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贫寒出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宁侯忽然间被陛下下旨关进了羁候所,这样的消息传回夏家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万分的震惊。

不明白好好的上着早朝,怎么竟是会忽然被陛下这般重罚。

夏家一时失了主心骨,便顿时乱了套,二房与三房之间本就不合,是以在面对该如何了解事情真相的解决方法上也是有所分歧。

说来说去也是难有决断,最后还是二夫人直接去了大皇子府上,向夏淑仔仔细细的打听了一遍此事。

不过夜倾瑄素来不喜欢女子插手朝堂的事情,是以夏淑即便有心为其分忧解难,也是不敢打听的太多,知道的不过是一些外面传言的流言,并不十分确切。

是以问了一圈,也是无人能够确定究竟西宁侯是因何事被陛下关进了羁候所。

但是因着陛下已经下旨,责令三司会审此案,是以想要瞒,是绝对瞒不住的。

正是因此,没触出几日,整个丰鄰城中便到处传扬的皆是此事,夏家的人也无需费尽心机去询问,如今竟是想不知道都不行了。

而如此同时,竟是忽然传出了夏家二老爷夏桀的身子忽然痊愈的消息,倒是又令一些人惊讶了一番。

原本众人听闻的可是夏桀瘫痪在床的消息,虽是此前有消息传出说是有所好转,但也不过就是有所好转,未曾想竟是真的有完全恢复的一天。

紫鸢站在慕青冉的身后听着墨锦一字一句的说起夏府的事情,不禁微微皱着眉头。

她此前听王妃说起过,那夏家的二老爷怕是从一开始就是在假装瘫痪,根本不是真的。

既然不是真的,那么想来早晚有一日他是要自圆其说,恢复健康的身体的。

可是紫鸢没有想到,他竟是会选在这个时候!

眼下夏家因着西宁侯的事情,正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他不说着急想办法救人出来,竟是先忙着自己的事情!

真是越想越是百思不得其解!

待到墨锦离开之后,紫鸢不禁皱眉朝着慕青冉问道,“王妃,夏家二老爷为何会在此时公布此事?”

便是连她一个丫鬟都觉得,眼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何以他自己看不出这一步!

“你觉得此时不是最好的时机?”听闻紫鸢如此一问,慕青冉却是不禁淡笑着问道。

“嗯!”已经出了西宁侯的事情,现下夏府不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众人看在眼中,这个道理夏桀怎么会不知道!

“我也这般觉得!”微微笑了笑,慕青冉的眸中满是温软的水光。

既是她们能想到的问题,夏桀定然是没有理由想不到的,可既是已经想到了,但却是仍然执意如此,那便只能说,他是有非如此做不可的理由。

但是对于现在的夏家而言,有什么是非要夏桀这般冒险也要做的事情呢?

慕青冉觉得怕是只有夏府的侯爷之位了!

西宁侯已经被陛下关进了羁候所,先不说他到底有罪无罪,便是刑部等人要去查,也是要废些时间,而在此期间,夏府可是一直都不会有主事之人。

那么久远的事情了,真的要是查起来哪里有那么容易!

耗费的时间定然不断,而夏家三老爷若是趁着此事暂且掌管府中的事情,怕是夏桀定然是不愿的。

可除了不愿,他又能如何呢!

夏府三房中,照着此前的形势来看,似乎只有三房的人方才能成为管事之人。

否则的话,大房如今无人,二房夏桀瘫痪在床,除了三老爷之外,夏府根本没有能够出头的人。

如此看来,夏桀若是再不恢复他的身子的话,保不齐这西宁侯的位置都要被三老爷抢走了。

听闻慕青冉如此一说,紫鸢方才明白,为何夏桀宁愿冒着被人怀疑的风险,也是要这般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不过说到这,慕青冉却是不禁觉得,夏桀如此为着自己的日后着想,不知道夜倾瑄知道了又会如何。

毕竟眼下西宁侯仍然在世,那么夏家根本不需要换个人当家做主。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便是若是待日后真的查出了西宁侯的确害死了云怡太妃,那届时受害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怕是夏家满门都要被灭,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当成了夏府的主事之人,又能如何呢!

想来眼下被利益冲昏了头脑,根本想不到那么远了吧!

主仆二人正在说话间,却是忽然听到墨炎的声音在外间响起,“属下参见王妃!”

“如何?”慕青冉闻声朝着外间望去,却是只见墨炎微微低首站在那里,不敢随意抬头往里面望去。

“回王妃的话,都已经调查明白了!”

