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隔阂/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是慕青冉欺骗自己的这个可能,娴妃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轻松多一点还是茫然多一点。

她自然是不愿自己的父母遭遇不测,可倘或他们是被慕青冉抓走的话,那么至少她还可以确定他们尚且活在人世。

毕竟慕青冉抓他们的目的想来是为了威胁自己,不管是探知自己背后是何人,还是干脆让自己听她之命行事,都该是留他们作为筹码的。

但是若是慕青冉所言不假,父母当真是为了来寻找自己,可是至今已是音讯全无,那只怕事情就很麻烦了!

“我怎知你所言是真是假?”倘或是她故意说出来诓骗自己的呢!

“娘娘可以派人去查问一番,便可知是非黑白。”慕青冉的神色未有丝毫的变化,好像根本不怕娴妃会查出什么出入一般。

闻言,娴妃却是下意识的皱眉微思她如何能避开宫中的众多眼线,进而将自己的人派出去呢?

而且身边守着那两个人,她想要有自己的行动谈何容易!

“娘娘若是觉得行事不方便,可以先将约束的人除了去”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中隐隐闪动着一抹水光,似水柔情一般。

只要将她宫中的夏兰和夏莲除了去,想来便是后宫中别的人要注意她的动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娴妃的眸光不觉一闪!

将约束的人除了去

“你可有办法?”微微倾身向前,娴妃的声音压的极低,目光还下意识的向着殿门口的方向望了望。

见状,慕青冉却是望着她眸色温软的笑开,令娴妃不禁一愣!

靖安王妃在笑什么?

忽然!

娴妃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什么,随后目光微露愤恨的瞪着慕青冉,似是在气愤她竟然就这般为自己设了套!

方才她便直言不讳,只道自己是受制于人,背后恐是还有旁人在指点。

但是她已经尽量去化解这样的危局,她故意岔开了话题,为的就是不让慕青冉再多加思虑这些。

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绕了这么一大圈,她竟是还在此处给自己设了陷阱!

瞧着娴妃似是极为恼怒的眉眼,慕青冉的笑容却是变得愈加的灿烂,眸光只更加的璀璨。

她方才便说了,娴妃的身后还有旁人,只怕她如今种种也是受人所迫。但是她自己却并不承认,对于这一点,不管娴妃如何狡辩,慕青冉都不会相信的。

是以她方才刻意说起要将娴妃身边的约束之人除去,她果然追问着有何办法可若是依照娴妃自己所言,她背后并无一人,又何必追问她这些。

只要她接了话,便足以证明她刚刚是在说谎,而且她的心思,只怕是活了!

如果娴妃依旧是对她背后之人忠心耿耿的话,段不会因着自己三言两语就想要除掉夏兰和夏莲的。

既是已经有了自己心中的思量,怕是两方反目这是早晚的事情!

“事到如今,娘娘竟还是要继续遮掩下去吗?”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若是还在挣扎狡辩说她不想要摆脱别人的控制,慕青冉段或是不会信的。

闻言,娴妃紧紧的绞着自己的手,根本没有想到慕青冉不过是三言两语就将她诈了出来!

其实这事也不怪娴妃太蠢笨,毕竟依照着慕青冉的心机和手段,若是她当真认真要对付谁的话,又岂是何人轻易躲得掉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从一开始像是被自己无奈召进宫中,后来又与她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话一段时间。

直至方才,她忽然一脸的严肃说要同自己说起何事,接下来的一切便都开始不受控制!

慕青冉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过是要帮娘娘铲除异己罢了!”看着娴妃满眼的警惕和防备之色,慕青冉却是只淡淡的笑着。

铲除异己?!

“你为何要帮我?”不管怎么看,自己与她都不是一路的人,更何况她尚且不确定慕青冉是不是知道了她心仪夜倾辰。

若是被她知道了,又怎么会想着帮自己,怕是不害她就不错了!

“帮了你,便等于是帮了我自己,我何乐不为”否则的话,她当真觉得自己有那般好心嘛!

“此话何意?”

“娘娘不会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背后之人是谁吧!”说着话,慕青冉动作轻缓的将手中的茶盏放在了案几上,眼眸中带着一丝探究的望着娴妃。

后者闻言,却是不禁微微蹙眉!

