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面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慕青冉所料也的确不错,夜倾辰心中的打算本就是如此!

西宁侯固然是老奸巨猾,一般的陷阱必然是不会引他误入,但若是涉及到多年前的旧事,他一定不会放任不理的。

不过他也算是多有防范,几次三番的玩出花样,变着法的要杀了秦嬷嬷,倘或不是方庭盛是个醒事的人,怕是此刻他便已经得手了!

但是现在一切都还是尽在掌控之中!

西宁侯派来的暗卫已经被他活捉了一个,虽然自然暗卫都是硬骨头,从自小被人训练开始,便一直在等待着死亡。所以既是暗卫,也是死士,即便被抓住,一般也是心求一死,想要从他们的口中探听出什么,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可是这倒也不绝对,但凡是投进了地宫的人,至今还没有撬不开的嘴!

看着夜倾辰眼中一闪而逝的冷芒,慕青冉的心中十分清楚,怕是这一次西宁侯在劫难逃!

因为秦嬷嬷口中之事一旦昭告天下,那么即便证据不足,陛下也段或是容不下他们了。

即便当时不会加以惩处,可是事后日久天长,总会找到机会处置他们的。

“此事可是要由父王出面?”既是事关云怡太妃,想来由父王出面言明此事的话,或许效果会更好。

“嗯,明日早朝便是致命一击!”说话的时候,夜倾辰的声音显得较之往日更为清冷,眸光幽暗的似是融入了一片忙忙夜色。

已经是过了那么多年的前尘往事,也是时候将真相公之于众了!

次日宫中

庆丰帝看着由人抬上大殿的老王爷,一时不免震惊之意!

“焯弟这是”眼见老王爷只坐在藤梨春凳上,由着下人抬了上来,庆丰帝的目光不觉满是惊忧之色。

怎地几日不见,这人竟是受了这般重的伤!

若说是旁人,庆丰帝或许不敢确定,但是老王爷他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自来于站场之上杀伐,非是悠关性命的重伤绝不会作这般弱者姿态,是以今次乍见了他这般,庆丰帝心中倒是免不了的心下惊奇。

“启禀陛下,因为前几日不小心惊了马,是以臣方才会伤到了脚踝!”老王爷的声音沉沉的响起,眸中满是坚毅之色,倒是殿内之人觉得心下愈加的奇怪。

陛下

老王爷素日不是都称呼皇上为“皇兄”的嘛?

今日怎地会忽然换了称呼,而且总觉得他今日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儿。

“可有大碍?”虽是这般问,但是庆丰帝的语气倒是不比方才那般担忧。

虽是不明白夜焯为何会仅仅只是因为惊马就轻易的受了伤,但是庆丰帝心中可以确定的是他必然是没有受如表面上看起来这般严重的伤!

若然是按照他往日的性子,那定然是受的伤越重,便越是会不当做一回儿事,而如今日这般倒是反倒令他心下觉得奇怪。

“无碍!”话落,众人却是只见老王爷顿了顿,方才接着说道,“臣今日前来,原是有要事要禀明陛下!”

原本今日老王爷忽然上殿,就已经很是令众人感到惊讶了,更何况是他这样一番话说出来。

闻言,夜倾瑄不禁心下一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皇叔今日的状态有些不对劲儿,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总让人感觉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心下微转,他猛然间想起前两日听说的传闻,眸光倏然一凝!

难道事关西宁侯府?!

如此一想,夜倾瑄只觉得满心惊疑,随后眸光猛地转向西宁侯的方向,果然见他脸色微沉。

西宁侯眼见老王爷上殿的时候,便整个人都顿时僵在了那里。

他昨日方才派了人去狱中,没有杀了那老妇人也就罢了,竟是连派去的暗卫也折损了一人,生生被人活捉了去!

他倒是不怕他们会供出自己什么,只是没有取到那老妇人的性命,倒是有些失策!

而且他隐隐有种感觉,京兆府中的眼下被关着那名老妇人,就是之前他派人在找的人!

那如今夜焯他今日忽然上殿,是要将那人带到陛下的面前吗?

“何事,你但说无妨!”他们兄弟之间,哪里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言说的。

不过瞧着今日焯弟的这架势,倒是要先言君臣,再明兄弟,看起来多半是为了避嫌。

“臣前几日无意间见到一人,得知了一些多年前的事情,特此禀明陛下!”说完,便转头朝着一旁的宫人微一点头,众人便只见一名蒙着面纱的老妇人从殿外走了进来。

见此,众人都不禁有些惊讶,瞧着身形和额上的皱纹,分明就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何以要面罩轻纱?

