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地宫历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是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墨锦便只遵照楚鸾的吩咐,带着人先行送贾惜薇回了尚书府。

而宋祁见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楚鸾也好在安然无恙,便也朝着夜倾辰施礼之后告辞了。

直到京兆府的大堂内只剩下了靖安王府的惹人,夜倾辰方才眸色清冷的望着方庭盛说道,“你倒是清闲!”

身为京兆府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竟是没有第一时间前来通知他,而待他该断案的时候竟是一味怕得罪人,这便是他如今的本事?!

听闻夜倾辰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方庭盛顿时吓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心下茫然,夜倾辰不过就是打趣了他一句,何以吓得这般?

“微臣知罪”方庭盛撑在地上的手不住的发抖,唯恐夜倾辰会忽然发怒,命人取了自己的性命。

他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方才保住了自己的这条小命,若是因为这点子小事就丢了的话,着实是憋屈了些。

“本王提醒你,莫要忘了你如今的处境!”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之后,夜倾辰便直接起身离开。

身后,是方庭盛万分惊骇的一张脸!

若是夜倾辰不说的话,怕是他一时都未曾想起,自己已经是将大皇子得罪了的人!

那日西宁侯的事情过去之后,他也提心吊胆了几日,但是最终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是以后来也就渐渐忘记了。

此刻听闻王爷提起,他却是恍然大悟,他若然是再这般摇摆不定的话,只怕连靖安王府也会最终舍弃他!

如此一想,方庭盛顿时只觉得满心惊骇,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心下不禁暗暗作着决定,只道是日后定然要为靖安王府鞍前马后,方才可保自己一条性命了。

而另外一边,楚鸾同夜倾辰出了京兆府的大门之后,心中倒是还在合计着方才的事情。

着实是想不明白,为何方庭盛在听了夜倾辰那样的一句话后顿时脸色大变!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你若下次再这般被人骑在头上欺负,便莫要说自己是靖安王府的人!”如此任人揉搓捏圆,着实丢人的很!

“哎我这不是有些心地太过良善了嘛!”见夜倾辰的眼中满是对她的鄙视之色,楚鸾也只有嬉皮笑脸的同他说道。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楚鸾对于夜倾辰护短的这件事,有了新的认知。

真不敢想象今日倘或是青冉遭遇她的事情,夜倾辰会如何表现,会不会直接将那贾小姐杀了?

如此一想,楚鸾倒是当真觉得有这个可能,不过好在青冉比她聪明多了。

“你想去地宫玩玩吗?”忽然,夜倾辰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原本楚鸾也是不知道夜倾辰竟然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地宫宫主——冥夜!

还是一次与青冉闲说话的时候,她方才知道了这事,心下顿时大惊!

是以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见到夜倾辰和地宫的人时,眼中都是星光闪闪十分激动。

后来青冉见她沉浸幻想中太深,便让墨音带着她玩了两日,顿时心中一丝激动的感觉都没有了。

果然对于这样的神秘的存在,还是应该一直神秘下去,不能有所接触才对。

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尽管对传闻中的地宫十二星大失所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楚鸾对于地宫这个存在还是有着莫大的兴趣的。

“想!”她几次想要去见识一番,但是都被夜倾辰给驳回了,难得今日见他主动提起,她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而墨刈跟在夜倾辰的身后,听到楚鸾这一声清脆的“想”字,眼中不觉闪过了一抹异色。

她怕是以为去地宫就如同下一次地窖那么简单吧!

若是待到她能够安然的从地宫回来,依旧是保持这份兴高采烈的状态,墨刈觉得他才佩服她呢!

“过几日让墨炎送你过去!”倘或是去了地宫一趟回来,她还是这般不成器的样子,那夜倾辰觉得,地宫的训练强度也该是要加强了!

“好嘞!”看着楚鸾脸上扬起的大大的笑意,夜倾辰只神色冷然的收回了目光,不再多言。

于此时走了也好,见不到宋祁便可以收收心,也免得她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兄妹两人一前一后回了王府的时候,夜倾辰看着满身酒气的人,便直接自己先回了浮风院。

见状,楚鸾只神色为难的摸了摸自己的头,便抬脚回了自己的院子。

左右夜倾辰会将今日的事情告诉青冉,反正自己也是安然无恙,让她放心便好。反倒是眼下自己这般模样,头发湿哒哒的,浑身酒气,衣服上还有几片茶叶,着实是狼狈了些。

想来如此模样被青冉瞧见了,她反倒是会更加的担心!

