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下马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心中再是不愿,待到第二日的时候,贾惜薇依旧是要同贾夫人一起去见慕青冉。

对于这位靖安王妃,贾惜薇实在是不甚了解,只道她容貌惊为天人,似是性格也极为柔顺,是以王爷方才对她宠爱有加,言听计从。

她曾有幸在宫宴上见过她几次,同样身为女子,贾惜薇也是不免被她的容貌震惊!

如此倒是可以想见男子见了她是何反应!

不过父亲特意叮嘱过她,莫要不知天高地厚的同王妃置气,她绝不是他们一个尚书府能惹得了的人。

先不说她背后的靖安王府足够强大,单是夜倾辰这般看重她的样子,旁人也是不敢小看了她。

再一则,靖安王府中如今只得一位小世子,慕青冉的地位可以说是无人能够撼动,谁人敢轻易惹了她去!

而且,贾惜薇和贾夫人这样的后院女子不知,但是贾东岩却不一样,朝中之事他知道的比她们都清楚。靖安王妃与大皇子之间的风起云涌他皆是看在眼中,可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那女子依旧是安然的活在世上,未见丝毫的伤害。

可是反观大皇子这一边户部、襄阳侯、锦乡候,这些人无一不是因为和靖安王妃有了牵扯,方才被除去的。

若是以前没有人相信一个女子会有这般诡谲的心机和手段,但是事到如今,贾东岩觉得怕是无人不相信了吧!

是以如今,这样一个满是麻烦的人找上门来,既是已经注定了躲不开,便只能小心的应付着。

对于贾东岩这般小心翼翼的状态,贾夫人和贾惜薇却是并未如何在意,她们虽是会遵照他的吩咐行事,但是心里对于他的担忧却是不以为意的。

即便大皇子是因为与靖安王府有关的事情才损失了这么多,但是她们更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王爷在背后设计谋划的。

同样身为女子贾惜薇实在是很难想象,一个女子会如同男人一般去万般思虑的算计何人。

抱着这样的心态,待到她与贾夫人去到翼然亭的时候,竟是见靖安王妃的凤驾已经到了,心中便顿时一惊!

正是因为听了老爷的吩咐,她们恐会让被人抓住话柄,特意早了几分来此,未想到竟然还是晚了!

想到这,她们母女俩相视一眼,便赶忙匆匆拾阶而上。

而亭中之人倚栏而坐,目光微微向下望着,便见到了正在同侍卫理论的母女俩。

楚鸾扒着栏杆看着贾惜薇被气得不行却又无处发泄的样子,却是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觉失笑着摇头,怎么就这点出息!

“小姐,这里景色真好!”东瞧瞧,细看看,流鸢眨巴着大眼满脸新奇的朝着慕青冉笑道。

她们此前从未来过这里,是以倒是觉得极为新鲜!

“你若喜欢,日后无事便让墨潇带你来玩。”见流鸢满眼好奇的很,从进来开始便一直未曾停下脚步,一直四下张望着,慕青冉便只柔柔笑道。

这一处景色虽好,但却是距离王爷远了些,是以往日慕青冉便不曾带她们来过此处。

“王妃,这里叫什么?”

“翼然亭!”一面临水,一面望山,是以方才景致极佳。

“这名字倒是有些意思,可有什么典故?”张口念叨了几句,楚鸾觉得这名字倒是极为有趣,不禁转头望着慕青冉说道。

“欧阳公醉翁亭记里面有云:有亭翼然听闻正是因此,方才得了这个名字。”

与她们几人说笑了几句,待到慕青冉再次朝着下面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只见贾夫人已经开始在那里安抚贾惜薇了。

见此,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觉泛起了一抹笑意。

“紫鸢,将她们带上来吧!”她虽是有意震慑她们一番,但到底这般小打小闹也不是重头戏,无需在此刻便太过为难了她们。

这世上总有一种人,你不欺负她,她便以为你好欺负,是以处处便来欺负你!

想到这,慕青冉的眼中便浮现了一丝笑意,她着实是不愿被人欺负,是以只能化被动为主动了。“流鸢,可曾将我的话告诉墨锦了?”

“嗯,出府之前便已经同他讲好了!”

闻言,慕青冉只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言。

目光扫到下面站着的贾家人,她的眼中不禁透着丝丝凉意。

虽是未曾直接与她如何,但是事关鸾儿,便是还莫如直接惹上了她!

