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坠下高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原来如此”听闻贾惜薇的话,慕青冉也不知究竟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只语调轻快的应了一声之后,便没有再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反倒是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宋大人曾经来过王府几次,本宫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确然是如传闻一般风姿出众。”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眼中隐隐有些赞叹欣赏之意,倒让人疑惑她是否只是单纯的在称赞宋祁而已。

闻言,贾夫人和贾惜薇也不敢轻易搭话,只神色拘谨的陪坐一旁,略有些不自然的笑着。

“倒是难怪会令严家的小姐神魂颠倒的”她们没有接话但是也并未影响什么,慕青冉依旧是自顾自的幽幽叹道。

而原本并没有太在意慕青冉说什么的贾惜薇听闻,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严家小姐

严倩雪!

乍一听闻这个名字,贾惜薇下意识的便是一愣,眉头紧紧的皱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妃这话臣女有些不明白。”不顾一旁贾夫人眼中的阻拦之意,贾惜薇只试探性的朝着慕青冉问道。

“严家小姐曾经与宋大人有婚约在身,贾小姐竟是不知吗?!”见贾惜薇的眼中似有疑惑之意,慕青冉的语气中却是不免充满了惊讶,像是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竟是还有人不知道一般。

“此事倒是略有耳闻,只是”他们的婚约不是已经解了吗?

关于宋祁与严倩雪之间曾经有过婚约的这件事,贾惜薇是知道的,而且远不如她自己所说的略有耳闻那么简单!

初时得知这般消息的时候,贾惜薇也不过就是当成一个笑话,听听就罢了,并未放在心上。

因着那时她自己与宋祁也并无关系,是以他与何人有婚约在身,这本就是与她无关。

但是如今便不一样了,父亲有意将自己许给宋祁,那他将来便是自己的夫君,若是再与别人有何牵扯怎么行!

是以她在得知父亲的打算之后,便赶忙派人去打探了宋祁与严倩雪之间的事情,原是宋家要解除婚约,偏偏严家还不愿放开这棵大树,因此方才会在丰鄰城中闹得沸沸扬扬。

既是宋祁本就不愿搭理严家的人,那她便可放心了,只是想到严倩雪曾经与他有过牵连,贾惜薇便觉得心中膈应的很。

正是因此,她方才在祖母的寿宴上见到严倩雪的时候,将她好一番嘲讽!

不过就是一个商贾之女,若不是照着严家正在为大皇子效力,爹爹才不屑邀请他们呢!

可也正是因为她对严倩雪一番夹枪带棒的讽刺,方才从她的口中得知了宋祁和靖敏郡主的事情。

但是怎地听闻的王妃的话,竟是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的确是已经解了婚约,但本宫却是听闻严家小姐可一直痴缠宋大人呢!”随着慕青冉的话说出,贾惜薇的脸色顿时猛地一变!

严倩雪一直痴缠宋祁?!

这般一想,贾惜薇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什么,让她的脸色只变得愈加的难看。

怪不得严倩雪要在自己的面前提到靖敏郡主,看来是祸水东引之策,自己竟是成为了别人手中的刀了!

看着贾惜薇眼中忽然迸发出的怒意,慕青冉却是神色淡然的品着茶,唇边挂着盈盈的笑意。

终于是想明白其中的关节所在了,倒是比她预想要快一些。

那日听闻夜倾辰说起鸾儿的事情之后,慕青冉心中便隐隐有些怀疑,总觉得贾惜薇对鸾儿的设计来的颇为奇怪。

她们二人素来无甚交集,何以会这般突然的发难与她?

仔细想了想,慕青冉便觉得贾惜薇多半是被人利用了,而会利用他的人想来也是心仪宋祁之人。

否则的话,段或是不会针对鸾儿而来!

如此一来的话,目标倒是明确了许多,便也只有严倩雪一个人选了。

别人既是能利用贾惜薇对付鸾儿,那她自然也可以反利用回去,这便是以牙还牙。

至于要不要出手对严倩雪回敬一二,慕青冉觉得倒是不急,左右有贾惜薇在前面打头阵,她们也无需心急。

“不过本宫倒是觉得,比起严家小姐还是贾小姐与宋大人更为般配。”瞧着贾夫人在一旁心事重重的样子,慕青冉的声音不觉轻柔的响起。

闻言,贾惜薇的眼神蓦然一亮!

而贾夫人听闻慕青冉这样的话,却是不禁一愣!

王妃这话究竟是何意?