从夜倾辰走后,慕青冉便一直在院中逛着,晚膳也未曾用,只等着他带着楚鸾回来。

虽是知道只要有他出面,定然是不会让鸾儿受了委屈,可是到底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心中还是难免担忧。

眼下见他终是回来了,慕青冉便赶忙迎了上去,“鸾儿呢?”

“回她自己的院子了!”脚步未停,夜倾辰直接拉起慕青冉的手便向房中走去。

触碰到她的指尖有些微的凉意,夜倾辰的眸光便不觉一暗!

“究竟发生了何事?”怎地瞧着这人的脸色老大不快活的样子,竟是有些为难之事吗?

因着夜倾辰离开之后慕青冉便不曾用膳,是以此刻见他回来,紫鸢便赶忙吩咐人重新上了膳食,忙活完之后方才带着房中的婢女一并退下了。

“先用膳!”盛了一碗热汤放在慕青冉的面前,夜倾辰方才语气微凉的说道。

闻言,慕青冉也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悦,心知定然是自己未曾用膳就到外面去转悠他方才如此,是以便只含笑着乖乖听话。

看着她还算识趣的样子,夜倾辰的脸色方才终于有了一丝缓和。

桌上一时静谧无话,夜倾辰没有去提起楚鸾的事情,慕青冉既是心中知道她没有受伤,便也就不再急着问了。

直至晚间将夜安陌哄睡之后,紫鸢将其抱回给奶娘,夜倾辰方才抱着慕青冉坐在榻上,仔仔细细的将京兆府中发生的事情说与她听。

而慕青冉听他之言,却是越听眉头蹙的越紧,夜倾辰见状,便只伸出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眉心。

“左右已经解决了,无需再这般眉头紧锁。”他定然是不会随意让人欺负了那疯丫头才是!

“传信给你的人是宋祁?!”想来想去,慕青冉觉得也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也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似乎宋祁无所行动的话,那慕青冉方才要觉得有些奇怪了呢!

“嗯!”听闻慕青冉提到宋祁,夜倾辰的眼中便忽然闪过了一抹暗光。

那个人

“贾家的那位小姐,可是与严家有何往来?”忽然,不知慕青冉想到了什么,竟是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并不曾听闻他们两家之间有何来往,不过听闻前些日子贾府的老太君生辰,请了好些人。”虽然不知道慕青冉为何会忽然问起此事,但夜倾辰依旧是仔细想了一下,方才沉声回答道。

对于丰鄰城中这些家长里短的小事,他素来关注的并不多,不过就是墨锦得知了,有何异常方才会禀报他。

听闻夜倾辰如此一说,慕青冉的心中才更加明白了几分。

得知这整件事情的时候,她的心中便有些疑惑,贾惜薇从来都未与鸾儿有何接触,何以要在今日无意间撞见的时候为难于她。

更何况,她明知道鸾儿是郡主,可却仍旧是暗中设计她,分明就是没有将她这个郡主当做是一回事儿!

即便她心中有意宋祁,可是何以就是知道鸾儿也芳心暗许呢?

思来想去,怕是有人在背后说了些什么,误导了贾惜薇,方才会让她将鸾儿当成了是假想敌,是以今日才会向她发难。

至于到底是何人嘛这却是也不难猜!

从鸾儿到丰鄰城开始,与她有过交集的人也不过就是那几个,其中有过节的更是屈指可数。

再加上是因为宋祁与她有过节的,那便更是缩小了范围。

一个,是公主的九公主殿下,另一个便是严家的小姐,严倩雪!

而夜倾羽虽是心仪宋祁,但是素来自命不凡,于这些玩弄人心之事她倒是并不擅长,是以如今日这般借刀杀人的事情,她着实是没有那个脑子的。

如此一来,便是只剩下严倩雪这么一个可能了!

这人慕青冉倒是未曾接触过,不过想来能够曾经与宋祁解了婚约,后来又反悔,怕是也定然不是简单之辈。

之前鸾儿曾经给过她难堪,若是按照夜倾辰所言,贾家的喜宴严家也有人前去的话,趁着那个机会严倩雪在贾惜薇的面前言语一番,倒是会令那人记在心上。

也许贾惜薇与宋祁无甚关系的话,想来她也不会去注意鸾儿与他怎样。

但瞧着如今这样子,她竟是也对宋祁动了些心思,那将鸾儿视为眼中钉着实再正常不过了。

一个女子若是生起了嫉妒之心,那后果当真是难以预料的!

