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动手打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方庭盛的心中一直在算计着夜倾辰对楚鸾的态度,而初时还在旁边哭哭啼啼的贾惜薇,此刻却是也不知在何时停止了哭泣,只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发一言,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

事实上,对于贾惜薇而言,她不算是了解夜倾辰,对于他的认知也不过就是基于外界的一些传言而已。

虽是在宫宴上见到过几次,但也不过就是远远的瞧了几眼,根本不算接触。

是以眼下看见他这般对待楚鸾,贾惜薇的心中不免有些震惊,却又同时觉得好像他本该如此一般。

说到底这位郡主也不过就是老王爷的义女,并非夜倾辰的亲妹妹,哪里就真的能得到他的青眼呢!

再一则而言,她听闻这靖敏郡主乃是靖安王妃同父所出的姐姐,但却是个姨娘在外所生,甚至是连个名分都不曾有。

保不齐正是因为这样,说不定就是因着靖安王妃也不喜她,是以时常给小王爷吹吹枕边风,方才会如此。

如此一想,原本见到有靖安王府的人来此,贾惜薇本有些恐慌的心忽然渐渐冷静了下来。

若是连小王爷都不准备给郡主撑腰的话,那她还有何好怕的!

更何况本就不是她的错,她还是一个受害者呢!

想到这,贾惜薇本有些心虚的神色却是忽然理直气壮了起来,左右当时有那么多的人见到了,分明就是郡主出手打了她的婢女,任是何人说也是她占着理呢!

而方才被夜倾辰泼了一杯茶的楚鸾,却是终于恢复了一丝神智一般,只微微转头迷迷糊糊的看着夜倾辰。

见此,墨锦心下不禁微叹,这下总该醒了吧!

“哎这小娘子好大的脾气!”收回看向夜倾辰的目光,楚鸾不觉嘟囔道。

墨锦:“”

实力打脸!

倘或不是顾忌着王妃的这层关系在,只怕王爷方才就直接将郡主给丢出去了吧!

“发生了何事?”根本没有去理会楚鸾的胡言乱语,夜倾辰只声音清冷的问道。

“回王爷的话,是郡主她打伤了臣女的婢女。”未等方庭盛和宋祁上前回答,却是只见贾惜薇翩然起身,朝着夜倾辰盈盈一拜之后,便先是开口答道。

话音落下,宋祁微微低下的头却是不禁微微皱起,心中暗道这人好没有眼色。

而夜倾辰则是微微转头看了她一眼,眸中似是落满了清华月辉,清冷无边,生生将贾惜薇震惊在了那里。

“你是何人?”大堂内沉寂了片刻,随着夜倾辰的一句话说出,方庭盛等人的脸色却是顿时愣了一下。

至于贾惜薇则是脸色忽然羞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眼巴巴的上前回话,谁知王爷竟是连她是何人都不知道,这不是分明在打她的脸嘛!

“回王爷的话,这位是工部尚书之女,贾家大小姐”方庭盛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在夜倾辰锐利的眸光中全然消失不见。

他本是有心为贾惜薇解围,毕竟他虽是不敢得罪夜倾辰,但是也没必要去得罪堂堂尚书大人,倘或是有何能行方便的地方,他也不会吝啬。

左右卖给贾大人一个人情,谁能知道将来哪片云彩有雨

“本王有问你嘛!”只冷冷的扫了方庭盛一眼之后,夜倾辰便只依旧转回头看向贾惜薇,似是非要她自己说出口不可。

见此,她哪里还敢指望别人会帮着自己,只赶忙跪在地上,声音弱弱的说道,“臣女乃是工部尚书之女,贾惜薇。”

“你来说!”谁知夜倾辰听闻贾惜薇的话之后,却是根本不再理会她,也不曾叫起,只直接转头看着宋祁吩咐道。

闻言,宋祁只得上前一步,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与夜倾辰知道。

原是今日,他得了贾大人的拜帖,说是要到他府上拜见,当时他便知道是七皇子已经暗中将话递了过去。

而贾大人既是这般作态,想来便是有心归顺的意思。

只是到他府上来的话,却是有些不方便,毕竟父母皆在府中,加上此前丰鄰城中闹出的种种情况,他也不愿外人再来打扰他们。

是以权衡之后,便只重新送去了回帖,将地点定在了天香居。

但任是宋祁也没有想到,贾大人竟会是就这般带着贾惜薇一同前来,略坐片刻之后,便只借口有事匆忙离开,只留下了他们两人。

这般刻意引他们二人相见的情况,宋祁自认又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来!

