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告御状/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房中的几人皆是含笑的望着她,楚鸾方才确定自己是猜对了。

可是她不明白,父王为何要在京兆府尹的面前假装受伤呢?

还有青冉同她一道来了廖云轩,那她是如何得知的真相呢?

难道是父王早前便已经告诉了她吗?!

看着楚鸾眼中明显的疑惑之色,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笑道,“父王并未事先告知我!”

只瞧着楚鸾来回游移的眼神,慕青冉便可知她心中在想些什么,大抵是认为父王已经事先同她商量了此事。可是她却是不想想,倘或是自己当真事先知道这其中的隐情的话,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为此忧心焦灼呢!

“啊?那你是如何猜出来的?”虽然楚鸾一直都知道慕青冉极为聪明,可是方才她们进到房中的时候,她并未瞧见有何异常啊!

闻言,慕青冉却是只眸光温软的扫了墨熙一眼,随后方才解释道,“你几时见过墨熙这般严肃?”

话音方落,却是只见楚鸾赶忙看向墨熙,眸中满是探究。

她方才倒是一时未曾注意到,不过即便是墨熙神色严肃了些,这也是正常啊!

得知父王受了伤,他依旧是如往日一般嬉皮笑脸的不正经,那才是不正常吧!

似乎是猜到了楚鸾心中所想,慕青冉接着说道,“连墨熙尚且如此,可你瞧宋伯呢”

方才进来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宋伯的神情并未见太过紧张,反倒恭敬多了一些。即便是他久经沙场,临危不乱,但是他与父王出生入死,又是多年相伴,倘或是父王出了何事,事无大小,他都该是极为忧心才对。

可是方才她同鸾儿来到这里的时候,问起父王的伤势,他却是所言不慌不忙,神色恭敬有加,未见丝毫的担忧。

如此便是实在有些可疑了!

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之后,楚鸾方才恍然大悟,随后笑嘻嘻的走到宋伯的身边,眼中的笑意似是在说他演技不佳一般。

“王妃观人入微,老奴佩服!”直到听完慕青冉的话之后,宋伯却是不禁微微笑道。

小王爷得妻如此,是他们靖安王府之幸啊!

而老王爷也是笑着起了身,拍了拍楚鸾的肩膀后方才说道,“罢了,既是有这般聪明的兄嫂,想来旁人也是无法轻易算计了你去,倒也不必变得更聪明了!”

说完,几人却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时间倒是无人再去注意王爷假装受伤的原因。

从廖云轩出来的时候,因着天色渐晚,楚鸾便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而慕青冉一路回了浮风院之后,却是瞧见了夜倾辰早已回到房中,正抱着夜安陌在那里玩闹。

“方才去了父王那边!”他今日怎地回来的这般早,往常不是都要至深夜方才回来吗?

“嗯!”他方才回来的时候,屋中的婢女便已经禀明了。

“已经准备要对西宁侯出手了吗?”原本慕青冉并没有想到他们会这般快的就动手,以为还会再等些时日,但是想到父王今日的这一出儿,却是觉得他们父子二人大抵是已经商量好了的。

闻言,夜倾辰忽然抬头看向她,随后方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虽然一直知道她料事如神,但是每每被她猜中一些谋算,夜倾辰却总是难掩惊讶。

这件事情,慕青冉从一开始就并未打算出手,或者说她并不打算参与进去。一则她对当年的事情知之甚少,能帮上忙的地方并不多,二则云怡太妃和太后娘娘一为生母,一为养娘,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由父王亲自决定如何处理比较好。

“拔除了西宁侯,想来夜倾瑄定然是要坐不住了!”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眸光不知落在了哪里,不觉沉吟说道。

说起来,这也算是如今夜倾瑄手中握有为数不多的一股势力,倘或是连他都被除去了的话,那么想来他定然是不会再沉得住气的。

“他手中还握有当年从北境凤家收回来的兵权!”说起这事的时候,夜倾辰的眸光不觉渐渐变的幽暗。

忽然听夜倾辰提到此事,慕青冉也是不禁微微蹙眉。

陛下当时因着为了要平衡夜倾瑄同夜倾昱之间的势力,是以才一直没有将其手中的兵权收回。但是如今看来,即便是要收回来的话,怕其中也是鱼龙混杂,难以除的干净!

“他当真敢反吗?”想了半晌,慕青冉方才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

倘或连西宁侯都被除掉,难保夜倾瑄不会狗急跳墙,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他到底会做出什么事!