“王妃说笑了”贾惜薇的脸上不知不觉的浮现了一抹绯红,瞧着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鸾儿也同人家学学,你哪里还有一丝女儿家的样子!”看着贾惜薇这般含羞带臊的样子,慕青冉不禁转头朝着楚鸾含笑打趣道。

“哎怎地忽然说到我身上来了!”楚鸾正在那边同流鸢玩的欢快,乍一听闻慕青冉提到自己,便下意识的转头望去。

“父王还说要进宫请求陛下为你指一门婚事呢我瞧着还是算了吧!”慕青冉的眼中像是满含着无限的笑意,竟是也不顾忌贾夫人和贾惜薇在场,只依旧同楚鸾说道。

指婚?!

父王几时这般说过?

听闻慕青冉如此一说,楚鸾便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追问,可是随即一想,却又生生住了口,只笑嘻嘻的回道,“这倒是巧了!我刚好还不愿嫁人呢!”

说完,楚鸾便只嬉皮笑脸的同流鸢继续玩闹着,并不再过多的与慕青冉说起此事。

而一旁的贾夫人和贾惜薇闻言,却是不禁心中暗叹,原来老王爷竟是还打算为这位郡主进宫求个恩典!

倒是果然如传闻一般的看重她,而且瞧着靖安王妃的态度,也不像是不喜欢郡主的样子。

再一则既是老王爷能让陛下为靖敏郡主赐婚,那想来是她看上了何人,便只直接同他说了就是,却也不必自己再去过多周旋。

这般一想,贾惜薇的心中却是忽然松了一口气,照着眼下的情形来看,或许郡主并没有对宋祁有意。

否则的话,她只直接同老王爷说了,之后等着被赐婚就是了,何必还要自己丢人现眼的去痴缠他呢!

看来自己定然是被严倩雪设计了,想来是她无意间得罪了郡主,自己不敢报复,方才刻意在自己面前说三道四。

贾惜薇心中的想法,倒是与贾夫人不谋而合,觉得这郡主怕是对宋大人无意的。

“郡主天性活泼,将来定然是能够觅得良婿的。”见气氛多有缓和,并不如她们想象中那般针锋相对,贾夫人的心一时也是落了地。

“那便要借夫人吉言了!”

对于这般虚与委蛇的场面,楚鸾自认是不在行的,是以只依旧仿若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同流鸢继续玩玩闹闹,任由慕青冉随意应付着。

瞧着气氛正好,贾惜薇接受到贾夫人的暗示之后,便赶忙趁着机会同慕青冉又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昨日的事情,唯恐她事后再因此发难。

虽说一开始是慕青冉先下了帖子,言明要同贾惜薇赔礼,但是她们段或是不敢应下的。

是以唯恐之后有人拿此说事,贾夫人觉得她们还是有必要将事情再与靖安王妃解释一番。左右蝶儿那丫头也已经被她们发卖了,想要对口也是不能够,还不是她们怎么说就怎么是!

只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蝶儿的身上,那么即便将来靖安王府再要翻旧账,她们也是不怕的。

慕青冉只神色温淡的听着贾惜薇的话,唇边的笑意一直未曾落下,目光却是不知落在了何处,只眸色微软的望着亭外的方向。

见她的脸上并未有何不悦之意,贾惜薇只道是她并未动怒,只依旧絮絮叨叨的说着,倒是令楚鸾和流鸢听得心生厌烦。

不过就是那么点子事儿,竟是反反复复的一直表现她的无辜,岂非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只是现在的情况也是不适合她们两人插话,是以也只能神色不虞的忍着,看看这位贾小姐会不会将黑的说成白的,将死的说成活的。

因为对于慕青冉的打算和计划,楚鸾是丝毫不知,是以眼下看着慕青冉好脾气的听着,一时间也是想不明白她究竟是打算做什么。

而此刻的慕青冉,心思却是根本没在贾惜薇所言之事上,她只神色专注的望着外面,不知在看些什么。

忽然!

她的眸光猛然一亮,唇边的笑意也顿时变得愈加的灿烂。

“事情本宫都已知晓,夫人与小姐也不必在放在心上,左右也有鸾儿不对的地方。”收回一直望着外面的视线,慕青冉只含笑着同贾惜薇和贾夫人说道。

“多谢王妃大人大量!”

“天色也不早了,夫人和小姐也早些回府吧!”

“恭请王妃回舆!”听闻慕青冉的话,家夫人便心知她是要回王府了,是以便赶忙拉着贾惜薇拜道。

见慕青冉带着楚鸾一道离开,贾夫人便也带着贾惜薇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从接到帖子的那一刻开始,她和老爷的心中便都是止不住的惊疑,这唯恐今日王妃会对她们多加刁难。

可是谁知她竟是一直和颜悦色不说,还当真是一副不打算计较的样子。

如此一来倒像是她们多心了似的!

