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争风吃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楚鸾一副忍气吞声,极为害怕夜倾辰的样子,贾惜薇的心中只觉得无比的解恨!

她倒也并非就是如何厌恶楚鸾,说到底她们二人之间也不过就是见过寥寥数面而已,根本谈不上有何瓜葛。

但是她此前在严家的时候听闻了一些事情,原是靖敏郡主经常缠着宋大人!

一个女儿家这般不顾及自己的脸面,却又成何体统!

若是换作平时,贾惜薇也不过就是当成听着一乐罢了,可是如今父亲既是有意将自己许给宋祁,那她如何能容忍这样的事情!

如果楚鸾今日没有撞到她的手上来,或许她也不会特意去同她计较,但既是碰上了,那定然是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对于贾惜薇而言,倘或楚鸾是这靖安王府正儿八经出来的郡主,那莫要说是缠着宋祁,便是宋祁真的成了她的夫君,楚鸾再来抢,她只怕也是不敢说什么的。

可是她分明只是靖安王府一个婢女,小王爷也未必如何看重她,指不定心中还如何厌烦她呢!

如此一想,她却是愈发觉得自己的做的没错,也好让宋祁瞧瞧,这位靖敏郡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错哪了?”瞧着楚鸾一副低眉敛目的样子,夜倾辰的眼中却是变得愈加的冰寒。

“不该随意动手伤人。”自己怕是将靖安王府的脸都丢尽了吧!

“你的确是不该伤人”乍一听闻夜倾辰这般说,所有人都是一愣,然而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却是又听见他眼中寒光四射的说道,“应该直接杀了她!”

话落,所有人都是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像是不敢轻易的相信自己方才听到了什么似的。

贾惜薇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的望着夜倾辰,交叠在身前的手不住的发抖,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惊骇。

王爷在说什么杀了她!

杀了谁?她的婢女吗?!

他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而听闻夜倾辰所言的宋祁却是好像忽然松了一口气似的,垂在身侧的手慢慢舒展开,掌心皆是汗水。

唯一一个反应算是正常一点的人,怕就是方庭盛了!

对于夜倾辰口中之言,他虽是感到震惊,可不知为何,细想了想之后却又觉得好像本该如此。

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便是偶尔语出惊人也是正常。

楚鸾神色略有些呆愣的看着夜倾辰,像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竟是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她虽是不觉得夜倾辰会因为此事处罚自己,但是想来也是令他颜面有失的,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是要自己杀了那名婢女。

“那婢女现在何处?”

“回王爷的话,在后堂。”说完,方庭盛便赶忙派人将她抬了出来,却是见她仍然双目紧闭的躺在那。

见状,夜倾辰只眼神幽暗的开口说道,“墨锦!”

“属下在!”说话间,便只见墨锦一个闪身间,便直接抽出了一旁衙役的佩刀,直接递到了楚鸾的面前。

“杀了她!”丝毫不理会堂内纷纷脸色大变的几人,夜倾辰这眸光清冷的望着楚鸾,似是在等着她的动作。

而方才因为他的话站起身的楚鸾,却是猛地一下子跌坐回了椅子上,根本没有想到夜倾辰会逼着她去杀人!

“不敢?”

“不敢!”这原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不敢就是不敢,她从来也没有这般无缘无故的杀过人!

便是心中偶尔会记恨谁,可也不过就是在心里将人家煎炒烹炸一番,真是这般一言不合就杀人,她确然是没有做过的。

只除了此前在战场上!

“出息!”听闻楚鸾的话,夜倾辰却像是极为不屑一眼,只清冷的扫了她一眼之后,方才朝着墨锦。

后者会意之后,只走到那倒着的婢女身边,毫不怜香惜玉的用钢刀拍了拍她白白嫩嫩的脸蛋,随后方才语气不善的说道,“既是这般昏迷不醒,看来也只有用刑了”

看着明晃晃的大刀在眼前晃来晃去,莫要说距离它最近的那婢女,便是贾惜薇跪在一边看着,心中也是不觉“突突”地跳着。

而墨锦的话音还未落下,便只见那婢女慌慌张张的起身,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整个甚至都不住的瑟瑟发抖。

见状,贾惜薇的脸色一时间只变得更加的难看!

没用的废物!

不过是被人吓了一下,便露馅了!

“动手吧!”懒懒的说出这一句之后,夜倾辰根本连问都不问那婢女,便直接命人动手。

闻言,方庭盛却是不禁紧紧的低下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如今算是看明白了,王爷压根没打算计较郡主的过失,或者说在他的眼中,郡主那就没有过失!