“你仔细说来”且先不管娴妃的背后之人会不会将她的真实身份掩饰去,但是只要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便已经是足够了。

闻言,墨炎只将当日奉命查到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来。

其实他所查之事,不过就是有关娴妃的身世,宫中有关她出身的记载墨炎曾经潜入皇宫去偷偷翻阅。

虽是难辨真假,但是到底有个方向,于是他初时便只照着那上面的地方去探查。

娴妃闺名本为华裳,是凤仙郡的一家农户之女,自小便生长在田野之间,家中并无兄弟姊妹,唯她一人。

尽管条件比不得那些大户人家那么好,但是到底她也是父母掌中的宝贝,是以自小也是极为娇贵。

华裳的模样若是放在后宫之后,或许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也不会十分的惹人注意。但若是对于那样平凡的乡野之间,便可算的上是极为出挑,也原是远近闻名。

是以在经过当地县丞的举荐之后,方才送入了宫中。

墨炎也正是循着这一条线索前去探查,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但是最后在查到娴妃娘娘的父母之时,却是忽然发现一些不对劲儿。

就在娴妃进宫的几月之后,她家中忽然着起了大火,熊熊燃烧的一场大火,将她家中所有房屋院落均是毁之殆尽。

不仅如此,甚至连与她们家相连的几户人家也是未能幸免,均是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波及。

因着房屋被毁,老两口无处居所,是以便只变卖了粮田,只言要到丰鄰城中去寻女儿,而后再去安家落户。

但是墨炎当时听闻这样的情况,心中却是不免有所疑惑!

即便是房屋被烧,那再重新翻盖就是了,何以会想到要去丰鄰城投奔娴妃,这一路上山高路远,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然而当他再是追踪着这条线索去搜查的时候,却是根本根本就没有这老两口的踪迹了。

他心中有所怀疑之后,便在凤仙郡去往丰鄰城的路上都派了地宫的人在暗中探查此事,却是最终一无所获。

就像是娴妃的父母在出了凤仙郡之后,就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样的情况,便是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是他们被人带走藏了起来,要么就是早已经离世!

而在墨炎看来,多半是后一种情况!

但是于外而言,娴妃的父母却是只不过前往丰鄰城找女儿,至少凤仙郡的人皆是这般以为。而对于娴妃而言,怕是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至今方还安然无恙的生活在凤仙郡,吃穿不愁吧!

听闻墨炎说了这么多,慕青冉也渐渐的理出了一点思绪,她觉得墨炎分析的很有道理,只怕娴妃的父母多半是早已经被人杀了。

至于杀人凶手是谁怕是除了她背后之人不作他想!

不过也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都被幕后之人控制了起来,为的就是更好的利用娴妃,让她更加的听话服从。

若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只要在何人的管辖之内发现了娴妃的父母,便可以确定她的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她之所以会想要查清有关娴妃的事情,便是心中有些疑惑,娴妃会在这个时候表露对夜倾辰的爱慕之意,究竟是她自己心中所想,还是受幕后之人的吩咐。

亦或者两者皆有?!

蹙眉想了半晌,慕青冉的心中还是更偏向于第一种情况,一个女子是否心中藏着一个人,只要一个眼神便可知真假。

或许娴妃背后的人发现了她的行为,但是并未加以制止,只任由她自己去作为。

一则有考验她的意思在其中,若是她能保持忠心,收敛自己的花花心思,或许还能保住自己一命。再一则,怕是也有看看她手段的意思,倘或她真的能想到什么办法接近夜倾辰,届时慕青冉的态度倒是其次,反而是庆丰帝会不会因此与其生出了嫌隙才是正经。

想到这,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这些都不过是她的猜测而已,尚且做不得数,而且娴妃至今除了时常召她进宫之外,倒是未曾有别的举动。

不知是她在等什么契机,还是是她想的太多,对方根本没有打算做什么!

“王妃,娴妃如今已经育有龙嗣,安心的当个宠妃不好吗?”紫鸢心中不懂,她已经得到了后宫大多数女子都不曾得到的一切,为何还要去肖想那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且她便是看上谁不好,偏偏要看上王爷!

