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个人私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安王府

紫鸢看着静静的坐在窗下的慕青冉,看她思绪似有飘散的样子,紫鸢不觉心下奇怪。

从今日一早老王爷和王爷去早朝之后,王妃便隐隐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她素日倒是极少见她这般,是以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忧。

算着时间,他们也该是下朝回来了,可不知为何,竟是这般时辰也未见回来。

夜倾辰没有回来,墨刈自然也是同他在一处,是以紫鸢的心中便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明明之前并未听他说起今日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是以她也就只当不会发生什么,但是瞧着眼下这样子,竟是她将情况想的太简单了。

而慕青冉此刻心中所想的,倒并非是如紫鸢一般忧虑,她不过是在思索着整件事情,总觉得哪里漏掉了一些事情。

从第一次见到秦嬷嬷开始,慕青冉心中便隐隐觉得,她定然是没有与自己和夜倾辰说了实话的!

并非是全然一句实话都没有,而是半真半假,掺杂其中,让人难以分辨。

可是她后来仔细想了许久,最终方才确定,其实所有有关当年发生的事情,秦嬷嬷所言想来皆是真的。不过那当中难免有一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或许本不与西宁侯相关,但是秦嬷嬷也都归算在了他的头上。

如此便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她根本不相信秦嬷嬷会是因为所谓的主仆情深方才会道明其中的真相,她所做的一切,倒更像是在蓄意报复西宁侯似的!

是以,慕青冉可以确定的是,事关往事,多半是真言,但是她所言原因,却必然是假语!

慕青冉的身边有紫鸢和流鸢,是以她知道真正的主仆至深之情到底是如何,正是因此,她方才会对秦嬷嬷的话有所怀疑。

再加上之后墨淸等人查到的消息,也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想。

秦嬷嬷当年被乌金海救下之后,因着容貌被毁,是以便直接远走他乡,并未与他修成正果。再则因为她身份特殊,留着她在身边,难保有一日不会被人发现,是以乌金海便也就让她离开了。

后来她于乡下遇到一人,因着那人对她不错,也不曾嫌弃她容貌被毁,是以二人便就此结成了夫妻。后来秦嬷嬷还曾生下过一双儿女,渐渐他们也长大成人,各自成家立业,这本该是共享天伦的开端,但是任是何人都没有想到,变故也是由此发生!

不知到底是哪一日,村子里去了许多的黑衣人,不曾询问何事,只直接动手屠了满村的人!

而那时去镇上采买东西的秦嬷嬷,却是侥幸逃过了一劫,但是她的家人却都是死在了那群人的利剑之下。

从那之后,秦嬷嬷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那个村子过,无人知道她究竟去了何处。

直到如今她自己找上了靖安王府,方才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也连带的牵扯出多年前的一桩旧案。

正是因此,是以慕青冉才会觉得,与其说秦嬷嬷是为了帮已故的云怡太妃鸣冤,倒不如说她是在为自己无辜丧命的家人报仇雪恨!

若是单单只从表面上看起来,她这般做倒也没什么,但若是仔细推敲的话,倒是可见其中的端倪。

秦嬷嬷不过是一介平凡妇人,即便是曾经在宫中当差,但那也已经是多年之前的事情了。何况她应当知晓自己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如今既是能捡回一条命,自然是恨不得与过去彻底断了联系才好,又怎么会刻意去关注如今朝中的局势。

按照她之前所言,是因为西宁侯府当年势大,她方才不敢贸然与何人说出真相。

那么如今西宁侯府势微她又是从何处得知?

一个常年生活在乡下,不关注朝中局势的老妇人,竟是能够看到这么深的见解,倒是着实令人感到钦佩!

想到这,慕青冉的心中却是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秦嬷嬷的背后,怕是另有高人指点!

