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孝心难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乍一听闻慕青冉的话,娴妃整个人都是一惊!

她眸光惊疑的看着慕青冉,端着茶杯的手都不禁一颤,险些将茶水洒到身上。

若然不是她心中有鬼的话,即便是慕青冉有此一问,她也不该是这般反应,倒是生生自己漏了底!

慕青冉是什么人便是夜倾瑄在她的手上未曾讨到什么好处,莫要说是娴妃这般初入茅庐之人,又哪里是她的对手呢!

“青冉,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慢慢将手中的茶盏放回到桌面上,娴妃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尽管她已经尽量在掩饰自己的情绪,但是有些表现,只在一瞬间便足以令人捕捉到。

而且也正是那一瞬间的反应才最是真实,不管之后再是怎么掩饰,都难以将此前的磨灭掉。

“娴妃娘娘,若然不是心中确定,青冉断不会是由此一言。”说话的时候,慕青冉只眸光澄净的望着她,唇边挂着的一抹浅笑,让娴妃隐隐有一丝错觉,好像她不过就是在同自己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一般。

但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随着慕青冉每说一句话,娴妃便只觉得背脊冷汗直流。

事到如今她方才知晓,为何宫中所有人提起靖安王夫妇皆是那般敬而远之的神色,因为没有人能惹得起他们,那么为求自保,便只有躲得远远的!

她与慕青冉之间也不过就是见过寥寥数面,却是不知她从几时开始怀疑自己,又是从几时知道自己背后有人在支招。

“你”

“娘娘心知我所言皆是事实,实在无需这般惊讶!”见娴妃又开始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情绪,慕青冉只微微摇头笑道。

已经被她窥探出了真实的情绪,如今方才想起要掩藏,却也是于事无补了。

忽然!

娴妃的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再是看向慕青冉的目光中,便不禁透露出了一丝探究之意。

会不会她只是在诈自己?!

否则的话,她为何要特意让自己摒退左右难道不就是为了要只留下自己一人,方才不要分辨她所言真假嘛!

“实在是不知青冉何出此言,我家在凤仙郡,是当地县丞将我引荐为秀女,方才得以陪伴陛下身侧。”说着,娴妃的目光中隐隐露出了一丝回忆之色,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否则的话,我一介农女,哪里有这般有幸的命数陪伴陛下呢!”

话落,她只状似有些害羞一般的看了慕青冉一眼,接着微微低下了头。

说的倒是那么回事,只是她掩藏在袖管下的双手却是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眉头也是不禁紧紧的皱起,心中已经乱成了麻!

“哦?常伴陛下左右娘娘觉得这是幸事?”慕青冉的语气中似是充满了疑惑,令娴妃不禁心头一跳!

倘或她当真觉得这是幸事,真的将陛下的宠爱当成是万分荣幸之事的话,又怎么会在不知不觉间将目光放到了夜倾辰的身上!

慕青冉觉得,娴妃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对夜倾辰起了不该起的心思的。

她相信她一开始的默默无闻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初入深宫,她本就心存畏惧。那些惶惶不安和提心吊胆都是真的,是以她才会每行一步都是想了又想,才会在享受了陛下的宠爱之后,仍旧保持谨慎小心的性格,不敢恃宠而骄。

但是在这后宫之后,若非是心境绝对强大之人,面对那么多的利益和诱惑,又怎么可能真的做到默默无闻呢!

如果陛下如一开始那般依旧宠爱娴妃,或许她也就没有心思再去想其他,毕竟伴君如伴虎,在面对一代帝王的时候,倘或娴妃的神思有丝毫的不对劲儿,一旦被陛下发觉,那可都是掉脑袋的罪责!

只不过后来一切都慢慢发生了改变。

陛下不再一味的独宠于她,而她也终于开始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下,若是娴妃如今没有怀孕的话,或许她也会因为担心失宠而将更多的心思放到陛下的身上。

可是如今她已经怀着龙嗣,即便失了陛下的宠爱,她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是以娴妃方才会有些有恃无恐。

或许对于现在的娴妃而言,不需要再去伺候陛下,保不齐才更合了她的心意!