再说贾夫人和贾惜薇,她们原本是打算赶忙上到亭中的,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方才要走上前去,竟然被王府的侍卫给拦了下来,说什么也不让她们往前一步。

见状,贾惜薇的脸色便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娘亲是堂堂尚书夫人,他们这群不长眼睛的人竟然也敢拦,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

“你们”

好说歹说那侍卫就是拦着不让上去,贾惜薇便有些抑制不住脾气,方才要开口理论的时候,却是忽然被一旁的贾夫人给拦了下来。

“娘!”这群侍卫这般没有眼色,真不知道靖安王府怎么会用这样的人!

“好了”唯恐贾惜薇一怒之下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来,贾夫人赶忙伸手捏了她一下。

眼下这样的情况,薇儿看不出什么,但是不代表她也看不出什么!

明明就是靖安王妃召她们过来的,那把守的侍卫又怎会将她们拦在外面,想必是得了上面的吩咐,方才这般刻意为难她们。

倘或她们因此而表现出丝毫的不悦,难保靖安王妃不会趁机借题发挥,说她们不懂礼数,不敬王府。

是以尽管贾夫人的心中也是有些不大快活,但仍旧是表现的极为耐心,忍气吞声的应付着王府的侍卫。

“怎地这般喧哗?”忽然,从台阶上走下一名紫衣女子,白皙的脸蛋,目光隐隐带着一丝疑惑和不悦。

“紫鸢姑娘!”负责把守的侍卫听闻身后的声音,便赶忙回身朝着她略一拱手,随后方才解释道,“是这位夫人和小姐说要求见王妃。”

话落,紫鸢只顺着那侍卫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贾夫人和贾惜薇站在那里,面露期待。

“想必是贾夫人与贾小姐,紫鸢有礼了。”视线扫过她们身后的马车,紫鸢方才微笑着说道。

“有劳带路。”贾夫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紫鸢,见她言谈举止皆是不凡,想来是靖安王妃身边的大丫鬟才是。

如此一说,她开口的话也是不免客气了一些。

“夫人请。”不再去管贾夫人眼中明显的打量之色,紫鸢只先转身朝着高台上的亭子走去。

见状,贾夫人赶忙示意贾惜薇一同跟上,心中不禁暗自庆幸。

好在方才拉住了薇儿,看来靖安王妃果然是为了给她们一个下马威!

相比于贾夫人的小心翼翼,贾惜薇却是只觉得满心憋闷,她好歹也是尚书府的大小姐,竟是被人这般刁难,心中自然便有些不服气。

虽然知道对方是王妃,自己不能如何,受了委屈也只好忍着,只是心里难免会有些自己的小心思。

如果说对于楚鸾,贾惜薇心中还有一丝鄙视的话,那么对于慕青冉她心中却是完全没有这般想法的。

不管怎么说,慕青冉都是夜倾辰名正言顺娶回王府的正妃,加上此后她一人独霸夜倾辰的后院,这样的女子本就像是如同传奇一般的存在。

再加上此前丰鄰城中对她的种种传言,倒是令贾惜薇更加的好奇,不知这女子私下究竟是何种样人物,竟是会将靖安王迷得如此。

方才进到亭中,贾惜薇便赶忙随着贾夫人一同拜倒在地,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起身吧!”耳边传来的,是一道略显异常轻柔恬静的声音,让人听闻,便不觉心生好感。

闻言,贾惜薇微微的低着头,慢慢的从地上站起,眼睛偷偷的朝着眼前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是不禁呆了神思。

只见眼前之人一身莲青色洒银丝曳地绵绸纱裙,手臂间搭着同色的披帛,长长的垂至脚下,与裙裾交叠在一处。因着亭子居高,是以亭中偶有微风拂过,吹起她身上的裙摆,只衬的她整个人都好像是要翩然欲飞的仙子一般。

顺滑如瀑的青丝半散在背后,随着清风微扬,仿若还带着丝丝的清香之气。

她发髻间的饰物并不多,只一根简单的白玉簪,雕琢成了玉兰花的样式,虽是素简至极,但却与她周身气度极为相称。

因着只顾着望着慕青冉看,是以贾惜薇并不曾见到贾夫人警告的眼神,只满眼惊艳的望着坐在亭中的那人,像是被那双含水的明眸吸去了魂魄一般。

怪不得王爷会这般疼宠于她,这样华光四射的女子,有谁不想要据为己有的宠爱呢!

虽说世间女子千千万万,容色绝伦的女子在这些天潢贵胄的眼中也是不乏多见,可是倘或真能得眼前这女子一人,还要那些人做什么!