靖安王护短的事情,说起来这丰鄰城中的人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与他接触的人不多,瞧着他素日杀人不眨眼的样子,或许便只觉得这样的人是不会有正常会有的感情的。

再一则便是这贾小姐未免有些太过不醒事了!

既是已经将事情闹到了京兆府,那凡事只要等着他去与王爷说便是了,偏要自己耍些小聪明,这下他倒要看看该如何收场!

而贾惜薇的那名婢女听闻夜倾辰的话,却是赶忙大声哭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这都是我家小姐吩咐的和奴婢无关啊!”

话落,却是只见贾惜薇的脸色猛然一僵,随后惊惧的看着夜倾辰,唯恐他身边的护卫会将那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胡说!”尽管声音中充满了颤抖之意,但是贾惜薇仍然疾言厉色的呵斥道。

再是由得这丫头继续胡说八道下去,怕是连她都要被牵连进来了。

“这婢女如此不听话,本王还是帮你除了吧!”对于那小丫鬟说的话,夜倾辰好像表现的根本不为所动。

他的目的好像根本不是为了要弄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就是为了一心要取那婢女的性命,好像从始至终他最上心的就是杀人这件事情!

那小丫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见是自己已经说了是受小姐的吩咐他也仍然不为所动,目光一转,便赶忙跪行到楚鸾的跟前。

“郡主!郡主饶命啊!都是小姐的吩咐奴婢做的,那些污蔑郡主的话也都是小姐教给奴婢说的”一边说着,那婢女只一边大声的哭泣着,眼睛不时的看着一旁的墨锦,唯恐不知道何时那寒光闪闪的大刀就落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随着她说出的话,方庭盛的眼中渐渐浮现了一抹了然的神色。

若然这小丫鬟所言不假的话,看来便是这女子之间的勾心斗角了,目光扫了一眼一旁站着的宋祁,方庭盛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该不会是郡主也心仪这宋大人,方才与这贾家小姐起了口舌之争吧!

越是这样想,方庭盛便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

而宋祁见事情闹到了这般局面,却是已然没有了最初的担心,只要楚鸾没事就好了。

至于夜倾辰所言的要杀了这名婢女,宋祁却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虽是与靖安王接触的不多,但是大抵也知晓他的为人,若是他真的作了和中央的决定,便断然是不会给人反应的机会的。

正是因此,他手下之人对于他的吩咐从来都是言听计从,按照方才那样的情况,若然夜倾辰当真有心杀了那小丫鬟的话,怕是墨锦早就动手了,凭着他的武艺,又哪里会给她反应的时间呢!

楚鸾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人,一时间不禁有些错愕,要杀她的人是夜倾辰,来求她做什么!

再说了即便能侥幸活下一命,可待到她同贾惜薇回了尚书府,还不是一样是个死。

这位大小姐看起来,可不是个会顾念主仆之情,凡事既往不咎的人!

“你求错人了!”她当不了夜倾辰的家,若是青冉在这的话算了,想来青冉要是得知自己被两个手无寸铁的姑娘给欺负了,怕是会更加不悦。

“蝶儿,我方才还在为你争一个公道,你怎地转瞬间就恩将仇报?”贾惜薇的声音听起来极为伤心,她只目露哀戚的望着蝶儿,眸中似有泪水凝聚。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撇撇嘴避开眼,懒得去瞧贾惜薇的样子。

她素日便见不惯这般哭哭啼啼的样子,有话就好好说话,弄得像是死了亲爹一样!

而夜倾辰却是没有再理会她们,只眸色森冷的望着楚鸾,眼中意欲不明。

倘或她总是这般畏首畏尾,那别人能设计她第一次,便也能设计她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她真正强大。

靖安王府的人不怕惹事,只怕不敢惹事!

不过一个小小的婢女,便是真的打杀了,她也该拿出一个郡主该有的气魄来!

更何况他心知依照着楚鸾的性子,根本不会贸然与人起冲突,定然是有人惹到了她方会如此。

感觉到一旁略显冰寒的视线,楚鸾僵硬着身子转过头去,刚好对上了夜倾辰深不见底的眼眸。

楚鸾:“”

差点吓尿了!

她就说这人只有和青冉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瞧着还像是个正常人!