“说不准!”这样的事情,不过就是在一念之间,不到万不得已,夜倾瑄段或是不会起兵造反的。

谁人不想要当名正言顺的皇帝呢!

即便是起兵造反成功,坐上了那把龙椅,可是后世到底会如何评说,这却不是他能控制的了。是以不到万不得已,夜倾辰觉得夜倾瑄段或是不会令自己走到那一步的。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心中觉得无限的惆怅。

皇家是非恩怨重,明灭善恶几经同。前朝曲调今朝闻,今世手足情非浓

大皇子府

西宁侯去到大皇子府的时候,方才由小厮引着去到了夜倾瑄的书房,却是还未曾进到书房中,便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女子的啼哭声。

闻声,西宁侯下意识的紧紧皱起眉头,心中不免满是疑惑。

那声音听着倒像是柔儿的音色!

“老臣参见殿下!”西宁侯神色恭敬的进到书房中,余光瞥见一旁跪在地上啼哭的夏柔和端坐在一旁的夏淑,眉头不禁紧紧的皱了一下。

这般情况怎地瞧着有些不大对劲儿!

即便西宁侯是身为男子,可是看见这样的情形,也是不免心中无限猜想,多半又是姐妹间争宠的戏码。

“起身”

“祖父!祖父!您要为柔儿做主啊!”夜倾瑄的话方才说了一半,就被一旁痛哭流涕的夏柔给打断。

她面色苍白的跪行到西宁侯的身前,脸上泪雨涟涟,好不惹人怜爱,只是眸光中隐隐闪动的恨意,却是有些破坏了美感。

见她这般行为,先不说夜倾瑄会不会不高兴,单单是西宁侯见了,脸色便是瞬间沉了下来。这丫头几时变得这般没有眼色了,大皇子的话还未说完,她竟是也敢公然截断,愈发的没有规矩了。

但是对于夏柔的这一番行为,西宁侯不赞同,却是乐坏了夏淑!

虽然她的面上依旧是略显心痛的神色,但是心中,却早已乐开了花儿!

今日夏柔会擅自闯入书房中,本就是她暗中算计的,眼下好不容易让她在殿下的面前失了礼数和准头,让她怎能不开心呢!

不过夏淑倒是没有想到祖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倒是一时有些不确定他可会为夏柔求情。

“来人!将侧妃带下去,没有本殿的命令,不得擅自出入怀柔阁!”夜倾瑄的声音方才落下,便有婢女和婆子进到书房中,搀起夏柔之后便架着她向门外走去。

见状,夏柔只哭得愈加的凶狠,可是不管她如何的大力挣扎,都不能从那群下人手中挣脱,最终还是被她们一路带出了书房中,哭闹的声音也渐渐变小,直至消失。

“想来祖父和殿下还有要事要商议,臣妾便先告退!”处理完了夏柔,还未等夜倾瑄再开口说话,夏淑却是先行告退。

闻言,夜倾瑄只神色不虞的点了点头,眸中一片晦涩。

直到夏淑离开之后,夜倾瑄方才转头朝着西宁侯说道,“让侯爷见笑了!”

话落,却是只见西宁侯原本递到嘴边的茶盏猛地一顿,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继续喝着茶。

殿下这话分明就是有些不悦的意思!

夏柔是他夏家的小姐,可是如今嫁到了大皇子府,当着西宁侯的面闹出这么一场闹剧来,可不是在生生打他的脸面嘛!

再加上夜倾瑄方才这样一说,却是会更加令人觉得无地自容。

“无妨无妨”夏柔既是已经嫁到了这里,殿下要打要罚,那便都是大皇子府的事情了,他段或是不会随意插手的,“老臣此次前来,原是有要事要禀报殿下!”

想到自己之前听到的消息,西宁侯的心中便不觉“突突”地跳个不停。

原本以为过了那么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提起此事!

这么多年,为了让陛下不再有理由追究当年的事情,夏府一直在韬光养晦,从未大张旗鼓的在朝中做些什么。虽然私底下他早已经站队大皇子,但那也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留一条后路罢了。

毕竟当今陛下不可能一直这样长命百岁的活下去,那么待到他离世之后,当年所有有关夏府的一切便再也无人会去追查,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依旧是风风光光的西宁侯府!

彼时丰鄰城中再无四族鼎力的态势,襄阳侯府满门被灭、锦乡侯府后继无人、至于抚远侯若将来是大皇子上位的话,又哪里有抚远侯府的位置呢!

