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震慑宫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西宁侯事件的风头还未过去,夏桀便又添新的话题,是以夜倾城同温逸然回到丰鄰城的事情到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两人只在回了温府之后,暗中派人送了口信与靖安王府和宫中,并未惊动何人。

他们这一回来,先不说慕青冉会如何,但是宫中的惠妃娘娘和夜倾宁便放心了不少。

虽说知道夜倾城身在惠远寺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是到底她如今怀着身孕,自然是回到丰鄰城方才更加得人照顾。

而温家的老大人和夫人也是极为欣慰,虽说当时听闻公主要去惠远寺中祈福,他们心中也是万分放心不下。但是想到那背后的原因,却是也半点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儿子也失魂落魄的跟了去。

之后便开始日日夜夜的祈祷着,希望公主和腹中的孩儿都平安无事,与温逸然也能如曾经一般重修于好。

好在他们心中所愿终于成了真,只求以后都一帆风顺,平平安安的才好。

至于其他人得知此事后的态度,却是未有什么特别的表现。至少夜倾睿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只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便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也并未刻意将此事告知夜倾瑄。

原本在夜倾睿的心里,如果当时有别的办法解了皇兄的禁足令的话,他是不愿将夜倾城和温逸然牵扯进来的。

说他妇人之仁也好,说他假情假意也罢,但是当时他心中的确是很纠结的。

只是没有想到皇兄后来会打算再次利用此事,这是他最初没有考虑到的,以至于后来生生逼迫的他们二人如此。

好在眼下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四皇姐还怀上了孩子,他心中的罪恶感也减少了一分。

可是近来也不知为何,他对这般你争我夺的争斗愈发的感到厌烦,倘或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愿去争那把龙椅。

但是无奈有那自幼待他极好的兄弟,让他不忍心留他一人于此挣扎,是以纵使心中再是纠结,他也必须要坚持下去!

眼下老六那边已经对三皇兄出手,他也已经按照皇兄的吩咐,将消息不着痕迹的透露给靖安王府知晓,如今便只瞧着夜倾辰和慕青冉如何决定吧!

而此刻的靖安王府,不管是慕青冉亦或是夜倾辰,两人皆是没有去关注那两府的事情,反倒是对娴妃的事情极为上心。

倒不是说他们不关心三皇子府上发生了何事,而是依照着如今的态势,想是夜倾桓也不打算再继续隐藏下去了,那么依照着他的势力,根本就不需要他们为他担心。

再则,有烟淼在那府上,寻常之人根本无法近得其身,又何来伤害一说呢!

但也不知道他们是太过高估了烟淼还是如何,未曾想在第二日,夜倾桓便去到宫中同陛下请辞,随后便直接带着烟淼和夜倾君,直接去了烟霞山。

慕青冉听闻这般情况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愣!

她本以为夜倾桓是打算正面迎敌的,却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直接“躲”回了烟霞山,这倒是有些奇怪。

仔细想了想,似乎从发生西宁侯的事情开始,一切便都有些不同寻常。

不管怎么看,夜倾桓的所作所为都像是刻意在针对西宁侯,那么他在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就应该可以想到,或许因着之前烟淼的关系,夜倾瑄或是夜倾昱都会注意到他才是。

既然如此,按照正常的想法和事情发展,他就该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不管是继续隐藏实力,还是要正式出山同他们相抗,都不该是这般直接离开丰鄰城,倒是有落荒而逃的感觉。

若是以前的话,慕青冉还会有后一种想法,但是在见识过夜倾桓的手段之后,她相信不会的!

他会选在如此做,定然是他的理由,或许他在谋划另外一件更大的事情!

这般一想,慕青冉忽然觉得,夜倾桓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扳倒西宁侯?!

那么在这之后呢他还想要做什么?

正在思虑间,却是忽然听见墨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只言宫中的娴妃娘娘派人过来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一笑,她等了几日都没有动静,原以为这位娴妃娘娘终于幡然醒悟,不再执着于此。

可是到底,她还是没有坚持住!

“命人准备车马吧!”此前已经推脱过几次了,今日好歹也要见一见。

“属下遵命!”

墨锦心下也是奇怪,他既是都能猜到娴妃对王爷图谋不轨,凭着王妃的聪明才智,定然也不会不知。可既是已经知道,那为何还要搭理她,即便她是宫中的宠妃,可那又如何!

只要有他家王爷在,便是王妃推脱不见,想来她也不敢怎样!