未免人多眼杂毁人姑娘家的清誉,宋祁便赶忙带着她出了天香居,好歹在外面的话,朗朗乾坤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可她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本以为是万全之策,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迎面碰见了楚鸾!

不知为何,在见到楚鸾的第一瞬间,宋祁的反应竟然是解释!

想到自己的身边站着另外一名女子,他便好像是唯恐楚鸾会不开心一般,只想要将心中所有的想法都告诉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左右为难。

但是最终,宋祁仍旧是什么都没有说,只仿似形同陌路一般的移开了视线。

他本以为只要他不上前相认便是了,谁知身旁的贾惜薇却是笑语盈盈的上前,直接走到楚鸾的面前行礼问安。

如此一来,他便是想要装作没看前也是不能,看着楚鸾眼中的疑惑和不悦,宋祁只得硬生生的转开了目光,不敢与其对视。

分明他心里是那么想要见到她,可是真的见了,却又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楚鸾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宋祁不知道贾惜薇有没有注意到他们二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总之她是一直笑语嫣然的同楚鸾说着话,甚至还邀她与他们一同逛逛。

但是楚鸾却是只冷笑着看了他一眼之后便离开了,宋祁本以为这事情到此便算是完了,谁知他陪着贾惜薇东走西逛了好一圈之后,竟是又生事端。

原是贾惜薇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帕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倘或是别的物件倒也不值什么,可手帕这般姑娘家的私密之物,她们多爱在上面绣织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物件,若是被谁人拾了去,怕是会有损清闺。

是以宋祁只让她先回天香居等候,自己沿着他们方才走过的路去帮她寻一下,课偏就是他离开的这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楚鸾满身酒气的拽着贾惜薇的手不放,旁边围了一大堆的人在看。

他匆忙上前,却是不知何人已经报案了京兆府,宋祁此时才发现贾惜薇的脚边还倒着一名婢女。

见此,他的心中蓦然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果然没有想错,楚鸾到底是惹出了祸事

而夜倾辰听闻宋祁的话之后,眸光却是顿时变得更加冷寂,生生骇得令人感觉遍体生寒。

“可打死了?”忽然,满含冰雪的声音响起,令一直跪在地上的贾惜薇不觉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满眼震惊的看着他。

王爷这是何意?

莫要说是贾惜薇一时没有明白夜倾辰的意思,便是方庭盛对于他的话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回王爷的话,只是昏了过去。”见一时无人回答,宋祁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闻言,夜倾辰只神色清冷的转头看着楚鸾,随后方才说道,“你说!”

总不能旁人讲什么便是什么,也要听听她究竟怎么说!

可是谁知楚鸾听闻夜倾辰的话,却是忽然笑嘻嘻的朝着他笑了起来,众人见此,不禁微微叹气。

郡主这样子分明就是还在醉酒中,保不齐根本没有听清王爷在说什么呢!

“要本王换成热水泼在你脸上吗?”她素日便会喝些小酒的,酒量哪里有这么不堪,便是醉了,也定然不会如此撒泼!

他此前便听青冉提起过,这丫头素来活的拘谨,看似潇洒,可实则委屈,哪里会轻易容许自己肆无忌惮的醉一场呢!

听闻夜倾辰的话,大堂内的人皆是不禁一惊!

热水

这若是当真泼下去的话,只怕这张脸就废了!

“哎扰人清梦可是要下地狱的!”不理会周围几人震惊的脸色,楚鸾只精神抖擞的起身,拿着丝绢擦了擦自己的脸之后,便神色清明的重新落座,哪里还有半分的醉酒之意。

她竟是装醉?!

见楚鸾这般,宋祁一时间也说不上自己心中是个什么样的想法,只隐约觉得好像松了一口气,又好像更加的担忧了!

“你打伤了她的婢女?”不理会她满口不着调的话,夜倾辰只神色清冷的问道。

“呸!不过就是晕了而已,哪里就伤到她了!”听夜倾辰这般一问,楚鸾似是极不高兴一般,不觉脸色不虞的扫了贾惜薇一眼。

后者见此,却是顿时瑟缩了一下,求助似的看向了宋祁,眸中满是惊惧之色,像是怕极了楚鸾的样子。

见状,宋祁只微微低下头,掩下他眸中的思绪后微微挪了一步,挡在了贾惜薇的身前。

瞧着这般情况,楚鸾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后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转开了目光。

“婢女也是人,也有生身父母,郡主不该这般轻易视之,便是天子犯法也该与庶民同罪,还望王爷明鉴!”明明方才还是怕的要死的样子,可是忽然之间,贾惜薇却又开始同她理论了起来。

听她如此一说,楚鸾只觉得肺差点都没气炸了!

