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赔礼/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京兆府离开之后,宋祁便直接回了宋府上,经过宋家夫妇的院子时,只略微顿了一下,便直接转身去了书房。

他的脸色微微有些暗沉,不知是因为方才在京兆府中闹腾的还是如何。

待到进了书房之后,他摒退了门口伺候的人,只独自一人安静的坐在房中。

静坐了片刻之后,他方才忽然从书案上抽出一本册子,只状似随意的翻了翻,方才最终停在了其中空白的一页。

想了想之后,他方才提笔在上面写了三个字,贾、东、岩!

落笔之后,他皱眉看了片刻,不觉闭眼仔细的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

直到确定并没有遗漏什么之后,他方才伸手撕下了那一页纸,接着在前面的一页提笔写到,“假语消散化虚无,真言流芳至千古,东窗事发未有时,言罢语落方知苦。”

再次停笔看了看之后,宋祁的眼中皆是一片晦涩。

今日的事情方才算是刚刚开始,可是他心中已经是纠结不已,万分为难,好在当日并不曾许诺她什么,否则的话不知想到了什么,宋祁的思绪渐渐飘散,眼中渐有朦胧之色。

待到他最终的回神的时候,便只将那册子放回到书案的一摞书本之上,未见有何不同。

窗外已是月明星稀,他只静坐此处,目光不知落到了何处。

准备起身回房的时候,宋祁的目光不经意扫过墙上挂着的一把弓箭,脚步便不禁一顿!

那弓箭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如何特别的地方,倒是看起来已经是很久之前的物件了,甚至上面还有一些玄色的斑迹,不知到底是些什么。

望着那弓箭看了许久,宋祁方才最终转身出了书房,不再多做停留。

京兆府中的事情过去的第二日,楚鸾便在夜倾辰去早朝之后,早早来了浮风院中。

昨日她那般状态未免青冉见了更加担忧,是以便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今日定然是要来这里同她解释一番的。

走到浮风院门口的时候,便恰好见到墨锦从那里出来,满脸的笑意,倒是令楚鸾不禁一愣!

能让墨锦露出这样的笑容,那不外乎是两种情况,要么是有人往王府送银子了,要么就是有何人要遭殃了!

如此一想,楚鸾便赶忙奔着房中而去,想要看看是不是青冉又要算计何人了。

待到进了屋内之后,楚鸾看着慕青冉柔柔望过来的目光,顿时就像失去了所有的精神头一般,只表情略有些讨好的凑了过去。

哎她也说不上是为何,明明青冉也不曾说她什么,可是想到自己昨日没出息那样就觉得丢了她的脸面。

还好昨日是夜倾辰接她回来,否则若是青冉的话,她说不定就钻进地下算了!

“青冉”她日后万万不会这般没有骨气了!

“王爷都已经同我说了,你自己心中若无委屈,便都过去了。”说起来,慕青冉倒并未如同夜倾辰一般,只是觉得楚鸾有些怕惹事。

想到她从前与自己说,她怕是心仪宋祁,慕青冉便有些担忧楚鸾,恐她心中会有些难受。

闻言,楚鸾却是不一愣!

随后想明白慕青冉说的是何意,她原本还嬉皮笑脸的神色却是忽然变得落寞。

委屈嘛想来是有一点的,她原本以为宋祁心中也会对她有些意思的呢!

谁知竟然都是自己多想了!

“本就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仔细想了想,宋祁似乎也根本没有同她承诺过什么,不过就是见过几面,有些交集罢了。

是自己先对人家动了情,难道就非要人家接受她不成!

“鸾儿,你可知为何王爷觉得你不争气?”听闻楚鸾略微丧气的话,慕青冉的声音略显轻柔的响起。

“不是因为我被人欺负了吗?”难道不是因为这个?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她是为了不给靖安王府惹事方才会着了人家的道,这一点夜倾辰自然会明白。

“那还有呢?”

“你心仪宋祁,但是他并未对你有何回应,你待如何?”斟酌了一下措辞,慕青冉方才望着楚鸾认真的说道。

虽然她与夜倾辰对于宋祁与楚鸾之间的事情有不一样的看法,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先勿要告知鸾儿。

因着他们也不过就是猜测而已,若是说与鸾儿知道,届时反倒勾起了她的心思,未免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忘了他!”既是人家不喜欢她,那她何必还要眼巴巴的凑上去!

