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瓮中捉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晚宋祁从大皇子府离开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眉头紧锁。

他只徒步一人走在街上,脑中不停的回想着方才在大皇子府上的事情,他出言拒绝了大皇子提出与严家的婚事,本就是一步险棋!

虽然很早之前他心中就隐隐有些觉悟,自己的婚事怕是为表忠心,定然不会由得自己做主。

但是真的到了这一步,单单只是听闻大皇子提起此事,宋祁的心中便会下意识的有些排斥。想到自己的可能成亲的对象,他的脑中就会不自觉地闪现楚鸾的身影,他以前同大皇子说,是为了探听靖安王府的事情方才会刻意接近她。

可是时日愈久,他就越是会发现,其实不是他处心积虑的接近她,而是她在不知不觉间迷住了他!

如今他方才驳回了严家的婚事,因着此事种种过往的原因,大皇子不会同他过多的计较。但若是将来他再提起这样的事情,便必然是别家大臣的小姐,到了那个时候,怕是再难拒绝!

只这般想着,宋祁的眉头不禁皱的更加的紧,好像往家里走着的步伐都沉重了些许。

正在这时,却是忽然听闻原本静寂的街道上有吵吵嚷嚷抓捕刺客的声音,一时间火把将整个夜空都映的明亮了几分。

听着远处传来的阵阵脚步声,宋祁一时从深思中回神,心下不禁有些奇怪。

这是发生了何事?

京兆府

方庭盛听着下属的回报,脸色变得愈发的难看,总觉得有太多的事情像是有人在背后推动一般。

原来早在那日戚秦氏前来伸冤的时候,在被老王爷得知以后,他心中便明白,这事情段或是不能善了了。

当时他也在场,是以戚秦氏同老王爷说了什么,他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如果他知道那人说的事情会牵扯出那么多年前的旧案,那他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听不到。

至少知道的越少,他就越安全!

可现在倒好,他心中知道了那么大的秘密,一旦若是走漏了何风声,老王爷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他!

也不知道是他命中带衰还是如何,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第二日丰鄰城中便隐隐有些传言。虽是事情宣扬的不完整,但是只言片语还是有的,可是一旦涉及到多年前的秘辛,便是只有寥寥数句,那也是足够引起轩然大波了。

是以当时第一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时,方庭盛整个人的心里都不禁“咯噔”一下!

当日戚秦氏是在京兆府中说明的此事,在场的人也不过就是他和老王爷,还有那位宋伯,其余的人后来都被他遣退了去。

既是这般情况,那如今城中隐隐有流言传出,难保老王爷不会将此事怀疑到他的身上!

而事实上,那日老王爷未来之前,戚秦氏便已经当着满堂的衙役说明了来意,倒是也难以确定会不会那时走漏了风声。

更重要的是,老王爷那日听闻整件事情之后,并未将戚秦氏带走,而是依旧将其留在了京兆府,吩咐他严加看管。

特别是要留意她的性命,不可断了这线索!

但是他心中担忧的却是,如果此事一旦被西宁侯或是大皇子的人得知,这戚秦氏的性命又岂能保住!

可老王爷既是有了吩咐,他却是万万不敢随意敷衍的,而至今日,果然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为了掩人耳目,他唯恐戚秦氏被人轻易发现,以此招来祸事,便只将她以罪犯的名义,锁在了牢中。

谁知即便是如此,也仍然没有完全避免她遭人暗害的事情。

先是在为戚秦氏送去的饭菜中发现了毒药,后来又有人刻意犯罪,装成罪犯被人关进狱中,以此取其性命。

这几日这样的事情借来不断的发生,方庭盛甚至都有些觉得疲倦了。

然而这一日,京兆府的大牢再一次热闹了起来,却再也不是如之前一般的小打小闹,而是一批黑衣人从天而降,直接一路杀到了戚秦氏的监牢前。

京兆府的守卫又哪里是那群暗卫的对手,只是杀的尸体遍地,欲直取戚秦氏的性命!

正在这时,却是只见从天而降另一批黑衣人,本以为会是负责保护戚秦氏,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所做的,不过就是为了斩杀先来的那群人罢了!