“让我来猜猜”慕青冉的唇边一直挂着一抹温婉的笑意,可却是生生令娴妃的心中愈加的忐忑。

如果说此前她还是抱着一丝幻想,觉得慕青冉不过是在诈她的话,那么眼下她已经全然信了。

她当真是得知了所有的事情!

“在凤仙郡发现你的人应该是七殿下,保你入宫,派人监视你的人也是他,而你真正的幕后之人便只有大皇子一种可能了,我说的可对?”

随着慕青冉的话一字一句的响起,娴妃的眼睛都好像是不会眨一下,只满面震惊的望着她,像是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似的。

事实上,她如今不管是如何反应都是多余的,因为慕青冉已经猜到了一切

不对!

她根本不是猜到的!

那样复杂的事情,娴妃自认也一直掩藏的极好,应当是不可能被人轻易瞧出端倪的。

除非是她本就已经命人查出了什么,方才会这般言之凿凿。

原本连娴妃自己都不确定她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因着当日七殿下找到她的时候,并没有让她得见真容。

不过她听过他的声音,印象很深刻,便只不知不觉记在了心里,待到此后在宫宴中无意间听到七殿下的声音时,她心中便有些怀疑。

后来她刻意在夏兰的面前说起此事,果然见她面色一变!

当时娴妃心中便隐隐有些感觉,怕是她心中所想皆是真的,而至于夏兰和夏莲她初时只觉得也是七殿下派来的人,但是后来她方才知晓,原来竟也不是!

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她无意间听到了夏莲和夏兰说话,后来故意挑选夏兰不在的时候,诈了夏莲一下,方才确定了心中所想。

之所以选择夏莲下手,便是因为娴妃素日观察着她们两人的行事,心知较之行事果敢的夏兰,夏莲似是更为好应对一些。

即便她平日再是对朝堂之事无所了解,可是她也知晓七皇子是同大皇子一伙的,而如今西宁侯府也与大皇子府结了亲,如此一来,她真正要效忠的人到底是谁,便也就不言而喻了。

但即使已经都被慕青冉点破,娴妃也还只是依旧抿紧了唇瓣,并不曾轻易接话。

她至今都不明白慕青冉到底想要做什么,她猜到是她猜到,可若是自己亲口承认了此事,指不定还要惹出什么样的祸事呢!

凭着她的心智只怕也是都不过眼前之人,还是莫要完全被她牵着鼻子走才是。

“娘娘不应声,便是青冉猜对了!”见娴妃一直不曾说话,只眸光略有些疑惑的望着她,慕青冉却好像是根本不受影响一般,只自顾自的说道。

她之所以会有此猜测,其实根本不曾去验证什么,只是从她心中有疑惑开始,便已经是将目光锁定在了夜倾瑄和夜倾昱的身上。

只是后来发生了种种事情,让她慢慢排除了六皇子这个人选!

当时并不曾觉得有什么,只是后来她方才发现,娴妃初入宫的时候,可是与月华宫的人闹得极为不愉快。

更何况宫中已经有了昭仁贵妃,夜倾昱绝不会再找来了一个更像容嘉贵妃的人来断了自己的后路,是以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夜倾瑄的举措才对。

再加上此前在陛下选秀在即之前,她曾经见到过夜倾睿驾马出城,此后他回来不久便是娴妃被送进宫的时候,时间上恰好吻合。

至于娴妃身边的宫女慕青冉来凤藻宫几次,都觉得那名唤夏兰的宫女,不管是神态还是举止,多似乎没有一点对娴妃恭敬的样子。

可是娴妃当时正当盛宠,莫要说是她身边的宫女,只怕便是连旁的宫中的宫人也是要万分小心谨慎的,何以夏兰身为她身边伺候的人,反倒是这般放肆无状!

是从那之后,她方才开始留了心,觉得娴妃的所作所为怕是皆为这位女子操控着。

“我这般说,娴妃娘娘可明白了?”既然她背后之人是夜倾瑄,那慕青冉便自然有理由去帮她摆脱背后的控制和束缚了。

闻言,娴妃不觉低头微思,似是在认真的考虑慕青冉说的话。

“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万一要是被大皇子发现了自己有背叛他的意思,她岂还有命活下去!

“非是你帮我,而是我在帮你!”慕青冉的语气中,似是隐含着一丝好笑,倒是令娴妃的脸色不由得一僵!

