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醉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娴妃听闻慕青冉说的话,却是不禁一愣!

随后她眸光诧异的望向慕青冉,像是一时没有弄明白她为何会这般说一样。

不在乎?!

可她不是夜倾辰的王妃吗?

既是得了他那般独一无二的宠爱,难道她竟是全然不当做一回儿事吗?!

听闻慕青冉这样的话,娴妃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是个什么感受,似是有些气愤和不平,也有些替夜倾辰觉得心下委屈。

他对她那样呵护疼宠,可是慕青冉却是根本不将他的心意放在心上,这样的人怎么配得到他的宠爱!

“哪怕有人觊觎王爷你也同样不在乎?!”尽管知道自己问的越多,就会在慕青冉面前暴露的越多,但是娴妃就是忍不住,极其迫切的想要知道慕青冉对夜倾辰的心意。

原本她以为,他们两人是两情相悦的,但若是一般的女子知道有人觊觎自己的夫君,哪里会如她这般平静淡然的满口说着不在乎!

即便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贤良淑德,可是到底心里也是不愿意的。

但也不知是慕青冉的演技太好,还是娴妃自己的眼光太过拙劣,她只瞧见了那人眼中的温软水润,一片淡然之色,未见丝毫的不悦。

如此何人能看出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不在乎!”就在娴妃以为慕青冉会犹豫一分再回答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她轻轻柔柔的声音响起,“这丰鄰城中觊觎王爷的女子还少吗?我若当真放在心上的话,怕是早已将自己给愁死了!”

虽然知道慕青冉说的是真的,但是听闻她这般冷静的分析着这件事情,娴妃就是莫名的觉得奇怪。

“娘娘想知道我为何不在乎?”看着娴妃满眼的不解之意,慕青冉只淡笑着开口说道。

闻言,娴妃并没有开口应声,但是紧紧皱起的眉头,却是都昭示着她的纠结和疑惑。

“爱慕也罢,觊觎也好,只要王爷心如磐石,那青冉自然轻而视之”从一开始慕青冉的心中就明白,不是那些女子不够优秀不够完美,只是恰好入不了夜倾辰的眼而已。

这世间感情本就如此无理可循,倘或夜倾辰心中没有她,那么即便她在乎那些觊觎他的女子又能如何,一样无法改变他的心意。

可是如今他眼里心里除了她再无旁人,那她何苦要去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说完,却是见娴妃的脸上有一丝恍然大悟的神情,像是终于明白她的意思。

不再同她继续多言,只朝着娴妃淡淡一笑,慕青冉便施施然的出了凤藻宫。方才行至宫门口,便见到负手站在树下的人,她的眼神顿时便明亮了一分。

“怎么在这里等着?”左右她如今不管去到何处都是带着墨音他们的,他原是不必这般忧心的。

“想着你应当是快出来了,便只在此等你。”话虽是这般说,其实夜倾辰不过就是懒得进去同人周旋。

虽说依照他的身份,便是想不理谁就不理谁,但是好歹娴妃也是位列四妃之人,直接当面给她没脸到底是不好。

是以他干脆便在此等着慕青冉,只待她出来,他们便可直接回家了。

两人说话间便只朝着宫外走去,夜倾辰没有问慕青冉究竟是到凤藻宫做什么,而她也并没有刻意的与他提到此事,倒是极有默契。

而此刻的凤藻宫中,就在慕青冉前脚出了殿门之后,后脚夏兰和夏莲便赶忙走了进去,却是只见到娴妃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目光有些发直。

她听完慕青冉说的话,方才意识到真正强大的人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外力的借助,那是因为她本身就足够聪明强大。

即便是没有旁人的提点和保护,她依旧可以应对一切事情,这才是真的有手段之人。

就像是今日同慕青冉说了许多话,娴妃忽然觉得,那个女子有一种超乎世人的淡然和通透,她总是能够一语中的,看到别人看不透的地方。

如果是易地而处的话,娴妃自认不会有慕青冉那般好的心态,像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看的明明白白,全然没有一丝的束缚。

夜倾辰明明是那样一个华光四射的存在,换作是任何一个人成为靖安王妃,怕是早已成为了众矢之的!