“贾惜薇与宋祁走至一处,这是贾大人的意思?”从前并不曾听闻这样的消息,今日竟是忽然得知两人走到了一处,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想来定然是经过了贾大人的同意。

“今日有人瞧见他带着贾惜薇去了天香居见宋祁”

话落,慕青冉便已经是明白了夜倾辰的意思,即便贾惜薇与宋祁相互有意,但也不该是由贾东岩亲自带着女儿去见面。

如此行径,反倒像是在完成什么任务一般。

想到这,慕青冉的心中不觉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后她微微转头看向夜倾辰说道,“贾东岩准备站队夜倾瑄了!”

否则的话,他有怎么会有意将女儿嫁给宋祁呢!

如今的丰鄰城中,有谁人不知宋祁是大皇子的人,贾东岩既是已经准备将女儿嫁给宋祁,那么自然就是抱着与大皇子一党的人共同进退的念头。

“如今来看,的确是这样的。”说着话,夜倾辰的手指一圈圈的绕着慕青冉的发丝,微微闭着眼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神色显得极为放松随意。

他像是根本不曾将这般情况放在眼中似的,似乎不管是何人站在了夜倾瑄的那一方,他都不会去在意一般。

见状,慕青冉只静静的由他靠着,眸中一片温软之色。

有些事情,她总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总觉得哪里漏掉了一些什么,方才一时还没有想明白。

不过暂且也不会耽搁她什么,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鸾儿与贾家的这一笔账,总不能就这般轻而易举的算了。

先不说贾惜薇利用宋祁令她受了委屈,单单是当时在天香居闹起的事端,便也足够成为城中百姓的谈资了!

这样的情况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总得想个法子为鸾儿正一正威风才行!

看着慕青冉的眼中隐隐闪动着精亮的神采,夜倾辰不觉心中一动。

他只就着靠在慕青冉肩膀上的姿势,脸颊慢慢的朝她靠近,“青冉”

听闻耳边的一声低叹,慕青冉只下意识的转头过去,却是没有想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脸。柔软的唇擦过夜倾辰的微凉的唇畔,随后微微弯了一丝弧度,似是素日幽暗的眸光中都隐隐闪动着笑意。

“原来青冉也想同为夫亲近一番”

慕青冉:“”

听着夜倾辰明显满含笑意的话,慕青冉只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便失笑的转过了身。

分明就是他故意设计她转身过去的,此刻竟是还说的这般大言不惭,真是越发没个为人父的样子了。

“好了不闹你了!”双手捧着慕青冉的脸,将她朝向自己,夜倾辰收起温柔调笑的神色,只认真专注的同她说道。

闻言,慕青冉也不觉望着他,想着他要同自己说什么严肃的事情。

“要不要再来一下?”谁知半晌之后,竟是忽然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

慕青冉:“”

越来越怀念那个初时不苟言笑的王爷夫君了!

见她眼中似有一些无奈之意,夜倾辰却是不觉失笑,心中觉得愈加的喜欢。

他爱极了她这般不忍心拒绝自己,却又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过几日让墨炎带她去地宫,待她回来便不会像如今这般不争气了!”心知慕青冉还在想着楚鸾的事情,夜倾辰只贴着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话落,慕青冉却是慢慢转头看向他,眸中似有不解之意。

她?

是说鸾儿吗?

“为何要去地宫?”她曾经听闻墨音无意中提起过一次,只言能从那里活着出来的人少之又少,是以地宫在江湖中虽然有名气,但却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门派,只因成手的人并不多。

依照鸾儿的武功去地宫的话,怕是凶多吉少吧!

“放心,不会让她有事的。”只是练一练她的气度和胆魄,即便功夫比不上何人,但是至少胆魄和气场还是要有的。

听闻夜倾辰如此说,慕青冉方才放下心来,左右他说不会有事,便定然不会让鸾儿出事的。

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若是能就此让鸾儿变得不再畏首畏尾,倒是也可以试一试。

即便鸾儿依旧如眼下这般性格,她也可以一直护着她,但是她总要走上属于自己的路,不从内心强大起来的话,怕是依旧难以成长。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