“这是自然!”明显听出了慕青冉话中的疑惑,娴妃只下意识的答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慕青冉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讽刺。

“原来娘娘心中还是这般惦记陛下,青冉以为你会更倾慕王爷那般的英俊儿郎。”一边说着话,慕青冉神色淡淡的望着娴妃,像是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一番话有何唐突似的。

但是按理来说,慕青冉这样的一番话,着实是有些于理不合,毕竟庆丰帝同夜倾辰的关系摆在那,她又是当着娴妃的面前说这样的话,着实有些令人觉得难堪。

按说依照慕青冉的性格和头脑,段或是不会说出这般令人为难的话,只是不知今日是为何。

而娴妃很显然没有想到慕青冉会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等到她终于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却是已经不知道究竟该作何反应了。

夜倾辰!

慕青冉她为何会忽然提起夜倾辰?!

是故意说给自己听吗?

还是她不过就是随口一说?

越是想下去,娴妃的心中便越是惊骇,原本妆容精致的一张脸却是忽然变得惨白无比,眸中满是震惊的望着慕青冉。

“怎会!”一时被慕青冉的一句话说的慌了神,娴妃反应过来的时候,赶忙出言回道。

可是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却是让慕青冉的眸光顿时一凝!

娴妃的反应很不对!

若是正常的人听了这样的话,应当是第一反应着恼才是,毕竟她所言的话,有些侮辱她品性的意思。

但是娴妃的关注点却好像根本没有在这上面,她似乎只注意到了慕青冉所提到的“王爷”二字!

似乎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字,方才令她刚刚大惊失色!

听闻她这般急于辩解,慕青冉也不再在此事上纠结,只依旧神色平静的喝了一口茶,不再提起方才的话。

见慕青冉并不再说起其他,娴妃一时也不敢再轻易搭话,唯恐自己再不小心的说漏了什么。

再一则她刚刚提到了自己背后之人的事情,这会儿暂且不提,娴妃虽是心中有些好奇,但是到底也不敢胡乱问什么。

殿内一时无话,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扫到一旁的案几上放着的几本书,不禁伸出手随意翻了翻。

诗经

看着旁边还有略显歪歪扭扭的批注,慕青冉想这大抵是娴妃为了习字看的吧!

“这不过是我素日练字时随意写的”见慕青冉看的专注,娴妃一时有些羞涩,也不禁觉得有些自卑。

她素来听闻靖安王妃满腹文采,自己这般歪歪劣劣的字迹,想来她见了要笑话的。

上天似乎格外偏疼眼前这个人,以前娴妃还不曾觉得有什么,可是如今看来,慕青冉的命数真的不是好的一点半点。

好像老天爷将所有最好的一切都送到了她的手上,倾城的容颜,完美的家世,还有那般令女子为之疯狂和艳羡的夫君!

如果单单只是看慕青冉身为和亲公主的身份,说不定娴妃还会对她很是同情。

虽然她只是一个农女,没有什么大的见识,但是便只是按照农家的道理而言,她也知道一个新媳妇嫁到婆家尚且有诸多为难之处,更何况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

甚至慕青冉是作为战败国的公主被送了来,怕是不被人活活欺负死就不错了,哪里还会去想这般优厚的待遇!

可是偏偏她与所有人为她设想的情况都不一样,只因为她得到了夜倾辰挚一的宠爱!

这样的一个人,怎能不被人羡慕,甚至是嫉妒呢!

嫉妒!

这两个字一出现在脑海中,娴妃却是被自己吓得猛然间回神,随后赶紧抬头看向慕青冉,却只见她盈盈含笑的望着自己,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经此一事之后,娴妃再是面对慕青冉的时候,却是半点神思不敢游离,唯恐再是被她发现有何不对,只神思专注的应对她,不再有丝毫的懈怠。

“孝子不匮,永锡尔类不想娘娘也喜欢这句话。”慕青冉将手中的诗经摊开,指着上面的一则《既醉》,朝着娴妃盈盈笑道。

慕青冉手指着的那一处,正是娴妃作了标记的,还引用了前文的一句诗,“有孝有德,以引以翼。”

娴妃顺着她指着的那一处看去,也是不禁微微点头,“只见到了,便一时有感而发”

世人多是有孝心之人,只是有些人怕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便像是她如今这般,即便贵为皇妃又如何,可是父母又何曾能够借上她的力呢!