但如今王妃既是这般吩咐,想来也是有她自己的打算,或许是想要就此解决了娴妃这个麻烦也说不定。

这般一想,墨锦忽然觉得内心隐隐有些激动!

可惜自己不能跟进宫去看,生生会错过了一场大戏,不过好在墨音等人会跟着进宫,届时听那个话唠回来讲讲也是不错的。

而事实上,慕青冉进宫的打算却是并没有墨锦想象的那般残暴和血腥,她不过就是为了同娴妃说一些话,旁的打算却是实在没有。

马车一路直奔皇宫而去,依旧是墨音和墨影两人陪同在侧。

据闻有关这件事情,原也是在地宫中争论不休的!

因着素来都是墨音和墨影两人随同慕青冉在侧,是以就导致了墨昀等人心里的不服。几次嚷嚷着要将墨音两人换下来,也该由着他们去保护王妃一次两次的了,不过到最后,还是武力值解决了一切。

说到底,陪着慕青冉进宫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危险值也极低,墨昀他们也不是为了偷懒,就是觉得对有这样一个王妃太过好奇,想要好好了解接触一下。

但是平日他们在王府的时候,王爷也同样在王府,根本就不得机会。

他们又不像墨刈和墨潇,取了个好媳妇,偶尔还会借借光在王妃面前露露脸,真真是羡慕死个人!

只是对于地宫中人这样的想法,慕青冉却是不得而知的,不过就算她知道,或许也不会干涉什么。

左右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如果不是怕夜倾辰为此担心的话,她本是觉得不带着暗卫也没什么要紧。

不过对于眼下丰鄰城中的形式险峻,为了让夜倾辰安心,也以免真的惹来什么麻烦,有墨音他们在身边,总是多了一层保障。

直到进了凤藻宫之后,慕青冉方才收敛了心神,只专心致志的应对眼前的场面。

“青冉来啦!”不经意的抬头间,见到慕青冉已经走进了殿内,娴妃的脸上满是惊喜的笑意。

青冉?!

听闻这两个字,慕青冉的眸光顿时便是一闪!

她几时同娴妃这般亲近了,竟是会让她直接唤自己的名讳!

而娴妃却好像是根本不觉得这般称呼她有何不对,只由着身旁的婢女将自己扶起身,含笑着向她走去。

身后伺候的夏兰见状,却是神色颇为谨慎的在一旁扶着她,似是极为看重她的身子。

见状,慕青冉也只是朝她淡淡的笑笑,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娴妃身旁的夏兰,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

“之前派人去请了你几次,但是都不曾得闲,听闻你身子不适,可有大碍?”娴妃走到慕青冉身边的时候,只直接拉着她的手向殿内走去。

说起之前派人去请慕青冉的时候遭遇的铁板,娴妃仿若是根本不在意似的,只依旧当成是玩笑一般的说着。

“有劳娘娘挂心,并无大碍。”听闻娴妃提起之前之事,慕青冉不过就是淡笑着应道。

不知娴妃说起此事,是真的在关心她的身子,还是刻意在敲打她!

此前慕青冉便同紫鸢说起过,很多人都是会变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和推移,不同的环境都会影响人们的心境和性格。

而娴妃很显然便是其中最好的一个例子!

她至今犹记得第一次在宫宴上见到她的样子,亦或是第一次见她于人前开口的模样,与如今这般落落大方的样子,着实是判若云泥。

“听闻你以前身子便不大好,倘或真的是有何不适,也定要仔细调养才是。”说着话的时候,娴妃的神色似是有些担忧一般,倒是令人看着有些感慨之意。

“只是偶感风寒,不值什么的”忽然面对娴妃这般热情的对待,慕青冉的心中倒是不觉好笑。

倘或娴妃当真是对夜倾辰有意的话,合该对她抱有敌意才是,这般亲近和煦的样子,倒是令她有些意料之外。

待到两人落座之后,慕青冉只眸光温软的打量着娴妃,瞧着她愈发自信的笑容,心中也是不禁暗叹。

看来这深宫之中果然是锻炼人,竟是硬生生将这么一位小白兔给历练成了笑面虎!

“你之前去了惠远寺探望四公主,她可好?”像是召了慕青冉进宫,也不过就是为了闲话家常一般,娴妃只状似不经意间问起了夜倾城的事情。

闻言,慕青冉只微微一笑,随后方才应声说道,“四皇姐很好,腹中胎儿也很康健,想来有驸马在一旁照顾着,定然是不会有碍的”

“嗯,这话倒是不假,温驸马瞧着似是对公主极好!”说着,娴妃的脑海中不知想起了什么,目光却是有一瞬间的凝滞。

见此,慕青冉也只当是没有瞧见一般,依旧是自顾自的喝着茶,显得极为淡雅。

“青冉今日过来,原是有些事情要同娘娘说起”话未说尽,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移到娴妃身后站着的两人,眼中情绪意味不明。

娴妃听闻她的话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眸光忽然闪过了一抹为难之色!