“可你扪心自问,你有真的打算将他忘记吗?”

“我”

“你没有!否则你昨日便不会依旧去街上闲逛,连父王要带你去打猎你都回绝了。”随着慕青冉的话一句句的说出,楚鸾的眼中渐渐变得更加的茫然无措。

慕青冉的语气并未如何严厉,甚至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可是偏偏她这般极富耐心的样子,倒是令楚鸾心中更加的不好受。

青冉说的是对的!

她的确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真的做起来,她似乎并没有实际的行动去忘了宋祁。

其实楚鸾自己也不曾觉得对宋祁的感情如何深厚,可想来这或许是她第一次与人动心吧总是有些难以割舍的感觉。

看着楚鸾眼中的纠结和茫然之色,慕青冉也不再说话,只静静的坐在一旁陪着她。

很多事情她可以引导她知道,但是真正做决定的话,还是要看她自己。

从一开始慕青冉的心中就很是清楚,楚鸾的性子看似洒脱,实则拘谨。她的潇洒和随意非是她本性使然,而是多年来在临水的宫中不得人重视,一次次的期待之后便是一次次的失望,久而久之,便也就不再对任何人抱有期望了。

正是因此,她才会看起来很多事情都不在意,好像不管什么事情都伤不了她。

但是事实上,却是一点点的小事都足以令她心伤!

当然在六皇子府第一次见到那位云舒姑娘的时候,慕青冉便对她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后来想了想,多半是觉得云舒给人的感觉与鸾儿很像,皆是给人一种张扬热烈之感,像是将什么都不放在眼中似的。

可是真正与她们接触之后,慕青冉方才发现,她们之间实在是有相差的太多太多了。

云舒的神态之间给人一种飞扬跋扈的张养志气,那些事无论无论都掩饰不住的。但楚鸾不是,她是因为无能为力,没有办法去扭转改变很多事,所以才会强迫自己去接受。

慕青冉觉得,倘或是云舒遇到了同鸾儿一样的境地,若她属意宋祁的话,只怕是会不折手段也要得到他。

倘或是不屑那些卑鄙的手段的话,应当就是彻底的忘记,再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

“青冉,过几日我便去地宫!”想了片刻,楚鸾像是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眸中满是坚毅的望着慕青冉。

见状,一旁的紫鸢却是不禁想起,似乎当年在临水,楚鸾决定要去从军的时候,也是这般坚定的神色。

似乎她总是迷迷糊糊的无法轻易做什么决定,但是一旦认定了,怕是何人相劝都是无用的。

听她如此说,慕青冉不禁淡笑着点了点头。

昨日她已经听夜倾辰提起,虽是有些担心鸾儿能不能受得了那里的生活,但若是借此机会可以解决掉丰鄰城中的麻烦,待到她回来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若是果然坚持不下去了,便着人将你送回来,莫要与自己为难。”虽然她当日也去过一次地宫,但是并未久留,再加上当时的情况,她也没有心思去注意那里的情况。

是以慕青冉对地宫所有的认知,都不过就是听闻墨音等人说起罢了!

“才不会呢!这一次我定然要让他们刮目相看!”说着话,楚鸾却是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想到方才看着墨锦含笑而去,她不禁奇怪的问道,“你是吩咐墨锦什么事了吗?”

“嗯,让他着人送份帖子给贾家的小姐。”提起贾家小姐的时候,慕青冉唇边不觉泛起了一抹柔柔的笑意,顿时令楚鸾觉得心下一震!

这样的笑容美则美矣,但是依照她素日对青冉的了解,越是温婉无害的笑容,那背后隐含的事情就越是复杂!

看来她果然是太没出息了些,不禁兄长为她操心,如今便是连“小嫂子”都看不过去了。

不过这般被人在乎,受了委屈有人出气的感觉,真的比自己出手更为心下痛快!

“你帖子里面怎么说?”听闻昨日那贾小姐被墨锦亲自送回府上之后,就被贾大人给禁了足,如今青冉下了帖子,她也未必能出的来吧!

“你失手伤了她的婢女,想必也惊了人家好好的姑娘家,自然要赔礼一番。”慕青冉的声音软软的响起,语气中似是带着一丝歉意。

闻言,楚鸾不禁一愣!

赔礼?

看着慕青冉唇边愈发明显的笑意,楚鸾仔细想了想,方才最终明白了她的意思。

哎她便说嘛!

