至终,慕青冉都不觉得自己是太过良善的人,她也会有想要特别守护的存在,也会有偶尔想要去毁灭的憎恶。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不过是因为心境和立场不同罢了。

听完慕青冉的话,楚鸾似是有些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心中不禁微叹,只觉得青冉事事都想的比她通透。

“还是你说的对!”她若是也如青冉一般聪明就好了,许多事情,想来也就不必纠结那么久了。

“单就宋祁本人而言,倒的确是个谦谦君子,但是若从大局考虑,很多事情还不好下结论”

闻言,楚鸾却是一时有些没有明白慕青冉到底是何意思,这是让她不用有所顾忌,继续惦记他呢还是要斩断情丝,从此与他相形陌路呢?

而慕青冉分明是看出了楚鸾眼中的疑惑和不解,却是只眸色温润的移开了视线,仿若没有看见一般,只逗弄着夜安陌玩耍。

事实上,宋祁如今做的事情,她只心中隐隐有个猜想,并不十分确定,是以对鸾儿的态度,她也不能全然肯定的告诉她。

若是宋祁也同样对鸾儿有意,她岂非是无意间毁了一桩姻缘,是以还是要让夜倾辰暗中查探一番,方才有所决定比较好。

至于楚鸾,倘或说她对别的事情自己有些主意的话,但是对于感情之事,她却是半点也不知,青冉说什么便是什么。

瞧着楚鸾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又同夜安陌玩到了一处,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不觉渐渐散去

老王爷回到靖安王府的时候,是由着轿子抬回来的,只一路直接回了廖云轩,随后墨熙便被找了去。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慕青冉和楚鸾正在浮风院中用膳,夜倾辰尚且未曾回来,是以倒是方便了她赖在这儿。

两人得知此事之后,便赶忙赶去了廖云轩,心中不觉有些奇怪,只道是以为他在外受了伤。

而事实上,莫要说是她们两人,便是靖安王府门口守门的侍卫见了,也是不禁满心惊讶!

老王爷素日外出皆是亲自策马而行,极少乘车或是做轿,是以今日见他这般回府的时候,倒是令人觉得惊诧不已。

不止如此,便是连京兆府尹也一同前来,亲自将老王爷送回了廖云轩。

待到慕青冉和楚鸾赶过去的时候,便见到墨熙正在为其检查脚踝处的不适。

“父王怎么了?”瞧着面色有些略显严肃的墨熙,楚鸾的语气中不禁满是焦急之意。

虽说父王平日身子骨极好,但是毕竟也是不必年轻的少年郎,倘或真的是伤筋动骨,也是要好生将养些时日的。

“微臣参见王妃、郡主!”方庭盛见着房中进来的两名女子,赶忙神色恭敬的朝着她们二人问安施礼。

“起身吧!”慕青冉只淡淡应了一声,便也不觉望向了正在为老王爷看诊的墨熙。

“回郡主的话,老奴与主子回府的时候,不小心惊了马,是以主子方会受了伤!”宋伯的声音忽然传了来,一时引得众人都朝着他看过去。

“哎没有什么大碍,青冉和鸾丫头也不必担心!”老王爷大手一挥,似乎并不在意,只神色依旧。

“扭伤了筋骨,老王爷怕是要仔细将养些时日了!”仔细检查了许久,墨熙方才最终有了定论,神色也较为严肃,似是情况有些不太乐观。

话落,却是只见楚鸾的神色猛地一僵!

随后满目忧虑的望向了老王爷,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如她所料的一般。

相比之下,慕青冉的神情就平静了许多,她似乎并没有将墨熙的话放在心上一般,只在方庭盛看向她的时候,微微蹙起了眉头。

“有劳方大人特意不辞辛苦的送父王回来,改日必定重谢!”转头朝着方庭盛淡笑着说道,慕青冉的话说的却是十分的客套。

依照老王爷的身份,今日不管他是到了哪一位官员的府上,只怕他们都是要这般全然恭敬相待的。

更何况老王爷是在他的京兆府前出了事,只要靖安王不同他理论此事,他就已经算是烧了高香了,哪里还敢去等着他来重谢!

“王妃客气了,微臣不敢当!”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方庭盛只赶忙躬身推辞,“既是已经将老王爷送回,微臣便先告辞,改日再前来探望!”

瞧着墨熙脸上的神色,方庭盛觉得老王爷的情况可能指不定还没有他说的那般好,再是待下去反倒是耽误了人家的情况,倒是显得他没有眼色了些。

人既是已经送回了王府,他还是先行离开的好!

“墨锦,送送方大人!”

直到方庭盛离开之后,楚鸾便赶忙凑到了老王爷的身前,眼眸之中满是担忧,倒是令宋伯在一旁看的暗暗点头。

“青冉还说不放心我自己出去呢,看来以后也定然不能再让父王单独出去!”说不定这次若是父王带着她一起去的话,就不会出了这样的事情呢!

谁知道老王爷听闻楚鸾的话,竟是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便是连一旁的宋伯也是不禁淡淡微笑。

“郡主别担心,老王爷无事的”墨熙见楚鸾被他们笑的一头雾水,不禁出言提醒道。

“鸾丫头的眼力着实是差了些,这一点你可要好生同青冉学学!”说着话,老王爷的眼中满是笑意,哪里还有方才的严肃。

刚刚他便注意到了,初时青冉那丫头进来的时候,倒是面色有些忧虑,但是听闻墨熙的话之后,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那时他便知道,他的这一出戏呀怕是根本瞒不住她!

闻言,楚鸾不禁有些眸光惊讶的在他们几人之间来回游移,半晌方才得出了结论。

父王他竟是假装受伤的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