可是唯有慕青冉,她不禁是安安稳稳的坐在那个位置上,甚至如今丰鄰城中上至陛下,下到百姓,皆是对她满口称赞。

这当中除了有夜倾辰站在她身后成为她强有力的依靠之外,必然也是她自己极为聪明有谋略的缘故。

方至如今,她已经强大到了足以与夜倾辰比肩,所以她才会有那样的自信,根本不屑于同那些觊觎夜倾辰的人一般计较!

只要想到自己也是慕青冉懒得计较的那群人中的一员,娴妃的脸色就忽然变得很是难看。

她心里的确是羡慕慕青冉的,也在不知不觉间将这份羡慕渐渐化为了嫉妒!

明明大家都是身为女子,可为何自己就只能是一个小小的农女,而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所有人都以为她进了宫,成为了陛下的宠妃,这就是她的命数,甚至还有人在暗中羡慕着她的运势。可是又有谁知道,她宁愿不进宫,不享受这万般荣华富贵,只守着像是王爷那般的有情人终此一生便是。

但是世间万般多是事与愿违,慕青冉可以嫁的那样的好夫婿,但是她就只能进宫嫁给年纪堪比自己父亲的人!

这让她心中怎么能平衡!

慕青冉说的没错,她的确是起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心思身为陛下的妃子,可是竟然会芳心暗许他的侄子,可不就是见不得人嘛!

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她自己足够强大,不再如今这般任人宰割,届时她自然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她倒是还要多谢慕青冉,给自己提了一个醒儿,依照着她如今的地位和权势,又哪里会是旁人的对手呢!

一旦没有了陛下的宠爱,那她就什么都不是!

方才慕青冉同她说的那些话,基本全都说对了,只有一句想来任是她再如何聪明,也是万万想不到的!

只一朝错,便是满盘皆输!

娴妃心中大抵也是清楚,凭着自己的一些小手段,想来在他们的面前是不够看的,但是很多事情,都是有例外的,只要跟对了人,布好了棋局,那么她想要的自然可以一点点的到手。

夏兰和夏莲进到殿中的时候,瞧着原本还有些神思不属的娴妃,忽然眼中迸发出一股强烈的狠意,顿时将二人看的一愣!

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不知这靖安王妃到底和她说了些什么,竟是像在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但是待到两人再次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又见她恢复了原本不声不响的样子,倘或不是二人一同瞧见的话,就要以为是不是一场错觉了。

靖安王府

慕青冉和夜倾辰回到王府中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到了晚膳时分,两人回到浮风院用完了晚膳,方才要哄夜安陌玩耍片刻,却是只见素日在楚鸾身边伺候的婢女雪雁慌慌张张的跑了来。

一番细问之下,慕青冉方才得知,原是楚鸾白日间出府去玩,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却是不禁深深的蹙起,眸中似有忧色。

上一次鸾儿忽然消失不见,也是因为她出府去玩,结果不料竟是被楚轩派人给劫走了!

那这一次

“先让墨锦派人出去找找,你莫要忧心。”只是瞧着慕青冉的神色,夜倾辰便大致可以猜得出,她定然是联想到了上一次的经历,想来心中只会更加担忧那疯丫头的处境。

不过依他来看,倒是未见得会有何人对楚鸾不利,毕竟眼下不是最好的时机!

夜倾辰的话音方落,便赶忙有人去与墨锦传话,先让他带着府兵去楚鸾常去的茶楼、戏院都去找找。

“嗯”慕青冉也不过就是关心则乱,事实上,楚鸾如今已经成为了靖安王府的郡主,又哪里是寻常之人想绑就能绑走的!

可若不是旁人刻意为之,她倒是一时想不到会有什么原因,让楚鸾至晚还不回来。

自从上一次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未免他们再为自己担忧,楚鸾皆是会在晚膳之前赶回来的。

这状似已经成为了一种规定,但倘或她若是同老王爷一同出去的话,慕青冉倒是会放心些。

但是今日她分明就是自己出去的,武艺不见得如何高强,万一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可怎么好!

任是慕青冉和夜倾辰再怎么聪明也是没有想到,楚鸾至晚膳时分都没有回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被京兆府的人给扣押了!

说是扣押,其实也不过就是请她回去了解一下情况。

待到夜倾辰接到消息的时候,未免慕青冉因此忧心,便亲自去了一趟京兆府,想要瞧瞧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眼下尚且不知那边是何情况,怕是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慕青冉便只候在王府中,等着夜倾辰将楚鸾接回来。

可是当夜倾辰赶到京兆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里竟不止楚鸾一人!