后来的这群人不过只有四五个人,只其中一人牵制住了先来的所有人,剩余的人便只捡对方武功较差的一人,集中所有的力量去攻击。

而京兆府的守卫之人见此,却是瞬间慌了神儿,竟是难以分辨到底哪一方才是好人。

亦或是皆是奔着戚秦氏而来的人,只不过一方是为了直接取她性命,而另一方则是要活捉她?!

他们本就是得了命令,要严加看管戚秦氏,绝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是以近段时间他们都是分外的注意。

却是万万没有料到,已经守了两日,竟是会在此时出了纰漏。

直至方庭盛得到消息之后带着人匆忙赶来的时候,却是只见后来的那几名黑衣人直接捉了对方的一人后,便直接离开了。

至于剩下的皆是已经被杀狱中!

见状,方庭盛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眸中满是惊忧之色,心下不禁仔细回想着这件事。

若是戚秦氏在这里待上一日,怕是他京兆府就会闹腾一日,段或是不可能得了清净的。

但是老王爷既是下了命令,他有哪里敢随意的推脱此事,这倒还真真是个烫手山芋,接也不是,不接更不是!

而且照着如今这般情况,怕这三天两头的刺杀还不是最麻烦的,更麻烦的是倘或大皇子或是西宁侯找上了他,那该如何是好!

他不过就是小官,如何能同他们那群位高权重的人斗得起,一个弄不好,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现在便只保佑老王爷那边快快有个解决之策,看看如何决定吧!

而与此同时的靖安王府,却是显得分外的宁静,用过了晚膳之后,众人只依旧各司其职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夜倾辰已经回了府上,此刻正在书房中忙着什么,但奇怪的是,以往与他形影不离的墨刈,今日竟是并未瞧见人影,倒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老王爷因为“有伤在身”,是以一直待在廖云轩中静养,对外面的事倒是不甚在意。

就像是那日在京兆府中的事情并不存在一般,回来之后也是只字不提,倒是白白的令方庭盛在那边焦灼不已。

慕青冉去到书房中的时候,夜倾辰正静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眸色沉沉。

她方才听闻墨锦说起方才京兆府发生的事情,心下微思,心中便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可是有何难事?”他方才用过晚膳之后,便过来了书房,不知是不是城中又有何异动。

闻言,夜倾辰抬头看向,朝着她伸出手掌。

见此,慕青冉不禁淡淡微笑,只慢慢朝着他走了过去。陌儿方才睡着之后,她便得了闲过来此处,瞧瞧他可是遇到了何事。

“你不必忧心,无事!”如今的事情只有等!

等到时机成熟,那么便一切都顺势而成,不会有丝毫的阻隔。

将手轻轻的搭在夜倾辰的手掌上之后,慕青冉慢慢的走向他,眸中满是温软的笑意。

“嗯”方才瞧着墨刈并没有与他在一起,她心中便有所觉察。

再加上此前老王爷的举动,慕青冉当时便已经确定他们会有所行动,看来今日京兆府中发生的事情,多半和他有些关系。

将慕青冉抱坐在腿上之后,夜倾辰的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膀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掐算着时间,墨刈也是时候该回来了!

方才这般想着,便听到书房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启禀王爷,属下前来复命!”

闻声,慕青冉方才要从夜倾辰的身上起身,却是被他一把按住,只神色未变的开口说道,“如何?”

“已将人带去了地宫!”

“嗯”随着夜倾辰的话音落下,书房之外墨刈的声音也是戛然而止,不再多言。

听他们两人只简简单单的交涉了几句,便是聪明如慕青冉也不禁有些神色微愣!

这是在说什么吗?

有人被送去了地宫是谁?

似乎是觉察到了慕青冉的疑惑,夜倾辰的下巴轻轻的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随后声音中略带着一丝懒洋洋的感觉说道,“哄哄我,便都告诉你!”

说完,他仍旧是慢慢的合上了双眼,只轻轻的靠着她,语气中似是带着无尽的笑意。

“我几时说过要知道了?”原本慕青冉还打算直接开口问他的,可是忽然听他这般一说,到了嘴边的话却是生生变了意思。

也不是他是从几时变得如此不顾及脸面,只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

他必然是算准了自己想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因,方才会有此一说,分明就是摆明了欺负她!