这人怎滴这般会做戏,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你为何打她?”根本不去理会贾惜薇说了什么,夜倾辰只自顾自的问着楚鸾。

瞧着这贾家的小姐被无视的这般彻底,方庭盛一时间也是心中觉得惶恐,不知道王爷究竟打算做什么。

“她骂我!”想到那婢女说起的话,楚鸾便只觉得心里恨得牙痒痒!

若是别人说了她什么,她忍一忍也就罢了,根本不会在乎,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青冉也一道牵扯出来,这是她万万不能忍得!

“没有!臣女的婢女并没有辱骂郡主,您贵为郡主,她怎么敢呢!”楚鸾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听到贾惜薇的声音慌慌张张的响起,像是十分急于辩解。

而听她如此一说,楚鸾却是忽然恍然大悟!

自己怕是中了她的计了!

想到这,她只眸色愤恨的望着贾惜薇,心中不停的回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

楚鸾本是在初时见到宋祁同她一起之后,心中稍有不顺,便只去了品香楼中吃酒,待到瞧着天色渐晚,她方才准备回王府。

谁知在经过天香居的时候,正好瞧见迎面走来的贾惜薇,楚鸾本是打算直接走过就是了,谁知她身边的婢女竟是先来挑事!

阴阳怪气的说什么她缠着王爷还不够,如今竟是连宋大人也一并缠上了!

若是楚鸾只听她提到宋祁的话,怕是也不会如此着恼,但是她竟是将夜倾辰也牵连其中,这就是她不能忍受的了。

这丰鄰城中有谁人不知,夜倾辰对待青冉便是如同自己的命一般,何人能去轻易亵渎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

待到她拦住那婢女质问的之后,谁知她竟是又继续口出狂言,只道她与青冉既是姐妹一场,如今在王府**侍一夫也是佳话简直就是在放屁!

谁人不知她是靖安王府的郡主,虽是与青冉是姐妹情深,但如今也是成为了夜倾辰的义妹,她们怎可这般大放厥词!

正是因为这般,她方才会极为恼怒,想要好生同她理论一番的时候,却是将周围的人都引了来。

她不愿引人围观,未免给王府招来事端,便准备拉着她们去一处隐蔽的地方好好说道说道,谁知那婢女却是准备与她动手,因此她方才敲晕了她。

却是没想到正在她拉着贾惜薇准备离开的时候,宋祁便与京兆府的人都到了!

当时她还不明白,现在倒是想的清楚了,看来自己到底还是蠢笨了些,竟是就这般被一个婢女给算计了。

她们说的话,都是小声低语,确保她一人可以听见,面上却是盈盈含笑,纵是旁人见了,也不过以为她们是在谈心呢!

但是当自己发起脾气来的时候,却是生生引了那么多的人前来围观,倒是显得她嚣张跋扈,仗势欺人了。

本是不愿为王府惹事方才想要自己与她们私下解决,谁知竟还是惹出了麻烦。

“王爷!王爷您是丰延人人敬仰敬佩的战神,臣女相信您定然不会偏帮何人的”见夜倾辰一直没有说话,贾惜薇不觉出言提醒道。

虽说他与靖敏郡主的关系未见得如何好,只是这到底涉及到靖安王府,还是要先将事情说出来的好,未免他到时候包庇于她。

“本王问话的时候,何时容得旁人随意插嘴!”说着,夜倾辰的目光冷凝的扫了一眼贾惜薇,顿时吓得她僵在了原地。

“出手打伤了人,你可知错?”

闻言,楚鸾只深深的低下了头,顶着夜倾辰骇人的压力,缓缓点了点头。

的确是她有欠考虑了,这件事情若是换作青冉的话,只怕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而且她倒并非是后悔打晕了那婢女,而是觉得自己的做法恐是惹来了麻烦,这一点才是她做错的。

方庭盛听闻夜倾辰的话,却是心下不禁一跳!

心中一时不觉微思,难不成王爷当真要处罚郡主了吗?

如此倒是令他好做一点,免得由他出面会得罪了两方,他们若是自行解决的话,他倒是乐得自在。

而听闻夜倾辰近乎是向楚鸾问罪的话,怕是最开心的就是要属贾惜薇了。

郡主又如何还不是只有一个名头而已!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