“既是有这般孝心,娘娘何不将令堂接进宫中一叙?”想来只是看看诗经便已经有感而发,那定然心中也是极为惦念的。

慕青冉自幼在沈太傅的身边长大,是以对于这种对家人的思念之情,她心中极为了解。

一听慕青冉说起要将父母接进宫中,娴妃的眸光便不觉一暗!

陛下倒是曾经与她提起过几次,是否要接她父母到丰鄰城中见见,她何曾不想,只是又如何得见呢!

进宫之初的时候,那贵人便已经告诉过她,若是想保住她父母一条性命,断然不能冒然与之联系。

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奉命行事,为了保住自己和父母的性命,自然是人家说什么她便听什么。

直到后来她慢慢上位,经历的多了,见的多了,自然明白的也就更多!

原本以为那位贵人不过就是为了让她更听话,方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吓唬她,但是后来她方才终于明白,根本不是他在恐吓她,而是事实本就如此。

这深宫之中本就是这般骇人!

她才到这宫中多久,可是明刀暗箭已经是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如果不是于明有陛下的保护,于暗有背后之人的照拂,她怕是早就去见了阎王!

是以后来她方才确定,不让她的父母出现在众人面前,是最好的决定。

尽管没有办法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但是至少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陛下的确是宠爱她,也会保护她,但是他究竟会不会爱屋及乌,这一点她根本就不确定,所以这个风险她冒不起!

“我如今在这宫中已经是成为了众人的眼中钉,若是在兴起将父母接来一见,怕是还不知又有多少人要恨我入骨呢!”说这话的时候,娴妃的眼中满是哀戚之色,似是极为伤心。

这话她说的倒是也不假!

只不过

“娘娘这话看似有理,只是你久居这深宫之中,便是不将生身父母暴露在人前,以为就可以将他们保护起来了吗?”慕青冉的话一说出来,却是好像一把尖刀刺进心中似的,让娴妃整个人都是不禁一僵!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

想到什么,娴妃的眼中已经布满了不敢置信,她忽然倾身向前,紧紧的抓住慕青冉的手说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只要想到双亲可能遭遇的不测,娴妃整个人都恨的抓狂!

见状,慕青冉只缓缓的从娴妃的掌下将手抽了出来,随后方才声音轻柔的同她说道,“娘娘想是误会了什么,我与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以要害你双亲!”

孝心倒是有就是不知在知道这孝心会影响自己的利益时,还会不会依旧这般!

听闻慕青冉的话,娴妃不禁一愣!

随后慢慢收回自己的手,渐渐收敛情绪,缓缓平息自己微乱的心跳。

“那你是何意?”不能怪她一时多想,而是慕青冉的话,听起来本就像是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在其中,是以她方才会误会。

可是若按慕青冉所言,并非是她要将父母如何,那她方才之言到底是何意?

难不成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吗?

她会有这般好心?!

若是以前的娴妃,听闻慕青冉方才说的话,或许会当成是一番好意。

但是如今她自己都已经是心怀鬼胎,便也只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当是慕青冉要因此要挟她做什么。

“近日无意间听闻,凤仙郡的老百姓都在传言,那里出了一位皇妃,当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命!”一边说着,慕青冉一边看着娴妃的脸色,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后来那里着了一场大火”

话说到这,慕青冉却是忽然停下,只满含深意的看着娴妃,生生让人心急不已。

“后来呢?”娴妃心中隐隐有种感觉,慕青冉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定然是与她有关。

如果她能够沉得住气,便不应该追问,可是听她说起着了一场大火,娴妃的心中便不免担忧家中的父母是否安好。

“听说未有何人受伤,只是一对老夫妇的房屋被烧,无处安居,便只言要到丰鄰城中来寻那位作了皇妃的女儿”

越是说下去,慕青冉便越是能够感受到娴妃眼中的焦急和惊忧!

可是即便再是担忧也是于事无补!

慕青冉的话音方落,却是只见娴妃撑在身侧的手猛地一软,整个人都瘫坐到了软垫上。

皇妃的女儿、凤仙郡、大火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娴妃昭示着,那是她的父母!

可是为何并无一人告知自己这些事情,那位贵人不是说,他会好生帮自己照料他们的吗?

他不是说只要自己在宫中乖乖的听话,按照他的吩咐行事,就一切都会为她打点好的吗?

还是说这一切,其实不过是慕青冉在诓骗自己?!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