虽是她素日蠢笨了些,但是她也能明白夜倾辰的意思,他大抵是要自己出面解决此事的。

前人既是已经为她铺好了路,若是她再不争气些,未免也有些太过扶不上墙了。

“我瞧你主仆二人争执不下,是否有些难以自圆其说了?”见她们皆是跪在地上,楚鸾便也只笑嘻嘻的蹲在了地上,眸光精亮的望着她们说道。

本是说自己不分青红皂白打伤了她的婢女,现在竟是被反咬一口,这位贾小姐看起来也不是很得人心啊!

随随便便被夜倾辰吓唬这么一下子就将主子供出来了,真真比不得她们家的流鸢小师傅和紫鸢。

倘或是青冉要她们去做什么被人发现了的话,只怕那两人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甘愿成为青冉的软肋的。

哎同样身为仆从,当真是判若云泥!

目光扫到眼前的贾惜薇,楚鸾又是不禁心下暗叹,同样身为主子,她和青冉比起来也是天壤之别啊!

“这小丫鬟如此不忠心,随意吓吓就说了实话,我劝你以后用人眼睛擦亮一些。”楚鸾的话一句句的说出来,令贾惜薇原本就低垂的头越来越低。

见她一直闷头不做声,楚鸾却是忽然噗嗤一笑,“这么早就开始害怕了,那我待会儿若是同你算,你设计我的这笔账怎么办?”

“郡主明察秋毫,定然是不会相信一个婢女所言的”贾惜薇如今当真是慌了神,瞧着京兆府尹一直不吭声的站在那里,她便也心知那人是要明哲保身了。

到最后,贾惜薇终究还是将目光放到了宋祁的身上,也只有眼前这个人可以为自己说说话了。

感受到贾惜薇求助的目光,宋祁原本是想要视而不见,但是想到什么,最终还是违心的说道,“想来此事是因为这婢女挑拨,还望王爷和郡主明鉴。”

闻言,楚鸾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个失望之色,却是很快的被她掩饰掉了。

“我若非要计较呢?”原本宋祁这不说话还好,他这一开口,楚鸾倒更是心中不顺。

宋祁听闻她如此说,一时间也还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朝着她微微拱手,不再多言。

见眼前这两人一跪一站,脸色都是稍显难看,竟好像是自己在棒打鸳鸯一般!

人家既是已经郎情妾意,相互爱慕,她何苦因为自己的心中的想法去与他们为难。

如此一想,楚鸾倒是又忽然笑开,她微微凑近贾惜薇的身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今日便暂且如此,可我这人向来记仇,以后莫要再出现在本郡主的面前”

郡主这两个字生生令贾惜薇心中憎恨不已!

不过就是因为这层身份罢了,否则的话这般粗鲁的女子有什么值得人注意的地方!

看着贾惜薇眼中隐隐闪动的不服,楚鸾心下不觉好笑,她心里怕是在想,自己不过就是狐假虎威罢了。

这一点贾惜薇想的倒也没错,她本就是在狐假虎威,若是今日夜倾辰没有在此处的话,她段或是不会这般放肆的。

不过貌似如她这般不要脸面的狐假虎威,方才更加招人恨!

哎呀心里莫名还觉得有点小激动是怎么回事!

“多谢郡主大人大量!”即便心中再是不愿,可夜倾辰如同一尊罗刹一般的坐在那,贾惜薇便再是心中不甘,也只能朝着楚鸾拜道。

“哎无妨无妨,我瞧你也无人服侍了,便让墨管家送你回府吧!”

说完,楚鸾便回身一把扯出了墨锦,还朝着他眨了眨眼睛。后者会意之后,便只神色恭敬的应道,“属下遵命!”

而其他人听闻楚鸾如此一说,却是不禁心下微叹,原以为这郡主是个没算计的,未想到竟也是这般心思活络。

让靖安王府的管家送贾小姐回府,如此一来的话,贾大人定然会询问缘由,这一番解释之后的话想来又是一笔账要算!

何况由墨锦出面的话,代表的便是整个靖安王府,倘或贾大人当时不表个态的话,怕是小王爷也不会善罢甘休。

当真是太过阴险了

既是已经到了如今这般境地,贾惜薇也是不敢贸然拒绝,虽说心中清楚楚鸾不会这般好心,但是她也不敢再轻易说什么了。

好在小王爷看起来也似乎并没有打算再追究此事,这位郡主既是当众说了这样的话,只要以后不翻旧账也就没事了。

然而贾惜薇没有想到的是,便是楚鸾和夜倾辰都不再说什么,但是靖安王府中还有一位重要的人物,却段或是不会任由楚鸾这般被人欺负的!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