只不过贾夫人看着走在前面娉婷袅娜的女子,一时间心中忽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总觉得这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才是。

方才这般想着,却是只见身旁的贾惜薇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倒,直奔着地面而去。

“啊”

而这还不是最好命的,更为要紧的是她们此刻正在下台阶,那么高的观景台,这若是摔了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未等贾夫人伸手去拉住她,贾惜薇自己却是猛地一把扶住了旁边的栏杆,而另一只手,却是下意识的朝前推了一把。

可这一推不要紧,偏她的正前方恰好就是站在慕青冉身边的楚鸾,贾惜薇的这一下刚好是推在她的背上!

她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的身形,却是只见楚鸾一副要摔倒在地的样子!

见状,却是生生将贾夫人和贾惜薇都吓得没了魂儿!

也不知是楚鸾点子不好还是如何,贾惜薇推她那一掌的时候,她恰好从栏杆上探出身向外看着,是以这一下,却是直接让她从石阶上跌出了栏杆之外。

“鸾儿!”慕青冉的手伸出栏杆外想要抓住楚鸾的时候,却是只来得及拽住她的一截衣物。

随后便只见楚鸾眸光震惊的望着贾惜薇,身子不可控制的直直落下。

忽然!

几人只觉得从旁边射出一道嫩黄色的身影,随后便见流鸢“飞出”栏杆外,直奔着楚鸾而去。

瞧着这般情况,贾惜薇只吓得赶忙紧紧闭上了眼睛,生怕见到一副血肉模糊的画面。

而她身边的贾夫人却是也已经吓得失去了所有的反应,只神色呆愣的僵在那,唯独垂在身侧的双手,一直在不停的抖着。

掉下去了

那可是靖安王府的郡主!

倘或是她发生了何事的话,那只怕老王爷发起怒来,整个尚书府都过不了好日子!

但是既是从那么高的位置跌了下去,又怎么会安然无恙呢!

不去理会一旁的贾夫人和贾惜薇是何反应,慕青冉只赶忙带着紫鸢匆匆下了石阶,想要赶快去瞧瞧楚鸾的情况。

方才在上面瞧着,流鸢似是在最后的关头抓了楚鸾一把,也不知究竟有无帮助。

直到走至近前,慕青冉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时,身子不禁便是一晃!

“王妃!”见此,紫鸢赶忙伸手搀住她,恐她直接晕倒在地。

“鸾丫头!”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道充满惊慌的声音,让刚刚赶下来的贾夫人和贾惜薇纷纷朝着看了过去。

可这一看,却是生生将她们吓得顿住了脚步,眸中满是退意!

老王爷!

他怎么会也在此处?

顾不得心底的疑惑,她们母女二人即便再是不愿和不敢,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看着楚鸾双目紧闭的倒在地上,贾惜薇不禁眸色惊恐的向后退了一步,心中满是惊骇。

她该不会是死了吧!

流鸢动作轻柔的慢慢扶起楚鸾,却是感觉自己掌下的感觉有些潮潮的湿意,从她的脑后撤出手掌看了看时,却是只见满手的鲜血!

“郡主!”见是这般情况,流鸢也是不禁有些担忧。

她方才已经是尽力追上她了,原本伸手拉了她一把,虽是借了一些力,但是到底不能够完全免去伤害。

毕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

“鸾丫头怎么样?”看着紫鸢越皱越紧的眉头,老王爷的眼色恐怖像是要杀人一般。

“郡主眼下昏迷不醒,身上也多处摔伤,还是马上送回王府去,让墨熙与我一同医治!”随着紫鸢的话一句一句的说出来,老王爷的脸色已经是难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紫鸢的医术已经是十分了得,如今既是能让她说了这样的话,要找墨熙一起同她看诊,想来楚鸾的情况定然是凶多吉少!

“快!将她送上马车!”

一时间,原本不甚清寂的翼然亭,却是忽然聚集了不少的人,皆是交头接耳的不知这里发生了何事。

待到看见楚鸾浑身是血的被人抱上靖安王府的车驾时,人群中方才有人低声回答。

原是工部尚书家的大小姐,因着此前与靖敏郡主之间闹了一些小矛盾,靖安王妃今日带着人过来,本是打算化干戈为玉帛,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贾小姐怀恨在心,竟然在郡主下台阶的时候推了她一把!

是以方才造成了方才那般景象!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