“不知是何事?”听西宁侯如此一说,夜倾瑄倒是不免有些注意。

一直以来,为了在父皇的面前保持低调,进而掩人耳目,他与西宁侯之间都极少正大光明的往来。这也是如今走到这一步,夏府一连嫁了两位小姐到他府上,即便说是两人之间并无联系,怕是也无人肯信了。

但即便如此,若非是什么要紧事的话,西宁侯从来不会这般郑重其事的亲自过来。

今次倒是不免令夜倾瑄心生疑惑。

“近来怕是有人有心要对付侯府!”想到那个可能的人选,西宁侯便只恨不得预先除之而后快!

“哦?”

“老臣怀疑是三皇子!”西宁侯的声音压得极低,说出的话若是让何人听了去,只怕是要令人心下震惊!

而夜倾瑄听闻他如此说,却是不禁一愣!

随后方才神色稍有疑惑的问道,“何以见得?”

好端端的,怎么会将事情牵扯到夜倾桓的身上,虽然早在之前他便时常与自己提起夜倾桓此人颇有心计,远非他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简单。

但是这么多年,他并未见夜倾桓做过什么,便是偶尔有惊人之举,却也都不过是因着他将到手的权利往外推,亦或是迎娶这位身在江湖的皇子妃。

不管怎么看,夜倾桓都是一副无心皇位的样子,但是既然西宁侯三番几次的说起,他倒是也并未全然没有去注意,甚至还多次派人去盯着那府上,也未见有何奇怪。

虽然同是身为皇子,夜倾瑄自认若是自己处在那般境地,定然是不会甘心将皇位拱手让人,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自己不得父皇待见,手中又无权势,即便是想要夺嫡,又谈何容易!

只不过夜倾瑄以前一直都是这样想,可是如今接连发生了这么多事,西宁侯的话忽然就像警钟一般,令他猛然清醒。

会不会其实这些都是假象呢?

见夜倾瑄目露深思,西宁侯赶忙接着说道,“老臣此前曾经多次派人暗杀三皇子,但是次次均是无功而返,倘或他身边没有高人异士的话,如何能够次次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从始至终,西宁侯都不相信夜倾桓是真的一心礼佛,不问世事!

夜家的子孙从来就没有这般自甘堕落的人,他们的野心只会隐藏的很好,但却是绝对不会没有!

如今六皇子与大殿下之间斗得风生水起,而夜倾桓便在此期间韬光养晦,只待二人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再东山再起,便是再也无人能敌。

这般一想,西宁侯猛然间想起,既是夜倾桓可以坐山观虎斗,那他们何尝不可以!

瞧着西宁侯忽然之间发亮的眸光,夜倾瑄的心中也是不禁一紧!

他倒是与西宁侯之间想到了一处,现在即便并不确定夜倾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心争夺那把皇位,但总还是要防患于未然的。总不能等到事到临头,他斗败了一个夜倾昱之后,再去花费时间去对付夜倾桓。

更何况既然都是想要得到那个位置,那他老六心中想的,定然是和他一样!

只要将夜倾桓的事情暗中透露给老六,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只需要静静的看着他们兄弟二人争斗就是了。

原本夜倾昱与夜倾桓之间,就有着不同于他的恩怨!

“侯爷怎地会忽然想起此事?”要说之前西宁侯也不是没有同他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已经是许久不曾提起了。

还是自从夏淑成为大皇子妃之后,他从她的口中隐隐再次得知了此事。

但并非是直接说起夜倾桓,而是只听她说起那日母后举办赏花宴的时候,慕青冉似是对三皇子妃多有照拂。

可那也是之前的事情了,何以西宁侯如今又想起了这件事?

闻言,夏阙的眸光却是忽然一闪!

“老臣昨日听闻了一些事情,是以觉得有些奇怪”昨日有人前去京兆府处告状,话中冤屈直指他西宁侯府!

方庭盛已经开始派人调查此案,那位告状的老妇人也已经被他的人看管了起来。

瞧着架势,竟是有些准备仔细严查的样子!

但是好端端的,谁会去翻那么多年前的旧事,除非是刻意针对他而来!

西宁侯仔细想了许久,越想越是觉得,这事定然是三皇子在暗中操控,否则的话,他着实是想不出还有何人要这般害他。

想置他于死地,除了夜倾桓——不作他想!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