“奴婢参见陛下”秦嬷嬷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颤抖,似是因着面见天子,显得极为激动。

可虽是激动,她行为倒是有礼有矩,朝着庆丰帝施礼的姿势也是极为标准,规规矩矩的一个宫礼,倒是令众人不禁对这老妇人有些刮目相看。

虽是上了些年纪,可第一次面见天威的时候,竟是未见丝毫的失礼之处,倒是实在难得。

但是有如夜倾昱一般的心思细腻之人,却是从此间瞧出了不对劲儿。

这老人家面见父皇的时候,自称“奴婢”而非“民妇”,这一点倒是实在有些耐人寻味。

难道她曾经是这宫中伺候的人?

如此一想,夜倾昱的目光慢慢的从秦嬷嬷的身上,转到了面色沉郁的西宁侯身上,唇边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

“平身!”庆丰帝看着眼前蒙着面纱的老妇人,一时间心中却是不禁更加的疑惑,不明白老王爷究竟是要做什么。

“谢陛下!”起身的时候,秦嬷嬷先抬起了一条腿,缓了一下方才抬起了另外一条,“奴婢有幸在存活之际得遇王爷,进而进宫面圣将当年真相尽数告知,望陛下明鉴,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还太妃一个明白!”

说着,秦嬷嬷不仅满面动容之色,甚至眼中都隐隐闪动着泪光。

她此话一出,却是满殿皆惊!

太妃!

哪位太妃?

一时间众人都在思索着秦嬷嬷的话,若说这殿内还有何人是较为淡定的,恐怕也就只有夜倾辰和老王爷了!

夜倾辰神色清冷的站在殿上,从老王爷上殿,再到秦嬷嬷也步入殿中,他的神色丝毫未变。

倘或不是因为一早就知道王爷向来都是这般样子,众人甚至都要以为他事先知道什么内情了。

“你说什么?!”而庆丰帝听闻秦嬷嬷的话,却是原本挺直的身子忽然向前探身,眸光中满是震惊之色。

“回陛下的话,奴婢曾经是凤鸾宫伺候的人!”

凤鸾宫!

这三个字一出,顿时满殿沉寂!

当年宫中的一场大火,生生将凤鸾宫夷为平地,满殿的宫人皆是葬身火海,甚至连当时方才生产完的云怡太妃也是死在了宫中。

如今眼前的这名老妇人,竟是说自己的凤鸾宫伺候的人!

西宁侯听闻秦嬷嬷的话,眸中的狠意一闪而逝!

果然!

她就是当年意外逃生的那名宫女!

他原本以为当年的事情早已经是无人得知,即便心中有所疑惑,但是想要查到证据的话,却是万万不能够的。

谁知后来无意间得知,竟是还有一名凤鸾宫中的宫女存活于世,也是从得知这个消息开始,他便一直派人搜查那人的踪迹。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此前屠杀了那么多的人,竟是还让她成了漏网之鱼!

“你要说的究竟是何事?”庆丰帝的声音听起来似是极为愠怒,像是提起了当年的往事,勾起了无限令人忧思的回忆。

话落,秦嬷嬷微微抬头,声音缓缓的响起在大殿内。

随着她说出的话,大殿内文武百官的神色都是变得极为复杂,眸中满是惊疑不定。

夜倾昱一党的人听闻这样的事情,倒是显得极为高兴,毕竟西宁侯如今是与大皇子同在一条船上的人,若然是他有何事的话,那么大皇子势必也会受到牵连。

更何况即便西宁侯与大皇子之间不曾有何利益关系的话,那么如今夏家的姑娘已经成为了大皇子妃,他们两府上也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这般情况,既是六皇子的人能想到,那么夜倾瑄自然也同样想得到。

是以他此刻只眸光微沉的低着头,听着秦嬷嬷略显桑老的声音在殿内幽幽的响起,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怪不得那一日西宁侯来到皇子府的时候,会支支吾吾的未曾说全究竟发生了何事,他当时本以为依着他自己的手段断然是能够解决的,但是如今看来倒是自己高估了他!

旁的倒也罢了,想来昨日京兆府闹出的事情也必然和他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只是怕是连西宁侯自己也没有料到,靖安王府的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事情捅了出来,生生令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一旁的西宁侯,夜倾瑄却是只见他面色微沉,倒是并未见其神色有何惊慌。

难不成这人已经有何应对之策了吗?

