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暗中窥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素来这些与朝中有关的事情,夜倾辰都不会去刻意隐瞒慕青冉,甚至在二人大婚初时,他会刻意的引导她去知晓这些事情。

方至如今,两人像是都养成了习惯一般,对彼此都不会有所隐瞒,除非是恐对方担忧!

对于自己与夜倾桓之间商议的事情,夜倾辰的确是没有同慕青冉说起,并非是心中不信任她,而是涉及到三皇子妃烟淼,如此一来,这事情便显得有些麻烦。

而夜倾桓同自己达成共识的唯一要求便是,绝对不能让青冉知晓此事,他当时只半分犹豫不曾的就同意了。

他正巧不愿那些旁人的事情来烦忧青冉,又怎会刻意告知,只不过夜倾桓恐怕不知道的是,即便他只言片语不提,她自己也是能够猜到的。

是以当他听到慕青冉如此一问的时候,便只微微挑眉,可是眸中未见丝毫惊讶之色。

“是!”他只答应了夜倾桓绝不会主动将此事告知青冉,但是她自己猜出来的,却是与他半点关系也无。

听到夜倾辰这般肯定的答案,慕青冉只微微点了点头,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果然如此!

“青冉如何猜到?”

“这般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不似王爷的作风!”依她来看,夜倾辰素日的手段,更多是直接提剑杀人。

虽是西宁侯有些位高权重,但是想来在夜倾辰的眼中,也不过就是换一种杀法罢了!

可夜倾桓不是!

他如今的所作所为,则更像是要揭露西宁侯的种种罪行,结果固然重要,但是这中间的过程,他似乎也极为享受。

“哦?那我该是如何作风?”他倒是未曾觉得,自己有何特别的行事风格。

“如此行事未免太过迂回,王爷难道不知外界对你的评价?”她可是至今都记得自己当时第一次听闻有关他的传言,虽是名声远扬,但也算是劣迹斑斑。

“你且说来我听听”外界如何评价他倒是不甚在意,他只在乎她如何看待他!

“世人都言靖安王凶狠残暴,手段狠辣!”说着,慕青冉不禁眸中含笑的望着他,似是要看看他是何反应一般。

“还有呢?”

慕青冉:“”

只这般说还不够吗?

不过想了想,慕青冉觉得,他于床笫之间的手段的确是很“辣”!

见慕青冉不再多言,夜倾辰便只抱着夜安陌坐在她的身边,依旧是眼神专注的望着她,竟是有些不依不饶的意味。

“可是依青冉之见,那却并非是王爷的真性情。”看着他这般状态,慕青冉如何不知他心中的想法,怕是就在等着自己的意见呢!

“那青冉觉得是怎样?”听闻她否定了世人的看法,夜倾辰只隐隐有些期待的望着她,不知她到底会如何评价自己。

“冷酷无情,阴险狡诈!”

夜倾辰:“”

这句话和前面的那句有什么区别吗?

看着夜倾辰一脸的怔愣和错愕,似乎是根本没有料到慕青冉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整个人都有些诧异的望着她。直到看到她脸上愈加灿烂的笑容,他方才意识到她是在打趣自己,不禁眸色一变。

而就在夜倾辰准备将夜安陌放在床榻上,好好与她讨论一番,究竟在她心中他是何种样人的时候,却是忽然听见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但那是对别人,对亲人的话我知道,王爷有一颗最温柔的心。”

对于这一点,慕青冉从明白他的心意开始,就从来不曾改变过。

“只对你”一手抱着夜安陌,一手轻轻的拉起慕青冉的手,夜倾辰的情绪瞬间被安抚。

想来这世间能用温柔一词形容夜倾辰的人,便也只有慕青冉了,因为也只有她才见识的到他温柔的一面。

大皇子府

宋祁去到大皇子府的时候,夜倾睿已经先他一步到了那里,此刻正与夜倾瑄喝着茶,闲说着话。

“微臣参见大殿下、七殿下!”进入房中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宋祁的错觉,总感觉今日七皇子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像是隐隐带着一丝打趣的意味在其中。