“你不想知道可是我偏就想告诉你!”而且,还必要她牺牲些什么,方才会让他松口。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心下失笑,这人倒是愈发的不讲道理了。

微微转头,慢慢的倾身在夜倾辰的脸颊上印下了一吻,慕青冉的唇只轻轻的碰了一下,便直接移开了。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人偏就是在她凑过去的时候忽然转过头来,微凉的薄唇擦过了她的唇角,随后便见到了他笑的得意的一张脸。

“丰鄰城中近来的流言可听到了?”掩饰不住自己唇边的丝丝笑意,夜倾辰只眸中含笑的问道。

见状,慕青冉也心知他素日的样子,若然只他们两人在一处,他倒是时常含笑,偶尔不正经了些,她倒是也习惯了。

眼下见他又是这般逗弄她,便也不恼,只顺着他的话说道,“嗯,只道是有位老妇人去京兆府状告西宁侯!”

外面能得知的消息不过就是这样,再多的便是被众人私下里编的捕风捉影的谣言,也无人敢轻易放到台面上来说。

但是别人不知道真实的原因,她却是知道的!

那位所谓的老妇人,想来便是秦嬷嬷,原本她是被墨锦安排在王府的别院中住着的。如今既是能跑到京兆府去告状,想来定然是经过了夜倾辰和父王的授意,否则的话,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如何能出的了王府侍卫的看管。

再一则,若是换了旁的人去告状,又怎会那般的巧的将矛头直指西宁侯!

“如今京兆府的人走漏了风声,你觉得西宁侯会放任不理吗?”夜倾辰心知凭着慕青冉的智谋,即便他不说那人是秦嬷嬷,她也定然是能够猜到的。

可是谁知慕青冉听闻夜倾辰的话,眸光却是忽然一闪!

京兆府的人走漏了风声

“将消息散布出去的人难道不是你派出去的?”慕青冉的语气中虽是带着一丝疑问,但是更多的却是反问!

因为她心中已经隐隐对此有一些猜测,丰鄰城中如今的流言,绝无可能是京兆府的人说出去的。

方庭盛的心中或许会犹豫,倘或夜倾瑄或是西宁侯找上他的话,到底该如何

但是依照慕青冉所想,西宁侯暂且不论,夜倾瑄的话定然是不会贸然找上他!因为按照她之前对西宁侯此人的了解,当年那般涉及到人命关天的事情,他绝不会轻易的同他人说起。

更何况他与夜倾瑄之间,本来更多的就是利益关系,更加不可能将这么大的把柄送到他的手上!

而若是只西宁侯一人前去与方庭盛交涉的话,那事情自然会大打折扣!

倘或方庭盛帮着西宁侯暗中处理了秦嬷嬷,那就意味着是公然与父王作对,刻意与靖安王府为难。而秦嬷嬷一事本就是对靖安王府没有较坏的影响,若是事成,父王便算是报了杀母之仇,但若是失败,于他们也无甚影响。

到了那个时候,对付西宁侯或许会有些困难,但若是想要寻个由头,处置一个京兆府尹,想来对于靖安王府来说,却并未是难事!

换言之,如果方庭盛没有选择帮助西宁侯,而是如眼下这般遵从父王的命令,只严防死守的保住秦嬷嬷一命。如此,他便不仅仅是帮助了父王那么简单,也无须顾忌日后会遭到西宁侯的报复。

因为他心知此事,一旦保住了秦嬷嬷,待到将人送到父王的手中,西宁侯必败无疑!

正是因此,方庭盛才会走这一步险棋,陪着父王赌了一把!

夜倾辰眸光微亮的望着慕青冉,听着她一语道破了自己的所为,却是只微微牵起了嘴角。

他便知道这许多事情都是瞒她不住!

“是我派人散布出去!”

“请君入瓮?”仔细想了想,慕青冉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的做法。

何况今日墨刈不在,她心中便更加的确定了这样的想法。

话落,却是只见夜倾辰微微点了点头。

消息是他命人散布出去的,人也是他送到京兆府中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事先计划好的!

听他如此一说,慕青冉便只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看来事情果然如她所料的一般。

西宁侯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不可能冒险留秦嬷嬷活在世上,是以定然会派人来刺杀!

前面几次都不过是障眼法,只待京兆府的人放松了警惕,也是试探了多番,见暗中无人相助,他方才会最终派出一批人,只取秦嬷嬷的性命!

想来墨刈便是带着人去伏击那群刺客了,或者目的不止在保护秦嬷嬷,还在活捉一两个活口!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