尽管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但是仍然被慕青冉注意到了。

为难!

可是到底在为难什么呢?

她位列四妃之中,这凤藻宫是陛下赐下的居所,宫中之人皆是为了服侍她存在,有何人敢忤逆她的决定。

眼下殿内只有她与娴妃还有她身后的两名宫女,是素日在她身边伺候的人,想来也是这凤藻宫掌事的宫女。

除了她们四人,再无他人!

看来这位娴妃娘娘虽是瞧着无限恩宠,但是实际上,也是处处受制于人吧!

“恐事情泄露出去,还望娘娘能摒退左右!”见娴妃状似没有听懂她的弦外之音一般,慕青冉只直接开口说道。

便是已经将话挑明,若是她还执意留这两名宫女在身边的话,就真的是有些不对劲儿了。

娴妃似是没有料到慕青冉会这般直白的开口似的,脸上的神色不禁一愣,随后方才有些犹豫的开口道,“她们都是我心腹之人,青冉有话但说无妨。”

闻言,慕青冉的目光却是微微露出疑惑,满是审视之意的看了看那两名宫女。

“启禀王妃,奴婢等都是陛下派来伺候娘娘的人!”见慕青冉的目光一直望着她们二人,夏兰便一时没有忍住欠身说道。

话音方落,却是见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忽然凝注!

“娘娘宫中的婢女似是不太懂规矩!”她只颇有深意的看着娴妃,却是让对方不禁觉得心下直跳!

自来主就是主,仆就是仆,何时主子未曾发问,尚且没有说话,身为仆从的下人先应声的!

她心知慕青冉说的没错,更何况夏兰的话更多的像是在提醒慕青冉一般,倒是有些不敬她的嫌疑。

“大胆!几时变得这般放肆!”忽然转头狠狠的瞪了夏兰一眼,娴妃这般一发火,倒是令夏莲和夏兰两人赶忙跪到了地上。

“娘娘息怒、王妃息怒!”虽说素来知道这位靖安王妃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但是她们往日只瞧着她盈盈浅笑,说话的时候也是温温柔柔的,不曾想也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归罪于人。

事实上她们想的也没错,这事若是换了王府中任何一个下人,慕青冉都不会计较,因为心知他们没有任何的恶意和不敬。

但是对于她们这却是不同了!

听闻她们的求饶之声,慕青冉也只顾着悠闲的喝着茶,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依旧是眸光盈盈含水,温软又无害。

瞧着她这般作态,娴妃便心知她是要看自己的态度,无奈之下,也只好冷声吩咐道,“还不退下!”

闻言,夏兰和夏莲相视一眼,虽是都有些疑惑,不知靖安王妃到底要同娴妃娘娘说些什么,可是方才已经被震慑了一番,如何还敢再造次,只得规规矩矩的退了下去。

见此,娴妃方才松了一口气似的看向慕青冉,随后见对方一直在眸色温软的望着自己,不禁心下一跳!

对上那双似水明眸,娴妃总觉得那里会透射出自己所有的不堪和肮脏,让她无颜以对。

而且虽然与慕青冉之间交往不深,但是娴妃也大概知道,她并非是那般喜欢端着架子的人,何以会对夏兰和夏莲这般态度不善?

这般一想,娴妃的心中却不禁满是惊疑!

该不会慕青冉是猜出什么了吧?!

想到这,娴妃却是只忽然间移开了视线,不敢在看向她的双眼,唯恐自己会在不经意间被她发现什么。

“青冉要说什么?”稍稍稳定了自己的心神,娴妃方才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已经按照她的意思摒退了左右,想来如今总该说出了吧!

“娘娘这般受制于人的日子还打算过到几时?”

------题外话------

宝贝们情人节快乐呦~

木有约的大奇只有苦逼的码字了

大奇:青冉都去过节了,没人看文了,你陪我玩会儿呗!

青冉:嗯今日暂且不行,王爷早前便同我说,今日要我同他一起过节的。

大奇:可素你俩都去过节了,读者看谁呀?

王爷:你不是说没人看吗?

大奇:可素还有单身狗呀!

王爷:滚!

大奇:好嘞!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闹了!不开森了!想出去浪!满地打滚!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