“子策来了,快坐!”闻声望向门口的方向,夜倾瑄语气亲切的说道。

“谢殿下!”规规矩矩的施礼之后,宋祁方才落座。

不管来了大皇子府中多少次,也不管夜倾瑄表现的同他有多亲近,宋祁永远都是这般守规矩的样子,从来不曾僭越半分。

而夜倾瑄瞧着他这般作态,虽是口中每每状似玩笑的打趣,但是心中却是极为称赞。

“方才在与七弟说起三皇子府的事情,老六的人已经守在了那里!”说着,夜倾瑄的眼中蓦然闪过了一抹幽光。

他也是方才得知的这般消息,派人再三确认过之后,方才命人唤了七弟与子策过来。

“看来六皇子对于此事也是极为重视”宋祁听闻夜倾瑄的话,却是不禁低声叹道。

“事关皇位,他定然重视!”说出这话的时候,夜倾睿的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旁的夜倾瑄一眼,随后方才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

“那殿下接下来打算如何做?”既然已经暂时分散了六皇子的注意力,那他们也不能一直停滞不前,无所行动才是。

“这便是本殿今日唤你来的目的!”说完,夜倾瑄只转头看了夜倾睿一眼,后者会意之后,便只轻笑着点了点头。

眼下丰鄰城中的局势区分的较为明显,不过就是大皇兄一党和六皇兄一党,唯有这两方竞争对抗的较为激烈。

不过这是从前!

自从听闻上次皇兄与他说起西宁侯说的事情之后,夜倾睿再是计划如今的情况,便不会再仅仅将六皇兄当成劲敌。

三皇兄如今也是一个潜在的危机,倘或他当真有心竞争皇位的话,那眼下朝中便必然会有他的势力,绝不可能如表面那般看起来的与世无争!

这般一想,夜倾睿看向宋祁的目光中便充满了笑意,是以为了探知这样的事情,便还要劳烦眼前的这位宋大人了。

“本殿有一门亲事,想要介绍与宋大人,不知你意下如何?”说着,夜倾睿的手轻轻的摇动着手中的折扇,那双桃花眼微微眯起,满是风流潇洒。

闻言,宋祁的心下顿时便是一惊!

前些时候方才提到此事,不想这么快的时间,竟是再一次旧事重提。

“这”

“子策无需推脱,你也是时候成个家了,也好让令堂放心啊!”见宋祁的脸上似有为难之色,夜倾瑄也不觉开口说道。

便是连夜倾瑄都开了口,倘或宋祁再是不应声的话,倒是显得他拿乔了。

“如此便有劳七殿下了!”说出这话的时候,宋祁的眼中一片平静,可是心中却早已经起了波澜。

“哈哈好好好!”得到宋祁的同意之后,夜倾睿不禁“哈哈”大笑,随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夜倾瑄。

他的最终目的,本也不是一定要逼着宋祁成亲,而利用他成亲之时,可以趁机拉拢一些朝中的大臣。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夜倾睿为宋祁看中的人选,是工部尚书贾东岩家的嫡女贾惜薇!

之所以会将目标选在他们家,一来是因为贾东岩眼下不曾站队六皇兄,二来便是工部本就有油水可刮,倘或是这一处也有了人,于他们日后行事倒是有益。

贾家只得这么一个嫡女,而且素日听闻贾大人对其极为宠爱,若是他会应下这门婚事,那至少可以说明他是有意与他们交好。

但若是他驳回了自己的提议,便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他只想一直保持中立,唯恐轻易站队卷入这皇权争斗之中,是以方才会不想要与宋祁结亲。

否则的话,便是他已经暗中有了要效忠的人,若是六皇兄的话,段或是做不得这般隐蔽,毕竟朝中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

如此的话便只有一种可能了,贾东岩必然是暗中追随了夜倾桓!

是以夜倾睿才想要利用宋祁的婚事与贾家结亲,一来可以进一步拉拢朝中的大臣,二来可以试探他们心中真正的打算。

再一则,便也是为了瞧瞧宋祁心中的打算,是否想要真心的追随皇兄。

既是此前为他与严家的女子牵线他心中不悦,那么如今换了一家他总该是满意的,否则的话倒是会让人心生疑惑。

男子汉大丈夫,不过就是娶个亲罢了,何以要表现的那般为难。

除非是他不想要与那些人有何关联,换言之,也就是不想要与皇兄有何不可断开的关联。

不过好在,宋祁也同意了这门婚事,此后便只等着看贾家的态度了。

三人正在说话间,却是只见从门外匆匆而来一名护卫,见到夜倾睿和宋祁都在房中,便只直接走到夜倾瑄的身边。

见状,夜倾瑄却是只微微摆手说道,“子策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何况瞧着眼下的情况,也未必就是什么要瞒着宋祁的事情,还是直说的好。

“启禀殿下,派去三殿下府上守着的人传回了信,说是昨晚六殿下的人也出手了!”