宋祁!

他竟是也在!

抬脚迈入京兆府的府衙,方庭盛见到来人,赶忙神色匆忙的起身向他走来。

“微臣参见王爷!”说来这方大人心中也是苦闷,这好好的也不知道是流年不利还是如何,丰鄰城中有头有脸的人都往他这京兆府来,当真是将他折腾的不轻。

之前方才将老王爷给送走了,好嘛转身的功夫,他老人家的女儿就又来了!

瞧着歪歪斜斜的坐在椅子上喝的醉醺醺的楚鸾,方庭盛赶忙移开了目光不敢再多看。

这好歹也是位郡主,怎地如此不顾忌自己的形象,一个姑娘家竟是就这般大大咧咧的醉酒,实在是有伤风化。

不过这倒是也轮不到他一个京兆府尹说什么,左右小王爷已经来了,既是他王府的人,自然有他自己去管教。

只是这“伤人”之罪嘛却是只能有他来决断的!

“参见王爷!”宋祁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夜倾辰来了此处,他原本以为靖安王府接到消息的时候,会是王妃过来。

毕竟同为女子的话,想来也好说话一些。

否则的话,王爷身为男子,对于女子也是打不得骂不得,如何能轻易解了这困局呢!

目光扫到在一旁隐隐又有掉泪趋势的贾家小姐,宋祁的眼中一片晦涩。

忽然听闻一旁传来的一道女音,夜倾辰的目光下意识的转过去,随后不禁微微皱眉。

见状,一旁的墨锦稍稍上前一步,低声在夜倾辰的身后说道,“此乃工部尚书家的嫡女——贾惜薇!”

夜倾辰不认识这女子正常,但是墨锦却段或是不会不认得的,若是论起对这丰鄰城中之人的了如指掌,怕是也就只有他了!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却是忽然一闪!

贾东岩的嫡女竟是和宋祁到了一处?!

“起!”清清冷冷的一个单音,夜倾辰的脚步未停,只直接走到了楚鸾的身边。

身前忽然被遮上了一个庞大黑影,楚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晃晃悠悠的仰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原本迷蒙的双眼却是忽然变得精亮。

“呦这是哪家的角儿啊!给小爷我呃,来一段!”一边说着,楚鸾的手还一边比比划划,显得极为不雅观。

方才一开口,便满嘴的酒气,倒是愈发看不出个郡主的样子了。

更要命的是,这般流里流气的话若是她对旁人说也就罢了,便是顾忌着她郡主的身份,也不敢同她轻易理论。

但是此前站在她面前的人可是靖安王!

谁人敢这般肆无忌惮的同他说话,再加上郡主这般作态已经是丢了靖安王府的脸面,怕是小王爷只会更加的不高兴吧!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即便被楚鸾这般调笑,夜倾辰好像也未见有何不悦。

瞧着歪歪的倚靠在椅背上脸色酡红的人,他眸色未变,只微一抬手,墨锦会意之后,便直接拿起一旁的茶盏递到了他的手上。

任是众人都没有料到的却是,夜倾辰端起这杯茶后并未饮下,反倒是直接朝着楚鸾的脸上泼去,下手丝毫不留情面!

这般举动倒是生生惊呆了大堂上的人,瞧着楚鸾满脸的茶水,甚至还有一些茶叶挂在脸上,宋祁下意识的朝她迈出一步,却是最终猛然顿住,随后握紧了拳头,又不着痕迹的撤了回来。

但是此刻,已经无人再去注意他的动向了,莫要说是方庭盛惊讶,便是原本尚在嘤嘤哭泣的贾家小姐见此,也是忽然止住了哭声,只神色呆愣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看来外界有关靖安王的传言都是真的,他当真是那般凶狠残暴之人,否则的话怎会那般对一名女子!

何况那还是他的义妹!

可是夜倾辰却是丝毫不觉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对,只神色清冷的走到旁边的位置坐下,从始至终都没有多说一言。

而反观他带着的那两名护卫,好像也是见怪不怪似的,只面容的平静的走到他身后站着,丝毫未见怜惜之意。

见状,方庭盛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小想法。

难不成这王爷根本瞧不上这郡主?!

即便她救了老王爷一名,混了个郡主当当,但是想来过不了小王爷这一关也是无用!

他倒是时常见着老王爷带着她四处游玩,可是与小王爷之间的关系到底怎样,这倒的确是说不准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