这般勾心斗角的事情就是不适合她,倘或是她与青冉为敌,怕是自己已经被她玩死了,还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失了策呢!

她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仔仔细细的思虑周全,而自己听她说完,还要反应好半晌方才能明白。

若是青冉只直接对贾府下帖的话,怕是到时候出面的不会是贾惜薇,而换了别人的话那这帖子便一丝意义也无了。

想来他们会以大小姐被禁足为由,不让青冉见到她也说不准。

但是如今便不一样了,墨锦送出拜帖的时候,想必会一并宣扬一下,青冉要对贾家的小姐致歉,而他们若是只避而不见的话,便是对靖安王妃的不尊重,可若是接了这拜帖,便是等于接受了青冉的歉意。

如此便是等于真的认为靖安王府的人有错!

接与不接都不对,青冉这一招棋当真是走的极秒!

“明日你同我一起去!”忽略掉楚鸾满眼的崇拜感,慕青冉只抬手为她续了一杯茶,方才盈盈笑道。

闻言,楚鸾却是不禁略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也去?”

她也一同去的话会不会不太好,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贾小姐不会想要生吞了她吧!

“既是致歉,你这个主人公不到场怎么行!”

“哦好!”虽是猜不出青冉到底想做什么,但是楚鸾觉得自己只要按照她的吩咐做就是了,准是没错的。

看着楚鸾如此乖乖听话的样子,慕青冉倒是不免摇头失笑,她倒是当真听话,也不怕自己将她给卖了!

再说另一边的贾府,贾惜薇得知靖安王府的人送来拜帖的时候,整个人便是一惊!

只当是楚鸾心下记恨,又要借此生事,让自己不得安生呢!

原本那日回来的时候,那王府的管家便在父亲面前好一番言语,偏偏只字不提楚鸾打晕她婢女的事情。为了给靖安王府一个交代,父亲只好将她禁足府上,贾惜薇本以为这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等到人走了便完了。

谁知待到墨锦离开之后,父亲竟是当真如他所言一般的没有轻饶了她,真的命丫鬟婆子将她看管了起来。

她原以为父亲不过就是在墨锦的面前做做样子而已,万万没有想到会真的这般对待自己。

其实贾惜薇心中想的也没错,只是这一次的事情有些特殊罢了!

或者说是这一次尚书府面对的人有些特殊!

倘或此次是别的人与她之间闹出了这样的事情,那想来贾东岩当真不会与她计较,不过表面上全了别家的面子也就是了。

但是这一次他面对的靖安王府,哪里还随意使一些小手段来糊弄事呢!

左右一想,也不过就是禁足罢了,到底也不会令她受到什么伤害,还是莫要多添事端的好。

正是因为这般作想,是以贾东岩方才不顾家中老母和夫人的劝阻,只直接将贾惜薇禁足在她的院中。

本以为这事便算是揭过去了,谁知今日又是忽然受到了靖安王妃的拜帖,只道是要带着靖敏君主前来赔礼!

这“赔礼”二字一出,却是实在令贾东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自己的这个女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最清楚不过了,虽是昨日王府的人未曾过深的追究此事,但是想来也不过就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方才不同她一个女儿家理论。

但那只因着昨日出面的人是靖安王,而今日下帖的人却是王妃,这意义自然又是不一样。

更重要的是,若然王妃只是对府上下了帖子倒还好说,至少还可以让夫人帮衬一下。但是她已经言明要见贾惜薇,如此一来的话,根本就是推脱不掉!

再一则,王妃言说要赔礼,可是靖安王府的人赔礼,他们哪里敢受!

越是这样想,贾东岩的心中便越是觉得惶惶难安,怕是出不了几日这丰鄰城中便要流言纷纷了。

是以他只好先行交代了贾夫人,让她明日与贾惜薇一同前去才好,否则的话,恐她一人难以应付那般场面。

昨儿已经是得罪了郡主,难不成明儿将王妃也得罪了,那后儿只怕这丰鄰城中再无他贾家的一席之地了!

相比于贾东岩这般心中惶恐,贾惜薇便是着实有些想得开了。

方至此时,她仍然是在算计着楚鸾与宋祁之间的事情,心中甚至是怀疑会不会是楚鸾打着靖安王妃的旗号要为难她!

事实证明,楚鸾当真是靖安王府最好欺负的一个!

其余的诸如慕青冉这般,皆是可远观之人!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