想到这,贾惜薇的心中却是不禁满是羡慕之意。

若是她也能得如此美貌就好了,便也可以令男子对自己神魂颠倒,为她倾尽一切。

“薇儿!不得无礼!”见贾惜薇半晌都没有回神,贾夫人的脸上一时间满是羞愧之色。

看着慕青冉只含笑着望着她们母女俩,却是未见有丝毫的不悦之意,贾夫人的心中却是更加的慌乱。

这位靖安王妃倒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她虽是淡淡的笑着,但是贾夫人哪里就敢真的放松警惕呢!

“嗯?”忽然听闻身边传来的声音,贾惜薇神色微愣的回神,却是只见到贾夫人满眼的责怪之意。

见此,她方才蓦然想起,自己方才一直盯着靖安王妃看的事情。

“臣女无心之失,实在是见王妃貌若神女,这才一时多有冒犯,还望王妃恕罪!”唯恐慕青冉会因为此事对她问罪,贾惜薇赶忙在贾夫人示意下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深深的俯下了身子。

楚鸾坐在一旁冷眼看着,却是不禁心下好笑,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

这位大小姐昨日在见到她的时候可不是这般,完全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怎地今日见了青冉就成了小兔子了!

“无碍快起身吧!”慕青冉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没有丝毫的不悦,并不曾因为贾惜薇冒犯了她便有心问罪。

但是同样的,她也并未有因为被人夸了两句就喜形于色,表现的极为欢愉。

“谢王妃!”闻言,贾惜薇方才慢慢舒了一口气,缓缓的起身。

“赐座!”

话音方落,便有人拿了锦垫过来,放在了亭中的石凳上。

待到贾夫人和贾惜薇落座之后,慕青冉方才淡笑着开口说道,“原是昨日有些误会,是以本宫便想着,还是今日要将话说开才是。”

“王妃说的是!”见慕青冉是这般和善的态度,贾夫人倒是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本以为靖安王妃今日是准备兴师问罪的呢!

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说,倒是不知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反而是贾惜薇并没有贾夫人想的那般复杂,她只当是这靖安王妃也不喜这位靖敏郡主,只是碍于老王爷的颜面,方才会勉强容下她。

自来正出和庶出的孩子有几个是能和平共处的,更何况这位郡主还是个连身份都没有的野孩子,她才不信靖安王妃真的是与她姐妹情深呢!

“不知贾小姐身边的婢女如何了?”看着贾惜薇嘴角隐隐带着的笑意,慕青冉的唇边也是不觉泛起了淡淡的微笑。

这姑娘怕是不知自己在那想些什么呢吧!

“回王妃的话,已经将她卖出府去了,若非是她搬弄口舌是非误惹了郡主,想来昨日也不会闹出这场误会。”贾夫人的语气听起来极为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唯恐说错了一句话,就要被慕青冉抓住了话柄一般。

误会

闻言,慕青冉眼中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显。

这位夫人倒是个颇为上道的人,她说是误会,这人便只顺着自己说是误会,当真是极为有趣。

“倒是委屈了贾小姐,鸾儿素来性子急躁,怕是惊了小姐了。”

“王妃说的哪里话,是臣女管教下人不当。”这样的话,贾惜薇自认可是不敢应下,否则的话,难免被人觉得她托大。

不过她微微抬头看向一旁坐着一直不发一言的楚鸾,心中不禁更加的厌恶她。

她不过就是仗着自己郡主的身份而已,倘或不是因为有靖安王府给她撑腰,她有哪里比得上自己!

感受到贾惜薇投注在自己身上略显愤怒的目光,楚鸾只笑的欠揍的望着她,知道她见不得自己这般狐假虎威的样子,可她偏就是要如此气气她。

见状,贾惜薇果然是险些被激怒,但是碍于慕青冉在场,又不敢发作。

再加上有了昨日的教训,她也是不敢再与楚鸾硬碰硬,不过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郡主脑子笨的很,想要算计她,着实是太过容易了。

慕青冉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贾惜薇的脸,心中不觉微微低叹,她便说了有些人,即便你不想与她为难,可是她偏就是不知死活的凑上来!

“本宫昨日听闻,贾小姐是同宋大人一起倒当真是才子佳人!”话落,却是只见贾夫人同贾惜薇齐齐色变!

“这非是如此!臣女是偶然与宋大人遇见的。”这样的话怎好直接应下!

楚鸾:“”

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嘛!

分明就是他们俩人约好的,干嘛还要遮掩!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