至于这人是谁倒是也并不十分难猜。

他定然是利用住了所有人心中的痛楚,方才能达到打击西宁侯的目的,比如秦嬷嬷失去家人的悲痛欲绝,再比如父王和陛下丧失母妃的滔天怒意。

那人想来是对人心的揣度极为精准,方才会布下这样的一出局,将人送到了靖安王府上。

因为事关云怡太妃,定然是要由父王出面,方才会达到最佳的效果。

夜倾瑄如今与西宁侯算是同在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以他没道理这般暗害他。即便两人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是眼下共同利益尚且存在,他们断然是不会离了心的。

否定了夜倾瑄,便等同于是排除了夜倾睿和夜倾漓,先不说他们素来都是为前者马首是瞻,没有他的吩咐,他们两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夜倾漓如今还在禁足中,根本不会闹出这样的一出戏来,便更加进一步的排除了他。

至于六皇子夜倾昱,他倒是有立场有动机去设计暗害西宁侯,但是慕青冉觉得行事作风与他有些不太相像。夜倾昱此人,素来性格能忍常人所不能,若是当真他要对付西宁侯,必然要一击即中。

更何况他一直觉得靖安王府同他是绑在一起的存在,那么就意味着,他不会做出这般利用王府的事情,进而将他们往外推。

毕竟相比起除掉一个西宁侯,还是拉拢住靖安王府才更为重要,也更为有用途!

相信这一点,夜倾昱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是以即便是他有了秦嬷嬷这样一条线索,或许会直接同他们言明,然后一起商量对策除掉西宁侯,而非如今这般。

如此一想,那么可能的人选就很好猜了,怕是除了那位温润清雅的三皇子不作他想!

倘或是只单单看如今靖安王府与三皇子府的关系,夜倾桓应当是没必要瞒着他们这些的,但是他如今既是选择用这样的方式,便必然是这其中牵扯出了什么不愿让他们知晓的隐情。

而如今她能想到的这一切,夜倾辰也应当是一早就想到了,既是已经想明白,但仍旧是按照夜倾桓的意思走,那便只能说明那位素来对父王不假辞色的某人,心中已经是对他有些柔软了。

他是为了要了却陛下和父子心中的心结,方才会顺水推舟的帮着夜倾桓对付西宁侯吧!

想到这里,慕青冉的唇边却是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粉粉嫩嫩的薄唇,似是透着一丝晶莹的水润。

她以前就知道,她的夫君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他对一个人的好和爱,明明那样温柔的近乎不可思议。

尽管有太多的人惧怕他,也有太多的人想要逃避他,但是慕青冉觉得,那定然是他们都太过没有眼光了,他明明就那么好,好到不得了!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发一言的默默做着一切,为父王、为陛下讨一个公道!

“王妃,王爷他们怎地还未回来,会不会”会不会是出了何事?

虽然这样的想法很丧气,但是紫鸢瞧着外面的天色,竟像是隐隐有些要下雨的征兆,便不免更加的忧心。

紫鸢忽然开口的声音,令慕青冉猛然间回神,转头瞧见其眉间的一抹忧色,她不觉开口说道,“不会有事的。”

今日承乾殿中会发生的事情她事先早已经知晓,正是因为知晓,是以便更加的不会担心。

因为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对靖安王府有任何的影响,所有的话都是由秦嬷嬷和乌金海说出口,而父王不过就是负责将人待到御前,为陛下解开多年疑惑罢了。

如果事成,这自然最好,能够直接扳倒西宁候,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但若是不能,于他们也没什么损失,即便西宁侯有办法化解,但是经过这次之后,他也段或是不敢贸然报复回来的。

更重要的是依照夜倾辰素日的手段,他不过是懒得这般迂回的去杀一个人,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

对于西宁侯而言,今日最大的一个变故应当就是乌金海的存在,想来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或许在他的认知里,乌金海早已经死在了城外的别院门口,但是他不会知道的是,当日那口袋中的人本来就是一个将死的死囚!

而真正的乌金海,早已经在被墨炎他们扣下之后,便直接运回了地宫,甚至后来他们在京兆府大牢中抓到的那名暗卫,也是一并被关在了那里。

她不知道夜倾辰究竟用了什么样的办法,才会让那两个人松口,进而成为证人上殿与西宁侯对峙。

在她看来,或许乌金海身为一个普通的宫人,或许会抵不住地宫中的种种酷刑,但是那名暗卫旁的慕青冉或许不能确定,但是想到倘或是有一日墨音等人不幸被人抓住,想来即便是被人活活折磨致死,也定然不会反过来陷害夜倾辰的。

更何况她听说那人被捕的时候,本就是打算咬破口中的毒药自尽的,但是因为从一开始墨炎等人盯上的就是他,是以便一直集中对付他一人,俘获之后,便直接出手卸了他的下巴,方才留住了他的性命。

可是后来究竟是利用了何种办法令他服了软,这慕青冉却是着实不清楚了,她虽是有问过墨音,但是见他支支吾吾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她便也就不再过多的追问了。

想来也定然不会是什么好的法子,否则的话又怎么会令一个暗卫松了口呢!