“娘娘别忘了,是你想要同家中父母联系,方才要借助我的势力去除掉殿外那两人”如若不是这般的话,她何必要插手!

“可是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说到底,娴妃根本不相信慕青冉会不计回报的帮自己。

就像是七皇子不会无缘无故的帮自己进宫,得到陛下的恩宠一样!

他们会选择帮助自己,不过是因为她能为他们带来利益罢了!

那么慕青冉呢?

她想让自己为她带去什么样的利益?

“我方才已经说了,只要你有了能力与大皇子反目,便算是偿还了我!”只要娴妃除掉了身边监视的人,自然行事就会更加方便。

虽然夜倾瑄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翅膀变硬,但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也不是凡事都能被他轻易阻止的。

“但是没了夏兰她们,大皇子必定会疑心,难保不会再派人过来”既然是派来看着她的人,那么有了第一个,自然就会有第二个!

“所以这便是我要帮你的,不会让他疑心,反而会令他更加信任你也说不定。”说着话,慕青冉的唇边忽然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要怎么做?”闻言,娴妃只赶忙急急的问道。

她不能再等了,父母至今音讯全无,若是再拖延下去的话,难保会因此失了性命。

事实上娴妃此前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担心父母会因为她的缘故而受害。

只是即便满心担忧,她也无计可施,也不敢多与背后之人交涉什么,毕竟若是他们不来找自己的话,她也是不知该如何与他们联系。

至于夏兰和夏莲根本不会帮助自己传话给他们!

除了在人前她们表现的听从自己之外,私下里娴妃能够感觉到,她们心中对自己毫无一丝敬意。

只因她们原本要效命的人便也不是她!

“暂且不急,等到时机到了,我自会派人传信给人。”若是眼前将所有的计划都和盘托出,岂非是太过没有保障了。

“那”

“事后若是你摆脱了大皇子的控制,那便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要娘娘不来招惹靖安王府,青冉必定不会为难于你。”只是看着娴妃满含纠结的眼神,慕青冉便猜出她定然是担心自己事后会如同夜倾瑄一般利用威胁她。

“你你为何不会那般做?”既是手中已经有了她的把柄,何不直接局为己用呢!

“不敢!”娴妃的话音方落,却是只听见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你如今既是可以背叛大皇子,将来自然也可以背叛我,你说我怎么敢用呢!”

闻言,娴妃的脸色顿时一沉,眸中也有些羞愧的神色。

如果不是担心家中父母,她也不会做此等背信弃义之人!

“不过有句话,我要先同娘娘说清楚,若然你打算再次过河拆桥的话,还是要斟酌一下。”说着,慕青冉的目光满含深意的看了娴妃一眼,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待到待会儿我离开之后,夏兰定然会将你我私下叙话的事情禀告大皇子,娘娘莫要断了自己的后路才是!”

说完,便只见娴妃的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惊慌!

她不知道慕青冉是如何做的事事周全的,可是好像她不紧不慢的,便将所有的情况都考虑在了其中,滴水不漏。

甚至是连最后可能带来的后果都已经预算在内,但是若只瞧着她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她竟是心中思索了这么多的事情。

“我知道了”事事都已经被她说尽,娴妃觉得自己若是再没有眼色的话,岂非是自寻死路!

已经是说了半晌的话,慕青冉瞧了瞧外面的天色似是有些暗了下来,便只翩然起身准备离开。

见状,娴妃却是忽然说了一句话,生生止住了慕青冉离开的脚步。

“王爷还未曾来接你,不若再坐坐”说出这话的时候,娴妃脸上的神情已经是尽可能在保持平静和正常,但是眸中隐隐饱含的期待之色,却仍然没有逃过慕青冉的眼睛。

“娘娘的心思会否转的太快了?”方才还是一副极为担心自己父母的样子,怎地转瞬间就开始惦记起夜倾辰了?

闻言,娴妃的眼中似是闪过了一抹难堪之色,但仍是尽量笑着同慕青冉说道,“青冉说笑了”

“既是提到了王爷,青冉有句话便要先同娘娘说好,若然你还想要平安的生活在这后宫之中,最好还是歇了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

“我没有”

“你无需与我解释什么,我本就不在乎这些!”打断了娴妃方才要出口的辩解,慕青冉的眸中渐渐染上了一抹凉意。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