否则的话,怎地神色未见丝毫的慌张和无措,倒像是隐隐有些成竹在胸的样子!

随着秦嬷嬷的话音落下,众人的脸上也可谓是神色各异,纷纷都在思索着方才听到的事情,只觉得内心的震惊久久不能平息。

原来当年竟是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吗?

竟然是已经仙逝的太后娘娘,害了陛下的生母!

如此众人的目光不觉下意识的看向静静站在一旁的西宁侯,想到此人也是曾经的帮凶,便不禁心下微叹。

却不知这一笔账要如何算!

即便秦嬷嬷将当年的事情尽数说了出来,可是仍旧有不少的人觉得,这未免是此人的一面之词,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又有何人能证明他所言真假呢!

“启禀父皇,这妇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当年凤鸾宫伺候的秦嬷嬷,可是又有何人能够证明她此言呢?”待到秦嬷嬷的话音落下,夜倾睿方才语气稍有疑惑的开口问道。

此言一出,众人也是不禁奇怪,总也不能她这般说什么是什么,毕竟空口无凭。

可是夜倾睿的这话,乍一听没有什么,细想之后却是觉得有些麻烦。

当年火烧凤鸾宫的事情已经是几十年前了,莫要说那满宫的宫人都已经离世,便是其他宫中的老人,活下来的也是不多。

“陛下!奴婢当真是秦嬷嬷”说着,秦嬷嬷神色稍显激动的摘下了脸上一直带着的纱巾。

见状,众人皆是不免露出了惊惧的神色,乍一见了这般伤痕累累的一张脸,任是何人见了只怕都要觉得震惊的。

烧伤!

那么明显和严重的烧伤,倒是令夜倾睿不禁一时语塞。

如此模样,便是找来了曾经宫中的老人,想来也段或是认不出的。

“即便你当真是曾经伺候云怡太妃的人,可你何以至今方才将真相道出?”就在所有人都思索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西宁侯的声音沉沉的响起。

闻言,夜倾瑄也是不觉微微皱眉,夏阙这般问也没有什么不对!

瞧着如今的这状态,倒像是个忠心护主的人,可是何以至今方才将真相公之于众?

“奴婢奴婢”似是没有想到西宁候会有此一问一般,秦嬷嬷原本悲痛的神色却是猛地一僵!

见她半晌都未曾说话,庆丰帝原本极为震怒的眸光却是渐渐平息了下来,也慢慢转头看着秦嬷嬷,似是等着她如何回答。

忽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秦嬷嬷下意识的便有些慌了神色,只赶忙转头看向一旁的老王爷。但是后者却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一般,只依旧眸光清明的直视前方,未见丝毫的不悦之色。

“依本侯看,你分明就是妖言惑众,胡说八道!”夏阙的神色一时间变得极为严肃,眸光狠狠的瞪了秦嬷嬷一眼,却是顿时吓得她瘫坐在了地上。

“倒是不知老王爷如何遇到此人,想是被骗了吧!”说着话,西宁侯的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神色极为蔑视。

见此,夜倾辰的眸光微微扫过对面的方庭盛,后者会意之后,只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回侯爷话,原是此前秦嬷嬷先到了京兆府中鸣冤,方才偶然被老王爷遇见。”

方至此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方庭盛才隐隐觉得,有些事情怕是自己也被人算计其中了!

“哦?倒是不知道老王爷怎地会这般赶巧!”

闻言,众人也是不禁心下奇怪,这老王爷素来都不管朝中之事,何以会忽然间跑到京兆府去?

难不成这是他刻意做的一出局?!

如此一想,再是想起之前秦嬷嬷支支吾吾的样子,不禁愈加的怀疑。

“这便是之前老王爷所言,因着在京兆府前惊了马,伤到了脚,是以方才到下官处略作休憩,便碰巧遇到了秦嬷嬷。”面对西宁侯的质问,还未等老王爷开口,方庭盛便直接出言答道。

左右他方才已经站了出来,怕是在众人的眼中,他已然是跟着老王爷一伙了,莫不如眼下直接将事情做到底,彻底帮着老王爷扳倒了西宁侯,否则的话将来段或是没有他的好日子过!

众人听闻方庭盛的话,却是不禁心下微叹,原是这个缘故,怪不得老王爷会去到京兆府处。

如此倒是可见的确是巧合!

“启禀陛下!奴婢能够自己所言非虚,当年奴婢之所以会侥幸或下来,就是为华阳宫的乌金海所救!”

此话一出,西宁侯的神色便是猛然一变!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