先是不说王妃会不会对付她,单是她这般心思,若是给王爷知晓的话,怕是断然不会容她活着。

“人心不足蛇吞象”倘或若是人人都能知足常乐的话,便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误入歧途了。

慕青冉明白紫鸢心中的想法,她怕是极难理解娴妃的想法和行为。

但若是易地而处的话,慕青冉觉得她倒是可以想象娴妃的心境。

毕竟她也不过就是一个二八芳华的姑娘家,嫁给了堪比自己父亲一样年纪的人,即便是万千宠爱在身,但是当人站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她想要的,和她已经拥有的,永远都不会是等齐的。

也许娴妃没有如今的这般地位和殊荣,只和与她一同进宫的秀女一样,一辈子都守在自己的清寂的宫中,终日不得陛下的召见,或许她每日想到,也不过就是为了要见一见陛下的颜面,再不求其他。

而如今,她已经是位列四妃,又已经育有龙胎,定然会有些自命不凡。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若然娴妃是这丰鄰城中的大家闺秀,自小经历的皆是一些深宅大院的勾心斗角,那么或许她进宫之后就会更加的循规蹈矩,安分守己。

因为经历过,所以才会明白那些的可怕和伤人!

但是娴妃不一样,她不过是个平凡百姓家中的女儿,对于一切的阴谋诡计,她接触的都实在太少太少。

即便时常听人说起,深知后宫险恶,一朝不慎,便是全家的性命不保。

可那些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听说罢了,根本没有亲身经历过,她想象不到究竟有多可怕!

“若是被陛下知道的话”先不论娴妃自己会如何,怕是陛下也会因此对王爷有些芥蒂吧!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诧异的抬头看向紫鸢,没有想到她竟是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看来当真是她愈发的偷懒,竟是让她们这般为她操心,如今也学会揣摩人心了!

“这些都不是你我能操心和阻止的事情,且看她自己如何选择吧!”若是选择依旧做个陛下的宠妃,便也就代表着依旧被身后之人利用和控制。

而若是打算放手一搏,肖想一些不该想的,怕是会枉送了自己的性命!

“启禀王妃,十公主殿下来了!”忽然,墨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唤回了两人的思绪。

“带她来此处吧!”乍一听闻夜倾宁来了,慕青冉便只淡淡的笑着说道。

如今她倒是来这里来的勤,三天两头的便跑来一趟,真真是当成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家了!

“王妃嫂嫂!”还未曾见到人,便先听到了一声异常欢快的呼唤声。

“真是人未见影先闻其声”见夜倾宁蹦蹦跳跳的走到她身边,慕青冉不觉淡笑着伸手点了她的小脸一下。

“王妃嫂嫂惯会取笑宁儿的!”

她不过就是性子活泼了些,可是父皇说了,便是如她这样的性子,既是学不了四皇姐和王妃嫂嫂这般温婉恬静,倒是莫不如另辟蹊径,也足够讨人喜欢了。

想到夜倾城,夜倾宁原本还兴致勃勃的眼神却是不禁一暗!

也不知四皇姐几时才能回来,她都已经许久未曾见到她了!

瞧着夜倾宁的神色,慕青冉先是不解,随后仔细想了想,方才心中暗叹,怕是她想起了夜倾城的事情。

从惠远寺回来也是有些时日了,至今未曾听闻四公主的仪仗返回丰鄰城,想来还需要等些时日吧!

而与此同时的惠远寺,山脚下的一名青衫男子,手中持着一把扫帚,一个石阶一个石阶的仔细清扫着,神色未见丝毫的不耐。

他只专注的望着脚下,像是对周遭的一切都全然不知,全完屏蔽了一般。

天空渐渐布上了一层阴云,原本明媚的日光被云层隐隐遮住,地面上忽然掉落了一滴滴的雨点,渐渐变得越来越急。

而那名青衫男子像是全然不在意似的,只慢慢的抬头望着天空,感觉冰凉的雨点掉落在脸上,似是生生冻住了他的心。

即便是下着雨,他也没有离开的打算,只依旧低着头清扫着脚下的石阶,却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有雨掉落在他的身上。

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截碧绿色的裙裾

他下意识的抬头望向面前,却是只见那女子一手撑着琴丝竹的油纸伞,一手微微覆在小腹上,只眸中带泪的朝着他微微浅笑。

同伞风雨下,千古奇缘绝佳话

------题外话------

明天潇湘书院官方微博会有情人节活动,大致是写出对自己喜欢的作者大大的表白,选中的读者会有1314潇湘币的奖励。

关注潇湘微博,明天会发消息,大家在下面留言就可以鸟!

推荐好友文文: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

作者/梦璇玑

本以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殊不知,这只是一场追情逐爱的撩心之计。

初次见面,她睡了他。

再次见面,她在杀人,梨花树旁,他在观摩。

第三次见面。

他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她答:“没有!”

他笑:“今日开始,你有了!”

从此,整个天阙王朝最想被男人女人们扑倒的吴王殿下在一条忠犬进化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