虽是慕青冉未曾再多言,但是她说不会有事,紫鸢便只相信她说的,定然不会有何事。

而与此同时的宫中,庆丰帝看着不再多发一言的西宁侯,眸光忽然变得愈加的暗沉,整个人都阴郁无比的样子。

“夏阙!你还有何话说!”事已至此,太多的事情都已经明了,即便他再是要如何争辩也不过是徒劳罢了。

夜倾瑄乍一听闻此言,却是不禁心下一紧!

听父皇这话的意思,竟是打算直接问罪了吗?!

“陛下!臣是被冤枉的!”西宁侯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眸中似是布满了冤屈,“即便这三人说的头头是道,但是证据何在?”

总不能他们随意弄了三个人过来,当着众人的面讲了一个多年前的故事,他便就此认下一个荒唐的罪名,这怎么可能!

西宁侯的话音方才落下,众人的心中也是不免这般思量。

这人证倒是都全了,只是这物证嘛倒是少了些!

秦嬷嬷既说自己是凤鸾宫伺候的人,但这也只有乌金海方才能证明,而乌金海所言当年是太后娘娘和西宁侯设计害死了云怡太妃,但是这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至于那名暗卫,他虽是亲口承认了自己是夏府的暗卫,一直听命于西宁侯,但他也同样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如此这倒竟是好像成了悬案一般,彼此都想要极力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但却是根本拿不出像样的证据,倒是有些难办。

一旁的夜倾睿见此,方才要开口说话,却是猛地一把被夜倾瑄拉住,直接制止了他。

眼下情况焦灼,再说下去也是无益,保不齐还会令父皇更加的不悦,还是瞧瞧情况再说。

见夜倾瑄眼中的阻拦之意,夜倾睿便只收回了方才要迈出去的脚步,不着痕迹的退了回去。

庆丰帝也好像是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只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方才沉吟开口说道,“暂且将秦嬷嬷、乌金海等人关入天牢!”

顿了顿,庆丰帝的目光移到西宁侯的身上,方才接着说道,“西宁侯夏阙关入羁候所,着大理寺、刑部、都察院三司会审,严查此案!”

随着庆丰帝的声音一字字的落下,朝中之人无不是分外震惊,只觉得这一次丰鄰城中当真是要变天了。

闻言,西宁侯倒是未见丝毫的慌张和不悦,只安安静静的任由侍卫将他带了下去。

而对于庆丰帝根本没有直接对西宁侯问罪的情况,不管是老王爷还是夜倾辰似乎都没有很惊讶,只神色平静的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既说是要三司会审,那么自然要费些时间,西宁侯的罪名不会在眼下就被定下来。

可是到底这会审之前,究竟会不会收集到证据,倘或是依旧如这般没有任何证据的话,那到了那个时候,是不是他就要被无罪释放了!

对于这一点,朝中之人不会想不到,而至于西宁侯本身也断然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他方才会那般淡定的仍由陛下将他关进羁候所吧!

夜倾桓的目光看了看上首坐着的庆丰帝,素来温润的眸光划过了一抹异色。

想到如今丰鄰城中的局势,他觉得夜倾瑄定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而只要他插手此事,夜倾昱的人就一定会盯上他。

倘或是要保住自己,那么就要舍弃西宁侯,而如果要确保自己的势力,那么就要有一番大险要冒!

目光慢慢从夜倾瑄的身上移开,见到夜倾辰清冷的眸光看向他时,夜倾桓却是只微微笑着朝着他微微闭了下眼睛。

今日这一出局,算是圆满收关,因为他所求的都达到了!

而另一个因为这件事情很高兴的人,就是要属夜倾昱了,他虽是不明白夜倾辰为何会忽然对付西宁侯,但是想到老王爷与其之间可是有着杀母之仇,倒是也觉得没什么奇怪了。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看紧了夜倾瑄一党的人,他们便只祈求着莫要落到自己的手中!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