闻言,夜倾瑄和夜倾睿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早前他们便猜到了,只要将有关夜倾桓的事情告知夜倾昱,他定然是坐不住的。

如果说夜倾瑄对于夜倾桓的态度是忌惮和防备的话,那么夜倾昱便是一种无法明说的嫉妒和恨意。

他自小养在容嘉贵妃的身边,但是却只能跟在夜倾桓的身后做个小跟班,若是他的性格如同夜倾睿一般,只甘心如此的话还好。

偏偏他自己也是个有野心的,如此屈居人下他怎能甘心,但是即便他心中有万般的不愿也绝不会有所表现。

当年那么小的年纪,便已经有了那般强大的忍耐力,可见其心志的坚韧。

后来容嘉贵妃遭了事儿,他转头便投靠了湘妃娘娘,这般心冷意冷的作态,着实是令人心寒。

是以从那之后,夜倾桓便与他形同陌路,原本兄友弟恭的场面也是不复存在。

而对于长久活在夜倾桓光环之下的夜倾昱,好不容易终于翻身做主,自然是要满足自己耀武耀威的心理。在夜倾桓被废了太子之位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夜倾昱都像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和势力似的,偶尔便会对夜倾桓进行打压。

还是后来渐渐时日长了,夜倾昱和夜倾瑄都发现夜倾桓似是被人打磨的没有了当年的秉性,方才最终放过了他。

是以对于夜倾昱而言,夜倾桓不仅仅是一个对皇位有力的竞争者,更加是笼罩在他的心头的一抹阴云。

只要有夜倾桓的存在,就像是在向众人宣扬着,他曾经的身份有多么卑贱,比起夜倾桓他有多么的无能!

夜倾瑄觉得,倘或不是为了要在人前表现自己贤明有德,怕是夜倾昱早就已经将他杀了!

“六皇兄的人效率倒是快!”夜倾睿的手轻轻的摇着折扇,不觉微微眯眼说道。

“是何情况?”

“回殿下的话,属下听闻十二殿下似是受了伤!”未免被六皇子的人发现,他们的人只远远的守着那里,见到对方人到了便只暗中窥探着,得了消息之后便赶忙回来禀告殿下了。

闻言,在场之人皆是不禁一惊!

十二殿下

夜倾君受了伤!

“严重吗?”依照着夜倾桓对着那位傻弟弟的呵护,既是都能让他受了伤,怕是老六这一次使出的手段不简单。

上一次他派出的人,皆是折在了夜倾桓的那位好皇子妃的手中,但是夜倾昱这一次竟是难得得了手,怕是也折损了不少的人马吧!

“眼下还不知!”

“嗯,多加留意!”

直到那名护卫离开之后,夜倾瑄方才眸光微亮的看着宋祁和夜倾睿,心情倒是极好。

“恭喜殿下,得了此一箭双雕之法”宋祁忽然起身朝着夜倾瑄略一拱手,沉稳拜道。

可是听闻宋祁的话,夜倾瑄和夜倾睿两人相视一看,却是不禁心下略有不解。

“子策这是何意?”一箭双雕?

“靖安王妃既是与三皇子妃交好,没道理对此事置之不理,可是靖安王府之前不是一直在扶持六殿下嘛!”随着宋祁的话说出来,他每说一句,夜倾瑄的眼中便愈加明亮一分。

没错!

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若是能一次令老六与靖安王府的人生出了嫌隙,这倒是极好。

此前他一直绞尽脑汁的想要挑拨老六与靖安王府的关系,但是却始终不能如愿,不仅是目的没有达到,甚至将自己的人都卷入了其中。

眼下这事倒是个难得的契机,只要将夜倾君受伤的消息传给靖安王府的人,依照慕青冉与三皇子妃和夜倾君的交情,势必要过府去探望。

而如此情况被夜倾昱知道的话,他不相信他心中全然没有芥蒂。

若是说以前的话,或许夜倾昱不会多想,但是他既然已经开始怀疑夜倾桓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再瞧着他们两府有接触的话,便绝对不会如从前一般不疑心。

“子策真乃妙计啊!”说着,夜倾瑄不禁轻轻派了两下手掌,眼中满是赞叹之意。

只要将这件事情办成,到时候靖安王府面对夜倾昱的怀疑,定然要做出反应。

但是他们的选择也无非就是两种!

要么就是直接为了取得夜倾昱的信任,直接断了与三皇子府的联系,甚至是再加以冷眼旁观,方才能成事。

再不然他们便是真的打算扶持夜倾桓,借此彻底与老六撕破了脸!

如此的话倒是当真有些麻烦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